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五百四十八章 雄主
  第二天清晨,长安城的皇宫当中。武帝还在半梦半醒当中,闭着眼睛想要再和侍寝的王美人温存一下的时候。突然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当这位皇帝睁开眼睛的一瞬间,本应是王美人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呲牙咧嘴的死人头正在看着自己。

  武帝被惊的瞬间从龙床上跳了起来,等到他跳下床之后,才看到刚才自己躺着的另外一边还有一个瞪着眼睛的死人头。武帝惊愕的同时也认出来了两个人头的主人,正是几天之前被他派到方士宗门宣旨的黄门和芷阳候刘鳌。

  黄门内侍还倒罢了,那位芷阳候刘鳌也是高祖的血脉。这几年匈奴的边患已经基本解决,天下修士之首的方士一门便成了武帝的一块心病。尤其是不久之前几家门派之长和门中精英很是蹊跷的死掉,虽然广仁给的说法是这些人都是在和妖物争斗中,死于妖物之手的。可是你们方士一门也去人了,为什么你们只死门人,这些门派去的人从上到下死了个干干净净?而且从此之后,在修道的门派当中,再没有一家可以和方士一门抗衡。广仁想要干什么?在大汉境内搞出来一个国中之国吗?

  本来想着让一个不信鬼神的刘氏宗亲刘鳌取代广仁看着方士一门,也算是了却自己的一块心病。不过没想到这俩人走了没有几天,人头就出现在了自己的身边。

  当下武帝也顾不得王美人哪里去了,眼睛盯着床上的两颗人头,嘴里喃喃自语的说道:“广仁,这么做你就太不聪明了……朕想错你了。只以为你会抗旨,想不到你还想谋逆——来人!”

  守在门外的内侍听到皇帝的召唤之后,马上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正要对着武帝行礼的时候,二人冷不丁同时看到了龙床上呲牙咧嘴的两颗人头。当下,两名内侍急忙捂住了嘴巴,才没有失态惊扰到武帝。

  看着两个内侍的样子之后,武帝冷笑了一声,说道:“召虎贲将军率三千虎贲军进宫换防,另,大将军卫青抵御匈奴多年,特诏带领十万人马回京。朕要在武凤楼犒赏三军……”

  武帝下旨的同时,两位内侍当中一人已经走到了龙床边。用被褥将床上的两颗人头收好,看到了陛下身上也沾染到了血迹之后。又开始侍候武帝更衣,一切都收拾停当之后,这才请武帝移驾长乐宫休息。没有想到已经更衣的皇帝突然说了一句:“王美人什么时候入的宫?走了谁的门子?”听到了内侍的回答之后,武帝微微的一沉吟,随后继续说道:“把人头重新放回到床上,照刚才的样子放。”

  内侍没有听明白武帝的话,就在他愣神的功夫,武帝又继续说道:“然后你躺在中间……”

  皇帝的话就是圣旨,虽然内侍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按着皇帝说的,将染血的床褥重新铺好。随后按着记忆将人头放好,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自己闭着眼睛躺在了两颗人头的中间。

  武帝盯着床上的内侍和两个人头,看了半晌之后才把已经脸色惨白的内侍叫了起来,说道:“长安城中搜捕王美人的下落,找到之后直接将人送到方士宗门,请大方师广仁问话。二人对话要广仁亲自誊写在书简上,不许第二个人看到。差机灵之人将书简送来,朕要看……”

  几个时辰之后,还在方士宗门当中的广仁已经知道了,刘鳌和黄门的脑袋出现在龙床中的事情。大方师先是沉默了半晌,之后独自一个人来到宗门当中的一间密室当中,见到了那位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的无脸楼主。

  “你的弟子在外面给我惹了一点麻烦”看在被铁索绑在床上的姬牢,广仁古怪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你的弟子道行到底还是浅薄了一点,杀人就好,其余的就是画蛇添足了。他们将前来传旨的黄门二人杀掉,人头放在了皇帝的床上……”

  广仁的话还没有说完,姬牢的腹部传来了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随后一个闷闷的声音响了起来:“是王美人吗?王美人替他们将人头放在了龙床上,然后她自己担心露出马脚,也跟着逃了,是吧?”

  “原来你们安插在宫中的眼线就是王美人……”广仁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当今陛下虽然猜疑心重,不过也是一位千年难得一遇的雄主。如果这点伎俩都看不出来的话,又怎么会指派大军,将匈奴人赶到漠北?”

  “可惜了那位王美人,我从她四岁就开始调教。本来是用王美人来取代皇后的,可惜了……”姬牢的声音再次从独自里面冒了出来,顿了一下之后,没有了脸的姬牢继续说道:“大方师,你刚才说到有人来传旨?不知道旨意上面写着什么?应该也是要削弱大方师权利的吧?想来也是,几天前除了方士之外,其他的修道门派都死了个干净。就算再是雄主,遇到这一股独大的方士一门也要留个小心吧?”

  “你还是小心自己吧”广仁脸上没有一点动气的表情。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这次不会再让你逃走了,过不了几天就是祭天地的日子。我会在那一天送你下去轮回的。”

  这句话终于让无脸楼主沉默了起来,广仁也不说话,就这么一动不动看着楼主。过了半晌之后,楼主再次说道:“祭天,当年另外一个我还在这里给燕哀候做弟子的时候,祭天的事情都是那个我在张罗,想不到几百年过去了,再在这里祭天的时候,我会变成祭品……”

  广仁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道:“我也想不到最后会是你的弟子搭救了方士一门,起码在问天楼被彻底铲除之前,皇帝不会再来惦记大方师这个位置了……”

  于此同时,绕了一大圈之后,吴勉、归不归四个人又回到了这里。大方师已经许诺稍后便会在地宫的原址,在建造一个新的地下宫殿出来。不过这样就算是动了方士一门的筋骨了,不动点老本是不可能修出那样的宫殿。

  除了这个之外,他们在回到的路上见到了一趟一趟拉着尸首的大车。归不归使了一点手段向着带队的官长问了因由,才知道那个传旨的黄门,和来接替广仁大方师位置的芷阳候刘鳌已经遭遇了不测。只是两个人死后他们的人头不知道被扔到哪里去了。

  看着几十辆装着尸首的大车远去,吴勉和归不归二人对视了一眼。还没等他们二人说话,驾车的百无求先忍不住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子还以为我们妖物的脑筋不灵光,敢情你们这位大方师也一样啊。这么缺心眼的事情老子都不会干,这不自己找倒霉吗?”

  归不归听了嘿嘿一笑,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所以说傻儿子你和老人家我待得久了,脑袋也变得灵光起来了。不过你能看出来的猫腻自然也瞒不过住在皇宫里面的那个人,最多也就是吓吓那位皇帝,最后还是替广仁解了围。”

  百无求似懂非懂的看了归不归一眼,叹了口气之后,它又再次说道:“老子好好的妖物,这几年愣是被你们带坏了。不过哥你是怎么看出来皇帝能看出来猫腻的?不是说你们人世的皇帝都是废物吗?”

  归不归本来还是一副笑嘻嘻的表情,等听到了百无求对他的称谓之后。老家伙怪声怪气的哼了一声,随后将脑袋转到了一边,不在搭理这个便宜儿子。

  不过百无求这句话还是提醒了他,老家伙回过头来,对着吴勉说道:“对了,咱们送去的那位太子,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