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五百六十五章 屠蛊
  

  百无求的双脚落地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宽大的甬路当中。吴勉、归不归这些人站在一起。这些人的目光都盯在尽头那只背着包裹的妖物身上,这时候的妖物手里拿着一根精铁打造的撬棍。它的面前是两扇足有丈余的石门,现在妖物已经将撬棍的一头插进了门缝当中。随着它的一声大吼,在妖物双手用力之下,将足用上千斤的石门撬出了一到缝隙。

  徒手比量了一下之后,妖物将撬棍收了起来。两只手仅仅的扣在门缝中,双手使力将其中一扇大门缓缓的打开了可以容纳一个人自由进出的缝隙。

  妖物自己试了试之后,回头冲着郑鱼说道:“先生,可以进去了。”

  本来以为这句话是让郑鱼这些人进去,不过没有想到的是,妖物说完这句话之后,冲着自己的主人举了个躬,随后一闪身进到了石门之内,看来这天晚上这只妖物打算替郑鱼这些人提前扫平所有的障碍。

  看着妖物进到了石门当中之后,郑鱼微微的笑了一下。对着身边的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说道:“我们这才是刚刚进入到墓室的外围,还有一段路要走。不过诸位可以放心,当初这里就是我建造的。里面的机关和小老儿都了然于胸,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的。”

  说话的时候,郑鱼已经再次第一个进到石门之内。吴勉、归不归这些人依次跟在后面也进到了石门之内,在外面还不觉得,但是进来之后,便立即闻到了一股浑浊、腐烂的气味。

  这些人当中,嗅觉最好的便是二愣子百无求了。还没进到穿过石门的时候,这妖物便皱着眉头用手捂住了鼻子。进到了石门之门的一瞬间,便忍不住说道:“这里到底是坟地还是茅房?你们闻闻这味儿?那个什么共王的到底犯了多大的罪过,死了还要把他埋在茅房里面。”

  “傻儿子,只是陪葬的奴隶和造墓工匠死后尸体腐烂的味道。”归不归指着走在最前面的郑鱼,对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还有什么陪葬的人,就要问问那个老家伙了。这里是他一手规划的,还有谁陪着共王一起下去的,他一定知道。”

  “还有共王的妻妾、儿女和血脉至亲。”老头子说话的时候,走到了墙角的一处油灯下。将自己手里灯笼里面的火引到了油灯里,也不知道里面注满的是什么油,过了一百多年还能点亮。就在油灯点亮的一瞬间,跟在队伍中间的孙小川突然大叫了一声,指着油灯的方向喊道:“死人!那里有死人……”

  就见在油灯下面都是一具一具已经**的尸体,刚才进入到这里闻到的味道,应该就是从这些死人身上散发出来的。

  “我们是在共王的陵寝当中,是坟墓当然会有死人。”刘喜一把拉住了被吓到了的孙小川,随后继续说道:“这里是王陵,按着王爵建制陪葬这里只是第一层。这里应该是打造王墓的工匠,按着规矩这些人是被砍杀之后遗留在这里的。”

  刘喜说话的时候,郑鱼正在不停的给一个油灯一个油灯的点上灯火。听到了这味昔日淮南王的话之后,这位白胡子老头一边继续给油灯点亮,一边说道:“齐共王被饿死之后,秦王政也就是后来的始皇帝良心发现。派人把他的尸首运了回来,还是按着诸侯王的规格下葬。不过防着有人利用齐王的血脉谋反,秦王政将整个齐国王族都活埋给共王陪葬。这样也好,起码这位最后一代齐王在下面不会太孤单。”

  随着油灯一盏一盏的点亮,趴在地上的死人也都被显露了出来。粗看之下便不少五百死尸趴在地上,这些死尸都被仍在了道路的两旁。吴勉、归不归和百无求这些人有术法妖术,不用灯光也能看到这些死尸。不过这些在这几个人的眼里并不算什么,只是跑江湖出身的孙小川受不了这个场面。

  继续向前走的时候,归不归看了几眼尸体,随后说道:“都是被砍杀之后仍在这里的,比起来战国的时候好一点。起码是先杀了再仍在这里,以前是直接把活人丢在这里,最后被活活憋死的。”

  “管他怎么死的,再不快点走老子就要被熏死了。这股味道熏的老子脑仁疼……”百无求实在忍受不了这股味道,大叫了一声之后。直接跑到了白胡子老头郑鱼的身边,一把将这个老头子抱了起来,随后大步向着尽头跑过去。

  虽然不惧怕地上的死尸,不过吴勉和归不归这些人也有些受不了这个味道。当下加快了脚步,跟在了百无求的身后,穿过了这片区域之后,便再次看到了跟着郑鱼那只妖物的身影。

  就在这妖物身处在一面夯土墙前,正在用手掌计算着墙上面的距离。看到了百无求将自己的主人抱过来之后,对着郑鱼说道:“先生,再稍等一下。刚才我找错了位置,现在重新开始,这次应该不会错了。”

  说完之后,妖物很快的找到了墙上的一块斑迹。这样的斑迹在墙上到处都有,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不过妖物却将刚才的撬棍取了出来,以斑迹为中心,将墙上一块一人多高的墙皮拔了下来,露出来里面灰色的石砖。

  看到了石砖露出来之后,郑鱼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随后还不忘叮嘱了一句:“屠蛊,下手的时候小心点。里面都是毒汁,就算你是散仙,也一样逃脱不了……”

  那只叫做屠蛊的妖物点了点头,随后深深的吸了口气。找到了一块微微凸起的石砖,用手指紧紧的扣住了石砖的边缘,随后用力将外一抽,将这块石砖抽了出来。

  石砖抽离的一瞬间,屠蛊的双脚发力,身子倒着向后蹿了出去。窜出去五六丈之后,见到被抽出来的黑洞并没有什么异象之后,它这才松了口气。回头冲着郑鱼说道:“看来是这里没错了。”

  说完之后,屠蛊将石砖放在了地上,随后再次回到了墙边。侧重身子向被抽出石砖的窟窿里面看了几眼之后,这才继续抽出来第二、第三块石砖。所有的危险都在第一块砖上,之后屠蛊双手加快了速度。不多时,便抠出来一个一丈左右的窟窿。

  窟窿里面还是一道砖墙,这次屠蛊没有向刚才那样一块一块的抽离。而是直接用手上的撬棍向砖墙捅了过去“轰!”的一声,里面的砖墙轰然倒塌,露出来一个黑漆漆的空间来。

  看着屠蛊将这面墙推倒,归不归冲着郑鱼说道:“老弟,一会你还要重新把墙砌起来。这么干的话是还有其他人进来收尾吗?”

  郑鱼笑了一下之后,说道:“等我们的事情办完之后,临淄城里面的几个死囚会过来,他们会把这面墙重新砌好。我给了他们一边安家费,这里都办妥之后,他们就留在这里陪着共王。反正也是死囚,死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在这里还能留个全尸。”

  郑鱼说话的时候,一边的孙小川看了他一眼。这个白头发的年轻人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不过正要出口的时候,却被身边的刘喜用眼色拦住。他只能将这句话咽了下去。

  看到通道被打开之后,郑鱼微微的笑了一下,随后说道:“好了,可以进去了。不过千万要小心一点。不可以触碰旁边的两面墙……”

  ...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