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五百四十三章 一死一生
  

  看到了和吴勉相斗的自己无法再起来之后,另外一个姬牢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查看了另外一个自己脸上的伤势之后,这位一直没有动过手的姬牢看了同样倒在地上的吴勉一眼之后,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对着已经向着这边走过来的席应真和归不归二人说道:“看来是我输了,不知道大术士要如何处置姬牢?”

  席应真没有搭理他,嘴里对着另外一个人说道:“广仁,差不多你们几个也应该起来了吧?看了大半天的戏,现在散场了。你是真的不打算起来,还是准备在这里再待几年?”

  席应真的话说完之后,远处和妖王倒在一起的广字头三人和火山慢悠悠的爬了起来。三个广字头的师兄弟对了一下眼神之后,广仁代表着说道:“多谢大术士前来援手,请恕广仁三人重伤未愈,不能施以全礼。”

  广仁说话的时候,广义在原地转了一圈。从地上捡起来一柄长剑之后,向着还是一动不动的妖王走了过去。就在这个时候,妖王身边晃晃悠悠的站起来那个身上插了三柄长剑的大妖百疆。

  “我替王死,你杀了百疆就好,别动我王……”说话的时候,百疆咬着牙从自己身上拔出来一柄长剑。现在广字头的三个人确实是重伤未愈,被妖王打中之后,身上的伤势恢复起来极为的缓慢。凝聚起来的术法还不足以控制这三柄长剑,否则的话,现在百疆已经被这三柄长剑分尸了。

  “那我就送你和妖王一起下去投胎转世吧。”说话的时候,广义对着百疆虚劈了一剑。剑风将大妖手中的长剑击飞,就这样,百疆还要又从身上抽出来第二柄长剑。脚步踉跄的迎着广义的位置冲了过去。

  “你以为我舍不得杀你吗?我是舍不得误伤你手中的法器!”看着百疆向着自己冲过来之后,广义再次将大妖手中的第二柄长剑击飞。趁着百疆要抽出来自己身上最后一柄长剑的时候,广义脸上浮现出来一丝杀气。当下准备在击飞大妖手中长剑的时候,顺便一下子了结了这只大妖。

  就在广义动手的前一刻,已经走到吴勉身边的席应真突然再次开口说道:“谁给你的胆子当着术士爷爷的面动手的?广仁,和你的人说,术士爷爷既然已经到了,想动手要谁的性命就要术士爷爷点头。我这关没过的话,小心他自己比仇人先去轮回。”

  这几句话说完之后,广仁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轻轻的对着广义摇了摇头,让他停了手之后又对着老术士解释道:“应真先生,妖王今日不除,早晚会成为人世间的祸害。它带领天下群妖躲藏在妖山休养生息。一旦势力……”

  “闭嘴!”没等广仁说完,已经不耐烦的席应真非常不客气的训斥大方师。老术士一张嘴便向呵斥小孩子一样,让大方师脸上红一阵青一阵的下不来台。在席应真的眼里,方士一门除了那位早年教导过他的燕哀候之外。就只有徐福一个人还算顺眼,除了这位还在海上钓鱼的前任大方师之外,广仁之流的只能算是一个小孩子,说训斥也就训斥了。

  不过广仁到底还是当世的大方师,脸上马上便恢复了平静。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将自己的两位师弟加上火山一起叫到了自己的身前。四个人重新坐下调养生息,已助自己早点彻底恢复过来。百疆见到广字头的几个人不在过来之后,这才踉踉跄跄的回到了妖王的身边,将它的身体拖到了远离广字头这几个人的地方。

  这个时候,席应真也没有心思再去搭理广仁那边。走到了吴勉身边之后,他看了一眼这个白男人,见到他虽然身上都是鲜血,不过仗着不死的体质并没有什么大碍。

  不过倒在地上的那位楼主可就不一样了,他的整张面已经都被炸掉。现在眼耳口鼻的位置只剩下了一个还在呼呼冒血的大窟窿,虽然他和吴勉都是一张的体质。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脸上的伤口没有一点要愈合的意思。最后还是在另外一个姬牢的施法下,才算勉强的止住了鲜血。

  看着那位楼主瘆人的样子之后,席应真皱了皱眉头,随后对着另外那个姬牢说道:“那么说来当年燕哀候和术士爷爷我说的事情都是真的了,是吧?你才是本体,这个没脸的是从你身上分裂出来的一个魂魄。虽然借了外人的身体,想不到也能受的了不死药的药力。不过这个毕竟不是自己的身体,看看,小伤什么的一下子就能复原,不过这样的伤势愈合起来多少有点难度吧?”

  另外一个姬牢自然知道除了什么事情,不过这样的场合他也不好说什么。当下只能看着席应真说道:“那么大术士你现在是要姬牢去轮回呢?还是看在我师尊燕哀候的份上,再给姬牢一个机会?”

  “燕哀候……”席应真有些为难的皱了皱眉头,回头看了一眼还在一心一意打坐的广仁,随后开口说道:“当年术士爷爷是欠了你师尊的人情的,不过就这么点人情就把你们俩放了,术士爷爷我又觉得亏得慌。这样吧,你们俩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也没做过什么好事。那就索性分开吧,你是燕哀候的的弟子,你跟着术士爷爷我。你那个已经没脸的兄弟就交给广仁处理,他今天一心一意要宰个大个的。妖王不用想了,怎么也要给他一个半个的砍上两剑泄一下……”

  听到了席应真的话之后,姬牢的瞳孔顿时紧缩了一下。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他才再次开口说道:“两个都是姬牢,一个死了另外一个也不会独活。大术士你既然想用姬牢送方士一门人情的话,还是索性两个一起送走的好。”

  “由不得你了……”几个字出口的同时,席应真突然抬起巴掌对着姬牢的左脸来了一下。刚才这一巴掌的度并不快,不过姬牢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巴掌过来,就是避不过去。“啪!”的一声脆响之后,这位楼主应声倒地之后便人事不知起来。

  看到了眼前的姬牢倒地之后,席应真回头冲着正在向着这边张望的广仁几个人说道:“大方师,别说徐福那个老家伙出海,术士爷爷就不疼你们了。来,过来。术士爷爷给你们点好处,拿回去是留着祭天还是等着晚上加菜就看大方师你的了。”

  看着广仁起身向着自己这边走过来之后,席应真转头又对着还在地上躺着的吴勉说道:“你刚才坑了姬牢的那一套法器,还有这嘴里喷出去的法器也是百里熙那孩子打造的吧?看着就是他的手笔。东西是好东西,可惜术士爷爷用不上这样的小玩意儿。”

  百里熙给吴勉打造的法器里面,最阴险的就是刚才白男人刚才喷出来好像枣核一仰的法器了。这个也是吴勉亲自画的图当中,唯一一个被百里熙留下的图样。平时,这枚法器是贴在吴勉最后一颗牙齿外侧。平时并不影响吃喝,到了紧急的时刻,吴勉会用舌头吧法器舔下来,随后再给对目标喷射出去。

  别小看这颗小小的法器,上面也是百里熙用服务雕刻出来整套的符文。虽然法器小了一点,不过如果像刚才那样直接射到对方口中,就算是大罗神仙,这一下子也要交代了。

  ...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