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末世之独宠女配 > 474 趁早离开
  浓烈的哀伤毫无头绪,却又准确无误的直达心底,九儿强撑着睁眼,意念交战无数次,双眸陡然掀开。

  “宋爵!“

  清脆的呼喊带着急切,话音一落,还泛起些微的余音。

  漆黑。

  沉寂。

  了无声息。

  想发现点什么,却又什么都没有,空荡的房间仅有她一人的呼吸缭绕,有些急。

  她是魔怔了吧…

  双手抱头,十指缠绕过发丝,用力划过头皮,刺痛蓦然降临,轻嘶一声,才算唤回她的神智。

  靠在床上盖好薄被,九儿紧紧闭上双眸,意念微动,一包烟便落在手中,她垂首抽出一根,动作自然而然的点燃,靠着身后的柔软猛吸了口,可能是太急,呛的一直咳嗽,最后又有些脑仁疼。

  心下烦躁又找不到宣泄口,九儿索性扔了手中的烟只,闭上眼养精蓄锐。

  是他吗?

  半梦半醒间那温暖的能量席卷全身的感觉太过熟悉,开始明明很美好的,最后为何心底没来由的有些疼,有些酸,归根究底,却又说不出为什么。

  闭上眼陷入沉睡之中时,九儿不得不叹一句精神系的干扰持续力太强,能将一个正常理智的人变成一个神经病。

  呼吸逐渐平稳,没一会便规律起来。

  天色渐亮。

  于琴依旧早早开始替明轩治疗,胳膊处的伤口已经结疤,并未大碍,能量已恢复正常。

  难得能量并未使用完。

  “九儿醒了吗?”

  于琴小心询问着,樊梦摇了摇头“睡得很香。”和昨晚疲倦倒下时的痛苦不同,此时的安睡并非能量受创产生的疲倦,让她有些不忍心打扰。

  有主人在,九儿也能少受不少罪,只是她完全搞不懂不能让九儿知道他在是为何,难道非同一般的人物谈恋爱的方式也格外另类吗?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樊梦,九儿她,真的没关系吗?”

  “你问的是她的脸,还是她的身体状况?”

  于琴抿了抿唇“都想知道。”

  樊梦笑了笑,若说没遇见主人时说不准的话,此时已是胸有成竹“放心吧,不出一个月,她就完全恢复了。”

  这话太笃定,就跟一颗定心丸似得,于琴松了口气,暗自庆幸“那就好。”

  “九儿怎么了?”

  清冽的嗓音因长时间未开口有些暗哑,二人当下回首,一时忘了回话,于琴已惊喜开口“你终于醒了!”

  明轩点头,固执的再次开口“九儿怎么了?”

  于琴张了张嘴骇然于明轩那极为危险的眼神,求助般的看向樊梦。

  被那双满含危险气息无处可躲的眼盯着,就是都莫名产生了股畏惧的心理,当下稳住心神缓缓开口“她在对面那间卧室休息。”

  明轩不再多言,二人不消人说已退出室内,当即起身换了衣物,根本顾不上去看体内的不同快速穿戴好出了房间,洗漱完毕,推开樊梦所说的那扇门。

  卧室背光,窗外明亮,屋内昏暗中带着一股神秘温和的气息,明轩几步走近,几乎一眼便看见那被疤痕毁了原本娇颜的脸,下一秒纤长的睫毛轻颤,睁眼的瞬间眯了眯眼,背光的人影仿若神祗,视线却格外灼热。

  “明轩?”

  她轻声开口,明轩勾了勾唇,见人要起便搭了把手。

  “你的异能怎么样了?”

  “很好。”话落伸手抚向她的脸,温热乍然触碰到沁凉,九儿条件反射的一躲。

  “疼吗?”

  九儿摇头“可能是在长新肉,有点痒才是真的。”

  “不能挠。”

  “知道, 看着吓人吗?”

  “不,很好。”

  九儿蓦然笑了,可能是昨晚睡得好,头不那么疼,精神好多了,一大早就看见最担忧的明轩醒了,此时心情格外舒畅“你可以安慰我,但不要骗我,一张脸添了疤怎么可能会好。”

  “这样就没人喜欢你了。”

  九儿:…

  和这种耿直人说话真心挺难过的。

  “你也就,只能选我了。”

  九儿微怔,垂眸敛下所有情绪,在抬眸时已云淡风轻“明轩…”

  “你去了科研中心?”

  九儿点头“他们并不在B区,呆会我们就离开这里。明轩,我…”

  “我饿了,有什么以后说好吗?”

