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五百九十三章 饮宴
  

  小方士嘴里所谓的宴厅是在海岛的另外一侧,是一座用砖瓦建造出来大房子。虽然不能和那座长生殿相比,不过比他们的草庐要好得多。看起来精卫他们到了这座饵岛之后,真的没有想过会来客人。

  当他们这几个人走进这座所谓宴厅的时候,才发现这里比从外面看上去还要大上许多,里面已经聚集了百十来个身穿方士服饰的男女。和中原汉地有所不同,这些人都围在拼接起来的长条桌子前。桌子上面满是烤熟的兽肉和水果,还有就是生切的活鱼鱼肉。看着鱼嘴一张一合的样子,还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成为别人嘴里的果腹之物。

  见到了吴勉、归不归四个人到了,广治亲自将他们迎接到了里面。随后给他们介绍了精卫其他的几位弟子,剩下的人都是精卫大方师以下的第三代弟子,无关紧要也就没有一一介绍。还有几位是精卫的同门师弟,因为自持身份尊贵,平时只在清修并不会露面。

  一群人围着吴勉、归不归说话的时候,饥肠辘辘的百无求已经忍不住饥火抓起烤肉就往嘴里塞去。转眼间便将自己身边的烤肉吃完,依着二愣子的性子这个时候就应该去隔壁桌继续抓食烤肉。不过这间房子里面的人看起来都不好惹,别为了一口吃的再大动干戈,当下百无求只能捏着鼻子抓起来一条鱼肉放在嘴里咬了一口。

  百无求本来就是妖物出身,生食兽肉对他来说也没什么。不过像这样生吃鱼肉还是第一次,本来以为这一口下去鱼腥味就会冲脑。没有想到一点鱼腥味没有不说,竟然食满嘴甘甜鲜美的味道。

  就在百无求将他桌上的烤肉和生鱼都吃掉的时候,广治突然清了清嗓子,对着吴勉、归不归和其他的同门说道:“四位尊客,各位师弟。大方师驾到……”

  他的话音未落,就见主位的座位上已经凭空出现了一个人,正是刚才在长生殿见过的饵岛大方师精卫。见到了大方师现身之后,房子里面的大小方士都找了自己的位置坐好。

  看到这位大方师似乎是有话要说,吴勉和归不归这四个人想随便找个位子坐下。不过在他们坐下之前却被精卫拦住,饵岛大方师指着自己身边的几个座位说道:“坐到我这里来,怎么说你们也是我们这些方士在饵岛接待的第一波客人。算起来我们曾经也是半个同门,坐过来我们也好说话。”

  归不归本来打算矜持一下,客气两句再过去的。不过他身边的已经吃光桌子上面食物的百无求却等不及了,没等他‘亲生父亲’说话,这个二愣子已经起身走到了精卫的身边坐下,还不忘对着吴勉、归不归招手:“人家大方师都开口了,你们还客气什么?快点过来啊,别耽误一会开饭。”

  这句话说完之后,吴勉将头扭到了一边,装作说的不是他。既然这个白发男人不打算过去,归不归只能自己不尴不尬的站起来。将自己准备好的客气话咽下下去,三步两步的走了过去,坐到了饵岛大方师的另外一边。

  看到吴勉和另外那个人参娃娃没有过来,精卫也没有强求。随后让广治说了几句客气话之后,酒宴便正是开始了。本来以为桌子上的烤肉和生鱼就是这次酒宴的主菜了,没有想到酒宴开始之后。有几个辈分低的徒孙端正一盆一盆的蒸蟹走了进来,在每张桌子上放了一盆。

  蒸蟹是饵岛的特产,加上此时正是蟹肥味美的时节,膏、黄、肉都是鲜美无比。精卫亲自给归不归剝了只蟹壳,将满是蟹膏的蒸蟹递给了老家伙之后,说道:“这蟹是饵岛自产的,你尝尝看。”

