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六百一十二章 故去
  

  归不归说话的时侯,武帝业也想起来这几个人在哪里见过了。几十年前淮南王刘喜进京献宝的时侯,当时还是太子的武帝亲自在城口门将他接进来的。随行的人员里面就有其中两个人。

  当时刘彻还以为这几个人都是淮南王的门客,当时也没有多在意。几年之后武帝初登大位之后,问天楼利用祭天祈福作乱那次。这两个人又出现在方士的阵营里面,虽然当时的一切都在武帝的掌控当中。不过这两个人也还是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现在太子的冤魂能找到自己申诉,也是这两个人的手笔了。

  牵扯到了方士一门,武帝顿时变得机警起来。冷冷的看了一眼这几个人之后,说道:“是你们带太子来的吗?那么朕现在是在做梦,还是在你们布下的幻境当中?”

  “那要看怎么说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陛下是皇帝,天底下你最大,陛下说是做梦就是做梦,是幻境就是幻境。老人家我不和你争,不过既然太子的事情你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那么方士一门也没了十多年,是不是也要给个说法了。”

  “是广仁让你们来的吗?”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武帝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之前那个悲伤欲绝的慈父样子荡然无存,冷冷的哼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朕等了广仁十四年,他都没有敢出面。现在竟然派出来你们这几个人在朕的面前装神弄鬼,利用朕与太子的骨肉亲情做文章。这就是他大方师的所为吗?”

  “广仁……”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陛下要是知道大方师在哪里的话,麻烦告诉他归不归回来了。这都叫什么事,陛下你等了广仁十四年。广仁他找了我们十四年,现在轮到我们找他了。”

  归不归这没头没尾的话让武帝的眉头轻轻皱了一下,虽然他贵为天下之主,也不知道广仁和这几个人千丝万缕的关系。看着武帝默不作声,吴勉开口说道:“陛下,这十四年你就一直干等着广仁出现吗?你是天下之主,他不出来陛下没有派人去找吗?”

  看起来这几个人真的和广仁不是一个路子,武帝心里盘算之后,对着对面的白发男人说道:“你们都是方士,如果连你们都找不到他的话,朕又怎么可能找的到他。朕虽然贵为天下之主,不过你们这样的方士却是方外之人。”

  武帝说的也是实话,这次虽然大张旗鼓的剿灭方士一门,不过真正被剿的方士却没有几个。反而让武帝趁着这个机会,扳倒了不少近年做大的外戚和朝中大臣,借机稳定了朝局。

  十四年前武帝本来是给了方士一门一个台阶的,他这是想打一巴掌再给一个枣子的。不过广仁非但没从没从台阶上面走下来。反而一脚踩踏了台阶,这个就让武帝有些意想不到了。从这里说的话,剿灭方士一门的举动说起来也是广仁自己找的。

  这十四年里,武帝一直都在等着广仁的出现。看似固若金汤的皇城,对大方师来说却是无人之境。不过整整过了十四年一直不见广仁的踪影,这个让武帝都有些疑惑广仁这是要做什么了。当年那样规模的方士一门,现在竟然彻底消失了。

  看到这位皇帝也不知道大方师的下落,吴勉和归不归的心里多少有些失望。皇帝都查不到的事情,他们这几个人找起来也就更加麻烦。不过好在太子这件事总算是告一段落,这也算了却一件心事。

  当下,吴勉、归不归四个人再没有心思留在皇宫当中。老家伙收了术法便从里面出来,当下,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离开了皇宫,继续去找方士一门的下落。十四年前只是宗门便有千百名方士,这么多的人总不会凭空蒸发了吧?

  清醒过来的武帝发现自己正躺在太子宫的地板上,爬起来之后还能见到对面一个有人再面前跪拜的印记。摸了摸脸上已经干了的泪痕之后,武帝将太子宫未死的内侍从天牢里面提了出来。亲自审问之下,得到了和太子冤魂一摸一样的话。

  第二天夜里,公干回宫的内侍总管苏文在长安城外的横桥被御林军拦住。就在横桥上架起来火堆将苏文仍在里面活活烧死,几个月前,太子刘据就是从这里掏出长安城的。让苏文死在这里,也算是给了太子冤魂的一个交代。

  处死苏文的第二天,凡是参与到陷害太子事件中的人都被抓获诛戮。以丞相刘屈牦为首的上千人都被抓捕刑决,当年的罪魁祸首江充虽然已经死了,武帝这口气出不来,索性诛了江充的九族。只有一个贰师将军李广利闻到了风声,带着人马投靠了塞外的匈奴。二年之后,李广利又被匈奴所杀。

  处理了这些人之后,武帝痛心太子刘据无罪惨死。又在长安城中修建了思子宫,在太子自缢的原址建造了归来望思之台。一时间,朝廷上下满是为太子平反的呼声。连折腾了十四年的剿灭方士一门,都没有什么人再提起来了。

  而吴勉、归不归等人离开了皇宫之后,便继续去寻找方士一门的人。不过广仁他们就好像是彻底消失了一样,归不归将他知道的地方都去了一边,始终再没有找到一点有关方士一门这些人藏在哪里的线索。

  最后还是回到洞府之后,从看守洞府的仇力这里得到了消息。就在方士一门被围剿的前三天,大方师首徒火山带人找到了这里。当初归不归以为最保险的洞府还是没有逃过广仁的眼睛,只不过这次火山带人来不是抄家的,而是来送东西的。

  火山将之前被归不归讹来的东西送到了洞府当中,不过他并没有留下什么藏身之地的线索。和仇力这样的人也没什么话说,三言两语交代了事情之后,这位大方师的首徒便离开了这里。从这次之后也没见这个人再回来过。

  这算是一个好消息了,归不归清点了一点之后,竟然比自己名单上的东西还多了两成。看来那次皇宫之行之前广仁已经做好打算了,他这是在散尽家财。这些天材地宝一时半会用不到,索性都做了人情。就算归不归在不要脸,日后见面再提起来也是个情分。

  这样一来,归不归反而更加的摸不到头脑了。饶是他这条老狐狸这个时侯也看不准了。随后的一段日子当中,吴勉和归不归这些人还是依旧去寻找广仁他们的下落。不过这些人就好像石沉大海一样,在没有任何消息。

  这样的日子一晃就是一年多,广仁虽然没有出现,不过仇力的大限却到了……

  仇力是当初七王之乱的时侯认识他们这几个人的,当时他已经是四、五十岁的年纪,后来跟着吴勉也有四十多年了。经历当年一场大火之后,仇力便一直都是满脸伤痕的样子。算起来他也是一个年近百岁的老人了,

  仇力这是到了寿数,已经不是人力能挽回的事情了。这些人虽然吴勉、归不归他们一直都在外面跑,几乎感觉不到这个人的存在。不过现在这个人要看着就要不行了,还是让小任叁和百无求有些唏嘘。

  仇力这一辈子善恶两分,虽然不是什么善人也没有做过什么大恶。临死之前,对着归不归交代了两句之后,就闭上了眼睛。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