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五百七十四章 不动口
  说到最后郑鱼和屠蛊的时候,徐禄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底气了。他本来不是笨人,不过当年被自己亲大哥囚于江底的经历,让他心里至于都存有阴影。说什么也不能在被人关起来,心中的顾忌太多,让他多少对事情有了些误判。

  迟疑了片刻之后,徐禄冷冷对着归不归说道:“看来今天这里的人都是有来头的,那么郑鱼和屠蛊又是什么来历,老家伙,说说吧……”

  “郑鱼和屠家,就是齐国的土财主和他的保镖。”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几百年前老人家我来齐国做方士总管的时候,和还没改名字的郑鱼吃过几次饭。徐禄,你要是想了结他们俩的话,那老人家我就要谢谢你了。郑鱼富可敌国着实有点好东西的,他活着的时候,我老人家不好意思开口要,现在人要是不在了的话,那就不用客气了。到时候咱们哥俩二八开怎么样?”

  听到郑鱼和屠蛊没有什么后台的时候,徐禄的心理本来一喜,刚刚想要开口要挟归不归和吴勉的时候,却听到了归不归的这一番回答。就好像在忽明忽暗的火苗上面泼了一盆水一样,这时候,徐禄心里开始后悔了,刚才为什么不趁着归不归的魂魄不在肉身里面的时候动手?要不就在洞口摆下一个阵法,起码动起手来自己还占了一个先机。现在倒是好了,白白费力气拘了六个人质,结果不是自己不敢动,就是动了也没用。

  当下徐禄开始两难起来,现在动手的话,对方两个人自己未必能占什么便宜。这么就走的话又舍不得那块占祖,而且自己的行踪已经败露,一旦广仁从归不归的嘴里在听到自己的蛛丝马迹,那样就真是赔大了。

  就在徐禄迟疑的时候,他的身背后突然传来了一阵咳嗽声。随后一个人连咳嗽带喘的说道:“徐禄先生……咳咳……您的行踪已经……咳咳,被他们察觉了,多说无意……咳咳,还是动手从归不归先生的手里拿吧……”

  说话的时候,一个人影从徐禄身后的洞口走了出来。来人正是问天楼主的弟子九九和背插长剑的莫离,两个人出现之后,不在隐藏自己的气息,九九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好容易缓过来之后,看着对面的徐禄再道:“时间不多了,徐禄先生,我们两个人替你挡住吴勉。你去归不归的手上拿占祖,法器到手之后,还请徐禄先生回援。吴勉手上有几件看不到的法器很是了得,我们两个人可支撑不了多久。”

  他们俩本来是打算在皇帝前往方士宗门的必经之路上埋伏刺杀的,不管这次刺杀成不成都会将屎盆子扣在广仁的头上。不过二人埋伏的过程中,突然听说又一队大方师的仪仗到了临淄。他们俩没有想到会有人冒充大方师行骗,当下还以为是吴勉又有什么诡计。便飞奔到了临淄,刚刚到了这里,便现徐禄正鬼鬼祟祟的好像在跟踪什么人,他们俩不敢打扰徐禄,便去打听他跟踪那人得情况,最后竟然探听到了那小吏今夜要前往齐王王陵得消息。当下他们二人也跟着到了这里。

  九九说到这里的时候,莫离突然将他背后的长剑抽了出来。将长剑在他们面前挥舞了几下,随着长剑的舞动,九九和莫离身前的空气竟然开始凝结冰霜。片刻之后,二人的身前形成了一道‘冰墙’。九九和莫离都是见过吴勉那谁也看不见的龙鳞法器,那种法器着实让人有些头疼。为了阻挡那件法器,他们俩这才想了这个办法。

  “你们做的和说的是两回事吧?”看着两个人身前半透明的冰墙,吴勉冷笑了一声,随后用他招牌一样的挑衅口气继续说道:“这就算挡住我了吗?怎么看你们这都是在挡住自己吧?”

  “咳咳……只要你的法器进不来,挡住谁……咳咳……都是一样的。”九九咳嗽的时候,莫离已经围着他们俩打造出来了一个环形的冰墙。九九说完的时候,他最后一个动作也同时做完。随后就见莫离的长剑一甩,那道环形的冰墙对着吴勉平移了过去。

  冰墙平移过去之后,九九和莫离两个人同时对着吴勉冲了过去。两个人躲在冰墙后面,莫离不断打造冰墙的厚度。冰墙快得移动着,始终保持在他们和吴勉得当中,九九时不时的绕过冰墙对着吴勉来几下。

  这两个人动手的同时,徐禄也对着归不归扑了过去。他的身子一闪已经到了老家伙的身前,伸手向着老家伙的胸口抓去。不过这个时候,他还是不想多结仇敌。动手的同时嘴里说道:“把占祖给我,拿到占祖我就走…..”

  “老人家我不信你。”归不归怪笑了一声,没有硬接这一下,而是躲开了这一下之后,马上向着九九和莫离那边扑去。如果不是徐禄眼疾手快得挡在他们中间,被吴勉和归不归前后夹击,九九和莫离那真正算是九死一生了。

  当下徐禄看清了形式,也不和归不归废话了。使出全力向着这个老家伙攻了过去,总算让归不归放弃了九九和莫离,还是专心和自己缠斗起来。这两个人的术法仿上下,只不过一个人念着从下玩到大的交情加上不舍得在对方身上消耗术法,另外一个人如丧家之犬不敢树敌太多,当下二人都没有下杀手,只是在相互试探。看着雷鸣电闪的好不热闹,两个人却连一点油皮都没有伤到。

  而不远处吴勉和九九、莫离这边便不是这样了,片刻之后,九九和莫离藏身的那道冰墙上面已经是伤痕累累了。他们二人想的不错,这面随着莫离心里快移动的冰墙也确实拦住了吴勉。只不过那个白男人的法器实在太过凌厉,每施展一下冰墙上面便出来了一个大窟窿。开始九九还能躲在冰墙后面偷袭吴勉,到了最后他已经自顾不暇,开始忙着在遍布苍夷的冰墙上面修补漏洞,再腾不出手来给吴勉制造麻烦。

  这还是吴勉要在这面冰墙上面测试法器的力量,要不然的话,九九、莫离他们师尊都吃了大亏的法器,有这么可能连这面冰墙都打碎不了。他们两个人还想着之前那道看不见的龙鳞盾牌,如果知道已经精炼成了这样的法器,可能宁可眼睁睁的看着徐禄在吴勉、归不归二人手下吃大亏,也不敢轻易出手了。

  这个时候,九九和莫离心里面都盼望着徐禄和归不归那里快点分出胜负,徐禄也好快些过来援手。照这样的度,吴勉打破冰墙冲过来只是片刻之后的事了。

  而徐禄这边心里比他们俩更惊慌,时隔多年他再次和归不归交手,才现这个经常是自己手下败将的老头子并不简单。虽然还没有使用杀招,不过自己的招数都能被归不归轻易的化解。就说是半个同门,都清楚彼此的招法也有些过头了。而且这个老家伙的术法已经隐隐的在自己之上,难不成当年他败在自己手下,只是看在徐福面子,故意做出来的吗?当时二人已经缠斗在了一起,就算徐禄这时候想要借遁法逃走都不可能了。当下除了硬着头皮继续动手,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就在这个时候,第一个出现变故的是吴勉、九九和莫离这边。对着一阵爆裂之声,那面不停被缝缝补补的冰墙终于被吴勉打碎。九九和莫离身上同时出现一道血光,两个人随后瘫倒在了地上。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