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都市种子王 >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探望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探望

  林曾接到封颜明发送的短信,得知这对夫妻喜获一枚小妞,立刻给他回复了祝福。

  “潘姐生了,女孩子,六斤六,哈哈,你看照片,我觉得她长得像潘姐,最后智商也要像她。”林曾看到江画从荔枝老树的植物烘干室下走过来,招手与她说道。

  “哇!”江画眼睛一亮,很感兴趣地快步跑到林曾身边,仔细看手机里的照片。

  一个肉呼呼的小婴儿,微微张着嘴巴,眼睛紧闭,皮肤微微发红。

  “我觉得还看不出来到底想谁,”江画摇了摇头,实诚地发表自己的看法,“不过脸部的轮廓很秀气,我觉得更像她爹。”

  “我觉得像潘姐好,要像他爹,以后太招男孩子,烦都烦死了。”林曾八卦地摸着下巴,遥想未来。

  “我们什么时候去看望潘姐?”江画想到清河市的习俗,问道。

  林曾在清河市的亲近的人不多,潘若明一家与他的关系,算是难得的亲近。所以,肯定会去探望潘若明。

  “下午吧。”林曾决定说道。

  与江画生活久了,林曾对清河市的习俗也多了些了解。清河市的习惯中,看望产妇,除非关系很近的亲戚,朋友同事不宜拜访住处,一般在生产两三日之内,到医院探望。

  探望的礼物很好准备,农场里的储备非常丰富,看望潘若明,任意从地窖里搬出一些,完全足够,加上一个大红包,表达林曾这位老总对自己这位强悍下属的心意。

  他们在农场住久了,去趟清河市,就像进城观光,感受热闹拥堵的街道,来来往往的人群,与清净的农场相比,别有一股味道。

  医院在城市里,同样是人流聚集的地方。

  这里生老病死,人生百态,不断上演。

  林曾和江画,各搬着两个厚实的纸箱子。

  纸箱子里装着农场的一些特产,是一些非常适宜刚刚生产完之后孕妇补充的食材。

  “住院部好像在那边?”江画不太熟悉,寻找道路。

  “我前几天来过,跟我走,朝右。等会儿,那边有一家便利店,买个红包。”林曾带着江画,往住院楼的方向走去。

  潘若明住的是高级病房,需要从普通病房的楼层坐专门电梯前往,公用电梯是不停留那一层。

  特权,在哪个领域都是存在。

  电梯打开,一阵非常违和的痛哭和吵闹声从产科大厅传过来。

  在医院里听到吵闹声,第一个反应是医患纠纷。

  不过,林曾听到激烈的争吵声,还有旁人的议论声,似乎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听说女的疼得受不了,要打无痛。男的问了价格,嫌无痛太贵,让她忍忍就过去了。”

  “你去死吧!老娘疼得腰都快断了,你舍不得花九百块钱!你滚!我这辈子见了鬼才跟你过日子!啊啊啊!”

  “你才滚呢!我们村里几百年生产,哪有人花钱打什么无痛针,就你金贵啊!浪费我儿子的钱,门都没有!爱生不生,不生离婚。”

  “……”

  林曾和江画面面相觑,大概能猜到这里面发生了什么纠葛。

  并非所有丈夫,都像封颜明那样,把妻子放在心尖上,生怕受了半点委屈,用尽各种方法,为她降低生产的风险。

  对有些男人来说,结婚的妻子,大致只是一个传宗接代的工具。估计在他们眼中,女人生产,与母猪生崽没有什么差别。

  要让他们为此多花费一点儿钱,却满心觉得亏老本,如同身上挖血一样。

  林曾看到,一位身体浮肿的大肚子产妇,面如白纸,声嘶力竭地与一位老妇对吼,同时满脸绝望地指着站在旁边沉默无声的年轻男子。

  如果不是她正在经历阵痛,估计恨不得一锤子抡死这个曾经同床共枕的人。

  “啊啊啊!”宫缩的疼痛,一阵一阵袭来,那名脸色极差的孕妇,一声惨叫,瘫软在走廊的靠背椅上,捂着肚子呻吟。

  林曾对这样场面,心有不忍,转身走到角落,摸索着通过口袋的遮掩,从育种空间中取出一瓶多余的止疼油。

  那个老妇年约六十岁左右,看到孕妇倒下,气焰更胜,一手叉腰,一手戳着那个孕妇的脑袋,得意地教训道:“当人儿媳妇,就要知道孝顺,帮丈夫持家,这么点疼痛都受不了,你还有脸吗?!”

  林曾走出来的时候,正看到江画满脸气愤,将手中纸箱重重放在地上,拨开人群,准备像那名产妇走去。

  林曾赶紧拉住江画的手,把油花椒炼制的止疼油塞到她手心里,叮嘱一句:“这是当时给潘姐的止疼油,多余出来,你知道怎么用。”

  江画给了他一个“你放心”的眼神,一把握住小瓶子,挤开旁观的人群,直奔那个产妇而去。

  正在此时,那名被戳着脑门谩骂的产妇,脸上骤然闪过决裂般的狠辣,从身后抓过一个摆放在走廊的点滴吊瓶架,狠狠往她老公身上砸去。

  那个几乎没有存在感,任凭妻子挣扎的男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被“咚”得砸了个准,麻木的脸上,极为茫然。

  可惜,女子力气在上一波阵痛中消耗差不多,这一棍子,并为造成很大的伤害,反倒是把正骂得起劲的婆婆给激怒了,一巴掌朝着那个女子扇去。

  “你这死没良心的臭女人,敢打我儿子!看我不好好教训你!”

  她的手掌又粗又大,看得出长期在农村从事体力劳动,这要是一巴掌抡实了,那位女子绝不好受。

  老妇的手掌,只挥到一半,就被人捉住。

  “你谁呀,赶紧放手,多管什么闲事,一边待着去。”老妇大概认为撒泼技能所向无敌,被抓住手腕,依然骂骂咧咧。

  江画懒得与她多言,手指一甩,就将这位泼辣老妇格挡住,推离

  林曾越开人群,冷笑看着那个作妖的老妇人,食指和拇指对捏,轻轻一弹,一粒几乎无法觉察的小黑颗粒,黏在这位老妇人的耳后根位置。

  正打算借势赖在地上的老妇人,突然“哎呦”一声跳了起来,浑身上下扭捏着,手不停在脖子和脸上使劲抓,还嚷嚷着:“好痒,好痒,我身上有虫子,好痒啊!”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都市种子王》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