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五百零七章 另类的黑衣人
  听到黑衣人嘴里说出来一万多人已经死掉的消息之后,广仁的脸色沉了下来,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带头的这个黑衣人说道:“屠嘉,你和你大哥屠臣当初用生人的魂魄炼制邪术被我撞到。当时念你年纪尚幼又是被人唆使,故而才饶了你的性命。早知道现在这样,当初我应该送你和屠臣一起下去。”

  在场所有的人身穿黑衣黑纱罩面就是防着广仁认出自己,一旦事情不成还有个退路。想不到广仁一句话就说出来了自己的名字,不过这还是刚刚开始,紧接着广仁指着这些黑衣人开始挨个点起名来:“桐仁、蒋萧方、苏宜……”

  说出来几十个人名之后,广仁缓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当初也是我的一念之仁才有今日的局面,奉劝你们一会上来的时候直接用你们的大杀招。只让我们师徒缓过一口气,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要你们的亡魂来祭奠这里的一万零七十六名百姓。”

  “大方师的话不是说给我们听的。”这个时候,那个叫做屠嘉的黑衣人明白广仁给他们点名的用意,冷冷一笑之后,他继续说道:“我们这些人的名字是说给火山大方士说的,不过可惜的很,不管是大方师还是大方士今晚都不可能从这里离开……”

  说到这里的时候,屠嘉顿了一下,左右看了一遍这些同伴之后,再次说道:“事以至此,哪位道友来扬名立万了结这位大方……”他的话音未落,眼前突然寒光一闪,随后“当!”的一声响。火山的长剑已经再次出手对着屠嘉的脑袋劈了下来。眼看着他就要身首异处的时候,一件黑漆漆的法器挡在了飞剑的剑刃上。算是救了他一命。

  当下,见到火山出手之后,周围的黑衣人都将手里的法器举了起来。不过这些人都不愿先动手去消耗火山的术法,只是用法器护着自己的身体,防着火山一击不中之后再转变目标对着自己来。这个红头发的人毕竟是广仁的首徒,这些年来死在火山手上的邪祟差不多已经赶上他的师尊了。

  在场的众黑衣人除了三四个人一动不动之外,其余的人开始找有利地角,都在等着第一个人冲上去和火山打斗的时候不要牵连到自己。最后还是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说道:“你们还要等多久,天就要亮了……”这个声音没有说完,一个人影手里举着一条长棍冲出来对着火山扫了过去。

  这时候,火山已经将自己的长剑招了回来。一剑对着这人反劈了下去,一声金属相交的声音传出来之后,火山才明白这人手中的是一条铁棍。棍头的位置镶嵌着一个带着横刃的枪头,竟是先秦时期军中兴盛一时的枪戟。用这种长兵器作为法器的并不多见,除了朝廷里面虎贲军之外,好像再没有修士只用过这种法器。

  剑、戟相击的同时,闪过一长串的火星。随后枪戟的枪头被长剑削断,就在火山准备了结这个使用枪戟的黑衣人之时,从后来有窜出来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这人的手中是一条铁鞭,对着面前红头发的男人劈了下去,这一下算是救了刚才使戟那人的一条命。

  没有想到的是,火山完全没有闪避和格挡铁鞭的打算。他冷冷的一笑之后,身体瞬间着起来了大火。那根铁鞭再接触到他身体的一瞬间竟然化成了一滩铁水,溅落在了地面上。就在这人看着手里仅剩半截铁鞭在发呆的时候,火山已经扑了过来。二人身体交错的时候,这大火顺势传导到了这人的身上。

  “呼!”的一声,这人的身体瞬间着起来大火。只是哀嚎了两声之后便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起立,随后在一百多双眼睛的注视之下,这人变成了一滩飞灰被风一吹之后,散落在整个花园里到处都是。

  看到使钢鞭这人被烧死之后,一时之间,现场再没有人敢冲上前去。而满是大火的火山好像捡到了软柿子一样,大吼了一声冲着面前这些人扑了过去。当下距离火山距离最近的几个人瞬间被火山身上的大火沾到,几个人相继被烧成飞灰,火山这才收了术法。冷冷的看着已经躲到了后面的这些人说道:“你们不是要给亲朋师友报仇吗?我们师徒就在这里。有敢和我们同归于尽的吗?”

  冷场了片刻之后,人群里面不知道是谁突然喊了一句:“先动广仁!火山的死**就是大方师,动手啊!天就快亮了!”这一嗓子喊出来之后,人群里面又有黑衣人开始躁动起来。随后随着一身口哨声,人群里面冲出来三个一样身材,高高大大的黑衣人。

  三个黑衣人手里各自握着一柄长剑,他们绕过了火山之后,直接对着他身后的广仁扑了过去。防着自己身上的大火烧到大方师。这次火山并没有再用控火的术法,而是直接用手中的长剑对着三个人反扑了过去。

  这三个人地术法比起来之前的二人高明了很多,火山一剑劈过来的同时,三个人已经各自幻化成了一股烟雾将广仁围在了里面。不过就在三人幻化成为烟雾之后,火山已经瞬间冲进了三个人的烟雾当中,没人能看到烟雾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随着几道红色的光芒在烟雾中闪过,烟雾里面接连发出几声惨叫,随后烟雾消失重新变回到三个壮汉倒在地上。三个人的心口都有一个极细小的伤口,不过等到火山护着广仁离开,众人过来抢回尸体的时候。三具尸体突然同时爆开,将赶过来等着查看尸体伤口的四五个人炸倒。这几个人倒地的时候血肉横飞,倒地的同时已经断了气。

  火山的手段施展出来之后,一时间再没有人敢轻易的冲上来。就在这个时候,人群里面有一人幽幽的说道:“你们看广仁的胳膊……”本来众人的注意力都在火山的身上,一句话让他们的目光都转移到了大方师的身上。

  就见广仁的左臂被划上,鲜血顺着这条胳膊滴滴答答的流淌下来。这些人沉默的时候,那个声音再次说道:“别的都是假的,大方师的术法没了这个是真的。还不动手吗?天快亮了,只有一个火山,绕过去也不会吗……”

  几句话算是给这些黑衣人提了醒,虽然现在他们谁也不敢轻易去动火山。不过火山只有一个人,身边又没有什么藏身的地方,真想动他身后的广仁这么多人也不是没有办法。当下这些人好像训练好的一般,他们当中有可以出手法器的人,几户同时对着广仁、火山师徒二人的身上甩了过去。这些法器太多太快,火山无法一一拨打。当下他也使豁出去了,将手中长剑对着法器最多的位置甩了过去。长剑出手的同时,火山猛的转身将身子挡在广仁身前。几十件法器几户同时打在他的身上,饶是火山这样的体制,当下也是被打的向前几步,身子一软差点跪在广仁的面前。

  大方师看到了浑身是血的火山,叹了口气之后,说道:“是我连累了你,看来还是熬不到天亮了。本来想去海外寻找你师祖,可惜了……”

  看到火山已经使强弩之末,大方师也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之后。远处坐得最稳的几个人当中,站起来一个老态龙钟的黑衣人,他对着身边三个人说道:“可惜,好好的一场戏就要落寞了。三位前辈,我们一起送大方师最后一程如何?”

  “你说送就送吗?凭什么?就凭你长得跟我们家老家伙差不多吗?”这个时候,其中一个黑衣人将自己头上的黑纱扯了下来,露出来一个不像是人像的脸。随后,这人冲着那黑衣人说道:“你又不是我爸爸,老子凭什么信你的?”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