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四百六十三章 古怪的人
  根据九九所说的,当初他有一件东西存放在归不归的手里。只不过到了要取回来的时候,归不归突然没有了踪影。当时九九就是在这座不归阁里面将东西托付的归不归,他找了老家伙几十年都没有找到他的下落,就在九九已经打打算放弃的时候,突然听说归不归在邦县的老宅又被人买下,而且买的人就是归不归的后人。

  得了这个消息之后,九九认定了这些人留守在这里就是为了等归不归回来的。不过看到这些人不善经营的状况之后,九九为了不让这些人返回归家老宅,空了这座不归阁,这次出面资助了这些人。

  听到了原委之后,这支归家的族长这才明白这位九九为什么这么舍得花钱。不过现在已经金山银海的添了进来,而且九九明显还不算完,看他的架势是要资助到归不归回来,然后拿到那件东西为止。

  当下,族长陪着小心去打听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值钱。不过九九的口风极严,无论族长怎么打听,都没有透露出那件东西是什么。只是许诺族长只要归不归回来之后,他得到了那件东西,他会让让这支归氏族人得到富可敌国之财。

  听到了这个之后,归家这一支人马就更加不可能走了。不过族长也是老奸巨猾,当初归不归在山上建造洞府得事情他也是一个字都没有透露。想着自己先派人去找,如果真有什么东西可能就是九九要找得,那就先谈好价钱,价钱合适了没有什么是不可以买卖得。

  不过就连归家人也不知道当初家里的老祖宗把洞府建造在什么地方,当初还是归不归无意当中说漏了话,族中老人才知道在老祖宗在邦县附近的白玉山上建造过一座洞府。不过具体的位置就说不清楚了。

  当下,不归阁每年都会派出归家男丁,去白玉山上探勘老祖宗留下来的洞府藏在什么地方。不过小小的一座白玉山找了小一百年都没有找到那个传说中洞府。后来因为家族中有人经常无辜惨死,家族中闹的人心慌慌,这才慢慢的淡忘了那个传说中的洞府。

  不归阁出事之后,族长也想那位九九打听过这是不是中了什么妖法、邪术。不过九九在大宅子里面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推说只是族中之人运气不好,这位九九既然能是自己家老祖宗的朋友,怎么说也是一位大修士。既然这位大修士都这么说了,看样子真的只是自己族人的运气不好了。

  现在看来,九九早就看穿了不归阁里面为什么会出事。不归他的目地只是等着归不归出现,至于那个老家伙后人的死活,这人完全不放在心上。

  归辛说完之后,还没等到归不归说话,他的便宜儿子抢先开口说道:“老家伙,怎么你还欠着外面的饥荒呢?先说好,替你还账的事情别打老子的主意,最后抓把土埋了你这事老子咬咬牙也就忍了。替你还账这样的细活你还是找你其他的子孙,这事老子就不和他们客气了。”

  百无求这样风格的话说的多了,归不归也就适应了。老家伙也没有搭理他,歪着脑袋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到这个叫做九九的人是谁。想着应该是哪个认识他的人故意的隐掉了姓名。

  之后,归不归有详细的问了这个九九的相貌打扮。归辛别看七十多岁,也只见过九九三四次。最近的一次还是二十三年前,只说他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外表看着病病殃殃的,说起话来也是有气无力。而且明明是个富可敌国的有钱人,但是不管到哪里都是一个人。根据不归阁已经离世的几任族长所说,从来没有看见过九九来的时候带着随从。

  这个人来送钱的时候也是毫无规律,除了最早的时候来的频繁,差不多一年回来两三次。后来随着归不归一直没有出来,九九来的间歇也是越来越长,最长的就是这次足足有二十三年都没有露过面。

  “老人家我欠别人的东西多了,可也没有追了二百多年还不算完的。”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一脸刻薄像的吴勉,顿了一下之后,说道:“而且老人家我再次出世也有一百年了,那个叫做九九的看不到也听不见吗?”

  看到了归不归在冲着自己说话,吴勉看了他一眼之后,用他那特有的语气说道:“去长安城找皇帝写皇榜。就说你回来了,请债主们上门讨债。反正你也不打算要脸,这样合适。”

  归不归讪笑了一声之后,说道:“这么点小事,还是别麻烦皇帝他老人家了。反正老人家我回来了,既然那个什么九九没有遇见,那就说我们俩没有缘分。反正老人家我一年两年的也死不了……”

  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百无求见缝插针的插话说道:“这个不好说,那个叫做忽愣儿的匈奴人也是好好的,说死就死了。老家伙,你这话可别说太满。要不然一会在下面见到忽愣儿没有话说……”

  归不归被自己的便宜儿子噎了口气之后,继续对着吴勉说道:“就这两天了,那个九九能见就见着了。见不到老人家我那也没有办法,好了,天也亮了,咱们上山去看看我老人家的那座洞府去。”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起身转身向着不归阁的外面走去。虽然归辛、归逸兄妹俩一再的挽留,不过老家伙这个时候也没了自己留在这里的心情。头也不回的径自向着门外走去,百无求紧跟着自己的‘亲生父亲’,一边走一边唠唠叨叨:“老家伙,你到底拿了人家什么好东西没还?你就和我说,老子的嘴紧,一定不会出去乱传的……”

  看着老家伙父子俩越走越远之后,小任叁叹了口气,看着吴勉说道:“还以为到了老家伙的家了,人参能有个床睡觉,有张桌子吃肉,有个酒坛子喝酒,有个丫鬟伺候。这点小事怎么就这么难……吴勉,等等人参……”

  这个时候,睡在马棚里面的尹豪达听说了主人们已经出了门。马上套好了马车追了出去,几个人上了马车之后,在归辛、归逸兄妹俩的挽留声中,离开了不归阁,向着远处一座高山的位置驶去。

  看着归不归的马车消失不见之后,归家兄妹俩这才叹了口气。随后心灰意冷的回到了不归阁当中,本来这一支归家后裔就是为了等自己老祖宗回来的,现在归不归得而复失,归辛、归逸兄妹俩就好像凉水浇头一般,在众人的搀扶之下回到了不归阁的内堂。

  散了众仆人之后,归家兄妹俩相互看了一眼。两个人几乎同时叹了口气,沉默了半晌之后,归逸看着自己的胞兄说道:“事到如此,还是传信给其他的亲戚吧,我们留不住他,或许看在其他子孙的份上……”

  归逸的话还没有说完,内堂的大门突然打开。随后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走了进来,看着两个老人之后,这人先是连续不断的喘了几口粗气,随后有气无力的对着已经呆住了的归辛、归逸兄妹俩说道:“不用那么麻烦,既然我的老朋友已经回来了,那么后面的事情你们就不用管了。”

  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两个老人突然同时翻起了白眼。两个人倒在地上挣扎了片刻之后,便停止了呼吸。看着两个老人的尸体,男人咳嗽了一声,说道:“晚来了一步你们就把我说了出来,自找的……”一句话没有说完,这人又开始咳嗽起来。

  ...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