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唯一法神 > 第八百五十五章 突如其来的邀请

第八百五十五章 突如其来的邀请

  因此,王雨柔还是比较倾向于相信妙音的话,而林绚尘,则直接相信了她的话,因为如今的林绚尘,也学会了在暗中偷偷打开卡诺尼克尔文明终端查资料,虽然她的权限只能查资料,可是“神迹”之中明明白白写着赌石的种种方式,甚至还有初学者的鉴别教程之类,让林绚尘不得不信。

  “你看,帝王翠都能赌,那诗文乐曲辞令之类,又有何不可?”妙音露出一副胜利的笑容,巧笑嫣然地走到林绚尘身边,伸手拉过龙倩儿:“好妹妹,你一朝顿悟,也算是我等化外之人了,你说说,这赌诗一道,该怎么进行?”

  “赌诗即使就是……”龙青儿受宠若惊,被一直以来很清高的妙音弄脸都红了,有点吞吞吐吐地也不知道如何说是好,原本脑子里还有十分的计划方案,如今只剩下三四分了,可还没张嘴,就听得门外传来一个急匆匆的声音:“林姑娘!林姑娘!老太太那边叫你赶快去一趟!”

  那声音都传到了林绚尘的耳朵里了,才见到老太太房里的小红急匆匆跑过来,看她那一副惊惶无措的样子,林绚尘只觉得完全摸不着头脑。

  “好姐姐!”林绚尘此时也顾不上什么尊卑大防了,拉住小红急急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怎么这么急?”

  “姑娘还是赶快去一趟吧!”小红急得快哭了:“奴婢被老太太严令着,绝对不能说的!”

  林绚尘听到这句话,心里反而一松,心想:“老太太能吩咐不说,那就不是她身体出了状况,还好好的呢。好险好险!吓死我了!要真是老太太现在怎样了,我也……”她怎么想着,自己先冷静下来了,还安慰小红道:“好姐姐莫慌,我这就去!紫鹃!”

  “姑娘,一切都备好了!”紫鹃干练地说道。

  林绚尘这才向众人告罪,和紫鹃出了门众位姐妹一看潇湘馆的主人都走了,一个个脸上都垮下来,东家走了,她们呆在这里玩闹什么的都说不过去了呀,只能一个个出来,怏怏地回自己的住处了。

  【南国潘兴城崇王府·满兴苑】

  林绚尘急匆匆地小跑过来,抬眼就看到自家姑姑跪在老太太脚边,而老太太的脸色却是青绿色的,作为老太太“御用”的卧房,满兴苑里富丽堂皇,时时刻刻都有十几个丫鬟伺候着,此刻却是无比冷清,别说普通丫鬟,就连老太太最重要的丫鬟鹦哥,最喜欢的丫鬟娟儿,最能跑腿儿的丫鬟小红都没一个在场,偌大的卧房里,只有枯坐在宝床上的老太太,还有跪在下首充当石雕的林彩衣。

  林绚尘迈步进来的时候,就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些微的冷意以及——杀意。

  “姑姑?!”林绚尘进了门,并没有如同以前一样先给老太太请安,反而直接面向自己唯一的本家亲人,看起来似乎是将这个姑姑看得比老太太更要紧了,可是当老太太听到她那惊慌中带着一丝丝敌意的语气时,反而露出了一丝和蔼宠溺的微笑,显然人老成精的甄老太君已经听出林绚尘话里的回护之意。

  “小绚儿,姑姑今天找你来,就是为了问一个准信儿……”

  “你为什么要向老天太露出杀意呢?”林绚尘打断了林彩衣的话,身形一闪就到了老太太前面,伸出一双小手儿,将老太太挡在身后,那样子像极了一只回护母亲的小鸡娃儿,看得老太太又想笑,又想哭,真觉得自己这么几年没白疼了她不说,也太像她的娘亲,也就是老太太已故的闺女了。

  老天太颤巍巍站起来,伸手要去抱自己的心肝宝贝,却给林绚尘轻轻按下,她双眼直视着林彩衣,情深意切地说道:“姑姑,我知道你和老太太可能有点过节,但是……你不该对老太太露出那种意思,老太太对于我来说,就是亲奶奶,她在外面哪怕有再多的不是,好歹也养了我这么多年,宠溺了我这么多年,我林绚尘不可能一点恩义都不讲——”她说着,身上慢慢荡漾起了一股透明的灼热罡风,那罡风之中,带着一股股烧灼一样的毒素,如酸似碱,刚烈又蛮横,居然完全没有一点点普通剧毒之力的阴冷和柔软。林彩衣抬头看着她,眼睛里全是惊喜,而老太太看着她的背影,眼里全是不可思议的震惊。

  分神六重!

