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会晚一点
  

  就在孙胖子说话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声闷响,发出声响的位置却不是刚才杨枭离开的方向。http://%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就在众人的神经都开始紧绷起来的时候,孙胖子口袋里面的财鼠突然开始躁动起来。这只大肥耗子从他的口袋里面窜出来,三下两下的窜到了孙胖子的肩头,站在制高点上,两个漆黑漆黑的眼珠盯着发出声响的位置。一边吱吱的叫着,一边在孙胖子两个肩头来回的窜来窜去。

  还没等孙胖子做出反应,财鼠已经等不及了。它吱吱叫了几声之后,突然从孙胖子的肩头跳了下去,落地之后在地上翻滚了几下,起身之后一条直线的向着刚才声响的方向跑过去。

  孙胖子这时候已经反应了过来,他先是将黑猫一把抱在怀里,随后紧紧的跟在财鼠的后面,同时还不忘对着萧和尚喊道:“你们跟着尹白!我去看看我们家耗子”

  孙胖子这话还没有说完,萧和尚已经跟在他的身后了,老家伙一边跑一边回头对着西门链几个人说道:“你们跟着尹白先走,我跟着去看看,有尹白在,出不了事儿”别看萧和尚小七十的人,竟然没有让孙胖子拉下,这一老一少两个财迷跟在财鼠的身后一路跑了下去。

  看着这两个人的背影,熊万毅看了一眼懒洋洋的尹白,嘴里面对着西门链说道:“我说大官人,现在怎么办?跟着尹白找杨枭?”

  西门链大官人也皱着眉头看着向孙、萧二人的背影,听到熊万毅的话之后,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看尹白的意思吧,不管它去那里,咱们在后面跟着就成了”

  他的话刚刚说完,尹白本来耷拉下来的耳朵突然竖了起来,它的三角眼一立,转身对着孙、萧二人离开的相反方向长啸了一声,随后向着这个方向一路跑了下去,西门链几个人紧跟在尹白的身后,和孙胖子那边的距离越拉越远。

  西门链几个人的事情稍后再说,先说孙胖子和萧和尚。他俩紧紧地跟在财鼠的身后,也是财鼠有意让孙胖子和萧和尚在后面跟着,才没有钻进只有耗子才能窜进去的小洞。但就是这样,遇到各区域已经上了锁的铁门,还要站在原地等着孙胖子先找到铁丝开锁出来之后,财鼠才继续的向前跑过去。

  过了不多时,孙胖子和萧和尚跟在财鼠的身后,跑到了监狱内院,也就是白天犯人们放风的地方。这里面现在黑漆漆的,更显得有些渗人起来。进了内院之后,财鼠的速度便降了下来。它的鼻子贴在地上不停的嗅来嗅去。这个过程过了大概一分钟之后,财鼠的两只后脚一用力,身子直挺挺的站了起来,它的小脑袋晃来晃去,还是嗅个不停。

  这时的财鼠显得有些迷惘,嗅了一阵子之后,它转头对着孙胖子的方向,冲着他不停的吱吱直叫。

  “你这是什么意思?有什么东西闻得着,却看不见吗?”孙胖子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开始瞟向萧和尚的。

  老萧大师明白孙胖子的意思,他从怀里面掏出来一摞符纸,随后咬破食指。用指尖鲜血描了一遍上面的符咒之后,顺风一抖符纸自燃。萧和尚将着了火的符纸顺手一甩,这张烧了一半的符纸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引住了一样,斜着飞了出去。

  就在萧和尚出手之后不久,这张符纸上本来已经烧得差不多的火苗突然“轰!”的一声炸开,就在符纸炸开的一刹那,已经微弱下来的火焰突然大涨,瞬间变成了一个大火球,将这个内院找的灯火通明。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内院里面的景象突然大变了样。就见内院的中心凭空出现了一个大坑,一个人影扛着一把大铁锤站在坑口。借着大火球的光亮,孙胖子和萧和尚都看的清清楚楚,扛着大铁锤的这人,正是不久之前,被人砍掉脑袋的那个老头子刘成。

  这时老头子也不再是之前那种哆哆嗦嗦的样子,仿佛他死后重生之后,帕金森病也彻底的治好了。现在老头子的身子直挺挺一动不动得盯着孙胖子和萧和尚。嘴里面时不时的发出来一两声冷笑。

  见到老头子之后,萧和尚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起来,反倒是孙胖子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起来。孙副句长嬉皮笑脸的看着老头子刘成说道:“老刘啊,刚才你可是把我吓着了。眼睁睁瞅着你的脑袋掉下来,我还寻思着是不是得意思意思,替你报个仇啥的。不过现在回过味来了,你是自己把自己脑袋削下来的,后面那个扭曲的人影才是你吧?不是我说你,自己削了自己的脑袋,你也是有够扭曲的”

  说到这里,孙胖子又是呲牙一笑,顿了一下之后,他接着说道:“还有,外面最近好几起分尸案子,也是你的手笔吧?我猜一下,你看我说的对不对。三十年前你犯事犯到特别办手里,才把你关进这里的吧?特别办的人在你身上下了一个类似印记的东西,只要这印记在你身上,你就出离不了这监狱的范围之内。当初你就是不信邪,拼了往监狱外面跑,才躺了小三十年的吧?

  后来你醒了之后就装失忆,瞒过了看着你的常解放。还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弄死了他。把老常变成了傀儡,扔在了地下的封印那里,还捎带手破坏了封印,这个可能不是你的本意,你这就是想逃出去想疯了。不过后来你应该想办法暂时堵住了封印,等到我们几个人到了之后,才重新打开的。

  再说说外面那些被分了尸的那几位,应该都是在他们刑满释放前不久,你找到他们的,就像你和我说的一样,让他们去帮你找一个人。只有那个人能帮你从这里出去。不过可惜的是,或许是因为你许的条件不够,这几个哥们都没拿你的话当回事。过了你们说好的日子也没去找你要找的人,结果就这么把他们自己害了。

  你应该是在他们身上下了什么咒法的东西,不管能不能找到你要找的那个人,只要是时间一到,他们都被变成那个德行。剩下的就是我们的事了,我们几个人进来的时候你就发现不对了。是因为这个小北监狱里面,只有你一个犯人的自由度最大,我猜的没错的话,我们第一天来,和监狱长说话的时候,你就在监狱长的办公室外面偷听了吧?然后就把下面夜走鬼的封印打开了,晚上还引着它们一路到了我们的监号。我说嘛,夜走鬼怎么早不闹晚不闹的,等到我们第一天来就闹起来了,还只找我们监号闹?

  最后说说,你自己削自己的事。不是我说,开始我还真有点迷糊了,本来差不多已经锁定你老刘了,可是却眼睁睁的看着你的脑袋在我面前掉了下来。开始还以为我是想岔了,是不是我这智商不够用了?后来我们这边又来了一个哥们,他说那个掉了脑袋的傀儡,我才明白过来,你这是使得障眼法。

  不过为什么现在来这一手呢?我刚才才想明白。你要找的那个人已经来了,你现在诈死,一是迷惑我们的视线,二就是为了你逃出去之后免除后顾之忧,谁会那么认真去找一个脑袋掉了的人呢?好了,老刘,我说完了,现在该你补充了”

  看着孙胖子笑呵呵的把话说完之后,刘成的脸上露出来一种不可思议的神情。缓了一口气之后,他盯着孙胖子,缓缓的说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孙胖子哈哈一笑,回答道:“我说我是亲眼看见的,你信吗?”

  本书来自http:////.html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