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姬牢的神识
  说话的时候,广孝向前一步,躲开了脚下缝隙中喷出来的火焰。随后从袖中取出来一柄小小的匕首,在自己的大拇指上划了一刀。随后当着火山的面挤出来几滴鲜血滴落在了缝隙边缘的地面上,随后用笑吟吟的对着火山说道:“要仔细看清楚,这样的场景就算是大方师也没有见过……”

  广孝说话的时候,从他脚下的缝隙当中突然伸出来一条巨大的舌头。这条差不多有广孝半个身子大的舌头闪电一般将滴落在地上的鲜血舔食干净,眨眼之后便又退回到了地缝当中,除了地面上的那两滴鲜血消失之外,再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

  看到了那条巨大的舌头之后,火山的脸色有些泛白,他向后退了几步,退到了距离地缝远一点的位置之后,这才停住了脚步,随后对着众方士说道:“大家里地缝远一点……”

  不用火山提醒,众方士向后又退了数丈。不过防着地下的妖兽伤人,这些方士都将问天楼余孽当在自己的身前。如果地下的妖兽突袭,这些人还能被拿来挡一下。

  这时候,广孝自己也离开了地缝的附近。他微笑着对小心翼翼防备的火山说道:“现在已经不是你能承受的局面了,请大方师出来吧。”

  “广孝先生,我们之间是有盟约的。虽然你已经不是方士门人,不过那盟约你也不打算认了吗?”火山盯着突如其来的广孝,冷笑了一声之后,又继续说道:“背弃盟约的后果,你想到了吗?从此刻开始,你的名字会写在方士一门的极恶名册上。广孝先生,当年极恶名册就是你保管的,那是什么你应该比我清楚吧?”

  火山提到极恶名册的时候,广孝眼角的肌肉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两下。不过转瞬之后,他便嘲弄的冲着火山笑了一下,说道:“已经这样了,再说这些还有用吗?还是那句话,这样的局面已经不是你应付了的。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请大方师出来吧。还有,灌无名被你关在哪里了,带他出来见我。”

  “灌无名……”说出来这个名字的时候,火山突然反应了过来。他猛的回头看向一直老老实实站在理石台上的两位问天楼主,就见那个给他报时的小方士正向着石台上面走过去。小方士的眼神发直,身体也有些僵硬,看着有说不出来的古怪。

  “你在拖延时间!”火山瞬间明白了为什么广孝出现之后为什么不直接对付自己,虽然火山是同辈之中方士的佼佼者,不过对上修为在自己之上数倍的广孝来说,还是没有取胜的可能。广孝之所以没有上来就动手,并不是真的想让火山去请广仁出来。而是转移了他的注意力,操控一名小方士去解开两位问天楼主的封印。

  两位楼主随便一人的修为都和广仁相仿,甚至都可以说在大方师之上,加上还有一个广孝。三个人联手,广仁、火山师徒便再没有翻盘的可能。

  当下,火山也顾不得许多了,手心一吐将那柄通体冒火的长剑抓在了手上,随后挥舞着长剑对着广孝扑了过去。那位曾经的大方士伸出手指,在火山的剑身上轻轻一弹。一股巨大的冲击力瞬间将这柄长剑弹飞,轻描淡写的化解了火山的攻势。

  这时候,被广孝操控的小方士已经到了两位楼主的身边。有广孝挡着,火山在想阻拦已然来不及。当下,就见小方士的身体顿了一下,随后,一缕似有似无好像魂魄一样的物体,从小方士的身体里面分离出来,向着其中一位楼主的身体飘了过去。

  眼看着这魂魄一样的物质就要接触到问天楼主的时候,本来还目光呆滞的小方士突然怪异的笑了一下。随后他一把将已经到了姬牢身前的‘魂魄’抓住,冲着正在等着和‘魂魄’何以的姬牢淡淡一笑,再说话的时候,嘴里发出的却是广仁的声音:“神识,到底是燕哀侯的弟子,竟然可以将魂魄化为神识了。”

  ‘小方士’说话的时候,功亏一篑的问天楼主突然大吼了一声,随后向着他手上的神识扑了过来。这丝神识是他术法的浓缩体,姬牢在各地都多个神识,就是防着类似这样的事情发生。本来和神识合体之后,就会借助神识里面藏有的术法冲开自己的封印。眼看着就要成功,最后还是没有算计过这位现任的大方师广仁。

  广仁一脚将扑过来的姬牢踹翻在地,眼睛盯着另外的那位问天楼主说道:“如果你们还想动手的话,我不介意亲手送你们下去轮回。”这句话说完,让已经几乎要冲过来的问天楼主顿时泄了心头的火气。

  看着两位楼主都安静下来之后,广仁微微的笑了一下,随后手里攥着那丝神识,回过身来对着脸色已经惨白的广孝说道:“还记得结盟之时我说的话吗?只要你再次背叛方士一门,我会亲手把你的名字刻在极恶名册上。到时候,哪怕是你躲到了无边冥界,我也会亲手把你从下面捞出来,亲手将你搅碎。”

  与此同时,就在最近的一座四角楼上,吴勉、归不归和百无求三个人站在上面。老家伙归不归手搭凉棚看着远处众方士那边的变化,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身后的吴勉说道:“怎么样?又被老人家我说中了吧?广孝出现了吧?又被大方师翻盘了吧?我老人家说的什么来着,广仁那个娃娃就藏在这些方士堆里,没错吧?”

  没等吴勉说话,归不归那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亲生儿子抢先说道:“对,老家伙你说的是没错,不过你的眼神错了。刚才说是左边数第四个的,就是那个流鼻涕的。刚才怎么说的来着——老人家我一眼就看出来他就是广仁假扮的,现在怎么说,第一眼看错了?”

  百无求似乎是上天专门派下来和归不归做对的,要不是看在这个二愣子真是孝顺的份上,老家伙早就想办法把它卖了。在自己的术法没有找回来之前,这个便宜儿子可不能撒手。

  “现在我们就这么坐山观虎斗吗?”在归不归回嘴之前,吴勉先一步说了一句。在老家伙回答之前,他指着身后昏倒在地,已经摘了面罩的——灌无名,继续说道:“还有他,养你这个儿子已经负担不起了,你不是想再养一个吧?”

  “再等等……”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广孝这个小王八蛋手里还有一张王牌,今天输的人未必是他。一旦风水变了,就要用这个灌无名去和他换点东西了。”

  “老家伙你睡醒了吗?”百无求瞪了归不归一眼之后,指着场面已经完全被广仁控制住的场面继续说道:“你自己扒开眼皮瞧瞧,那个叫广孝的还有没有那么一点翻盘的机会?等着瞧,一会广仁和火山两个二打一,能活活揍死那个叫广孝的。”

  “那你就太小看这个广孝了。”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当初徐福那个老家伙看出来这个小王八蛋有反骨,早晚都要反出方士一门的。就这样,他还是留着广孝守在自己身边,为什么?”

  看着百无求憋不出好话,当下老家伙自问自答道:“徐福知道把广孝放出去,他早晚会来方士一门找麻烦。最后还是放在身边看着他的好,这个小王八蛋可是连徐福都不敢掉以轻心的人物……”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