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五百一十章 荆诀的老像
  这时候的火山已经在力竭边缘,两拳相击之后,他的身子被打飞了出去。不过这个红头发的男人还是在落地之后,瞬间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用自己的身子挡在了广仁的身边。将脸色阴沉的广仁拉到了后面的角落了。

  火山被打飞的同时,吴勉和百无求一人一妖对着荆诀的后心打了过去。本来依着这位白发男人的性子不会和二愣子一起和人动手,不过看到广仁可能就要命丧当场之时,虽然他们和方士一门的关系分分合合。但是看在当初的徐福面子上,吴勉也就顾不得许多了。

  当下吴勉和百无求二人各自一拳,几户同时打在荆诀的后背上。将这个白衣老人打得向前一步,一个踉跄差点倒在地上。不过他毕竟是和徐福同时代得人物,瞬间缓过来之后,马上转身冲着身后得一人一妖扑了过来。

  而吴勉和百无求就好像配合好的一样,荆诀转身的同时,二愣子已经绕到了他的身后。从后来紧紧得搂住了这个白衣老人,随后冲着对面得吴勉吼道“小爷叔,揍他!”

  这句话说出来得时候,远处角落得地面上露出来一个小脑袋,看着吴勉和百无求得位置叹了口气,喃喃得说道:“唉,这本来是我们人参的词,便宜这个二愣子了……”说话的小家伙最近接连几次被人挟持,现在这样危险的场合他也不敢靠近,只能远远的看着。最后有些哀怨的叹了口气,又扎回到了地下。

  就在这个时候,顾及荆诀身后的百无求。吴勉并没有使用雷火之类的术法,直接伸手对着白衣老人的前心打了过去。几乎就在他的手掌接触到荆诀白衣的同时,本来从后面紧紧保住荆诀身体的百无求突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个大个子的身体晃了几下之后,眼睛一闭随后人事不知,一头栽倒在地。

  吴勉就在荆诀的身前,凭着这个白发男人的眼力,竟然没有看到荆诀是如何出手的。百无求倒地的同一时刻,挣脱了束缚的白衣老人身子前倾迎着吴勉扑了过来。当下他也没有避开这一拳的意思,反而也挥出了拳头对着吴勉打了过去。

  两个人同时一拳打在了对方的身上,白衣老人皱着眉头向后退了七八步,脸上一阵泛红,红色的光晕消失之后,他一脸差异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白发男人,摇了摇头之后,说道:“他竟然没有告诉我还有你的存在……”

  而吴勉倒是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听了荆诀的话之后。他的脸上露出来意思讥讽的笑容,刚刚想要说话的时候身子突然古怪顿了一下。随后从他的身体里面发出来“噗!”的一声闷响,从吴勉全身的毛孔当中喷出来一股血色的雾气。

  看到了吴勉的变化之后,荆诀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别动,你的内脏已经被打碎了。我知道你是白发的不死体制,不过就算这样你的身体也受不了这么强烈的伤害。我要是你,现在就躺下来休息,慢慢等着内脏恢复。你放心,我的仇人不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见到吴勉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怪异的笑容。随后这个满是是血的白发男人竟然一步一步的向着自己走过来,这个动作让荆诀闭上了嘴巴,冷冷盯着正向自己走过来吴勉,从牙缝里面蹦出来了几个字:“我小看你了……”

  转眼之间,吴勉已经走到了荆诀的身体。用他标准式的笑容笑了一下之后,说道:“徐福关你的时候,不给饭吃吗?还是说你太老了,打人都没有力气。”

  “说的好!哈哈哈哈……”荆诀听到之后怒极反笑,笑声突然停止之后,盯着吴勉的眼睛说道:“那你再试试这一拳,看看你的不死之身能不能扛得住!”一句话说完,荆诀再次对着吴勉的前心一拳过去。

  而那个白发男人好像是算好了一样,荆诀挥拳的同时他也是一拳打了过去。两个人的拳头打在了一起“嘭!”的一声之后,吴勉的身子倒着飞了起来,飞出去五六丈之后才算掉落在了地上。

  本来谁都以为吴勉这次吃了大亏不死也要脱层皮,不过任谁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白发男人飞出去的同时,荆诀突然哀嚎了一声。远处的火山就见他脸色苍白的站在原地,刚才一拳将吴勉打出去的那只手已经血肉模糊。广仁师徒看得清楚,荆诀这只手除了大拇指之外的手指头已经全部都被削掉,四根带血的手指头就在他的脚下。吴勉是怎么做到的,他们师徒二人竟然都没有看到。以后荆诀这只手再做手势,基本上也只能夸人了。

  “都说你老了就别和人动手,容易伤到自己。”这个时候,吴勉已经再次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吐出来一口鲜血之后,再次冲着正在捂着伤手不住颤抖的荆诀说道:“还要再来吗?换那只手……”

  荆诀没有吴勉他们白发的不死体制,他是靠着本门独家的养生心法才活到这个岁数的。别说手指了,就算是牙齿也是掉一颗少一颗的。荆诀平时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自己几百岁的年纪,还是满口的牙齿没掉一颗。现在牙是齐了,但是手指头少了小一半……”

  这时候,已经气极了的荆诀不在理会身后的广仁、火山师徒俩。现在如果不把这个还在冲着自己翻白眼的手刃了,荆诀这口闷气能把自己气死。当下,白衣老人的身体一晃,瞬间出现在吴勉的面前。这次他不敢在动手肉搏,一张嘴,从口中喷出来一股好像利剑一般的烟雾,冲着白发男人的咽喉射了出去。

  现在两个人的距离实在太近,吴勉几乎没有闪避的余地。看到了荆诀张嘴的时候,他边猜到了这个白衣老人后面要做的事情。当下吴勉对着荆诀的嘴巴挥了挥手,那道已经喷出来的利剑烟雾突然从中间一分二。下面的烟雾消散在了空气当中,还是有一半**了吴勉的咽喉。“噗!”的一声,一股血箭瞬间从他的脖子上溅了出来。

  不过就在吴勉受伤的同时,荆诀的身上也发生了奇怪的变化。吴勉脖子迸血的时候,他的脸颊突然豁开直达脑后,鲜血四溅的同时,嘴巴里面整整齐齐的白牙有一大半无缘无故的碎裂。这次荆诀再也忍受不住,两只手捂着自己的嘴巴,跳着脚的哀嚎了起来。

  由于之前的烟雾已经消掉了一半,吴勉咽喉虽然看着一片血肉模糊。不过靠着他自己不可思议的复原能力,这点伤势还是马上便得以复原。伤口恢复如初之后,吴勉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下,看着还在不停哀嚎的荆诀。一直等到这位白衣老人停下动作之后,他才慢悠悠的说道:“我是让你换手,不是让你胡说八道。说错话掉大牙了吧……”

  “吃由吃梨!(岂有此理!)”一声大吼之后,荆诀也顾不得许多了,抬手对着还坐在大石头上冲着他冷笑的吴勉做了一个法诀。不过抬手的时候才发现这只手已经少了四根指头,除了竖起来大拇指夸赞这个白头发之外,好像什么都做不了。

  已经被气疯了的荆诀又是一声大叫,随后用那只好手在空气中抓了一把。凭空抽出来一根满是符文的黑色铁棒,挥舞着这跟铁棒对着吴勉的脑袋砸了下去。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