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三百九十四章 讲道理的百无求
  一句话说完,小姑娘的脸色已经绯红,当下轻淬了一口之后,扭头快步回到了厨房,看的百无求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这小妮子怎么了,你们人都不是这样拉家常的吗,又没有让这个小妮子给老子生娃娃,她害得哪门子羞,”

  “大侄子,不是我这个叔叔的说你,你这是欺负人家后台不在了,就上来占便宜啊,”没等归不归大话,小任叁已经插话说道:“要是这话俩月之前说的,现在你已经在奈何桥上喝稀饭了,”

  这小姑娘八成就是燕哀候的后人轮回,凭着小任叁对燕哀候的感情,可不能让百无求这妖物对他的后人占了便宜,不过虽然在吴勉的安排之下,小任叁成了百无求的三叔,不过这妖物心里还是把他当成一个小娃娃,不会像对归不归那样直接噎死他,

  好不容易找到了燕哀候的后裔转世,四个人都是觉得轻松了不少,当下四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眼睛都盯着厨房的位置,等着那个小姑娘再次出来,确定了她就是陆乔之后,赶紧将她几世之前父亲的遗物交给她,四个人也算是了结了一个心愿,

  不过左等右等过了一个多时辰,也不见再有人从厨房里面出来,就更别说那六个菜和一坛子五谷酒了,

  转眼到了饭口的时间,大街上虽然还是人来人往的,不过却没有一个人进到这家酒肆,周围几家食肆里面都坐满了人,只有这家陆家酒肆里面只有吴勉这四个人冷冷清清的坐在这里,

  最后还是小任叁第一个忍不住了,小家伙直接站在了桌子上,对着正在趴在墙角桌子上打瞌睡的老伙计喊道:“一个多时辰了,风干鸡蒸不烂,其他几道菜也出不来吗,实在不行倒是先把那坛子五谷酒端出来,我们几个边喝边等也行啊,”

  看在燕哀候后人的面子,小任叁这还是压着火说的,论起来骂街,这个小家伙比起百无求来,也差不到哪去,

  不过小家伙的声音却没有什么回应,趴在角落上睡觉的老伙计闭着眼擦了擦口水之后,又将头转到了另外一边继续呼呼大睡起来,就在小任叁哇哇大叫的时候,厨房的帘子一挑,刚才那个酒窝姑娘从里面走了出来,

  “呦,难得来客人了,六叔你怎么也不招待一下,”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着几个人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几位老爷多多包涵,我家六叔年纪大了,耳朵不灵光,慢待了几位老爷,几位老爷好眼力,我们这家陆家酒肆在广陵城也是家老店了,不过现在天热存不住鲜肉,老爷们要是不嫌弃的话,尝尝店里的风干鸡和风干肉,也是广陵城的一绝,再来一坛五谷酒……”

  小姑娘说话的时候,吴勉四个人都愣了起来,就在吴勉和归不归交换眼色的时候,百无求突然哈哈一笑,一拍桌子指着被吓了一跳的小姑娘说道:“谁说老子是二傻子来着,看看,这才是货真价实的二……”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身边的归不归已经一把捂住了自己便宜儿子的嘴巴,随后冲着小姑娘笑了一下,说道:“风干鸡好,老爷们就喜欢风干鸡和风干肉,你在掂对四个菜,一坛子五谷酒,多少快点,老爷们还赶着做事去,”

  “好嘞,一时三刻就好,”小姑娘银铃一样的笑了一声之后,再次挑帘栊回到了厨房,

  看着小姑娘回到厨房之后,老家伙才将捂着百无求的手送开,随后对着吴勉说道:“魂魄是补?了不假,不过上面还是有些瑕疵,这样子忘性大就算不错了,老人家我可是见过成年了还天天晚上尿炕的,”

  “你怎么知道这丫头没尿炕,”百无求的牛眼一翻,盯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你们真的打算把那个什么宝贝给这个傻丫头,那还不知道便宜谁了呢,我给你们出一个主意,这一世傻丫头是没戏了,下一世再下一世傻丫头总差不多恢复过来了吧,等到她能记住事儿了,再把那个宝贝给她,”

  看着自己这便宜儿子竟然少有的说了一次人话,当下归不归都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百无求,刚刚想要说两句话夸夸他的时候,没想到这妖物话锋一变,又变成了那个嘴上没有把门的二愣子了:“不过你们几个大概都活不了这一天了,老子好人做到底,等到把老家伙你和我这小爷叔都送下去轮回之后,老子带着三叔守着这宝贝,等到这丫头后面几世不这么傻了,我们俩就亲自给她送去,啊——这也不行,说好了咱们俩一起去轮回的,下辈子还要拜把子,你们俩一个比一个滑头,大概也不能在奈何桥等老子,这可怎么办,”

  就在百无求为以后的事情发愁的时候,酒肆外面走进来几个修士打扮模样的男人,几个人进来之后看了吴勉这张桌子一眼,随后走到了旁边一张桌子上坐好,为首一个四十来岁的修士大声喊道:“除了这个聋子,还有别的活人吗,老陆,出来聊聊,你再不出来的话,爷们儿就一把火点了你这家酒肆……”

  看着修士的打扮,说出话来也是一副地痞的口气,而且这几个人身上的慧根浅的几乎都看不出来,如果这样的人也是作为修士的话,那么天下人便都可以论道修法了,

  听到了外面的声音之后,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胖子从厨房里面出来,那个记性极差的小姑娘紧紧跟在胖子的身后,不过她看到吴勉几人之后发愣的眼神,看来这次回到厨房之后又把他们给忘了,

  中年胖子看来也不是第一次和这些‘修士’们打交道了,出来之后,便满脸陪笑的对着那个带头的修士说道:“三哥,咱们昨天不是都说好了吗,我就这么一个闺女,你们也看见了她连我之外,什么人都记不住,您帮着回宗主一声,不是我们端架子,实在是小女享不了那种福气,”

  为首的修士似乎还不想真和这个老陆撕破脸,当下打了个哈哈之后,说道:“老陆,今天明白和你说,宗主已经下了法旨,一定要娶你们家姑娘为夫人,我们宗主可是真的动了心,家里八十多房老婆都给卖到妓寨了,就为了给你家姑娘腾出来地方,这就算可以了,以后你就是我们宗主的老丈人,广陵城以后横着走,看看谁敢拦你……”

  听了修士的话,老陆更加不敢不敢送自己的女儿进这样的人家了,当下还得陪着笑脸对着修士解释,说的这几个修士越来越不耐烦,当下为首的那人对着后面的自己人说道:“宗主夫人过门之后,老陆天天在家里吃香喝辣,这个小酒肆也不用开了,咱们给他翻新翻新……”

  说着,这些人一哄而上,就要开始在酒肆里面打砸,吓得那个记性超差的小姑娘拽着自己父亲的衣角呜呜之哭,凭着她的记忆,可能都不知道这场祸事就是因为她自己起的,

  眼看着就要动手的时候,吴勉那张桌子上黑铁塔一样的百无求猛的站了起来,他也不说话,就是往人多的地方去凑,一个修士没有防备他,打碎了一个酒坛,酒水溅到了百无求的身上,

  这妖物见到身上被溅了酒水,不怒反笑,一阵哈哈大笑之后,抬起蒲扇一样的大手,瞬间抓住了为首修士的衣服前襟,狞笑着说道:“来,今天老子给你讲讲道理……”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