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五百七十五章 该来的,不该来的
  论实力的话,九九和莫离二人联手是在吴勉之上的。81『中Δ『文『网今天两个人吃亏在没有想到吴勉身上那件透明的法器已经变成了样子,本来是以防守为主的法器现在每一下都在进攻。两个人之前预想的完全错了,如果不是吴勉想借着这个机会试试法器的话,他们两个人早已经身亡多事了。

  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九九和莫离,他们俩现在虽然身受重伤,不过还没有伤及性命。这倒不是说吴勉心软,归不归八成还有话要问他们俩,这才暂时留了他一条性命的。

  而归不归和徐禄那边也有了变化,眼角余光看到吴勉那边已经分了胜负之后。徐禄的心里便开始急躁了起来,现在他已经不想那只占祖了。只想如何能从这里抽身。不过这个时候,归不归却缠上了徐禄。加上身后还有一个有古怪法器的吴勉,徐禄的心里已经越来越不安起来。

  当下,徐禄为求自保,已经开始对着归不归下了杀手。无奈他和归不归都是一个路数,那个老家伙总有办法化解。而站在他身后的吴勉手中法器突然开始无故自鸣,让本来九急躁的徐禄心里越的慌乱起来。

  眼看着徐禄隐隐露出败相的时候,归不归突然“啊!”了一声,随后身子急退。徐禄呆楞了一下,刚才老家伙明明没有吃亏,他这么做是什么意思?还有什么人在暗中帮助自己吗?当下,徐禄快在原地转了一圈,除了正在冷眼盯着他的吴勉之外,在没有其他什么人了。

  “不趁着这个机会走吗?”这个时候,吴勉对着还有些摸不到头脑的徐禄继续说道:“老家伙的痔症犯了,这样的事情可不是每次都能遇到。也许他的痔症一会就好了……”

  徐禄这个时候已经不敢继续纠缠,看到了归不归只是后退,并没有什么受伤的样子。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不过他心里开始明白过来,这个老家伙八成是要放自己一码。当下他也不再犹豫,转身便向着身后走去。抬腿迈步之下,徐禄没走一步他的身子便模糊一分。四五步之后,徐禄糢糢糊糊的人影消失在了吴勉和归不归的眼前。

  看到了徐禄使用遁法离开之后,吴勉这才转头看了归不归一眼,说道:“下次你还是吐个血吧,那样看着像是那么回事。”

  “不行,你不了解徐禄。老人家我真在他面前吐血的话,他这个不要脸的真敢冲着这个时候下杀手。”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走到了吴勉的面前,看了一眼昏迷在地的九九、莫离之后,老家伙再次再次说道:“本来我老人家还想要给你一点暗示的,想不到老人家我的暗示还没有给出去,你就明白出了什么事情了。”

  “他一没打着你,二没骂你。好端端的你就退了,瞎子都能看出来你想要干什么。”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下次再想要这么做的话,我来配合你,就装做失手误伤了你,保证谁也看不出来。”

  两个人搭伙这么多年,吴勉差不多已经能猜到老家伙七八分的心思。现在这九九和莫离被抓住之后,问天楼基本上便算是瓦解了。如果方士一门真逃过一劫的话,那么大方师每天除了琢磨他们俩之外,基本上也没有事可做了。归不归故意放走徐禄,就是告诉广仁,除了他们俩之外,还有这位前任大方师的胞弟还在外面。比起他们俩来,广仁的注意力应该更偏重徐禄一点。

  “连老人家我也看不出来,是吧?”归不归倒抽了口凉气之后,陪着笑脸对吴勉说道:“那还是算了吧,老人家我怕你的分寸拿捏不好,真的把我老人家送下去了。这事还是我老人家自己做吧,就不麻烦你了。”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已经溜溜达达的向着外面的方向走去。到弱离的洞口之后,他才再次的嘿嘿一笑,对着空气拍了拍手。就见对着归不归的巴掌声,他身边糢糢糊糊的出现几个人影。正是失踪的郑鱼那三拨人,这六个人目光呆滞的躺在地上。

  “睡够了吗?都起来吧……”随着归不归的这一句话,郑鱼六个人纷纷睁开了眼睛。他们对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躺在地上都很是诧异,百无求还没等爬起来,便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嚷嚷道:“老家伙,你怎么我们了?不就是怕我们看你是怎么收拾那个什么共王魂魄的吗?呸!老子压根就不想看,你以为让老子看,老子就真能看明白吗?”

  “傻小子,下次你爹爹我让你睡够了自己醒。”归不归狠狠的瞪了自己的便宜儿子一眼之后,对着被屠蛊搀扶起来的郑鱼说道:“郑老弟,你也以为是老人家我怕术法外泄,才将你们迷晕的吗?”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郑鱼正在回忆自己是如何失去意识的。当时他们都在外面等着归不归度齐共王的魂魄,这个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脚步声。他是回头看的时候失去的意识,等到再睁眼的时候便已经躺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屠蛊已经跑出去将郑鱼遗落的灯笼找了回来。借着妖物手中灯笼的光芒,郑老板看到了远处有一片打斗的痕迹。还有两个全身是血的人躺在那里,看样子自己这些人突然失去了意识,八成是这个老家伙没有什么关系。

  “有人混进来了……”郑鱼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对亏了不归老兄你和吴勉先生了,看来还是我走漏了消息。这两个人是为了占祖来的吧,看来当初你说的对,这个乌龟壳就是一个烫手的火盆。”

  归不归嘿嘿一笑,即没承认也没否认。当下拉着郑鱼回到了刚才共王的主墓室当中,随后众人便听到郑老板的嘴里出来一声惊呼。随后听众人便听到主墓室里面传来窃窃私语的声音。别人还到罢了,只是百无求有些不甘心的走到了吴勉的身边,对着他说道:“小爷叔,不是我们当晚辈的挑事。老家伙不带老子也就罢了,谁让我们是当儿子的呢?可他现在连你也不放在眼里,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吴勉回头看了看这个二愣子一眼,向着它伸出了两跟手指头,说道:“两件事,第一,他去度魂魄,这个没什么还看的。第二,以后自称儿子的时候,别加们,还我们……”

  不多时,归不归便带着泪眼婆娑的郑鱼从里面走了出来。两个人都没说刚才哦生了什么事情,出来之后,归不归只是拜托了屠蛊将两个血人扛到了地面上。不过就在屠蛊将其中一个血人放在竹筐里面,叫喊着让上面的小吏帮忙拉人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另外一个人的话:“还是先请归不归和吴勉两位先生上来吧,大方师在这里恭候多时了……”

  “今天什么日子,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了……”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身边的吴勉说道:“可惜了,要是上面的人早来那么一点,刚才可就真的热闹了。可惜了,好端端的一场大戏,主角没来……”

  吴勉和归不归都听到上面说话的正是火山,当下也没有再犹豫。两个人上来之后,便现大方师广仁坐在一出刚刚伐掉的树墩上面,看到了吴勉和归不归之后,广仁淡淡的一笑,说道:“难为你们二位了……”

  广仁说话的时候,吴勉和归不归却没有客气的心情。就见这里横七竖八躺了足有二三百具的尸体……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