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五百九十一章 大方师精卫
  吴勉和归不归对视了一眼之后,老家伙嘿嘿一笑,冲着广治说道:“老人家我也是在方士门中混过几天的人,可没听过一世当中有两个大方师。看书阁WwΔ.La8┡1中文『『网是我老人家孤陋寡闻呢?还是外面那个大方师把位子让出来了?”

  “一会到了,你们自然就知道了。”叫做广治的老人微微笑了一下之后,不在说话。一路带着吴勉、归不归四个人穿过了小岛,一直走到了一处宫殿前停下。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任谁都不会想到在这样的地方会有这么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宫殿的基座由白色大理石打造拼接而成。由四面白玉石墙和十二根几乎透明的玉石石柱,支撑起来一个巨大的黄金顶蓬,在太阳光照射之下,让人都这不开眼。谁能想到在这孤零零的海岛上,会有这样一座宫殿。

  宫殿门口站着两个膀大腰圆的男人,看到了广治带着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到了跟前。其中一个人远远的叫住了这几个人:“站住!这里是大方师清修之地。没有大方师的召唤,任何人不得入内!”

  “方士广治正是得到大方师的召唤,才前来听候大方师吩咐的。”广治对着站在门口的两个人行了半礼之后,又继续说道:“还请两位师兄通报一声,就说广治带着四位客人到了。”

  门口二人看了广治身后的四个人一眼,两个人对了一下眼神之后,其中一个人推开了白玉大门,闪身进去之后又关上了大门。过了片刻,大门被人从里面打开,就见刚才进去通秉的那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出来之后,这人换了一张面孔,对着广治说道:“大方师请你们进去,我等守卫大方师职责所限,如有冒犯还望师兄见谅。”

  这个时候,吴勉、归不归才看明白。这个叫做广治的老方士和火山是一样的角色,都是两位大方师徒的地位。不过比较起来那位几乎是广仁影子一样的火山来,广治要自在的多。

  广治客气了几句之后,站在大门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冠。这才带着吴勉、归不归四个人走进了这座城堡当中。广治带着吴勉、归不归四个人现实穿过了一个两侧汉白玉石墙上面镶嵌着各色夜明珠的长廊。随后,便走到了宫殿的中心,就见一个身穿白袍的男人背对着吴勉、归不归这些人,坐在宫殿当中唯一的一个座位上。手里拿着一卷竹简,正看的静静有味,连身后来人都没有现。

  而广治也没有惊动那人的意思,他回身对着身后几个人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随后便悄然站在在原地。吴勉和归不归这四个人、妖的小队伍什么时候受过这个?当下吴勉冷笑了一声,正要说话的时候,他身边百无求的破锣嗓门先一步说道:“哎!差不多看两眼得了。老子就不信你看的那么专心,连身后有人走进来都不没有察觉。差不多得了,谁知道你是不是真认识字。你那上面都图画吧?”

  百无求的话已经出口,广治再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当下,就见背对着他们坐着的男人将竹简收好,随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慢悠悠的转了过来之后,对着他们几个人微微一笑,说道:“最近这段日子一直都在被波斯人烦,现在终于来了正经人。难得还是方士一门的旧人,既然来了,就和我说说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了。现在群雄的霸主是哪一国?方士一门又如何了,来,你们和我说说。”

  说话的这个人看起来也就四十多岁的年纪,头虽然花白也梳理的一丝不乱。最扎眼的就是他那一身方士的服饰,整个方士一门也只有大方师广仁有资格穿在身上。

  看到了这个人的相貌之后,归不归的脸上便出现了一丝古怪的表情。他先是拦住了还要继续胡说八道的百无求,随后对着身穿大方师服饰的中年男人说道:“这话应该怎么说呢?现在不兴叫什么霸主了。大方师您归隐之后,天下被秦一统,之后秦又被汉灭。现在汉朝已经换了七八个皇帝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顿了一下,看到中年男人已经听的呆住了。当下嘿嘿一笑,又继续说道:“至于方士一门吗?大方师您归隐之后,继任的大方师也有几个,不过他们死的死了,没死的也出海钓鱼去了。现在那位大方师叫做广仁,算起来已经和这位广治师兄是一个辈分。”

  “大方师已经到了广治这个辈分了吗?外面的时间过还真是快…..”中年男人微微叹了口气之后,又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再说点外面的事情吧,之前来的不是波斯的细作,就是一心来求仙的愚民。好不容易你们过来了,再说说外面的事情。秦国当初是一个小小伺马出身的小诸侯,他是怎么得了天下的?”

  “大方师不问问徐福吗?”听到对面的中年男人说起来没完没了。归不归主动将话题引到了前任大方师的身上,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如果不是他的话,现在就是大方师你坐在宗门当中了,而不是孤悬在这海外的小岛上了,是吧,精卫大方师……”

  听到了这个老家伙能说出来自己名字,中年男人微微的愣了一下,随后看着归不归说道:“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能知道我的名字,就不会是一般的小方士。我出离宗门的时候还没有见过你,说吧,你叫做广什么?广字辈中你排行在几?”

  “老人家我叫做归不归,二百多年前在徐福的门下学过几年的方术。不过徐福那个老家伙嫉贤妒能,担心我老人家有朝一日会过他,便提前一步将我踢出了门墙。”在这个中年男人的面前,老家伙还是自称我老人家。算起来除了当初的燕哀侯和席应真之外,归不归还是谁都不服气的。

  “归不归……”中年男人精卫歪着脑袋想了半晌之后,还是想不到这个老家伙的名字。当下他便摇了摇头,转头对着吴勉说道:“那么你呢?是这个归不归的弟子吗?不过看着可是不怎么恭敬啊,怎么,现在方士一门的师徒父子已经如此了吗?”

  听到这位大方师精卫将自己当成是归不归的弟子,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我也是方士一门的弟子,不过我没见过师尊,是师兄代师收徒。我那位老师兄叫做燕哀侯……”

  没等等到吴勉说完,精卫已经忍不住打算了他的话:“你是哀侯的弟子,那我是不是也要叫你一声师祖?既然你不打算明说,那我也不强人所难。广治,你送他们离开……”

  听到精卫要赶他们离开这座小岛,归不归眼看着就要揭开封印的希望,怎么可能放弃。当下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对着面前的‘大方师’说道:“等一下,老人家我还有话要说。大方师,您和徐福之前那段恩恩怨怨老人家我是听过的。那是我老人家入门晚了两年,要不然的话一定是拜在您老人家的门下……”

  看到精卫依然没有收回成命的意思,身边的广治又在一个劲的催促,最后老家伙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转身跟着广治向后走去,一边走一边一边嘀嘀咕咕的说道:“看来徐福来过这里的事情也不用说了,什么种子不种子的,说了也没人要听……”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