  归不归笑嘻嘻的接过了蒸蟹,唆了一蟹膏之后,嘿嘿一笑,说道:“能吃到这么鲜美的蟹,大方师真是好福气。对了,老人家我记得徐福也是好这口的。不知道他上次登岛的时候,有没有这个福气,尝过这样的美味。”

  听到归不归主动将话题引到了徐福的身上,精卫微微的笑了一下,用银勺挑出来一块蟹黄放在嘴里慢慢品着。一边细嚼一边接了老家伙的话头说道:“为了一只蟹,徐福不会这么远,还神不知鬼不觉的来过一次吧?我的术法虽然比不过徐福,不过他是不是登岛我还是知道的。”

  “徐福那个老家伙想做什么,还真是猜不出来。好好的一定要把大方师的位置让给广仁,他自己却跑到海上钓鱼去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掏出来吴勉亲手描绘徐福所画的海图,将海图摆在了饵岛大方师的面前之后,继续说道:“这个就是徐福那个老家伙流出来的,是不是他的手笔您应该比老人家我还清楚吧?”

  看了一眼这幅歪歪扭扭的海图之后,精卫脸上出现了一丝异样的表情。这是一张从陆地通往海岛的海图,和他之前发出从海岛通往陆地的海图正好相反。之前精卫发出去的海图都是做过手脚的,凭着那张海图很难找到这座海岛的正确方位。那些波斯假商船还是被岛上的人,因为恼恨波斯商人恩将仇报才故意引过来的。

  之前岛上的人从来没有发出这样地图的先例,当初精卫是在方士典籍当中发现的这座海外孤岛,既然他能找到这里,那么身为大方师的徐福找到这里应该更加容易。只是徐福登岛之后,岛上左右的人都没有察觉,这个是精卫所始料不及的。在他看来,自己和徐福的实力相差不大。现在那个接替自己成了大方师的人当初明显还有藏私,现在看过来他们俩的实力或许还真的有一段不小的差距。

  现在只是不知道徐福来这里要干什么,当下精卫将这幅海图还给了归不归。随手拿出来一只蒸蟹,掰下来一只蟹脚慢慢的品着。就在他伤神的时候,就听见归不归那个老家伙再次说道:“虽然不知道徐福来这里做什么,不过从他来这儿的时间算起来的话。应该是渡海求仙的前后,大方师,老人家我一直不明白,您说徐福马上就要渡海了,真的想要来看看您,直接到饵岛来就好,何苦偷偷摸摸的过来呢?”

  这句话说完,精卫突然将手里的蟹脚捏的粉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还在冲他嘿嘿直笑的归不归,缓了口气之后,这位饵岛大方师的目光从老家伙的脸上挪开。冲着自己的首徒使了一个眼色之后,广治心领神会的走了过来,附身在精卫的耳边,听着自己师尊在对他耳语了几句。

  精卫说了没有几句话,广治的瞳孔便是一阵紧缩。不过这位饵岛大方师的首府城府极深,瞬间又恢复了正常。等到精卫说完之后,他才微微的点了点头,又低声对着自己的师尊说了两句什么。精卫微微的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广治的话。

  广治这才对着精卫微微欠了欠身,随后转身叫过自己的两名弟子,跟着自己一起走出了宴厅。看着广治远去的背影,归不归掰开了一个蟹壳,随后一边用银勺挑出蟹黄,一边装傻对着精卫说道:“大方师,这酒菜已经很丰盛了,不用麻烦广治师兄再去加菜了。”

  “还是再加一道菜吧。”精卫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们原来不宜,当然要让你们尝尝我饵岛的风味。”

  他这话刚刚说完,一脸憋闷的小任叁突然跳到了桌子上,指着脚下的空酒坛说道:“加不加菜的无所谓,不过能不能把这坛子醋换走,你们这个海岛真有意思,别人待客用酒,你们用醋!”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