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一百一十章 老狐狸的眼力
  三个字说出来之后,鲸鲛转身向着官道的尽头走去,两三步之后,这个男人的身体便开始变得越来越淡,又走出去几步之后,鲸鲛的身影终于凭空的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就在鲸鲛消失的时候,皇宫当中的一间小小偏殿当中,吴勉、归不归、百无求和小任叁四个人正坐在这里,宫殿外面的内侍、宫女和侍卫们都在忙着迁都的事情,不停的将已经封好的大箱子抬进抬出,嘈杂的声音远远便能听到,

  偏殿里面,二愣子百无求靠在墙上,对着面前的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不是舍不得这里,就胡说八道有谁会在路上堵咱们吧,老子是妖,你去打听打听,妖怕过谁,大不了大家伙一起共归于尽嘛,有什么大不了的,老子就盼着这一天呢,”

  “大侄子,不是我们人参说你,要尽你去尽,别让我们和你同归,”没等归不归说话,小任叁已经忍不住开口说道:“从你跟着你爹这些年,我们人参一直都提心吊胆的,就怕哪一天你疯起来先弄死老不死的,再弄死自己,一旦再伤到我和吴勉,你说我们人参招谁惹谁了……”

  “就知道不管是谁,你们第一个永远都是把我老人家舍出去,”归不归苦笑了一声,看了一眼还在假寐的吴勉之后,老家伙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如果刚才出城的是我们,走不出去十里路就会被人拦住,现在问天楼和方士一门都是自身难保,傻儿子,你想想看,现在这个时候敢来动咱们这几个人的,还能有谁,”

  “还能有谁……”百无求虽然愣一点却并不傻,将有实力对付他们的几个人逐一排除之后,就只剩下来一个人了:“鲸鲛……老家伙,你不是想说鲸鲛吧,快一年没看见他了,你不说老子都快把他忘了,”

  “如果不是老人家我在皇宫偶然看到这份卷宗,就算是我老人家也差点着道,”归不归说话的时候,拿起来身边的一卷竹简,不过想起来自己这便宜儿子不识字之后,又将竹简放了下来,随后继续说道:“九个月前,就是我们躲在百里熙那里的时候,梁王刘永反叛,朝廷派出大军清剿,两军对垒的时候,从汉军大营当中冲出来一个单人匹马的将军,一个人杀进了刘永二十万大军当中,以一敌二十万,竟然在敌营当中杀的人仰马翻,汉军趁乱进攻这才一句剿灭了梁王的大军,你们猜猜这么熟悉的人会是谁,”

  “都那么熟悉了,还猜个屁,”百无求这时候也皱起了眉头,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窗外之后,确定那个以一敌二十万的人没在偏殿外面,这才长出了口气,说道:“那条鱼给刘秀卖命,老家伙,他们俩是穿一条裤子的,咱们换个地方吧,别一会那条鱼突然冲进来,老子死在他手里不怕,就怕老家伙你躲了,谁直到奈何桥上让不让等人,”

  “穿一条裤子,那你太看得起那条裤子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那条鱼就是去杀人过瘾的,徐福那个老家伙知道他这毛病,临出门的时候,应该有过不让他乱杀无辜的禁制,他要想过瘾就只有去战场了,那么杀人谈不上无辜,只是他这么一出现,难免局势便一边倒了,以一敌二十万,傻儿子,你以为皇帝敢跟这样的人穿一条裤子吗,谁知道裤子里面都有什么,要不然的话,皇帝也不会借给那四个装扮成我们的人了,”

  归不归他们出城的前一天晚上,那四个和他们一摸一样的人混了进来,第二天大摇大摆从长安城内出去的也是他们四个,只是顺着官道走出去二里地之后,四个人便换了装束,易了面容,将马车交给早就隐藏在小路接应的人之后,他们四个人分成两波,先后回到了长安城,这就是为什么鲸鲛等了那么久,都没有等到他们四个人的原因,

  这个时候,一直都在假寐的吴勉突然睁开了眼睛,白发男人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那么你又是怎么知道他会在我们出城的必经之路埋伏,老家伙,是不是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你忘了说了,”

  “鲸鲛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露面找我们,可不是他的性子,”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还有闲心去杀人过瘾,这就是心里已经有了打算,有十足的把握我们逃不过他的手掌心,不过他为什么那么有把握,”

  说到这里,老假货闭上了嘴巴,笑吟吟的看着正在等着他后半句的吴勉,脸上一副我知道就是不说,你自己来猜的表情,看着他的样子,白发男人冷笑了一声,说道:“老家伙,你的术法还剩多少,储金里面也没有多少了,是吧,等你术法耗尽的哪一天,希望再这之前你就能找到解开封印的法子,”

  “这不是缓口气嘛”听到吴勉的话之后,归不归脸上的表情便纠结了起来,老家伙现在隐隐有一种自己哪怕是解开了封印,也逃不过吴勉控制的预感,当下更不敢得罪这个白头发的男人,讪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应该有人将我们的行踪通知给了那条鱼,他知道我们被困在百里熙的地下法器洞府当中,也知道谁在堵着我们,知道我们几个人暂时逃不了,那俩楼主也奈何不了我们,这才安安心心的去杀人了,”

  说到这里,归不归顿了一下,看到吴勉的脸上再没有不耐烦的表情,这才继续说道:“本来他有个更好的机会,就是皇宫里面那一次,不过他又不想和方士一门再有什么瓜葛,这么说连续好几次被人打晕之后都是在那里醒的,他那么要强的人,本来应该屠了方士一门灭口的,不过挨着徐福又不敢,只能老死永不相见了,不过既然有人将我们的消息通报给他,那么他便以为只要我们还是逃不了他的手掌心,如果不是老人家我看出来了破绽,现在我们差不多就真的同归于尽了……”

  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门外嘈杂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随后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好人外面的宫人都在对着什么人行礼,就在百无求以为是鲸鲛杀到了,准备脱衣服拼命的时候,偏殿外面突然想起来了当今皇帝刘秀的声音:“你再跟朕说说,看守城门的中郎将是怎么上报的,”

  刘秀的声音就在门外,听他的声音应该就是在宫门外,听话音有些刻意的放大,好像是知道了他们在这里,话就是说给吴勉这几个人听的,随后一个年轻小内侍的声音响了起来,不过刚刚说了没有几句便被刘秀打断:“朕不给你饭吃吗,说得有气无力,重新说,声音大些……”

  “是”小内侍有些被吓到了,缓了口气之后,这才继续说道:“城门中郎将刚刚送到得奏折说,刚刚百姓军民都看到有人站城门前身上着了天火,不过火势很快便熄灭,那人的相貌跟陛下寻找的鲸鲛非常相似,中郎将不敢耽搁,这才马上进宫禀告,那人身上的大火熄灭之后,便向着出离京城的方向走去,”

  “嗯,看来八成就是鲸鲛了,”刘秀顿了一下之后,对着兢兢战战的小内侍说道:“你去皇后哪里吧,让皇后再给朕指派一个近身内侍,从今之后,近身内侍五人一个班次,二十日以一轮换,如果朕的那句话传了出去,五人一起连坐,不赦……”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