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五百一十一章 醒过来的百无求
  别看吴勉气定神闲的坐在大石头上面,这时候这个白头发的男人胸中血气翻滚。之前他被荆诀打的皮肤毛孔中喷血,正是内脏严重受伤的迹象。只是吴勉一直咬牙忍着,才没用倒在地上。刚才对拳也是也是沾了已经破碎那些龙鳞碎片的光,就这样,还在削掉了荆诀手指的时候,将自己也震飞了出去。吴勉是实在坚持不住,才找了块大石头坐下来的。趁着荆诀疼得大喊大叫的时候,自己调整内息让体内的伤势快点恢复过来。

  看到荆诀凭空掏出来这根铁棒,当下吴勉深吸了口气,从大石头上面站了起来。抬手对着已经冲过来的荆诀挥了一下,这动作白衣老人太熟悉了。刚才就是这么一下让他的变成了豁嘴,自己最引以为傲的牙齿也被打断了大半。

  现在再见到吴勉的这个手势,荆诀大惊之下第一时间缩颈藏头。防着这个白头发的男人伤到自己的眼睛,他伸出两只手挡住了自己的半张脸。脚尖点地身体猛的向后退去,等到他推出去七八丈也没有遇到有什么一场的事情发生。就在他将手臂放下的时候,一个人影已经冲到了自己的面前。

  来人正是刚才对自己挥手的吴勉,这个时候荆诀也明白过来自己是中了这个白发男人的计。他手中已经没有了那种古怪的法器,不过这个时候吴勉已经到了荆诀的身前,举拳冲到了白衣老人的面门前。在荆诀做出来反应之前,他的拳头猛的张开。一股巨大的冲击力从吴勉手心里面喷了出来,荆诀正在这股冲击力的中心。当下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飞去,举起来的那只铁棒差点脱手。

  看到了荆诀的身体飞起来之后,吴勉当下也窜了起来,准备在半空中给这个白衣老人第二次打击。就在白发男人跳起来的同时时刻,看着好像已经失控的荆诀突然在半空中将手里的铁棒对着吴勉甩了出去。已经跳起来的白发男人没有躲避的空间,瞬间使用了腾空之法,身体直挺挺的向上飞去。

  本来以为这就算避开了铁棒,没有想到的是,吴勉的身子腾空而起的一瞬间,那根铁棒已经到了他的身后,狠狠的打在了飞到半空中吴勉的身上。“嘭!”的一声巨响之后,就见这个白发男人好像断线的风筝一样飘落了下来。

  论起来真实术法,吴勉本来就弱于荆诀。刚才投机取巧加上白发老人并没有将他放在眼力,这才侥幸的得了先机。现在荆诀已经将吴勉视为了劲敌,没有了龙鳞碎片他几乎没有胜算的可能。

  吴勉倒地的同时,荆诀已经稳稳的站在了地上。这个白衣老人对着自己的铁棒虚抓了一下之后,铁棒便自动的回到了他的手中。看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吴勉,荆诀冷笑了一声,说道:“炸屎吗?我鸡头干柴这一哈漏神马后贵,你是不涝不四的蹄子,没油拿闷肉鱼屎的。(诈死吗?我知道刚才这一下有什么后果。你是不老不死的体制,没有那么容易死的。)”由于这位白衣老人的嘴巴漏风,说了几次才把这两句话说清楚。

  就在荆诀话音落下之时,倒在地上的吴勉嘴里突然喷出来一口血。盯着荆诀说道:“刚才说了,你的年纪大了,已经忘了应该这么是用术法了。法器不错,不过打在身上感觉不到疼。”

  “别急,你马上就要感觉岛疼了。”知道自己现在的话实在没有办法用耳朵去听,当下荆诀索性闭上了嘴巴,声音从他的肚子里面发了出来。虽然听着怪异,不过起码能分得出说的是什么了。

  荆诀说话的时候,吴勉坐在地上再次喷出来一口鲜血之后,伸手放在自己呃怀里,却不见他将手拿出来。刚才荆诀吃了那些古怪法器的大亏,本来打算用铁棒将吴勉打成肉酱,已泻自己的心头之恨的。这个时候见到这个白头发的手好像是抓住了什么东西,当下这个白衣老人也不敢轻举妄动起来。

  这时候,归不归还在和几十个黑衣人缠斗,本来凭着他的本事。现在已经将这些人都解决掉了,不过老家伙舍不得自己那点术法。只是在人群里面游斗,基本上也是瞅准机会引导谁的法器将他们身边的同伴解决掉。归不归磨磨蹭蹭的,想要他出手相助几乎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吴勉和荆诀短暂的僵持了起来,每当白衣老人想要催动铁棒打过去的时候。白发男人已经伸进怀里的手便向外收回一点,当下荆诀便不敢轻举妄动,将铁棒调回来守在自己身边,防着吴勉又扔过来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最后还是荆诀不耐烦了,挥舞着铁棍指着吴勉,肚子里面发出的声音说道:“你还藏着什么法器吗?拿出来也让我见识一下。”

  吴勉不以为然的看着这个白衣老人说道:“想知道什么法器吗?过来就知道了,来,过来之后你另外那只手也可以夸人了。”

  荆诀恶狠狠的盯了吴勉半晌,还是没有过去的勇气。本来他还可以催动术法来攻击这个白发男人,不过他这一门的术法与众不同,需要用法诀配合的。他的那只好手还在控制铁棒,而另外的一只手......

  就在这个时候,二愣子百无求晃晃悠悠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原地转了一圈之后,才想起来自己是因为什么趴在地上的。当下百无求在身边的死尸身上捡起来一柄细长的长剑,剑尖指着远处正在和吴勉对峙的荆诀去了。

  “老家伙,刚才是你打的老子吧?”百无求虽然愣可不傻,他没敢走的太前,走到了吴勉的身边便停下了脚步,用剑尖指着不远处的荆诀继续说道:“刚才有胆子动手现在没有胆子过来了吗?你的嘴怎么了?怎么一道大口子。知道错了自己拉的吗?不用那么麻烦,给自己俩嘴巴老子也就原谅你了。嘴还憋了……你真打了?看架势是把牙都打掉了。还以为天底下就老子一个实诚的妖怪,想不到还有你这么一个实诚的人……”

  “住口!”忍无可忍的荆诀用残肢指着百无求,肚子里面对着这个二愣子继续说道:“等一下我先解决了这个白头发的,下一个就是你这个妖物。别急一个一个来!后来是广仁、火山……”

  看着荆诀指着自己说狠话,百无求一脸莫名其妙的样子。等到荆诀说完之后,他才开口说道:“现在你这个样子骂街老子我能理解,不过老家伙你骂街归骂街,夸我做什么?你嘴里的话和你的手势可不是一个意思。”

  刚才荆诀说狠话的时候,大拇指头对着百无求摆来摆去,如果不配上他刚才说的话,怎么看都是夸奖这个妖物的意思。当下气的荆诀大吼了一声,也不顾及吴勉的身上还有没有什么法器,挥舞着铁棒对着这一人一妖扑了过来。

  荆诀扑过来的同时,突然听到角落里面响起来一个不急不慢的声音:“荆诀先生,别着急对付他们俩,我们来说说你背弃盟约,私自下山这件事……”

  等到荆诀满脸惊愕的回过头来,看到了一个满头白发的广仁正在冲着自己点头微笑。荆诀当下抬头看了看月亮,随后开始慢慢后退,一边退一边对着白头发的大方师说道:“天还没亮,你是怎么恢复的?”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