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四百八十八章 漏洞
  说话的时候,一个身穿术士服饰的老人出现在了两位太子和众妖的身后。这位老人白须白发正是许多年不见的那位大术士席应真,本来按着两位妖界太子之前的计划,现在并不是对付这位大术士最好时机。

  它们之前定好的计划是趁着席应真破阵打救百里熙的时候,出其不意的发难。除了它们之外,还有问天楼的人也会同时冲出来助拳。加上它们为了大术士特制的法器和妖器,预计虽有不少的伤亡,不过最后还是又把握能够制服席应真的。

  不过现在正一团糟的时候,这位席应真突然到了就完全打乱了它们的计划。这个时候什么都没有准备好不说,自己这边还是一团乱麻。现在席应真和独心阵里面几个人内应外合的话,那么它们这边便真的没有什么胜算了。就算真的是运气好最后制服了这些人,不过想来那样也会是惨胜。过后也没有什么能力再去找方士一门的晦气了。

  当下两位太子的脸色大变,两个人的身体瞬间开始向后退去,一边退二妖的身体一边变的透明起来。就在这个时候,本来还在它们身后的席应真突然也跟着动了起来。

  大术士的身体突然一分为二,变成两个一摸一样的席应真向着两位太子后退的方向扑了过去。几乎就在疆界、疆域消失的同时,两个席应真已经到了它们二妖的身前。同时对着它们消失的位置一抓,随着两声尖历的惨叫声中,疆域、疆界二妖竟然被席应真从空气里面抓了出来。

  顺手一丢将两位妖物太子扔在了正厅的大门口,也不知道这位大术士手上用了什么暗劲,疆域、疆界哥俩倒地之后全身发麻,两位太子使尽了全身的气力,都没有从地上爬起来。将它们俩丢在地上之后,两个席应真几步走到了一起,吴勉和归不归等人眼睁睁的瞧着,两位大术士合二为一。当下,二妖都是以一种惊恐的眼神盯着这位本来是它们俩下手目标的大术士。

  “不是说百里熙被关在这里吗?归不归你们几个怎么也跟着进来凑热闹了?”说话的时候,席应真看也不看那两位太子,向着正厅里面走了进去。不过眼看着他就要一脚跨进门内的时候,突然被一道看不到的门挡了出来。

  席应真没有想到这里还会有这样的情况,当下皱着眉头对着门里面向他陪着笑脸的归不归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天底下敢把术士爷爷当在门外面的,只有归不归你这个老家伙了。你那个还在海上钓王八的师尊都不敢把术士爷爷拒在门外……”

  他这几句话刚刚说完,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破风之声。就在大术士站在正厅门口和归不归说话的时候,跟着两位太子一起守在这里的群妖已经忍不住冲了过来。这些妖分成了两波,一大半向着席应真的位置扑了过来,另外几只妖跑到了两位太子的身边,连背带抱的将疆域、疆界抬起来向着身后跑去。

  “进了老虎嘴巴里的肉,你们也想抢回去吗?”席应真哈哈一笑,随后伸手将冲到他身前的一只妖物抓了起来。随后就见他轻描淡写一般的将手里的妖物对着它抱着两位太子的那几个同伴扔了过去。

  几只妖物撞在一起之后,爆发出来“嘭!”的一声闷响。随着这阵巨响,除了疆域和疆界之外,撞在一起的两只妖物竟然都化成了一阵血雾飘散在了空气当中。随后,席应真又抓过来第二只妖物如法炮制的对着远处已经吓傻了的其他几只妖物扔了过去。

  剩下的这些妖物也是忠心,虽然身边不停有同伴被撞成血雾。不过反应过来之后,剩下的几只妖物还是拉拽着疆域、疆界的身体继续向着远处跑去。不过它们比不上席应真继续将妖物丢过来的速度,开始老术士还是等着身前的妖物送上门来,但是扔了几次之后,其他的妖物已经分散开来。当下席应真主动扑过来,抓起来妖物继续扔了过去。

  片刻之后,疆界、疆域兄弟俩已经再次的躺在了地上。二妖的身边满都是群妖的碎肉,而冲到席应真身边的那些妖物也只剩下了几只。席应真看出来妖物相撞一下死俩的便宜,当下继续冲到妖物堆里,抓过来身边的妖物向着它们其他同伴的身上丢了过去。

  几个呼吸的功夫,除了远处趴在地上的疆域、疆界和正厅里面吓得目瞪口呆得百无求之外,已经没有还能**得妖物了。席应真这才用手弹了弹挂在他身上的血迹,随后再次转过身子走到了正厅门前。用手敲了敲那扇看不到的门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现在可以放心了吧?归不归,你还真是活的年纪越大胆子越小。呃?为什么还不开门……”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席应真的脸上已经流露出来一种不耐烦的角色。皱着眉头对着里面的归不归说到:“老家伙,你这是什么意思?给术士爷爷出个难题,看看我能不能进去是吧?”

  “我哪有那个胆子”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声之后,指着还倒在远处地上的两位太子,说道:“今天已经和妖王的俩儿子闹翻了,本来我们应该出去送这俩孩子下去轮回的。不过几百年前我和它们俩的爸爸有个一面之缘,怎么说好吃好喝的被招待过几天,现在把人家的儿子弄死了多少有点不合适。这不正好您老人家到了吗?这一下子就解了我的难题,那俩孩子也不容易,您送它们俩下去轮回,运气好的话,再过几世俩孩子还清了孽债,就能投胎做人了。您这也算是办了件好事……”

  “术士爷爷我什么时候变成老家伙你的打手了?”席应真极为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当下不再理会归不归,抬手对着自己过气的弟子百里熙说道:“百里,你出来,咱们爷俩不掺和他们乱七八糟的事情。术士爷爷就是为了你来的,别的事情我都不管……”

  “老头儿……”还没等百里熙说话,席应真的脚下突然露出来小任叁那个白白胖胖的小脑袋。随后这个人参娃娃从地下面窜了出来,一个高跳到了老术士的怀里,带着哭腔说道:“老头儿啊,这几年你死哪去了?人参想你……你不在的时候,人参差点被人宰了炖鸡啊。你回来了就要给我们人参做主,这几年欺负我们人参的人名都记下了……你可要给我们人参报仇啊……”

  “归不归!你是个废物吗?怎么敢让人欺负我的儿子!”席应真一边笑呵呵的安慰这怀抱着的小任叁,一边好像变脸一样的回头冲着归不过大声吼道:“这件事不算完!等着术士爷爷料理了那些欺负我儿子的人之后,下一个就是你,还是你!吴勉,别以为不说话就算完了!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当下,席应真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抱着小任叁向着两位太子的位置走去。嘴里轻声对着小任叁说道:“都有谁欺负你了,和老头儿说。咱们一个一个来,这一趟下来给你打出来一个名声,谁再敢欺负你就是打术士爷爷我的脸……”

  席应真的话刚刚说到这里,突然抬起来另外一只胳膊挡在自己的头上。就见在他抬手的一瞬间,他手臂上的衣服被人撕开。手臂当中闪过一道火花,随后席应真向后退了一步,对着面前的空气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时候,吴勉出现在他面前三四丈的位置,这个白发男人冷冷的笑了一声,随后说道:“装的很像,可惜怎么装你也装不成另外一个席应真……”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