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三章 海上遇故人
  对于精卫的这个决定,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并不感到意外。按住了吵吵着要堵着长生殿大门口骂街的百无求和小任叁之后,他们几个利用最后这一点时间,将从陆地上带回来的宝贝都藏到了徐福留在这里的山洞之中。

  这个山洞虽然之前坍塌了,不过有百无求这样好用的‘儿子’,将这里重新挖掘出来只是半个时辰的功夫。

  将东西屯在这山洞里面之前,归不归仔仔细细的检查了山洞里面的每一个角落。确定了徐福没有在这里留下解除自己封印的法门,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将这一百多年攒下来的法器珍宝都藏在了里面,他和吴勉的这点家底竟然将内洞里面塞的满满当当。

  看着几乎快要从内洞里面冒出来的法器珍宝,百无求冲着他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你就不怕把东西藏在这里面,精卫他们那些穷酸会进来偷吗?咱们可先说好了,过两天你要不在了,老家伙你的东西可都是要留给老子我的,别最后便宜这岛上的穷酸了。到时候你两腿一蹬是无忧无虑了,吃亏的可是老子我”

  “傻儿子,你以为这里面的阵法谁都有本事解开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再说了,这岛上一天世间可是一年。现在岛上这些人一门心思都在长生不老药这,没有一年半载的缓不过来。这里的一年半载就是外面的二三百年,到时候我们只要找到什么新的洞府,就回来把东西带走就是了。”

  听着老家伙说的似乎有些道理,当下百无求墨迹了几句也算是过去了。等他们从山上下来的时侯,见到广治已经在沙滩上等着他们几个人了。

  就在他们在山洞囤货的时侯,广治已经准备好了一艘中等海船。将一应出海之物都置办好,看到他们从海岛上下来之后,一边解开缆绳一边招呼他们上船。

  这时候,海岛上各处几十双艳羡的目光盯着广治那满头如雪一般的白发,其中两个人正是饵岛大方师精卫和那位和他一起修炼术法的同门方士。

  看着广治将海船缓缓驶离饵岛之后,精卫身边的老方士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说道:“想不到我们这些人当中,只有一个广治成了长生不老之人。整个饵岛的福气都归了他……”

  精卫的目光还盯着正在远去的海船,顿了一下之后,这位饵岛大方师才缓缓的说道:“广治只是第一个长生不老之人,看着吧,最晚再过一年半载,还会再有第二个、第三个……”

  几天之后的海面上,就在广治准备要祭风的时侯,目力最好的百无求突然指着海面上的一个小黑点,回头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看看那里!是不是一艘大船?是不是……”

  “眼神不错嘛……”归不归眯缝着眼睛,顺着百无求手指的方位看了一眼之后,笑嘻嘻的看了身边的吴勉一眼,随后说道:“还是冲着我们这边驶过来的,不过看着可不像是渔船、商船啊……”

  这个时侯,吴勉也运用术法看到了远处还是小黑点的海船。相比较不舍得使用术法,只是匆匆忙忙看了一眼的归不归。这个白发男人看的却是清清楚楚,冷笑了一声之后,吴勉嘴里面说了两个字:“官船……”

  看着远处的小黑点变得越来越大,差不多大半个时辰之后,一艘满载官兵的大官船行驶到了他们这艘船旁。没有想到的是,船上这些官兵看到了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之后。二话不说,几十号军士直接张弓搭箭,将箭尖瞄准了吴勉这几个人的身上。

  一个官长打扮的人手扶着船帮,对着吴勉、归不归几个人喊道:“你们是什么人,明明是汉人,为什么在这艘波斯海船上?”

  看着对面官船上面的弓箭,二愣子百无求便气不打一出来。正在开口骂街的时侯,被归不归抢先一步说道:“这位大人,我们都是在海上贸易的本分商人。我们的大船被冒充波斯商船的海盗打劫,他们将我们的大船抢了,逼着我们这几个人上了他们的船。您看看,风帆都断了,我们老老少少的漂在海上一天多了,官老爷们再不来。我们就真正的等死了……”

  “原来你们是被海盗劫了……”一句话说完,官长却突然变了脸。他狞笑了一声,用手指着归不归身边的广治说道:“如果不是他身穿方士服饰,老爷们差点就信了!你们想要做戏搭救被捕的同门吗?军士们!将这些邪门歪道射成刺猬!把他们的尸首抬回去也是大功一件!放箭!”

  话音刚落,甲板上几十名军士同时放箭。看着几十根羽箭就要射到几个人身上的时侯,一直冷眼旁观的广治微微一笑,冲着羽箭飞过来的方向吹了口气。随后就见这些箭矢‘呼’地一声着起了火,只是火光一现的功夫,几十支羽箭便烧成了灰烬。

  这个情形吓了船上众官兵一大跳,就在那名官长强打精神军士命令继续放箭的时侯。一个黑铁塔一样的大个子直接从对面的波斯海船上面跳到了他们的官船上,大个子一手抓住了距离他最近军士的小腿。将这人抡起来当作了兵器,对着身边的中军士论了起来,只是三两下边将甲板上一半军士都打落到了海里。

  这就是多天百无求天天在海水里面泡着,别的好处没有得到。但是再上船的时侯已经断了晕船的毛病,现在它一边对着船上的官兵破口大骂,一边用手里的活人将其他的军士打落到了海里。二愣子围着甲板跑了一圈之后,已经没有几个人还站在甲板上了。

  就在百无求还要继续对官长动手的时侯,被已经上船的归不归拦住:“傻儿子,你先留他一条命。咱们也是几十年没回到陆地了,正好问问他,这几十年都发生什么事了?算是皇帝也换了好几个,怎么还是不肯放过……”

  归不归话说还没有说完,就见从船舱里面爬出来一个浑身是血的人。看到了他们这几个人便好像看到了救星一般,张嘴大声说道:“归师叔就我……”一句话说出来,这人竟然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晕倒在了甲板之上。

  “左慈……”这人虽然满身的血污,不过他刚刚一露面,归不归便认出来他正是广义过继给广仁的弟子——左慈。

  说起来左慈也是广字头之下弟子们靠前的人物,出了火山几个人之外,就数这个人的术法高强了。当年还是跟着徐福学法的方士,自己九十多年没有回到陆地,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他这样的人物怎么会落到了这般田地……

  看着吴勉、广治和小任叁也上了官船之后,归不归不再搭理剩下几个走投无路的官兵。让百无求将满身是血的左慈抱进了船舱之中,进来之后,才发现船舱的角落里面蜷缩着一个术士打扮模样的人。船舱里面有一块满是血污的木板,木板上面盯着十六根铜线。

  看样子就是这个术士将左慈用铜线绑在木板上的,听到了外面百无求骂街的声音,左慈才豁出命挣脱了绑在身上的铜线,从里面跑出来的。

  虽然归不归之前对左慈没有什么好印象,不过这么多年遇到的第一个方士,竟然被人欺负成这个样子。老家伙心里还是冒出了火气。怪笑了一声之后,对着那个不停打哆嗦的术士说道:“你自己说,老人家我该怎么照顾照顾你……”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