  圣阶分神境!!

  这世上谁能够想到,一个先天患有中正不足的症候,几乎年年都要有那么一次病得快死的,柔弱,娇小,可爱又美丽的小萝莉,居然是比起那白龙榜第一青年还要高出两个大境界的恐怖怪兽,居然是传说中和那些不食人间烟火,一心修炼神功的“隐者”一样的,堪称宗门长老级别的人物。

  “小绚儿,你要和姑姑动手吗!”林彩衣抬头望着眼前可爱的小侄女,绯红色的眼睛里不由得慢慢浮现出一层雾霭状的泪光:“我可是你的姑姑啊!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绚儿只是不想让姑姑伤害老太太而已。”林绚尘的声音里,只有一股冷静的空灵,间或藏着一丝丝面临终局的解脱:“其余的,都好商量的,毕竟姑姑和老太太,还有舅父,还有二……还有那些姐妹们,是真正对绚儿好的人,绚儿不希望看到骨肉相残。”

  “……”林彩衣微微偏斜视线,越过林绚尘柔美稚嫩的肩头,看向老太太,却只能看到老太太宽慰又得意的笑容,林彩衣咬了咬洁白的贝齿,狠声说道:“昔年彩衣拜甄老太君所赐,此生不会忘却!”

  “哼。”甄老太君从鼻孔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绚儿是爱家的心尖宝贝儿,自然向着爱家,爱家为了她,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别说你只是一个自甘堕落嫁入草莽的逃婚女人,就算你能突然变成了三品二品的诰命夫人,想将小绚儿从哀家身边拐跑了,也不过是一场!!春!梦!你今天来给哀家说什么真王,什么绚儿的本家亲戚的?哀家看在小绚儿还认得你这个所谓的姑姑的份儿上,勉强容你进了王府,你倒好,居然吧你那也不知道怎么稀里糊涂的就到了手的本家亲戚的名号抬出来,跑来给小绚儿说那不三不四的媒来!你还真是有脸没皮了是么?小绚儿的终身,能托付给你那也不知道从哪里招来的野种?啊?你也不想想如今小绚儿可是正儿八经的郡主,你在她面前也不过是草民一个!你——”

  “老太太,求您别说了!”就在甄老太君狠狠蹂躏着林彩衣的自尊的时候,林绚尘突然哭着一头栽倒在老太太的怀里,让甄老太君将还未出口的数落咽回了肚子里。“怎么?绚儿?你害怕你那些本家亲戚给你随便指定个什么人就嫁了?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爱家从头到尾,都打算将你正配给你赵二哥哥呢!将来,哀家还等着你亲自埋了老身呢!”

  甄老太君这随意出口的一句话,让屋子里的空气凝固住了。

  林绚尘抬起头,呆呆看着最疼爱自己的外婆。她没有想到这个和太妃一样尊贵的老人,居然真的有这样的打算,而不是紫鹃私下里的祈愿。她张了张嘴,很想质问老太太为什么要由得王夫人在府里上蹿下跳,弄出要争夺二世子大福晋的所谓的“擂台”来,为何要由得王雨柔欺负到自己的头上?她很想放声大笑,因为老太太的亲自许诺,那恰恰就是她从进入王府开始,到五年前赤血秘境哪一段最快乐的时间里,最深切的期望,甚至被她自己当成此生唯一的目标,然而事到如今,世态变迁,她听到了这个消息的几秒钟里,居然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的高兴。

  “高兴不?你以前可是最惦记着自己的二哥哥呢!”老太太伸出手,宠溺地摸着她的小脸,苍老粗糙的手在水嫩的肌肤上轻轻滑过,一阵刺痒,如同午后阳光照在身上的温暖感觉。

  然而回答这份温暖的,却是暂时的寒冬。

  林绚尘轻轻地摇了摇头。

  “绚儿?!”老太太的手,颤抖了,她不敢置信地看着林绚尘:“你难道想弃我这个老婆子而去吗!”

