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四十章 劫杀的意外
  就在百无求在憧憬自己会成为妖物之中第一个成为诸侯王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将手里的绢帛圣旨顺手扔到了吴勉房门前的火盆当中。看着圣旨瞬间便被大火烧成了灰烬,二愣子的眼睛几乎都冒出火来。

  就在百无求要揪着它‘亲生父亲’的衣服领子询问究竟的时候,房间里面坐着的吴勉看着火盆里面的圣旨残渣,嘴里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要去河北吗……”

  长安城外的官道上,几匹快马正一路向北快速奔驰。为首的一个人正是昨天才被册封武信候的刘秀,出了京城三十里左右之后。刘秀身边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纵马到了武信候的身边,说道:“主公,出了长安城的范围了。此地出事更始帝便可脱罪,我们还是弃官路走小路吧。”

  还在拼命催赶马匹的刘秀回答道:“我们启程之前,刘信和王风二人便已经领了五千兵甲出城。这二人都是在山野摄伏出名的将军,此时必定已经埋伏在了山林当中。我们只能快马冲过官道,上天恋爱的话,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他身边几个人都是跟这刘秀出生入死的将军,知道武信候善谋略,当下也没人再提该路的时候。都将自己的性命压在了刘秀的身上,几个人马上加鞭,催马拼了命的向着官道的尽头跑去。

  眼看着就要离开长安城四十里,远远已经隐隐见到了一座大城镇。就在几个人的心终于有些安稳的时候,冷不丁听到空气当中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武信候的脚程不慢嘛,我们兄弟这一路追赶,差一点让你们逃跑了……”

  这个声音刚刚说完,就见刘秀身边一人胯下马匹的四条腿,在奔跑当中齐刷刷被凭空砍了下来。马上武士也是了得,匹马重伤坠地的同时。他已经双头抱头,身子顺势从马上跳了下来。在地面上滚了几圈之后,安然从地上站了起来。出了身上的一些擦伤之外,在没有其他大的伤患。

  “主公自管进城,我来殿后!”武士起身之后,马上将自己掉落在地上的腰刀捡了起来。把刀出鞘之后,将腰刀用力对着刘秀身后的空气甩了过去。

  眼看着腰刀就要打中刘秀后心的时候,一串火星伴随着一声金属相击的声音响了起来。腰刀被什么看不到的东西击飞,随后,刚才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看不出来武信候的身后还有这样的异人,既然这样,我先料理了你……”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刘秀身后的空气突然扭曲了一下。随后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了武士的面前,手里高举一把好像镰刀一样的兵器对着那人的脑袋劈了下去。

  腰刀出手,武士只好举着刀鞘招架。就在镰刀于刀鞘向交的时候,就见人影手中的镰刀扭曲了一下。随后竟然‘穿’过了刀鞘,瞬间将武士的脑袋劈成了两半,到死武士也没有明白自己手掌的刀鞘没有没有拦住那把镰刀。

  看到了武士倒在了血泊当中之后,人影这才冷笑了一声。随后再次消失,片刻之后,又有一名武士在马上被一柄看不到的兵刃践踏的头颅砍了下来。刘秀身边其他的武士见状之后,几乎同一时间调转了马头。这几个人纷纷抽出了腰刀将官道的堵住,随后最后前面两个人大吼了一声,举着腰刀驾马向着刚刚死去同伴的尸体奔驰而去。

  这时,刘秀也拉住了自己的马头,回头看着身后的景象。有些不知所错的时候,就听见后面的武士头目大声喊道:“主公快点进城,邓禹将军率兵在城中迎接。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刘秀!你想让我们白白死在这里吗?”

  最后一句话打动了刘秀,当下他再次调转马头。奋力加鞭之下,催赶着自己的胯下马拼命的向着官道尽头的城镇跑了过去。几乎就在刘秀催马狂奔的同时,最前面的两名武士已经身首异处。

  两名武士被砍杀的同时,两个身穿黑衣的男人出现在了两具死尸旁边。两个人都是人手一把镰刀,其中一个人对着剩下的那些武士勾了勾手指头,说道:“一起来吧,让我们哥俩看看武信候门客的本事。别一个一个来,那样根本挡不住我们俩。只会让刘秀死的更快……”

  见到刺客终于现身之后,武士的头目一声大吼之下,带着剩下的七八骑一起,举着腰刀对着对面的两个黑衣人扑了过去。这几个武士虽然忠心,可惜对上这两个黑衣人完全不是对手。片刻之后,这几个人已经都死在了那两个人的镰刀之下。

  看到了刘秀身边已经没有了帮手之后,两个黑衣人冷笑了一声,随后身体再次消失。眨眼之间,已经远远看到城门的刘秀突然眼前一花,刚才的两个人黑衣人已经出现在了武信候的马前。其中与一人举起来手中的镰刀对着刘秀胯下那匹马的马头划了一下,在一片血光当中,马头被瞬间砍了下来,随后马身踉跄着连同刘秀一起摔在了地上。

  “武信候,你的好日子到了……”两个黑衣人走到了刘秀的身边,其中一个人已经举起了镰刀,一句话说完之后,对着已经在闭眼等死的刘秀劈了下去。

  眼见着这一下劈上去,刘秀的性命就要葬送在他们二人之手,然后带着刘秀的人头回去,便可以换过来百金。不过就在这镰刀落下去的时候,就见本来坐在地上等死的刘秀突然消失。两个人大惊之下四处寻找,在城门前发现了也是惊呆了刘秀的身影。就在他们三个人都不知道突然听到空气中有人说道:“什么人在光天化日之下,便敢在管道上行凶杀人。当真不怕王法了吗?”

  几句话说完之后,就见十几个身穿方士服饰的男女从远处的城门里面走了出来。这些人当中为首的三个人都是满头的白发,还有一个红色头发的年轻人紧紧跟随在为首一位白发男人的身后。百余年没有见过方士的服饰,不过这几个人的画像,刘秀和那两个黑衣人都在绢帛当中见过。来人正是被通缉了百余年的方士一门大方师广仁,和其他几位方士名宿。

  见到是传说中方士一门的大方师到了之后,黑衣人也是惊愕的目瞪口呆。不过其中其中一个人还是将自己手中的镰刀,对着还在呆楞的刘秀甩了过去。

  “大方师在此,你们两个小辈也胆敢造次!”一声怒喝之后,红头发的火山出现在了刘秀的面前,随手一个火球,将已经飞到武信候面前的镰刀瞬间烧化成了铁水。

  见到了火山的手段之后,两个黑衣人看出来自己的道行和这些人差的太远。当下两个人几乎同时回身,随着二人的影响在空气中开始扭曲,两个黑衣人便要在广仁这些方士的面前逃遁。

  “在大方师的面前,你们还要班门弄斧吗?”火山冷笑了一声之后,他的身体先一步消失。随后就在两个黑衣人消失的一刹那,火山突然出现在了两个人的面前。他一出手便直接将手伸进了其中一个黑衣人的胸膛当中,顺势将他还在“咚咚……”直跳的心脏挖了出来。手上发力,瞬间将这颗心脏烧成了飞灰。

  火山另外一只手抓住了另外一个黑衣人的脖子,随后他冷冷的说道:“敢动一下,你就会看到自己的脖子是怎么被烧成灰烬的……”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