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六十二章 鲸鲛的手段
  稳稳落到了地面上之后,白发将军脸上的红晕已经消失,再次变回他原本惨白的一张脸,原地转了一圈之后,白发将军古怪了笑了一声,对着站在角落里面的一个老兵说道:“你是方士,为什么对我下手,广仁派你来的吗,”

  老兵将自己脸上摸了一把,露出来一个白发中年人的模样,说道:“方士广治在此,修士你为什么在此滥杀,不知道天理循环吗,”

  “广治,”白发将军微微皱了皱眉头,再次说道:“你也是广字辈的人,为什么我没有听说过你,”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之后,自我介绍的说道:“我是前任大方师、东海船主徐福的弟子鲸鲛,广治师兄,你是来阻拦我杀人的吗,”

  “徐福教出来的好弟子……”广治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师兄不敢当,广治虽然是方士,却与你师徐福并无瓜葛,鲸鲛请不要将我与广仁之流混为一谈,不过你最后一句话说对了,方士广治正是来阻止你滥杀的,”

  说话的时候,广治的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柄长剑,剑身抖动起来竟然带着隆隆的雷鸣之声,长剑在手之后,说道:“今天广治就代你师徐福,惩治你的滥杀之罪……”话音落时,广治的长剑突然出手,电闪一般的向着鲸鲛的方向射了过去,

  长剑飞过来的同时,鲸鲛举起自己手中的斩马刀,迎着长剑飞来的方向劈了下来,没有想到的是,刀剑相交的时候,斩马刀竟然扑了个空,明明已经砍在剑身之上,刀下却是一空,随后鲸鲛的心口一疼,还是那柄长剑,竟然刺穿了他的身体,随后从鲸鲛的背后飞了出去,留下来一个还在呼呼冒血的透明窟窿,

  鲸鲛身体被飞剑穿身而出的惯性带着向后退了几步,身子靠在一棵大叔上才算停住了脚步,随后,他将手中的斩马刀丢掉,伸手按住了胸口的血窟窿,脸色煞白的看着对面,长剑已经回到手中的广治说道:“好法器,如果不是我心偏右的话,就算是长生不老的体质,这个时候也算是死定了吧,”

  “难怪你现在还有力气说话,”广治微微一笑之后,手握长剑迎着鲸鲛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继续说道:“没有了徐福那丝魂魄,你也不过如此嘛,投胎下世之后,记得不要在滥杀……”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本来还捂着胸口一脸惨象的鲸鲛突然古怪的笑了一声,随后捂着胸口迎着广治走了过去,刚刚走了几步,鲸鲛突然对着广治挥了挥手,

  广治之前已经从归不归的口中知道了鲸鲛的手段,不过他没有想到在重伤之下,这个杀人成癖的男人竟然还有能力还手,当下,广治举剑对着举剑挥手的方向格挡,一声金属相击的声音响起来之后,广治握剑的手臂抖动个不停,半个身子都被震的发麻,他握剑那只手的虎口迸裂,再也握不住那支长剑,看着它掉落到了地上,

  看到自己一击得手之后,鲸鲛笑了一声,说道:“广治先生,那我也奉劝你一句,不要败了别人杀人的乐趣……”说话的时候,鲸鲛一手捂着自己还在呼呼冒血的伤口,另外一只手连续不断的对着广治挥手,将他对面那个白发男人逼得东躲西闪,完全没有使用术法暂时逃离的时间,

  这还是鲸鲛有了猫戏老鼠之心,不想一下子结果广治,如若不然的话,他第三次挥手的时候,广治已经被分成两半掉在地上了,

  连续十几次都被广治躲过去之后,鲸鲛心里已经起了杀心,就在他准备一下子结果广治的时候,鲸鲛的脚下突然伸出来一只小手,勾住他一只脚猛的一拉,鲸鲛猝不及防之下身子突然前倾,如果不是他反应快,快走几步站稳,差一点便一下子摔倒在地,

  这一下算是救了广治,这位饵岛大方师的弟子缓过来一口气之后,瞬间捡起来掉在地上的长剑,随后连人带剑一起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鲸鲛刚刚站稳,两只手突然伸了出来,身子快速旋转之下,两只手围着自己的身子跟着一起挥舞起来,就在他挥手的同时,周围七八颗粗细不一的大树齐刷刷的断成了两截,

  转了三四圈之后,鲸鲛这才算停了下来,看到除了大树断成两截,周围再没有其他的变化,他小心翼翼的来回走动,嘴里说道:“是吴勉吗,归不归,本来过几天之后,再去找你们的,想不到你们会主动送上门来,那么我就不客气了,可惜了,解决掉吴勉就要回到船上复命,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能痛快杀人了……”

  说了半天之后,鲸鲛一直没有得到什么回应,这时,他心口的伤势也已经慢慢复原,过了半晌也没有等到吴勉、归不归出现,鲸鲛也没有继续再追到刘秀大营杀人的兴趣,当下运用五行遁法就要从这里离开,

  就在鲸鲛的身子开始变淡,眼看着就要从空气中消失的时候,他的身边冷不丁冒出来一个人影,手里握着刚才和广治一起消失的长剑,对着鲸鲛的身体劈了下来,

  鲸鲛大惊之下,也顾不得继续催动五行遁法,身子猛的向后退去,自己破了遁法之后,立即对着那个手握长剑的人影挥了出去,不过那人一剑劈空之后,竟然和鲸鲛做了一个一样的动作,身子立即向后急退,眨眼之间已经退出去了五六丈的距离,

  突然出现的人竟然是归不归,不知道广治的长剑怎么落到他的手里,看着鲸鲛对着他连连挥手,老家伙竟然没有一点躲避的意思,而鲸鲛的术法好像消失了一样,连续挥手四五下之后,竟然没有一点作用,那个嬉皮笑脸的老家伙还是好端端的站在原地,连一丝油皮都没有伤到,

  看着鲸鲛脸上难看的表情,归不归呵呵一笑,说道:“法器不错,本来还以为你这法器和吴勉的龙鳞一样,不止一种法器,不过刚才老人家我才明白,你手中只有两枚蛛丝链,这法器当初我老人家听你师尊那个老东西说过,要炼制一种细如蛛丝的法器,本来以为他就是随便说说的,想不到竟然在船上炼制出来了,百里熙那个老家伙要是知道了,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当世的炼器第一人吗,”

  哈哈笑了一阵之后,归不归再次说道:“算起来你这法器也只能打出去三丈三,只要不在三丈三的距离之内,你也没有办法了吧,”

  归不归说完之后,鲸鲛冷笑了一声,说道:“不错,两枚蛛丝链只有三丈三的距离,不过就算你能跑出去三张之外,又怎么对付我呢,大不了我们谁也奈何不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除了归不归之外,前后左右又凭空多了几个人影,这几个人都距离就见四五丈开外,就算有蛛丝链的法器,也奈何不了谁,

  鲸鲛前后左右出现的是吴勉、广治和百无求三个‘人’,没等其他两个人说话,二愣子第一个对着鲸鲛说道:“那个什么鱼,上次差点给老子开膛那件事,老子不提你就以为老子忘了吗,看到没有,别说今天这么多人打你一个,一个他们谁把你大开膛之后,老子再和你一对一……”

  鲸鲛古怪的笑了一声之后,突然迎着百无求冲了过去,二愣子好像算好了一样,鲸鲛扑过来的同时,他已经掉头向后跑去,就在鲸鲛动手的一瞬间,归不归、吴勉和广治三个人同时使用雷火之术向着鲸鲛的背后打去,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