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五百零八章 你心里骂我
  这时,旁边另外一个黑衣人将自己脸上的黑纱取了下来,显露出来一张好像橘子皮的脸。有些无奈的冲着刚才露脸的大个子说道:“傻儿子,咱们刚才不是说好了吗?一会老人家我先翻脸,你再冲出去的。现在倒好,说翻脸就翻脸也不是我老人家的风格……”

  说话的时候,这个老家伙转头看了一眼对面那个满脸愕然,和他真有几番相像的老人。突然板起来面孔,对着老人说道:“刚才为什么在心里认老人家我做干爹?这不是占我老人家的便宜吗……”一句话说完,老家伙抬手突然抓起来对面老人的衣领,将他大头冲下的对着正在围困广仁、火山的那些黑衣人砸了下去。

  明明看到这只枯树枝向自己抓过来,黑衣老人的身子就好像是僵住了一样,说什么都躲不开这只手。当下在场众人听到:“噗!”的一声闷响,随后就见那个人黑衣老人的脑袋被直接砸成粉碎,脑袋里面的黄白之物四溅,惊的众黑衣人目瞪口呆。不知道身后出了什么事情,向后看过去的时候,才算给了精疲力尽的火山一点**的机会。

  这时候的火山已经是满身的血污,就他的本事来说,这算这些人人多势众叶不会把他这个大方师的首徒如何,实在打不过就走。谅这些人也不敢追上来,只是后来这些黑衣人已经分成了两拨。有三分之一的人直接对着自己的师尊去了,当下火山也是疯了,完全不顾自己的死活,用身子替广仁挡住了这些黑衣人的进攻。如果不是他的话,现在的广仁已经早死多时了。

  趁着黑衣老人暴死,黑衣人都退了回去的时候。火山已经看到了对面身穿黑衣的归不归和百无求父子俩,刚才那个人应该就是归不归扔过来救了自己师徒一命的。看到了这两个人之后,火山的心才算放下。保着同样也是满身鲜血的广仁推倒了花园的角落了,暂时得到了**的机会。

  而众黑衣人这时候也都紧紧的盯归不归和百无求这对父子,场面沉默了片刻之后,其中一个黑衣人将自己头上的面罩摘了下来。露出来一副长着花白胡子的面容,随后这人对着归不归和百无求的方向说道:“我是蛟鬼岛主元山,大家都是广仁之前的仇家。虽然我们各自都不认识,但是怎么说也有点耳闻。你们两位应该怎么称呼?又是怎么和广仁结下的冤仇?”

  归不归嘿嘿一笑,正要卖派着自曝家门的时候。突然听着黑衣人里面有人尖着嗓子大声喊道:“他是归不归!方士一门里面那个老不死的归不归!我们上当了!这里哪里是对付广仁的,分明就是方士一门设局来对付我们的!”

  这个人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神经着,加上归不归的辈分在这里摆着,加上他以前张扬的做事风格,和胡说八道的天赋。很多人都以为是徐福嫉妒这个老家伙的实力,才将他赶出方士宗门的。在场的黑衣人当中,大半都知道这个老家伙的名头,顿时将周围的这些人都惊出来一身的冷汗。

  听到被人抢先爆出来自己的来历,老家伙已经准备好的梗表达不出来。当下有些无奈的看了这些黑衣人一眼之后,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对,归不归就是老人家我,大家伙给我老人家一个面子。怎么说广仁、火山这俩孩子都是老人家我看着长大的。这晚这事看不到也就算了,现在既然已经看在眼里,那里别怪我老家人要管管了。现在就出县城还来得及。不就是要报仇吗?简单啊,直接去广仁他们宗门门口堵着。老人家我还就不信了,他们师徒俩能缩在里面一辈子不出来?”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在场的众人已经开始向后散开。这些人相互之间今天以前大多都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虽然被人召集过来同谋大事。不过担心今晚的消息走漏出去,日后引来方士一门的追杀。故而这些人早就商量好了今晚除了之前的方大先生几个人之外,剩下所有的人都要以黑衣黑纱罩面示人,身上的衣物都是一摸一样没有一点各人的标记。故而才被归不归找到了空子,干掉了几个黑衣人之后,直接换上他们的衣服、黑纱混在这些人当中。

  本来以为报大仇的时刻就在眼前了,想不到这个时候突然间横插出来一个归不归,当下在场的黑衣人都开始犹豫起来。已经有不少人心里开始后悔,被广仁处死的家人和师长这个时候不知道已经投胎几次了。人家都忘了这回事,自己出来强出头又是何苦。被人三言两语一哄,就头脑发热的冲了出来,还真是孟浪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突然从花园外面冲了进来。这人手里一柄长剑对着归不归扑了过来,嘴里对着其他的同伴喊道:“我来缠住这些人,你们去了结广仁!”话音未落之时,这人已经到了归不归和百无求的身前,举着手里的长剑便对着这一人一妖劈了下去。

  来人正是在城门前和火山较量过的潭天林,此人的术法得过异人传授,比起来全盛时期的火山也只是差了一点。不过对上了现在的归不归,术法上悬殊的高低便有了分晓。

  看见这人扑过来的时候,归不归将自己的便宜儿子推了出来。伸出来手指头,轻轻的在劈过来的剑身上弹了一下。一声清脆金属相击的声音响过之后,潭天林手中的长剑被震的飞了起来。不过握剑之人死不撒手,当下出现了一个奇观。长剑被归不归弹指震飞之后,带着握剑之人一起飞了出去。

  落地之后的潭天林也顾不上握剑那只手筋骨已经有了损伤,当下将长剑换到了左手,继续向着归不归的位置扑了过去。也是那个老家伙不舍得使用术法,当下只是与潭天林游斗在一起,找个机会便在他的长剑上弹一下。将潭天林连人带剑的震飞之后,原地笑眯眯的等着这人举着长剑再杀回来。

  这个时候,刚才已经愣住的黑衣人已经再次冲着广仁、火山扑了过去。这些人都明白潭天林给了他们最后一次机会,火山已经是强弩之末,只要趁乱一鼓作气干掉了广仁。趁着归不归那里被潭天林缠住无法分身的时候,这些人利用五行遁法一哄而散。就算是徐福就在现场也不会抓住他们这么多人。

  就在众黑衣人再次举着法器向着广仁、火山扑过来的时候,人群最后的一个黑衣人突然对着他们放出来一条巨大的雷火之龙。这些人的注意力都在广仁身上,没有防备之下被这条雷火之龙从后背进前心出穿膛而过。

  虽然这些人的术法都不低,但是空门被雷火之龙穿过之后,弱一点的还是整个身子都麻了起来。术法高强的人也是向后退去,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放出雷火之龙的黑衣人直接出手,抬手将身边的黑衣人举了起来,随后扔到了其他正被雷火之龙穿过,正在全身麻木的同伴身上。

  “嘭!”的一声,两个黑衣人被撞到一起之后。二人的半个身子都被撞碎,尸体的碎块散落了一地。当下,剩下的黑衣人顿时乱做了一团。这个时候火山也看出来便宜,手里握着已经熄灭火焰的长剑,对着面前的黑衣人们扑了上去。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