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三百九十三章 广陵城的酒肆
  吴勉三个人进到黄龙涧之后,小任叁便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等他们回来。等了一天一夜之后,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条黄色的巨龙。小任叁的眼力好,那么远的距离竟然还能看到几个人还在那条巨龙游动。当下小任叁马上便想到是吴勉三人在里面惹了什么祸,大方师广仁他们放出来这条巨龙要对付他们。

  当初再地宫里面,燕哀候闲来无事之时和任叁讲过它的天敌。排在第一位的就是龙,尤其是这种真龙。它们都嗜食人参这样吸收天地之间灵气的植物,见到有人参精灵更是不肯轻易放过。之前燕哀候就亲眼见过一支幻化人形的人参精灵被一条真龙吞掉。

  看到天空中的几个人影一个接一个的被巨龙干掉,小任叁的心便寒了起来。他认定这条巨龙已经吃了吴勉三个人,蹲在地上大哭了一阵之后。想起来人间的规矩。这才将之前归不归给他玩的麻符当作给死人的冥金烧了,想不到这纸钱刚刚烧完。吴勉、归不归这个人便回来了。

  取出来藏在附近的油布箱子取出来之后,四个人直奔方士宗门而去,由于之前火山带着众方士下山之后坚壁清野,四个人走了十几里路竟然都没有找到一处可以雇佣车马的地方。有几处大一点的镇店现在就好像鬼城一样,连一个可以歇脚吃饭的地方都找不到。这么点的时间,也不知道火山他们是怎么将这些百姓都赶走的。

  一直走出去三十多里路之后,四个人才在一座镇子里面找到了一个骡马市。不过这里还是一个人都没有,但是里面还有十几匹骡马没有来得及牵走。

  当下,百无求找了一架马车。套上两匹高头大马之后,四个人便乘坐马车向着方士宗门的方向驶去,百无求总算摆脱了归不归坐骑的命运。

  一直走出去黄龙涧范围七八十里之后,终于看到了一些人烟,四个人在这里找了一家客栈准备休息一晚的时候,见过一队一队方士模样打扮的人向着黄龙涧的方向走过去。看样子真的和吴勉想的一样,在广仁恢复过来之后,方士宗门的重心要转移到这里。

  见到有方士经过之后,归不归马上就地取材给他们四个人都易了容貌。这样面对面和这些方士擦肩而过,也不会有人把他们认出来。在这些方士的队伍当中,有一个满头白发的小头目引起来吴勉、归不归的注意。这个小头目正是和他们联手阴了火山一下的田永铭,想不到依着那位代授大方师的性子,事后竟然没有报复这个老师侄。

  看着田永铭对着几十个小方士呼来喝去忙的不亦乐乎,吴勉和归不归对了一眼眼神,先让百无求和小任叁回到客房中休息。他们俩溜溜达达的出去转悠了一趟,小半个时辰之后,二人再回来的事后,身后已经跟着那个哭丧着脸的田永铭。

  进到了客栈之后,归不归便开始一个劲儿的数落自己这徒孙:“永铭啊,不是老祖儿说你,你自己说,一听说老祖就在面前,你转头就跑是什么意思?你师傅死的早,老祖儿我不帮衬你,你能活到胡子、眉毛都白了吗?”

  田永铭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师祖您教训的是,不过徒孙以为有人在冒您的大名使诈。您也知道,前几日我已经在代授大方师面前挂了名了。现在徒孙是处处小心,生怕他们在暗中给我下什么绊子。”

  “让你受委屈了,等着老祖儿忙完可,叫你几手他们广字辈那几个人才会使的术法。当你在同辈中扬名立万。”怎么说这徒孙也是因为自己才在火山面前挂了名,当下归不归安慰了几步之后,马上便说到了正题:“不过这次你要先帮老祖儿我一个忙,现在宗门当中看守经籍的人是谁?你帮我去那里差点东西。别哭桑着脸,没让你偷出来,就是看个名字和地址,看好之后告诉我就行。神不知鬼不觉谁也不知道是你干的。”

  “就查个名字和地点……”田永铭的眼睛转了几圈之后,指着自己的鼻子对归不归说道:“师祖,这次您老人家是找对人了。大方师除了这么大的事情,现在宗门要暂时迁到黄龙涧。大部分的经籍和法器都要一起迁过去,负责看管这些经籍的人就是你徒孙我。”

  听了田永铭的话之后,归不归的眼睛就是一亮,当下让他去寻找有关首任大方师燕哀候后人这一世的下落。

  田永铭也是想早点摆脱这位麻烦不断的老师祖,当下二话不说马上出去了一趟,也就是过了半个时辰左右。这位归不归的老徒孙拿进来一张小小的绢帛,在绢帛上面写着——陆乔,广陵城陆家酒肆。

  有了这个东西,归不归倒是再没有纠缠自己这位已经不厌其扰的徒孙,客气了几句之后,马上结了房前,几个人快马加鞭向着广陵城驶去。当初燕哀候埋藏宝藏的地点就在广陵城附近,谁又能想到他后人的转世就在不远的广陵城中。

  这个算是几个人的心结,三天之后,百无求便驾着马车将他们送到了广陵城。一番打听之下,四个人终于找到了陆家酒肆的地址。

  这座陆家酒肆在当地也算是一个知名的所在,在广陵城中开张也有个五六十年了。只不过近年来生意有些不景气,已经遣散了所有的伙计。现在店里面招呼客人的是店主十六岁的女儿和一个六十多岁,有些耳聋的远房亲戚。

  四个人进了酒肆之后,先是那个耳聋的老伙计过来招呼:“几位老爷海涵,最近的天气热鲜肉存放不住。不过小店的风干肉食也是广陵城中的一绝,您要是信得过小老儿,就要来盘风干鸡,蒸烂了之后再给您几位浇上麻油,配上小店自酿的五谷酒,也算是没百到广陵城中走过一趟。”

  归不归嘿嘿一笑,冲着老伙计说道:“口气不小嘛,不过一只风干鸡我们四个人也不够吃。你再给我们掂对几个菜,看着集市里面有卖鲜藕的,弄来鲜藕来下酒,对了,五谷酒来一坛,不够我们可是再要。”

  “不是说了没有鲜肉吗?”老伙计耳聋听岔了音,当下他耐着性子继续说道:“小店真的没有鲜肉,论下酒的话风干鸡有滋有味的更好,这么大热的天,您几位在广陵城中,不管是哪里都找不到谁家有售鲜肉的。”

  “六叔,您又听岔了,几位老爷要的不是鲜肉,是鲜藕……鲜藕……藕,荷花塘里面的藕——算了,您把那边的桌子擦一下,这桌子客人您交给我了。”

  说话的时候,一个小姑娘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这小姑娘也就十五六的年纪,相貌虽然说不上艳丽,不过笑起来两个小酒窝看着人见人爱。

  半说半劝的将老伙计赶过去擦桌子之后,小姑娘冲着四个人笑了一下,随后说道:“老爷们说的话我里面都听到了,这样,风干鸡和风干肉咱们各来一份。昨天早上我刚刚用蜜糖腌了一坛子脆藕,现在正好切点给老爷们下酒。我在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鲜菜,给您凑上六个菜。”

  听着小姑娘银铃一样的声音,归不归脸上橘子皮一样的皮肤笑的都好像要开花一样。最沉不住气的瞪着自己的‘亲生父亲’一眼,随后瓮声瓮气的对着小姑娘说道:“丫头,叫什么?多大了?有婆家了吗?”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