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死心
  好不容易要了几个麦饼,结果都便宜了那几个郎中令。』』『天籁小说Ww『W.⒉现在太后偶感风寒,为了这口饼子再去告御状也让人笑话。当下,众官员都暂时忍下了这口气。等到了新都洛阳之后,再想办法治了这三个官员的罪。

  众官员都受不了那个大个子吃东西还吧唧嘴的德行,反正也没有可吃的了。当下,官职大点的都回了各自的屋里。剩下的十来个官员找了一些喂牲口的稻草铺在地上,打算就这样忍一宿。

  这些官员的品级虽然没到位列三公九卿的地步,不过在朝中也是各自执掌一司的脑。平时在京城中养尊处优的惯了,什么时候造过这种罪?晚饭没吃也就罢了,现在还睡在凉地板上。睡在大殿上面的十几个官员翻来覆去的睡不着,闲的无聊开始说起各自风光的时候。睡的绫罗绸缎,说的山珍海味了。

  就在其中一个官员说到他府中的厨子用鲜鱼调做羹汤炖至熊掌,使得熊掌与鱼兼得的时候。山神庙外面突然响起来一阵停放马车的声音,随后庙外有人高声说道:“大人们都安寝了没有?大队的辎重已经运到了,夏阳侯差我们将各位大人的被褥以及饮食送来。请大人开门……”

  一听到被褥和吃的送到了,当下,睡在大殿的众官员们都从地上跳了起来。一个品级最小的官员去开门,剩下除了准备帮忙去拿被褥和吃食的人之外,都去里面的房间里告知长史和其他品级高的官员了。

  片刻之后,山神庙的大门打开。外面三五个兵卒将一包一包的被褥和吃食都抬了进来,那几个本来还要去帮忙的官员见到了这些兵卒之后,反而背起了双手,指指点点的让这几个兵卒将他们的被褥抬到他们指定的地方。

  最后,当这几个兵卒将整锅的肉羹和麦饭端进来的时候。饿急眼了的众官员们这才一窝蜂的冲上去,抢过兵卒递过来的饭碗。满满的盛了一大碗之后,便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有拍马的还是将自己刚刚盛满的买饭肉羹送到了长史等人品级稍高的人手上。

  而之前那三个外地诸侯国的郎中令不知道是不是吃麦饼吃的饱了,他们三个人只是冷眼看着这些官员的一举一动,没有上来抢食的意思。

  送饭的兵卒在一旁侍候这十几位老们吃喝,其中一个当头的还在解释:“请大人们见谅,辎重刚刚送到。本来应该按着大人的官阶送来相应的酒席,不过冯异侯爷担心大人们饿坏了身体,这才先置办了这些熟得快的吃食。大人们请放心,明天饮食便会和以往一样。”

  “夏阳侯费心了,难得冯异大人还能想到我们这些小吏。”长史吃完了一碗浇着肉羹的麦饭之后,将饭碗交给了带头的兵卒。看着他又将饭碗盛满,嘴里继续说道:“本官虽然和夏阳侯同殿称臣,不过心里最是佩服夏阳……”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长史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随后他的手向着自己的心口摸去,脸上同时出现了一股痛苦的神色。周围几位官员还以为长史是吃的急了胃疼,正要打算过来询问的时候,就见长史的脸色突然变得漆黑。随后他的身体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抽搐了一阵之后便一动不动的趴在了地上。

  旁边的官员都吓了一跳,当下有和长史关系不错的宫门司马上前查看。不过他还没有将手指伸到长史的陛下,这位宫门司马的脸色便变得和长史一样的漆黑。随后,他的身体一软跟着长史一起倒在了地上。

  这两个人倒地之后,刚刚吃过麦饭的十几位官员脸色都相继变得漆黑。随后一个接一个的“扑通扑通”倒在了地上,刚刚还欢声笑语在吃喝的众官员们竟然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

  这个时候,送饭过来的几个兵卒的脸上都是惊诧的表情。他们惊恐的看着倒地地上的死尸,随后看着大殿中唯一还没死的三个官员说道:“大人们替我等作证,这些大人的死和我们几个人无关。小的们只是上指下派,真是不管小的……”

  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三个人的脸色也变的漆黑一团。随后三个人相继倒在地上,抽搐了一阵之后也都前后断了气。从他们进门到现在,也就是一刻钟的功夫。想不到这么短的时候,这座山神庙里面除了那三个郎中令之外,再没有一个活人了。

  “还真是不死心”年轻的官员笑了一下之后,看着大个子说道:“怎么样?傻儿子,刚才要不是老人家我,你也已经在死人堆里了。还是麦饼好吃吧?”

  大个子咽了口口水之后,难得的擦了把冷汗。刚才看到兵卒们送饭进来的时候,他便有了冲到了官员里面抢夺吃食的念头。不过老家伙看出来他的想法,当下死死的拽住了大个子的手腕,说什么都没让他过去。现在看到这一地的私人,大人子也开始有些后怕。

  看到了大个子难得被吓住了嘴,当下年轻的官员嘿嘿笑了一声。顺着大个子的目光看了这一地的死尸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昨晚闹了一宿,还不算完吗?”

  他说话的时候,另外一个刻薄的官员已经站了起来。慢悠悠的看了一眼地上死的死人之后,说道:“人都死光了,你还不打算出来见见面吗?”

  一句话说完之后,又过了良久也不见有什么人回应。这人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既然都是死人了,那么也不用再留全尸了,是吧?”说话的时候,他对着倒在地上的三名兵卒虚点了一下,就见其中一人的身上“呼!”的一声着起了大火。

  这火势烧的怪异,虽然看着是冲天的大火。不过只是烧在其中一个兵卒的身上,另外两个近在咫尺的兵卒却没有一点被大火烧到的迹象。不过随着刻薄官员的引领,火势已经向着其他两个兵卒的身上转移了过去。

  眼看着大火就要延伸到另外两个兵卒身上的时候,就见兵卒头目突然从身上弹了起来。本来一张漆黑的死人脸这个时候也变得恢复了血色,向着一边躲开了大火之后,‘复活’的兵卒冲着对面的三名官员说道:“昨天晚上没有找到你们,还以为你们三个人真的去了黄龙涧。如果不是我死心,再见到你们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看着兵卒笑嘻嘻说话的样子,刻薄官员皱了皱眉头,随后对着这个人说道:“你想用这副面孔说话到什么时候?已经这样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还是不打算让我看看你是谁吗?”

  说话的时候,刻薄官员给兵卒打了样子。他在自己的脸上摸了一把,随后就见一个白头的男人出现在了兵卒的面前。正是一只躲藏在刘秀随行官员当中的吴勉,后面两个人是归不归和他的便宜儿子百无求。

  看着三个人,兵卒笑了一下之后,指了指自己的脸之后,说道:“等我死在这里,你们自然就看到了。如果是你们死在这里,看不看到又有什么区别?”

  “呸!一会老子就把你的脑袋扭下来,看看你是什么变的。”说话的时候,百无求已经向着这人走了过去。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兵卒却拦住了二愣子,笑着说道:“稍等一下,还有个朋友,马上就到。”

看过《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