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四百零二章 舍弃
  “你的意思是,你们受我上一世父亲的嘱托,把他留给我的东西送来,是这个样子吗,”陆姑娘半信半疑的看着归不归,说半信半疑还是因为她的生性单纯,而精通事故的陆老板,则直接把归不归说的纳入到了神话故事里,

  “可以这么说,”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指着放在陆老板父女俩面前的油布箱子说道:“东西就在这里了,不过老人家我还有个不情之请,怎么说这里面的东西也是我们几个人一路护着走过来的,打开让我们看一眼不过分吧,也让我老人家见识一下燕哀侯到底留了什么宝贝给你,”

  说到宝贝两个字的时候,归不归有意无意的加重了字眼,听的陆老板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这个老家伙刚才说的太离谱,本来陆老板说什么都不信,不过归不归提到宝贝的时候,陆老板的心还是动了,故事是假的,宝贝可是真的,管他是不是前世父亲给的,先打开看看,真是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就收下,如果是他们修士那种用来修炼的奇奇怪怪物件,就当作谢礼送给他们这几个人,这样一来连谢礼都省下了,

  当下陆老板一个劲儿的对着自己的女儿使眼色,让她先打开这个油布箱子再说,没有想到的是,陆姑娘犹豫了半晌之后,没有理会面前的油布箱子,对着归不归说道:“那么我可以选择不要这件东西吗,”

  这句话说完,连带着归不归的所有人都是一愣,谁都没有想到这位陆姑娘会这么回答,随后听到陆姑娘继续说道:“不管箱子里面是什么东西,是不是我那个所谓的前世父亲送来的,以我现在这样的样子,根本无法看管这件东西,可能你们走了之后,我马上就会忘了这件东西,甚至连你们都会忘掉,说句话几位老爷不要见笑,我的记性很差,你们刚才在说御龙宗的事情,我甚至连御龙宗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现在只是隐约记得今天爹得带着我出去过,但是去哪里、做什么却已经忘的一干二净了,几位老爷,你们觉得真的把东西给我,会是一件幸事吗,”

  陆姑娘只是记性不好,但论起心智来,她比同龄的女孩还要成熟不少,几句话下来,竟然说的字字在理,归不归苦笑着和吴勉对了一下眼神,随后将目光对着准了陆姑娘这一世的父亲,说道:“陆老板,你也是这个意思吗,送上门的东西真的不要吗,”

  这时候,陆老板已经从刚才的惊愕之中缓了过来,犹豫了一下之后,陪着笑脸对归不归说道:“要不这样,先把这层油布打开,咱们看看这里面是什么东西,然后再说收不收下的事情,小女的话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果里面真是什么修法的珍宝,放在我们这里,被什么修士惦记上,反倒是给我们父女俩招灾了,”

  陆老板说完之后,归不归笑了一下没有说话,他将目光对准了开始皱起眉头的吴勉来,这一路上老家伙无数次的游说这个白头发的男人打开箱子,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怕老家伙惦记上里面的东西,吴勉死不松口,本来想着这次能开开眼了,想不到最后这个小丫头竟然会作出这样的选择,

  “不行”吴勉一口回绝了陆老板的提议,瞟了一眼陆姑娘这一世的父亲之后,白发男人开口说道:“收下这个箱子,是不是打开悉听尊便,没有提前打开箱子查看这一说,想要知道里面是什么很容易,收下它,”

  陆老板看出来这个白发男人不好惹,当下冲着女儿使了眼色,示意她收下这物件再说,如果担心看管不利的话,自己可以先替她保管,等到自己快要不行的时候,自己在有生之年一定会妥善的处理好这物件,或者用它唤自己女儿一个无忧的后半生也是好的,

  不过陆姑娘真的事铁了心,当下她还是摇了摇头,可能是记忆力不好,好奇心也跟着衰退了,而且说了几句之后,陆姑娘的眼神突然迷离起来,缓了一下之后,她满脸疑惑的对着面前这几个人说道:“我们刚才说的什么,你们谁能再说一下,我记不得了……”

  这么一回的功夫,几个人的话题一直未曾断过,想不到就是这样,这位陆姑娘还是眼睁睁的将片刻之前的事情忘了个干净,归不归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也不再相劝她收下这个油布箱子了,

  虽然陆老板心有不甘,但是这东西毕竟不是给他的,而且里面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真的得到了一个烫手的火盆,送不走留不住的弄不好就真的像自己女儿说的那样,收了一个要命的家什了,

  自己受了燕哀侯的托索,现在东西送到了,燕哀侯的后人转世却死活都不收,这让吴勉都有些犯难,最后还是归不归出了一个主意:“大侄女,我们不逼你,不过你也别客气,现在你不想收,难保你以后哪一天突然想开了,这样,东西暂时寄存在老人家我这里,等到哪一天你想通了,想看看几世之前那个老爹送你什么宝贝,找个人去一趟方士宗门,或是火山或是广仁随便找一个,他们会帮你找到我们,到时候东西还是你了,就算你这一世不要,转世投胎之后,老人家我还会找到下一世的你,兴许那个时候的你好说话点,”

  这样处理,陆姑娘倒是没有话说,兴许这几个人还没出门,她已经忘了这些人是谁,至于那件什么东西,就更别说了,

  交代完了之后,吴勉几个人也没有什么心思继续留在这里了,当下几个人起身就要离开这里,临走之前,吴勉突然停下脚步,转身抬手在陆姑娘的额头上点了一下,

  看似轻轻的一下,陆姑娘好像天旋地转一样,“噗通”一声坐到了地上,在地上缓了半天愣是没有起来,最后还是在陆老板的搀扶之下才勉强的起来,就这样,陆姑娘还是连连作呕,好像脑袋受到了冲撞一样,

  “别担心,我只是在你的魂魄上面做个印记,这样就算你投胎几世,只要面对面遇到,我还是会认出你来,”看着脸色有些惊恐的陆老板父女,吴勉慢悠悠的继续说道:“我可不想永远替你看着这个箱子,是你的就是你的,早晚你要把它拿走……”

  说完之后,吴勉不再理会这一对父女,第一个推门出了这座酒肆,归不归笑嘻嘻的看了一眼陆姑娘之后,说道:“要是你那天收了这个箱子后悔的话,可以把这个东西转送给别人,比方说老人家我,里面不管是什么我老人家都要,陆老板你帮着令千金记一下,如果她忘了,你帮着提醒一下,”

  说完之后,归不归也跟着出了酒肆,他后面是抱着小任叁的百无求,这妖物还惦记着之前见到的大妖百疆,它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哪里不对,但是具体哪里出了事情它自己又想不明白,当下只能紧紧的跟在归不归的身后,时不时向它打听那位同父异母兄长的事情,

  已经出门的归不归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突然回头冲着陆老板说道:“你也不打算客气客气吗,老人家我可挑理了啊,就算你要照看女儿走不开,找个人替你送送我们总是可以的吧,”说话的时候,老家伙的眼睛已经盯在了那个聋伙计的身上,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