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四百九十五章 席应真的愤怒
  见到了笄离向着城外飞出去之后,而席应真还是不为所动,打了个哈欠之后,竟然倒在地上打起盹来。而归不归那边,见到了笄离就要飞出何府之后,百无求先是沉不住气的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你就眼看着这只大黑鸟飞出去吃人吗?老子是妖物不假,也想不起来之前吃没吃过人。不过老子这几年跟着你们学坏了,看不得妖物吃人。现在大黑鸟就要出去吃人,你们人都不管还想要我们妖管吗?”

  “谁说不管的,那是你爷爷给你小爷叔的试炼。不过你爷爷也是,说什么痛痛快快的说出来多好,一定要绕几个圈。”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看了一眼身前同样在盯着笄离的百里熙。嘿嘿一笑之后,对着他说道:“老混蛋,不打算过去和你以前的师尊聊两句吗?”

  百里熙知道归不归的心思,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等到笄离回来的吧,老家伙,应真先生的脾气你是知道的……”

  他们这边说话的时候,那只笄离已经飞到了何府之外。刚才这只黑色大鸟在天空中飞翔的时候,已经有百姓在府外看到。这些人以为是什么吉鸟祥瑞,都围拢在何府周围看热闹。

  突然看到那只大黑鸟冲着他们飞过来,这些看热闹的这时候才开始害怕起来。当下一哄而散,何府大门口只留下几个不怕死的等着祥瑞过来降下吉祥。看着笄离马上就要冲出何府,躺在地上的席应真突然睁开了眼睛。不过看到了这只黑色大鸟身后的景象突然有一点点扭曲之后,他才笑眯眯的又闭上了眼睛,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我的儿,老头儿就能帮到你这里了。起码以后老头儿不在的时候,除了那只老狐狸之外还有再有人护着你。老头儿也就放心了……”

  就在笄离飞出来的一瞬间,这只黑色的大鸟突然尖叫了一声,随后身子往下一沉,幸好它在空中及时改变姿势,身子一抬又飞了起来。不过就在它打算俯冲下来将门口的那几个人吃掉的时候,它脖子下面的羽毛齐刷刷的掉了一片,随后一阵剧痛从脖子的位子传导了过来。

  一声尖叫之后,笄离明白过来这是有人在用利器攻击自己的脖子。当下重新飞到了空中,来回的翻了几个身之后,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人在暗算自己。现在这只大黑鸟已经在到了何府门口的上空中,盯着门口还在痴痴呆呆看着自己那几个人。就在嘴边的美味让笄礼暂时放过了刚才偷袭自己的那个人,当下它一声长鸣之后,身子突然向上飞去。飞到了五六十丈的高度之后,突然一个俯冲对着下面那几个人扑了下来。

  本来以为在高速的俯冲之下,很难有人在来偷袭它,没有想到的时候,笄离的身体在高空中俯冲下来的一瞬间,就在刚才它脖子羽毛被人削断的同一个位置又是一阵剧痛。和刚才不一样的时候,这次伴随着剧痛的,还有一股温热的液体流淌了下来。

  既然竟然被割伤了,刚才虽然挨了席应真几巴掌,不过毕竟没有见血。现在低头已经能看到了自己的鲜血整面的流淌下来。当下笄离的心里又惊又怒,当下它在空中不停的打起滚来,随后横冲直闯想要把那个看不见的人从撞下去。

  不过任凭笄离怎么来回乱飞,都没有什么东西被它撞下去的感觉。就在这个时候,笄离的背后突然又是一阵剧痛。几十只巨大的羽毛被削了下来,而且还有一股力量再拉着它向着后面拽过去。这个时候,笄离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每次受伤的时候,受伤的位置,包括现在拽着自己那股力量的方向,都是向着刚才打了自己几巴掌那老头的位置。刚才他摆手放自己走,原来是包藏祸心,打算在不防备的时候暗算自己。

  被彻底激怒了的笄离突然一声尖叫,乱飞了半晌之后突然停在了空中。翅膀一下一下扇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远处躺在地上,正眯缝着眼睛盯着自己的那个老术士。这一人一鸟的眼神对了片刻之后,笄离突然发疯了一般的对着老术士飞了过去,它一边飞过来的时候,嘴里一边一下一下的喷出来三四个黑色的火球。而且笄离每一次扇动翅膀的时候,都有几道黑色的寒光对着那个老头子射了过去。

  就在第一个火球喷出来的同时,老术士已经站了起来。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席应真起身之后并没有举起巴掌将这些火球和寒光打落。而是就这么一动不动的在原地站着,任由火球和寒光对着自己打了过来。

  能将地面烧出来窟窿的火球和黑色的羽毛打在席应真的身上,只是将这个老术士打的不停倒退。等到火球和羽毛打完之后,除了老术士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之外,他本人连根头发丝都没有掉落。就在最后一支羽毛打在席应真身上变成了一股粉末之后,那只黑色的大鸟也飞到了老术士的身前。一声尖利的吼声过后,笄离冲着老术士的身体俯冲了下来。

  眼见笄礼就要一口将这个老术士吞下的时候,席应真终于举起了巴掌。对着鸟喙拍了下去“嘭!”的一声闷响,挨了巴掌的笄离身子贴着地面向外划出去了十几丈远。这只黑色的大鸟眼睛、口鼻里面不停的有鲜血渗出来,身子一颤一颤的,虽然看着大该死不了,不过就算活过来以后能不能再飞起来可能都是两说。

  这个时候,邯郸城外面的高山上。两个一摸一样的男人眼睛正紧紧盯着城中何府里面的景象,看到这里的时候,两个人几乎同时深吸了口气,随后其中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说道:“还是小看了这个术士,当初就算我们的计划成了,也还是奈何不了他。”

  另外的一个人沉默了片刻之后,突然带着邪气的笑了一声,随后看着身边另外一个自己,说道:“这样也好,起码知道下次对付这个老术士的时候,我们应该怎么动手了,既然笄离不行,还有其他的妖兽、圣兽。一只不行就两只,两只不行就一群,我不相信这个老术士真的打不死。”

  “你确定还要再来这么一次吗?”

  “我的计划绕不开这个老术士……”

  华府之内,一巴掌将笄离拍晕的席应真冷冷的哼了一声。随后低头对着脚下的说道“出来吧,叁儿。这里没有什么再敢吓唬老头儿的叁儿了。”这句话说完之后,老术士马上换了一副嘴脸,对着空气说道:“姓吴的小子,你知道有多少人排着队来求术士爷爷,求我指点他们一招半式的。刚才术士爷爷好不容易弄了一只笄离给你试炼术法,你就这么报答术士爷爷的吗?原封不动又把笄离给术士爷爷赶回来了。下次你就算跪在术士爷爷面前叫爸爸,术士爷爷不会再搭理你。记住了,我们俩还有一巴掌的仇没解开!”

  这句话说完之后,席应真有些古怪的对着空气挥了挥手,随后气哼哼的向着何府外面走了出去。百里熙见状之后,马上一流小跑的跟在了以前师尊的身后。等到他们俩走远之后,吴勉的身子才出现在笄离晕倒的身体旁。

  再次出现的白发男人眉头紧缩,归不归、百无求和刚刚从地下钻出来的小任叁见状之后都凑了过来。归不过嘿嘿一笑,刚刚想要客气几句都时候,就见吴勉手臂的空气突然开始龟裂,随后“嚓!”的一声,之前被吴勉当作护身符的龙鳞竟然碎了一地……

  ...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