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六十六章 嘱托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方士宗门庆祝火山继位大方师的庆典一直到天黑才算结束,之前火山曾经暂代过大方师的位置,加上他又是广仁的首徒,继承大方师本来也在众人的意料之中。不过方士一门刚刚复立中兴,广仁就匆匆忙忙将大方师传位给火山,这还是让人意想不到。

  广义、广悌两支方士恭贺了几句之后,便借口还有事情要做,带着各自的门人弟子离开了方士宗门。

  到了天黑掌灯之后,火山这才散了众方士。当初广仁继承大方师也没有大办仪式,只是徐福出海之前,在码头上将大方师传给了广仁。有这个先例,火山自然也不愿办的太隆重。

  散了众方士之后,火山独自一人在宗门内的一间独室当中找到了他的师尊广仁。当初徐福还是大方师的时候,广仁便是在这里居住。只是火山进来的时候,屋子里面已经是一片狼藉。一开门,满屋子的酒气便扑面而来,几个空酒坛随便丢在地上,一些吃剩的酒菜撒在桌子上。还有一件大氅丢在门口,火山看着眼熟,看着竟然好像是那个叫做百无求的妖物身上穿的。

  这时候,广仁微醺的坐在床榻边,笑眯眯的看了一眼进来的火山之后。冲着他招了招手,说道:“过来坐,这次传位有些匆忙,委屈你了。”

  火山和以往一样,还是恭恭敬敬的坐在广仁的身边。从身边的水壶里面倒了一碗蜜水,服侍着广仁喝了下去。按着自己师尊的道行,就算喝下天下所有的酒水,也不至于喝醉。【WwW.AiQuXs.coM】现在竟然喝的脸色微红,说出话来都满嘴的酒气。

  火山心里疑惑,嘴上却不敢说。当下只是坐在广仁的面前继续听他说道:“从今之后,你就是大方师了。将方士一门托福给你,我才可以安心渡海去寻找我师徐福先生。不过虽然你已经继位大方师,我还是有些话嘱咐你的。”

  说到这里,广仁顿了一下之后,正襟端坐在火山的面前,再说话的时候,已经闻不到一丝一毫的酒气:“你做大方师不要学我,徐福先生说的对,他选我做大方师。不是想我开疆守城,只是要我谨小慎微、无功无过就好。如果想要光大方士一门,他选广孝、广义都胜于我。想要做一个守成的大方师,广悌更是不二的人选。我能作为大方师,是因为在徐福先生门下学道之人当中,我的欲念最淡。他本指望我作为大方师之后,无功无过不争不守之下,让方士一门顺其自然。或盛或败皆有天定,可惜,真成为大方师之后,我的欲念便越来越大。一心想着千百年流传下来的方士一门,千万不可以毁在我的手上。我师徐福先生英明一世,最后选择传授衣钵之人,却看走了眼……”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仁轻轻的叹了口气,看了有些惶恐的火山之后,他继续说道:“今日我将大方师传给了你,你不要理会方士一门的盛败。天下万事总有潮起潮落,宗门兴旺也好、衰落也罢都不要干预。”

  听到广仁的话终于告一段落,火山这才急忙施礼说道:“弟子谨记师尊的教训,天下万事潮起潮落,宗门兴旺衰落火山都不会加以干涉。”

  听了火山的话之后,广仁长长的出了口气。随后微笑着看向自己的弟子,说道:“火山,知道我为什么会把大方师传授给你吗?”

  火山迟疑了一下之后,谨慎的回答道:“弟子会谨守师尊的教诲,不敢私自妄为。”

  广仁淡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是,方士一门当中,只有你最听我的话。选了别人只会重走我的老路,我的话你会听,相对方士一门却并不如何看重了。好了,该说的也都说完了,你继位大方师之后,我会辅佐你一段时日。然后你我师徒就要分别一段日子了,方士一门交给你,我也可以放心出海去寻找我师徐福先生了。”

  半个月之后,听到方士一门大方师易主消息的刘秀,下了圣旨册封了火山为方士一门的新任大方师。周时便有周天子册封大方师的先例,当下有了这道圣旨,火山更算是名正言顺的大方师了。

  广仁和火山商定好,火山继位大方师一百日后,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广仁就要离开方士一门,出海去寻找他师尊了。到了第九十几天的时候,广仁已经开始准备出海的事宜。就在这个时候,长安城传来皇帝刘秀的圣旨,要两位大方师火速赶往京城。

  圣旨上没有写明出了什么事情,传旨的黄门更加说不清楚,只是一味的催促两位大方师快点启程。不过就是这么着急,圣旨上也没有写明要广仁、火山等人可以使用术法进出长安、皇宫。广仁、火山不敢使用术法,只得坐上马车,快马加鞭的向着长安城驶去。

  圣旨上写的急切,虽然不能使用五行遁法。不过火山还是在对马车做了一点手脚,拉着的两匹高头大马好像不知道疲倦。他们乘坐的车厢更好像没有什么重量一般,马车一路狂奔星夜兼程,第三天的凌晨便到了长安城的脚下。

  传旨的黄门手拿圣旨叫开了城门之后,马车直接进城向着皇宫大内驶去。有黄门的圣旨在身边,皇宫大门直接打开。两位大方师没有下马车。原车将他们直接送到了一座宫殿的门口。

  宫殿门口被上千名侍卫层层守护,黄门将广仁、火山二人带到这里之后。通秉了宫中的内侍总管,有内侍总管亲自引领进了的大殿。进来之后,两位大方师才看到这里是一座寝宫。

  寝宫里面已经站满了御医,不过这些人都是一脸的愁容。一老一少两个身穿宫装的夫人守在床榻前,床榻上面躺着的正是中兴汉室的当今皇帝——刘秀。两个妇人广仁、火山也都认得,乃是当朝的皇后阴丽华和皇太后

  只不过现在刘秀的样子有些骇人,本来还算削瘦的皇帝这个时候整个人已经肿了起来。满脸都是密密麻麻的红色斑点,皇后亲自给他擦拭身体,手上的毛巾竟然都被染成了血红的颜色。

  内侍总管走到了皇后、皇太后的面前,低声禀告两位大方师已经赶到。两个女人脸上好像看到了一丝光亮一样,马上在宫女们的搀扶之下,回身看到了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

  看到了两个白头发的男人站在身前,皇太后好像看到了救星一样,没等广仁、火山行礼,这位老妇人先对他们俩施礼,说道:“两位大方师来了就好,请大方看看皇帝这是怎么了?不关如何,务必要将皇帝救回来。”

  广仁、火山施礼之后,一前一后走到了刘秀的身边。看了一眼满头满脸红色血点的刘秀之后,广仁亲自将刘秀的内衣解开,看到他身上同样都是满满的血点。小腹当中的血点已经连成了一面,不断有脓血从这里渗流出来。解开了衣服之后,空气当中还是一丝鱼腥的味道。

  随后,广仁又扒开了刘秀的眼皮。就见皇帝的眼珠就好像泡在血水里面一样,重新合上眼皮便有血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扒开刘秀的嘴巴,他的舌头也是血红的一片。

  两位妇人已经见过了刘秀的异象,见到广仁解开了刘秀衣服的时候,太后和几个宫女将头扭到了一边不忍直视,只有皇后阴丽华红着眼睛在两位大方师的身后低声说道:“两位大方师,陛下的病症……能痊愈吗?”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