  对上那澄澈清透的瞳孔,微带着怜悯般的祈求眸光,纵使心如磐石,怕也说不出伤人的话。

  心下百转千回,终是道了句好,目送明轩心满意足的离开。

  他越是装作不知道,她反而不知如何开口。

  微叹口气,九儿快速起身收拾好,便听一阵轰隆的引擎由远及近,当下几步走出卧室站在窗前,从窗前探下,视线中便是一辆六成新的军用吉普。

  “樊梦姐速度够快的,这么快就弄到一辆车。”

  九儿眸光微闪,收敛思绪,从空间取出食物摆在桌上,等樊梦一上来几人便围着茶几喝了杯热水和馒头,在不耽搁上车出发。

  趁早离开这是非是地,也免的夜长梦多。

  有了来时路线的经验,返回的驾驶人员便成了林思成,九儿目光落在窗外,精神力一点都不敢马虎的探索着周围的动静,耳畔却突然一热。

  “我睡了多久?”

  “整整三日。”

  明轩了然点头,摆弄枪支的樊梦当下停了动作,从前排的副驾驶转首看他“一直想问,你那异能是怎么回事。”

  明轩精致的脸上淡漠如常,高冷的模样在九儿同样疑惑的视线中斟酌了番言语回道“第一次用,有些不适应。”

  第一次用,就拿六阶丧尸做实验,这怕也是没谁了。

  林思成对明轩的崇拜日益加深,就如窗外愈发炎热的气候一般,有他在平静的路程也添了分热闹,反观于琴,却安静的不像话。

  “在想什么呢,那么认真?”

  于琴转首看了眼问话的九儿,直言不讳道“我在想倘若有一日被丧尸围攻,我该怎么办才能换取一线生机?”

  “打不过就跑。”

  道理谁都知道,但运用起来难度颇高,林思成瘪了瘪嘴“可有时候跑都跑不了啊。”

  九儿眨眨眼“那就只有两条路。”

  二人期待的看着她,颇有些如饥似渴的味道“要么变强,要么等死。”

  这世上没有捷径与可能,自然也不会有人去做没把握的事,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之类的典故只建立在本人的实力之上。

  这话毫不委婉,现实的让人无言以对,在B区呆了近一周的时间,不长,却身心俱疲。也只有到了这种地方,于琴和林思成才深刻感受到自身的不足与缺陷。

  谁也未料到,不过是一句杞人忧天般的胡思乱想,这一天竟那么快到来。

  分秒消逝,温度随着时间推移越发让人难耐,不停车还好,一停便燥热难挡,格外烦躁。

  好在这一日的前行格外顺利,途中只遇到几批并不会造成太大威胁的丧尸,提前找了处休息的住所。

  “九儿,你休息了吗?”

  九儿正欲进入空间的想法停住,打开房门,门口立着才洗漱完毕脸上还滴着水的于琴“怎么了?”

  住所是四室两厅的大户型,林思成及于琴早就同居住在一起,都是成年人也都见怪不怪,剩下的房间刚好一人一间。

  于琴几步进屋,拉着她不由分说的走向床边 “你脸上有伤,我虽然不能像光系那样有很大的治愈效果,但有胜于无。”

  随着话落,异能已缓缓渗入,九儿躺在床上也不拒绝,不只是因为伤,高温下能感受到一抹沁凉对她而言是天大的享受,压根不想拒绝,竟在不知觉间悄然睡去。

  于琴盖好薄被举步离开,关上房门时恰好与沙发上坐着的明轩四目相对,做了个安睡的手势自觉回屋。

  她向来警惕,在身边有人且身处B区这种危机重重的城市之下,是绝不可能睡的安稳的。

  明轩眉头微颦,破天荒的敲响了樊梦的房门,开门时对上那张精致的仿佛画中的美少年樊梦还有些不适应,挑眉不解:“你找我?“

  “九儿去科研中心遇到了什么?“

  樊梦当即了然,明轩心思敏感,一点风吹草动就能看到事情的本质“怎么不去问她本人?“

  明轩苦笑挑眉,眸光意味不明,却又散发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危险。

  他自是想问九儿,可怕交流太多,那拒绝顺着话题衍生而来,到那时,他又该如何是好?

  想和她说话,又怕和她说话。

  “樊小姐,作为多次阻碍我和她相处,为你的主人创造时间的你,不觉得问我这句话有些可笑吗?“

  那双眼是难解的阴霾,狠辣如同草原上敢于狮王斗争夺食的狼,将无害于嗜血展现的凌厉尽致。

  这才配能一击击碎丧尸头颅的明轩,优雅,高贵,疏离,不过是他懒得应付的表面,骨子里装的都是嗜血。

  樊梦微怔,丝毫不意外此时的明轩,他本就未掩饰过自己的本性,只是对上那张脸容易让人脑补太多,从某种程度来说,他和主人大致相同。

  都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遇到一只七阶精神系,现在精神力受创,大脑的负荷程度比以往要虚弱,需要慢慢调养。“

  “他是光系。“

  樊梦微怔,讶异的表情不需多说,明轩心下已有了计较,在不多说转身离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末世之独宠女配》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