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何宦无妻 > 终章:也许是新的开始
  ,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京郊澜安亭外的红梅开的依旧娇艳。

  北风吹过,碎雪顺着梅枝飘落,傅明娴拉了拉肩上披着的灰色貂皮大氅,缓缓的伸出手。

  雪花晶莹透彻,落在傅明娴的掌心微凉,落入掌心瞬间便融化成了一滩水迹,惊的她心神不宁。

  “夫人,您小心着凉。”飘絮早已嫁作人妇、却总喜欢陪在傅明娴的身旁,时间是样好东西,连当初怯懦胆小的飘絮如今也能如此沉稳端庄。

  多年后再度在澜安亭等人,场一样,景一样,人却非当年。

  傅明娴笑了笑,接过飘絮手中递过来的织锦梅花手炉轻声道,“哪里还会着凉,你照顾的妥帖,我又是自己小心穿戴着的,放心吧。”

  说话间,傅明娴的手小心翼翼的放在腹间,微低着头,眸底满是慈爱,冬日里的衣裳很是厚重臃肿,却不难看出隆起的小腹。

  汪延走后不久,傅明娴便被查出来已有身孕两月有余,而如今汪延已经走了大半年,临盆在即,傅明娴的身子骨也越发的沉重起来。

  可她却是改不了这么个习惯,每日闲暇总会来着澜安亭等上那么一段时间。

  就好像汪延还在她身旁一般。

  傅明娴也总说,这京郊澜安亭离得城外最近,倘若他真的回来了,便总是能第一眼就见到她。

  汪延也是会很高兴的。

  从半年前汪延领了旨意奉命缉拿徐友珍开始,傅明娴便不太爱笑了,除了在面对腹中未出世的孩儿时,便是在这澜安亭中。

  战况万分凶险,汪延在前线殚精极虑,傅明娴便在后方提心吊胆。

  半月前,更是传来汪延同徐友珍最后一次交手不幸身死的消息,傅明娴当场昏厥。

  谁都以为她怕是要承受不住打击,就连陆历久也曾来探望,怕她想不开跟随了汪延而去。

  不想傅明娴却好像不知道这消息一般,继续养胎和等着汪延凯旋。

  每日安胎药一碗不差,日常膳食也是挑着营养,这倒是件好事、可是这样安静的傅明娴却更加让人害怕。

  飘絮连同院子里的丫鬟们都日日小心警惕着,如今半月已过,才发现傅明娴的确是没存了想死的心思,这才放心下来。

  “他说他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

  还是这样话,却是笃定的语气,汪延从不曾骗过她,哪怕他们之间数次误会争吵,每次低头的都是他。

  他不舍得骗她。

  傅明娴低头间眼眶微红,更是轻轻的抽了口气,忍住了鼻尖的微酸。

  飘絮点点头,不忍扰了傅明娴的兴致,随后便不再多言,而是静静的站在傅明娴的身后,而是同她一起看着来时的青石小径。

  想起当日汪延遗憾离去,傅明娴便心如刀割。

  临行的前夜,她很想同汪延好好告别,却不想巧合提到了自己的前世。

  其实前世的她和今生的她又有何分别呢?

  别人眼里或许有,她却是晓得半点都没差。

  不管汪延时喜欢傅国公府的傅明娴,还是现在的傅明娴,他喜欢的都是她。

  从来都没变过。

  可女人一旦小心眼起来,便总会钻进牛角尖里。

  她执念汪延对她的喜欢不过是因为她长得像前世,而汪延的努力也不过是在气她看不传。

  人总是要失去后才会知道后悔的滋味。

  傅明娴的眼中渐渐浮现出曾经和汪延相遇的点点滴滴,原来从七岁开始,她在柴房见到满身是血的他开始。

  这份感情变早已经被注定。

  “飘絮,你说他给我安排好了住处是吗?”

  良久,傅明娴缓缓开口,看着那已经被淹没的青石小径开口。

  飘絮却是目光一喜,“夫人……”

  “我们回去便动身吧,今日……便是我最后一次来这里等他。”

  傅明娴的声音很轻,态度却很是坚决,一直以来,哪怕她没有注意、也是事实,她都被汪延保护的很好。

  如今,即便她再不愿意相信,也要知晓那人回不来的后果。

  知道汪延战死的消息时,傅明娴是真的想过随汪延而去,可是她不能。

  昏迷不醒的时候,他梦到汪延痛心疾首的问她,为何始终不愿意相信他。

  无论是前世他要她等他,还是今生的他的呵护。

  傅明娴想明白了,她并不是不相信,只是不敢相信罢了,在她心里,早已经不知不觉认定了汪延,才会有着诸多的反应。

  只是她从小生长的环境让她对感情的怯懦蒙蔽了双眼。

  现在,她不是一个人。

  她的腹中还有着汪延的骨血,她不能断了梁家最后的血脉。

  她得……好好地照顾汪延的子嗣才行,带着汪延的那份爱。

  泪水就这么不争气的从眼眶掉落,很快的掉落地上迅速的被风雪掩盖,那样的悄无声息。

  西厂是汪延一手创建的,也是朱见深一手提拔促成的,那位高高在上的君主用他,信他,扶持他,却也同样的在忌惮他。

  君王未可信的道理,傅明娴还是懂的。

  随着曹吉祥石亨先后到台,如今就只剩下了徐友珍一人还在苦苦支撑。

  可倘若连他也不在了呢。

  那朝中最大的势力便是汪延了。

  平心而论朱见深是位好皇帝,他于后宫对万贵妃感情深厚,于前朝懂得权衡利弊,摆弄权术制衡。

  可对汪延来说却是不公平。

  哪怕他并没有徐友珍谋逆的心思,也依旧被顾忌。

  他这是在拿自己的性命,来换傅明娴周全。

  她不能再让他失望了。

  他拿命来搏的退路,傅明娴得好好活着才行,带着他那份。

  飘絮谨慎的掺扶在傅明娴身旁,如今月份大了,人也变得沉重起来,澜安亭的台阶不陡也不平,生怕出了什么闪失。

  傅明娴也一步一步走的小心。

  主仆二人脚步缓慢,地上积雪被踩的咯咯作响。

  “娴娴。”

  急促的声音身后传来,夹杂着喜悦、惊的傅明娴浑身僵硬,飘絮猛然回头间却是已经喜极而泣。

  傅明娴缓缓转过身。

  不远处一道身影霍然闯入实现,同前世的记忆渐渐相重叠。

  原来。

  她临死前看到的那道前来的身影并非是幻觉,而是他真的来了。

  “汪延……”

  傅明娴脚步有些匆忙,眼眶亦是微红的氲了层水雾的向着汪延的方向奔去。

  汪延缓缓的笑了,连日来赶路又恰逢大雪闭路让他劳累不少,鬓上青丝夹着白雪,满面风霜。

  可是此时却是脚步匆忙,还未见傅明娴迈动步子就已经跃到她身旁,揽着傅明娴的腰身,“娴娴,我回来了。”

  岁月静好,看着她在自己的怀中幸福,这也便是他最幸福的事情。

  霜雪吹满头,也可算白首。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看过《何宦无妻》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