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八十三章 山路
  说话的是那位面容已经毁掉的楼主,只是他的嘴巴已经没有了说话的功能,声音还是从他不断起伏的小腹当中发出来,这句话是对着身后一个也带着斗篷的男人说的,男人听到之后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弟子得到师尊的法旨之后,便在洛阳前往辽东一路的骡马市打探消息,在辽东境外的骡马市听到了有人买下两架马车,明明是一拨人却分成两队向着辽东腹地驶来,辽东郡三年大旱,郡内的人大半都逃到了中原,这时候有人反其道而行之,弟子便注意上了,最后一路打探着就到了狼山脚下,见到他们停在隐蔽之处的马车,想来这些人正是吴勉、归不归所办的无疑……”

  斗篷男人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的眼睛便眯缝了起来,老家伙自言自语的说道:“问天楼里面什么时候多了这样一个人,能看穿老人家我的路数,你也算有点心眼了,”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铜镜里面那几个人又发生的新的变化,脸上还带着旧伤的莫离看着脚下的野花野草,迟疑了片刻之后,还是对着自己的两位师尊说道:“这里已经算是百里熙的地盘,之前弟子在这里频遇祸事,想来这座高山已经遍地都是百里熙的法器了,请两位师尊小心,莫要中了他的奸计,”

  两位楼主没有什么反应,继续径自的沿着山路向着温泉的位置走去,这里不是他们第一次来了,两百年前,他们俩便在这里和吴勉、百里熙等人有过一次过节,如果不是谁也惹不起的席应真到了,那次百里熙已经再入轮回了,

  在两位楼主的眼里,百里熙的法器的确让他们有些头疼,不过更让他们头疼的是炼器第一人背后那位曾经的老师尊,好在两位楼主也知道席应真刚刚在洛阳城出现过,算着时间,这个时候应该不会出现在这里,趁着现在一定要尽快的找到自己分出去的那丝魂魄,以及燕哀侯后人的魂魄,

  看着铜镜里面,这一行人正在不断的前行,归不归对着正在冷笑的百里熙说道:“老东西,你就这么眼看着他们一步一步走上来吗,这可不是他们第一次上来了,这再一再二再三四的,就是看上你这个大法器了,要不然你直接搬家,将这里让给他们得了,省的你整天提心吊胆的,你们家应真先生没到,老东西你先被吓出来个好歹……”

  “你以为我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来的吗,”百里熙回头瞪了归不归一眼,随后再次将目光对准了铜镜里面那几个人,顿了一下之后,说道:“不过老家伙你有句话说的没错,再一再二可没有再三再四……”

  说话的时候,炼器第一人轻轻的跺了跺脚,就见他的脚下慢慢升起来一座石台,周围几个人看得清楚,石台表面一些坑坑洼洼的石槽,每一个石槽里面都镶嵌着大小、形状都不一样的金属块,看着像是控制这座巨大法器的器具,台子升到百里熙的面前之后便停住,

  看了一眼面前的石台之后,百里熙直接将伸手将石槽外围几个拇指大小的金属块按了下去,随着这些金属块按进石槽,铜镜里面的影响也发生了变化,

  山路当中突然起了一阵惊人的狂风,虽然这阵风对这几个人不算什么,完全影响不到他们前进的速度,不过还是将这行人前面的几棵小树连根拔起,三四棵离地的小树向着楼主他们这边飞了过来,在前面引路的莫离皱了皱眉头,身后将背后的长剑拔了出来,对着已经到了身前的小树飞了过去,

  “小心有诈,莫离师兄……”看到了树木飞过的时候,刚才说话的斗篷男人好像感觉到了什么,马上开口提醒莫离,可惜他的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莫离手中的长剑已经斩断了迎面飞过来的小树,

  “轰,”的一声巨响,树木接触到长剑的一刹那,突然爆开变成了赤红色的火球瞬间将莫离包裹在了里面,与此同时,后面飞来的树木也跟着一起爆裂,当下,三四个火球连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将两位楼主和其他几位弟子一起包裹在了里面,

  正在盯着铜镜的百里熙冷笑了一声之后,没等火球消失又连续将三四个金属块一起按了下去,就见大火球周围的其他的树木和大点的石块一起瞬间爆裂成新的火球,连续不断有大大小小新的火球出现,继续维持着那棵巨大的火球,火球产生的高温,将铜镜的画面都变得模糊了起来,隔着铜镜,吴勉、归不归几个人都有了一种被烈焰炙烤的错觉,

  这时候,百里熙才算暂时停手,又过了半晌,巨大的火球这才算慢慢的熄灭,两位楼主一行人这才算慢慢的现出身形,就见最前面的莫离已经倒在了地上,不过除了他之外,其他的几个人都没有什么变化,两位楼主还是完好无损的站在原地,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有烧坏,之后他们身后那几个弟子身上的衣衫已经烧毁,只有几块布片还勉强护住了要害的位置,

  不过更加诡异的事,经过烈焰炙烤之后,路边的野花野草竟然还是水灵灵的,一点都没有被烤焦的样子,

  他们俩身后那位带着斗篷的弟子前去查看了莫离的伤势,随后回身向着两位师尊说道:“莫离师兄不碍事,刚才控火的法器和师兄的术法相克才会这样,他休息一下稍后便会醒来,”

  听到自己的弟子没事之后,无脸楼主的肚子里面便传出来他说话的声音:“百里先生,这就算已经打过招呼了吗,不过既然打招呼了,那就干脆出来见一面,也让我们为之前的失礼之处,向百里先生赔罪,”

  这时候,路边的一朵野花里面突然传来了百里熙的声音:“我们也算是老交情了,这一两百年我们没有少打交道,前几天应真先生过来的时候,还专门向我提到过你们二位,怎么,你们没有遇到他老人家吗,”

  听到百里熙提到了席应真,那位面容完好的楼主淡淡的笑了一下,随后说道:“百里先生,我们这次也是要拜望一下应真先生的,如果你有大术士下落的话,请转告在下几人,我们一定拜访……”

  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位楼主看了另外一个无脸的自己一眼,随后冲着野花继续说道:“这次我们也无意冒犯百里先生,只要你将在贵府中做客的一男一女请出来,我们和那两位还有些私物要交代,说几句话我们就走,”

  这个时候,野花里面突然传来了另外一个人的声音:“那还有老人家我呢,我们几个人怎么算,两位楼主大人要不要一起见见,”

  听到了归不归的声音之后,两位楼主对视了一眼,随后还是那位面容完好的楼主微微一笑,直接一脚将野花踩烂,两位楼主都不在言语,带着其他的人一起向着山上温泉的位置走去,

  他们走了没有多久,身前身后的野花野草都传来一个破锣一样的声音:“什么意思,看不起我们家老家伙吗,都别走,你们把话说清楚,老子他爹怎么你们了,这么没有规矩……”

  听的烦了,没脸的楼主突然高举左手,随后用力放下,就在他的手臂放下的同时,这一行人身边周围的花花草草和碎石瞬间华为了一片粉末,不过就是这样,无数花草的残渣里面还是不停传来百无求的声音:“你们把话给老子说清楚,”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