  “老太太,有些事情,绚儿不得不告诉您——”绚儿突然挣脱老太君的怀抱,走到林彩衣身旁,对着老太君跪下来,重重磕了三个响头,那声音简直能让老太君的心碎了。

  “绚儿在五年前,并非真的去给家父扫墓上香,而是因为某种原因,去了——去了——”林绚尘狠狠喘息了几口气,终于说出了那在朝野江湖之上,都几乎列为禁忌的四个字。

  ……

  雨,毫无预兆地下下来,如同倾盆。

  沸腾般的雨声中,依然传来几声啜泣。蹲守在门口的鹦哥动了好几下身子,却又不得不将身体放回了原位,她听到了老太君的哭声,听到了那位阖府上下都不怎么欢迎的“草莽女子”的哭声,更听到了阖府上下最得宠的,最珍贵的,最美丽可爱的小郡主的声音,那声音在暴雨之中断断续续,也听不出来究竟说些什么,只能听到那平平的,仿佛不过是讲了个故事语调。鹦哥很想转身推门进去,想劝住小郡主不要再讲了,不要再让老太太伤心了,可是她不能,因为她没有得到老太太的召唤,她就只有呆在这里。

  奴婢,绝对不可以在主子的命令到来之前,私自行动的。

  “……大概就是这样,那小铃铛,不过是黑天刚神一属,是鬼神灵体,不是常人,早在发病的时候就进入我的身体帮忙稳固心脉去了,自然不能在姐妹们面前出现。我那师父,其实就是九天玄女的上代传人,我就是这一代唯一的一个传人了,千年文明,传承之痛,大过王朝兴衰,大过苍生命运!师父如此委曲求全,对老太太断情绝义,其实也不过是无可奈何而已……还请老太太看在师父教我神功,救我性命的份儿上,饶过她一回……”林绚尘用了查不多一个时辰,才将赤血秘境中的种种一切,和盘托出,她没有刻意隐瞒什么,因为她面前的人,都是她最亲,最牵挂的人了。

  她唯一没有说的,就是银尘和傀儡宗的关系,只说银尘能够击败傀儡宗,因为她早已知道,傀儡宗三个字在凡尘之中,是最深暗的禁忌。

  老太太哭了,她没有想到,自己身边这么爱护着的小小绚儿,居然还经历了如此惊心动魄,几如末世的一个月。她从来没有,甚至在梦中都不敢去想,眼前这么一个娇滴滴柔柔弱弱的女孩子,居然经历过那传说中化外高人都没有经历过的终焉的恐怖,居然还能在那些传说中最强大的武士都活不下林的地方,幸存下来,并且修炼到如今的成就。她原本以为这个可以代替女儿的乖乖孙女,只要在自己的怀里可爱着就可以了,就能有一个幸福又安安稳稳的一生,却从未想过她居然还背负着如此沉重的宿命。

  林彩衣哭了,再一次哭了,她如今才知道,银尘和林绚尘之间的约定,究竟是如何凄美又动人心魄,林彩衣在江湖上漂泊的时候,也遇到过小股尸群的围攻,那当真是九死一生的经历,她因此对“僵尸”这中怪物保持着本能的恐惧,更无法想象林绚尘这样一个柔美可爱的女孩子,居然可以挺过万尸围城的恐怖。她如今才知道,万剑心,拜狱之流为什么对银尘言听计从,甚至到了俯首帖耳的地步,因为她的宗主,以仅仅十一岁的幼年之躯,可以扛起整个天下正道的未来!!

  “他是神!我等振南帮诸人,根本不配去怀疑他的决定,怀疑他的身份!真王赵凌云,也根本不配做他的东家,做我等文明圣殿的东家!银尘宗主,根本不是人类,是天上那些高高在上的神灵呀!”这就是此时,知道了全部真相的林彩衣的想法。

看过《唯一法神》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