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四百七十四章 一死一生
  这一嗓子差点让费墨拉了裤,他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百无求身后的那只黑猫身上。完全没有防备到这个应该已经死了的人会突然从地上跳起来,如果这就是个普通的死人也还到罢了,费墨师兄弟两个人这么久都不敢露面,就是担心这妖物和其他的两个人没死。

  现在百无求从地上跳起来,那么吴勉和归不归应该也是在装死吧?还没等费墨缓过来,已经听到身后归不归有气无力的声音:“傻儿子,一晚上都熬过来了。你就不能再等一下吗?只要等到这个费什么墨抓到了黑猫,后面的九儿也跟着一起过来。到时候让他们哥俩儿手牵手去轮回不好吗?唉,就差那么一点点……”

  说话的时候,百无求已经向着断壁地面那边看去。果然,和老家伙说的一样,本来站在那里的九九见到百无求从地上窜起来的同时,已经先一步的利用五行遁法离开了这里。自打费墨向着黑猫走过去的时候,他便已经开始催动遁法了。

  他和归不归猜想的一样,只要费墨抓到了黑猫。他便马上冲过去,为了这只猫他足足守候了二百多年,不能到了最后这功劳都归了费墨。想不到最后还是百无求这一嗓子救了这个被归不归坑了二百多年的男人。

  不过既然九九逃了,那么刚才绑了小任叁的这点恩怨就留给了费墨。这个时候,这位有些阴沉的高个子回头看了一眼,直到亲眼看到了正在冲着他呲牙笑的归不归,他还是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当下,瞪大了眼睛的费墨看着笑嘻嘻的归不归,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刚才你们是在演戏?我明明看到你的脖子被砍掉了一半,他的心脏被你打碎的。刚才我是亲眼看到的……”

  “你也说是在演戏了,不下点本怎么能把你套过来?不过可惜了,还剩了个人没套住……”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有些无奈的看了自己的便宜儿子一眼。百无求也知道因为自己,当下他竟然少有的没有还嘴。回过头来冲着趴在地上的黑猫说道:“看看,老子这可都是为了你,记得啊,要是有下辈子的话,做牛做马报答老子。”

  百无求几具胡说八道的话,竟然引起来了黑猫的共鸣。它仰着头看着面前这个五大三粗的妖物,轻轻的叫了一声:“孽……”

  这个时候,小任叁已经再次趴到了吴勉的身上,抱着这个白发男人的大腿,放声大哭道:“刚才吓死我们人参了……真的以为你们为了人参都死了,要不是……打不过他们俩,人参就和他们俩拼命了。你们可要给人参做主啊……他刚才打人参了,好几个嘴巴呢,可不能白打啊……”

  之前归不归和百无求下山去帮运马车上面的物品,将小任叁留在洞府看家。不过这个小家伙刚才被黑猫那一嗓子吓破胆之后,便不敢一个人待在洞府里面,这只黑猫可在里面待了二百年,谁知道这么多年它会不会在里面生下来一堆小猫仔来。

  当下,小任叁就守在洞府外面等着他们几个人回来。过了不久之后,他的身后突然好像多了什么东西,小家伙回头后看的时候,就看见这个阴沉的高个子男人站在自己的身边。还没等他明白过来,这个男人已经抓住了他的后脖,好像提着小猫小狗一样的将这个人参精灵提了起来。

  小任叁只从出示之后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当下小人家手撕脚踢牙咬。刚刚想用从归不归那里学来的控火术去烧这个人的时候,被费墨左右开弓打了两个耳光,将小家伙打的顺着嘴角流血。

  这两巴掌也打掉了小家伙继续还手的勇气,当下被这个费墨用一条红色的绳子捆了起来。将小家伙夹在胳肢窝底下,随后跑到了山中一个无人的角落里,那个浑身是伤的九九已经躲在这里疗伤了。

  之后就是他们两个人用小任叁来要挟吴勉、归不归几个人,开始小任叁真的以为他们三个人为了自己都死在了这里。这一晚上小家伙也是哭的死去活来,直到刚才把它放过来取黑猫之后。小任叁趴在老家伙身上大哭的时候,就听见这个归不归的声音。后面装作伤心欲绝的晕倒也是这个老家伙的主意,最后眼看着就要成功的时候,被那个沉不住气的百无求坏了大事。

  听了小任叁大概的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归不归冲着脸色已经死灰的费墨嘿嘿一笑,随后说道:“刚才的戏你也看过了,现在是不是把戏钱赏下来?没钱的话你就留在这里几天,让你的朋友了,师长什么的把戏钱送过来。”说到师长的时候,老家伙故意的加重了说话的语气。果然,这个时候费墨脸上的表情随着这两个字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戏钱我身上就有,来拿吧!”一声大吼之后,费墨的手中突然多出来一柄黑色的长剑。他将这柄长剑对着归不归的甩了过去,长剑离手的同时,他向着透明地面的尽头跑去,看着马上就要纵身从这里跳下去。

  长剑离手的瞬间,剑身上着起来了黑色的火焰。眼看着就要刺中归不归身体的时候,老家伙对着着了火的长剑吹了口气。随后就见那股黑色的火焰瞬间消失,整个剑身上都挂了一层薄薄的白霜。随着老家伙的这口气,好像离弦之箭一样的黑色长剑突然掉在了地上摔成了几截。

  不过这个时候的费墨也没想过这一下能伤到归不归,长剑落地的同时他已经纵身从透明地面上跳了下来。他身子离地的一瞬间,便开始运用最快的速度催动五行遁法。凭着费墨的本事,在他摔落到地上的同时便可以使用遁法离开。

  眼看着他就在要归不归眼皮底下逃走的时候,后心突然没来由的产生一丝寒意。随后,费墨两只眼睛看东西的视角发生了偏差,看到的竟然是两个不同位置的事物。就在费墨感觉到疑惑的时候,身边突然有东西坠落下了下去。是半具从中间切开的尸体,为什么尸体上面的服饰看着那么眼熟……

  费墨这个时候的思维已经开始恍惚,等到他反应过来那半具尸体也是自己的时候。这个阴沉男人留在世间的最后一个念头:早知道就不惹他们几个人了。

  费墨是死在吴勉那个透明的龙鳞之下,之前九九逼着他扔掉这件法器的时候,白发男人只是装模作样的用术法甩出去了几个风刃。现在见到费墨要逃,而归不归没有出手的意思之后,他才第二次将龙鳞出手。第一次被九九侥幸躲过,第二次直接干掉了费墨。

  一下子劈开了费墨之后,吴勉马上跟着从上面跳了下来。有了上一次寻找龙鳞的经验,这一次白发男人在出手龙鳞的时候,已经在上面做了手脚。这一次跳下去之后,吴勉片刻之间便找到了龙鳞的所在。等到他再次利用腾空之术回来的时候,归不归几个人已经进了洞府。

  见到了吴勉回来之后,归不归有些干笑了一声,说道:“其实你把他的腿打断就好,留着一个活口还能打听出来这只猫后面的事情。本来还是一逃一生擒的,现在成了一死一生……”

  没等归不归说完,吴勉突然把自己的脑袋探了过来。眼睛盯着归不归,说道:“我们现在说说刚才你在我的胸口挖了一个洞的事情,解释一下,你就是照着让我轮回动的手吧?”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