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四零八章 救命稻草
  淮南王也是下足了本钱,等到抬送礼物的内侍下山之后,刘喜遣散了自己一个人几乎一步一叩首的登上了望天山,走到草庐的侍候,他的膝盖和额头已经是血肉模糊的一片。

  到了目的地的侍候天色已经彻底的黑了下去,刘喜也不说话,只是对着草庐正门的方向跪着。而草庐里面好像没有人一样,任凭刘喜在这里跪到天昏地暗,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刘喜在草庐前跪了整整一夜,一直到天光大亮也没有见到有人回应。躲在后面的内侍总管实在看不下去了,跑过来搀扶淮南王:“殿下,吴、归二位先生不在草庐之内,咱们先行回去,日后再做打算吧。”

  不过无论这位内侍总管怎么搀扶,淮南王都好像没有起身的打算。他几次被搀扶起来,又几次的推开了总管,随后又痴痴呆呆的跪在了草庐之前。最后内侍总管无计可施,索性跪在了刘喜的身后。

  这一主一仆又在草庐前跪了整整一天,直到天色再次黑下去。差不多两天一夜没有进食水的刘喜终于忍不住了,他的身子开始慢慢的晃悠起来,随着身体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随后终于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后面跪着的内侍总管吓得大叫了一声,条件反射的站起来想要过去搀扶刘喜。不过就在他站起来的一瞬间,也是差不多两天没有进食的总管一阵眩晕,当下也跟着自己的主人倒在了地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刘喜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这时候天色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他看了一眼倒在身后的内侍总管。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整理了自己的衣衫,随后继续摇摇晃晃对着草庐跪了下去。

  就在这次淮南王跪在地上的一瞬间,空气当中突然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殿下,你这又是何苦……”说话的时候,草庐的大门终于打开,归不归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了刘喜的样子之后,老家伙重重的叹了口气。

  听到了久违了的归不归之后,刘喜的身子就是一镇。当下对着老家伙的方向连连叩头,一边叩头一边说道:“归先生,弟子若不是到了山穷水尽,断不敢来惊扰二位先生。还望二位先生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救救淮南国的子民。”

  “淮南国的子民?殿下你终于把他们想起来了……”这时候,一个很是傲慢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这个人再次说道:“这山上就有两万三千一百二十二个你淮南国的子民,你去问问这些人,他们是怎么待在这山上的。就是因为殿下你,他们才从淮南国的子民,变成这山上流民的。”

  听了吴勉的话之后,这位淮南王殿下先是沉默了一会。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空气说道:“一点点的牺牲,可以换来天下的长治久安,又未尝不可?吴先生,若我为天下之主,必定与民休养生息。与边疆各国修好,到时候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哪里都是一番世外田园。”

  说到这里的时候,刘喜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若当武帝继续执掌江山,不出五年,他必定也匈奴各部大动刀兵。倒是不论胜负都非天下百姓的幸事,输了大汉的天下便沦为匈奴的牧场,汉家的儿女便是匈奴人的奴隶。赢了,依照他刘彻的脾气,必定乘胜直到杀尽匈奴的最后一人为止。到时候天下的财力都要填进这个永远都填不满的窟窿里,高祖陛下奠定的万世基业不能消亡在这等昏君的手里。”

  “你和刘彻有什么不一样的吗?”刘喜说完之后,空气中传来一个讥笑的声音。随后,那个声音的主人继续说道:“一个在整个汉境穷兵黩武,一个在自己的封国里穷兵黩武。有什么区别吗?”

  吴勉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接口对着刘喜说道:“殿下,你有你的大道,不过若将你的大道强加到淮南百姓的身上。造成生灵涂炭就算得了天下又如何?十年前你以仁孝治理封国之时,这望天山上有这么多逃难的百姓吗?现在你为淮南王,淮南的百姓们还有一个望天上可以避难。有朝一日你成了天下之主,这天下百姓的望天山又在哪里?”

  几句话说完,淮南王刘喜的脸色惨败。他的嘴巴抖动了几下,像是还有什么话要说,不过直到最后这到了嘴边的话也没有说出来。

  这时候,归不归的脚下钻出来一个小脑袋。人参娃娃任叁仰头对着老家伙说道:“老不死的!让你出来是给我哥们儿指条明路的,不是让你拿他出气的。有什么法子救他就说,没有就回去洗酒坛去。人家已经大兵压境了,你还好意思说教他吗?”

  “法子老人家我是有一个,不过你的这位淮南王朋友未必会做。”冲着小任叁笑了一下之后,归不归又将自己的目光转移到了刘喜的身上。

  这个时候的刘喜见到一根救命稻草就要抓住,当下急忙对着归不归叩头说道:“归先生救我,不管什么法子,只要能退了朝廷的大军。我以后会善待封国百姓,废徭役……”

  没等刘喜说完,归不归已经叹了口气,看了已经有了一线希望的淮南王一眼,随后开口说道:“退兵老人家我没有那么大的道行,不过还是有本事救你的。”

  看着没有听懂的刘喜,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他说道:“只要你舍弃了这淮南国的王爵,跟着老人家我一起做一个闲云野鹤的小修士。到时候就算是千军万马在面前,老人家我——们也能保你的周全。”

  说这话的时候,归不归的眼睛紧盯着淮南王刘喜。这位殿下没有想到归不归会给他出这个主意,愣了一下之后,将目光转移不在和老家伙再有任何接触。

  这个结果也在老家伙的意料之中,他嘿嘿的一笑之后,回头冲着草庐里面的吴勉摇了摇头,随后不在说话,转身向着草庐里面走过去。这时候,小任叁在他后面喊道:“老不死的!别走啊,你走了他怎么办?”

  “爱莫能助了”归不归没有回头的打算,一边走一边继续说道:“救命的稻草给他了,不抓住就只有沉下去了。名利真是个好东西啊,舍了名都舍不了这个……”

  这句话说完的时候,归不归正好回到了草庐当中。他也不回头再看身后的淮南王,伸手从背后将草庐的大门关上。就在这扇门关上的一刹那,小任叁红着眼睛看了看还痴痴跪在地上的刘喜,跺了跺脚之后,身子钻进了地下。只留下了一个淮南王刘喜痴痴的跪在原地。

  半晌之后,刘喜身后内饰总管睁开了眼睛。缓了片刻之后,猛的想起来自己晕倒之前的场景,当下强挣扎起身。看到了淮南王好端端躺在地上之后,这才长出了口气,老泪横流的对着自己的竹子说道:“殿下,不要在等……”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刘喜已经失神的站了起来。他的目光呆滞看也不看内侍总管,直挺挺的向着山下走去。淮南王的举动吓了总管一跳,当下他急忙搀扶住了自己的主人,主仆二人失魂一样的下了这座望天山。

  草庐当中,吴勉和归不归、任叁三人相对而视。三个人都没有说话,空气中都透着一股伤感的气息。

  就在这个时候,被归不归支出去的百无求在草庐外面大声吼叫了起来:“小爷叔,你们出来看看,这个人认识吗?看着可是和你有点像啊……”

  小任叁把门打开,就见百无求手里提着一个白头发的年轻男人,看到门开之后,继续说道:“这个人鬼鬼祟祟的,可不像什么好人……”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