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十五章 捡了便宜
  太后身边的护卫一声长啸之后,从附近几座宫殿里面冲出来暗藏在里面千八百人的队伍,不止是这几座宫殿,远处几个出口也不停有虎贲军的官兵冲了出来,片刻之后,两千人的队伍已经将这座大院子层层包围了起来,

  虎贲军起始与景帝,在武帝时期达到顶峰,又经过了百年的锤炼,现在已经是一支两万人马的队伍,只不过比较起来当初完全不畏生死的虎贲军,现在这支人马成色上已经差了许多,

  不过突然冲出来这样一支人马,在气势上还是唬得住人的,冲进来之后,这支人马分出来一百人左右的队伍,将太后的人马和对面三方势力隔开,这时候,已经送了一口气的太后从怀里面掏出来另外一颗丹药,两颗丹药不管怎么看都极为相似,闻起来丹药里面还有一股极为特殊的气息,

  被虎贲军挡住之后,太后的心稍稍安定了下来,况且现在有了长生不老之药,她也没有心思继续留在这里,当下,在众护卫的簇拥之下,太后还是向着后殿的方向撤走,

  眼看着太后就要走出这件院子的时侯,疆域突然皱了皱眉头,对着已经远去的太后说道:“等一下,我们之前说好的呢,刚才才说好的化江而治,现在长生不老药已经到手,太后你不会反悔了吧,”

  现在的太后一门心思都在长生不老药的身上,只想着赶快从这里抽身,找个地方服下长生不老药,当下也没有心思和这几支妖物纠缠,一边在虎贲军的簇拥之下离开这里,一边应付着对疆域说道:“等本宫服药之后变成长生不老之人,再和你们划定分界,不过在这之前,你也要先替本宫解决朝中的隐患,否则我和你们划疆而治也只是说说而已……”

  说到这里的时侯,太后顿了一下,看了阴沉着脸的王莽一眼,微微的笑了一下之后,说道:“大司马,你自求多福吧,”

  说完之后,太后在虎贲军的簇拥下走出了这个院子,伪装成侍卫的方士本来也要找太后要个说法,不过就在他说话之前,鬼脸男人突然拦住了他,说道:“看来你找错人了,一扯到容颜不老,这个女人便有些不受控制了,想不到天下的国运,竟然被这样一个女人握在手里,”

  说到这里,鬼脸男人深吸了口气,最后自言自语的继续说道:“不得操控国运哈哈哈哈,真是好笑……”

  鬼脸男人自言自语的时侯,疆域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随后这位妖山太子转身对着被燕劫护在身后的王莽,冷笑了一声之后,又对着站在吴勉身边,正在瞪着它的百无求说道:“念在我们结义的情分上,你让吴勉他们退回去,我和不想一会动手的时侯,连累到你们,回去再被妖王怪罪,”

  “说打不过就说打不过,别说的那么好听,”百无求对这个结义兄弟也没有什么好脾气,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回去问问你爸爸,上次是谁救的它,你爸爸活着你是太子,它要是死了你还不知道在那个坟头里面等着投胎呢,咱们先说好了,过奈何桥的时侯避讳着点老子,下辈子咱们离远点,”

  百无求为什么深得妖王厚爱,在妖山当中也是个谜团,而且疆域也是隐隐得了这个势才被妖王多看了一眼的,而且它之前没失去记忆的时侯,就经常犯浑,疆域知道它的性子,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是让这位妖山太子多少有些下不来台,

  知道多说无益,当下疆域对着百疆和其他几只妖物使了眼色,随后这十几只妖物向着王莽的位置扑了过去,燕劫使出全身的本事,也只是挡住了三、四只妖物,剩下的一大半包括疆域、百疆在内的妖物瞬间便冲到了王莽的面前,

  这个时侯,白头发的广治瞬间出现在了王莽的前面,他的掌心吐出来一柄长剑,对着这些妖物招架起来,不过冲回来的妖物瞬间分成两队,百疆带着四五个妖物缠住了广治,疆域带着两个妖物再次向着王莽扑了过去,

  眼看着王莽就要命丧当场的时侯,一个已经冲到王莽身边妖物身体突然僵直,随后它的脑袋齐刷刷的从脖子上断裂,随后掉落到了地上,与此同时,身体瞬间变成漆?的疆域身上也冒出了一道火花,

  如果不是疆域提前用妖法灌注到了全身,这个时侯它就算不死也是身负重伤,不过就是这个样子,疆域也还是一个连退了几步,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身形,被法器打中的位置剧痛,被打中的时侯它差一点吃痛叫出声来,

  这样看不到的法器不用猜也知道势吴勉动手了,当下疆域对着自己身边的一只妖物大声喊道:“江愁,还不动手吗,”

  那个叫做江愁的妖物身子一闪,挡在了疆域和吴勉的中间,就在它窜过来的同时,江愁的身上不停的有火花闪烁出来,不过这妖物好像没有痛觉一样,冲着吴勉狞笑了一声之后,说道:“还有什么,都对着散仙爷爷使出来,你要是只有这么点的能耐,一会散仙爷爷就要还手了,”

  江愁是妖王的近身护卫,是少有的金刚不坏之体,上次妖王如果带他下山的话,就算被方士一门设伏也是另外的一番情景,这次被疆域带下山来,就是为了防着想吴勉这样的人,想不到这么快便用到了,

  当下,江愁和吴勉缠到了一起,王莽的身边再次空了出来,疆域再也没有对手,当下慢悠悠冲着面露惧色的王莽说道:“你也听到了,你不死,天下群妖划疆而治的愿望便只是奢望,我和你没有私怨……”

  “老子和你有私怨,”疆域的话还没有说完,它的眼前便有一个?铁塔一样的人影冲了过来,没等妖山太子回声,百无求已经向着它扑了过来:“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还结拜兄弟,我呸呸呸,老子不记得有这回事了,”

  说话的时侯,百无求已经将疆域扑倒,两只妖物好像村汉一样的在地上翻滚厮打着,就在王莽不知所措的时侯,鬼脸男人带着自己叫做无稽的弟子走到了大司马的身边,鬼脸男人对着王莽行了半礼,随后说道:“让大司马受惊了,小人有几句话要对大人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介意的话,情随小人离开皇宫,找一处清静之所攀谈两句,大司马可否愿意,”

  这个时侯的王莽身边已经没有其他人可用了,这座院子已经被虎贲军包围,看样子就算能从这些妖物当中脱身,虎贲军这一关也不是那么好过,刚才他已经听到了鬼脸男人有和太后断绝的话,当下,王莽只是犹豫了一番,盘算了利弊之后,便跟着鬼脸男人师徒二人离开,

  说来也怪,跟着他们俩向外走的时侯,上千人的虎贲军竟然好像看不到他一样,任由王莽、鬼脸男人三人从他们的面前穿过,而吴勉、疆域这边也打成了一锅粥,也没有人去留意这位大司马的去向,

  他们三个人离开的同时,百无求和疆域这边已经先分出了胜负,疆域毕竟是妖山的太子,妖法强过百无求太多,挣脱了这个二愣子之后,一脚便将百无求踹的飞了起来,

  回头再看王莽的时侯,才发现这位大司马已经和鬼脸男人师徒消失的无影无踪,当下,疆域肚子里面的邪火便对着百无求发了出来,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