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剑来 > 第四十七章 独行
  ♂

  陈平安和宁姚在十二脚牌坊楼那边分道扬镳,陈平安去了泥瓶巷,敲门喊道:宋集薪,在家吗

  正在灶房用葫芦瓢勺起一瓢水的少女,接连打嗝,喝下水后,顿时神清气爽了许多,她放下勺子,从灶房姗姗走出,跑去打开院门,感到有些奇怪,仍是一板一眼回复道:我家公子不在。陈平安,你怎么敲门了,以前你不都是站在你家院子,跟咱们聊天吗

  陈平安隔着一堵院门,说道:有点事情。

  稚圭开门后,打趣道:稀客稀客。

  她看了眼陈平安的脸色,问道:找我家公子做啥如果不着急的话,回头我可以帮忙捎句话。着急的话,估计你就得去监造衙署找人了,之前你也亲眼瞧见了,我家公子跟新任督造官宋大人关系不错。

  她发现陈平安两脚生根似的一动不动,白眼道:倒是进来啊,愣在那边做什么我家是龙潭虎穴啊,还是进来喝口水要收你一两银子

  说到这里,少女自顾自掩嘴娇笑起来,对你来说,肯定是后者更可怕。

  陈平安扯了扯嘴角,笑容牵强,轻声道:其实我是来找你的,之前那么喊,是怕宋集薪误会。

  稚圭会心一笑,问道:那就说吧,什么事情丑话说在前头,邻居归邻居,交情归交情,可我到底只是一个泥瓶巷寄人篱下的小丫鬟,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帮不了大忙。不过你陈平安要是借钱的话,是能用钱解决的问题,算你运气好,我倒是有一点点小法子。

  陈平安苦笑道:还不真是钱的事情,我就跟你直说了吧,刘羡阳给人在廊桥那边打成重伤了,杨家铺子的老掌柜去看了,也没辙。

  稚圭一脸茫然,我怎么没听说这事儿,刘羡阳惹上谁了

  陈平安无奈道:是个外地人,来自一个叫正阳山的地方。

  稚圭试探性问道:那你是想托关系走门路,好给刘羡阳找块风水宝地下葬这倒是不难,我可以让我家公子在督造官那边说一嘴,再由衙署管事门房之类的出面,去桃叶巷请那个魏老头找地方,只要不是要在朝廷封禁的地方占个山头,想来不难。

  陈平安本就黝黑的那张脸庞,愈发黑了。

  约莫稚圭也察觉到自己想岔了,习惯性一龇牙,露出雪亮的整齐牙齿,她背靠墙壁上的春联,歪着脑袋,笑容玩味,问道:陈平安,你是想要我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可是我就是个丫鬟呀,杨家铺子老掌柜都没办法,我能如何

  陈平安一番天人交战之后,缓缓说道:王朱,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那年大雪天,我在家门口看到你,就知道你跟我们不一样。后来你也是第一个看出蛇胆石不寻常的人,现在回想起来,你当年看待我们这些街坊邻居的眼神,跟当下那些外乡人看我们,本质上没有区别。

  少女咧嘴一笑,其实是有的。

  我不光光是看待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就是看待那些仙家修士,也一样看不起。

  只不过这句话,稚圭没有说出口。

  有些道理,在她这边,本就是天经地义,可在别人那边,就成了目中无人,桀骜难驯。

  陈平安问道:我找你,是想问问你,到底有没有可能救回刘羡阳。我用掉一张槐叶,当时只能勉强吊住刘羡阳最后一口气,虽然用处不大,但最少是有用处的,所以我想问,你这边有没有槐叶,尤其是多余的槐叶

  少女指了指自己鼻子,问道:你是问我家公子宋集薪有没有槐叶,还是我,一个无父无母的小婢女

  陈平安死死盯住少女,直截了当道:宋集薪就算有,他也不会给我。我是在问你,王朱。如果有,你愿不愿意借给我,如果没有,你知不知道其它法子来救刘羡阳

  始终被称呼为王朱的少女,一只手揉着下巴,一只手轻轻拍打腹部,摇头道:没啦,真没啦,不骗你,你要是早些来,说不定还剩下几张槐叶。至于其它法子,当然没有,我又不是神仙,哪里晓得让人起死回生白骨生肉的手段,对吧陈平安,你可不能强人所难,唉,我真是看错你了,以为你跟他们都不一样,不是那种挟恩图报的家伙呢。

  陈平安犹不死心,真没有不管我做不做得到,你可以说说看。

  稚圭摇头,斩钉截铁道:反正我没有

  陈平安笑了笑,我知道了。

  少年转身就走,消瘦身影很快消失在泥瓶巷。

  少女站在家门口的巷子里,望着少年渐行渐远的背影,神色复杂,有一丝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意味,愤愤道:好不容易到手的槐叶,就这么被你挥霍掉了那你可以跟着刘羡阳一起去死了,反正早死早超生,运气好的话,下辈子继续做难兄难弟吧。总好过那些连来生也没有的可怜虫。

  少女走回院子,跨过门槛的时候,不小心又打了个饱嗝,讥笑道:有点撑。

  她冷不丁加快步子冲向前,一脚重重踩踏下去,然后缓缓蹲下身,盯着那只头顶生角的土黄色四脚蛇,训斥道:有借有还再借不难,你们这五头小畜生,以后若是胆敢赊账赖账,看我不把你们扒皮抽筋一锅炖

  婢女脚底板下的四脚蛇竭力挣扎,发出一阵阵轻微的嘶鸣,似乎在苦苦哀求讨饶。

  陈平安离开泥瓶巷后,一路跑到学塾,结果被一位负责清扫学塾的老人告知,齐先生昨天便与三位外乡客人一起去小镇外的深山了,说是要探幽寻奇,一趟来回最少要三天。陈平安满怀失落,转身离去的时候,拎着扫帚的老人猛然记起一事,喊住少年,说道:对了,齐先生去之前,交代过我,如果泥瓶巷有人找他,就告诉那个少年,道理他早就说过了,不管他今日在与不在学塾,都不会改变结局。

  少年好像早就知道是这么一个结果,眼神黯淡无光。

  死水微澜,了无生气。

  但是少年仍然弯腰致谢,道:谢谢老先生。

  老人连忙挪开几步,站到一旁,摆手笑道:可担待不起先生二字。

  老人看到少年缓缓离去,走了一段路程后,好像抬起手臂擦了擦眼睛。

  老人轻轻摇头,想起同样是差不多岁数的同龄人,另外两位读书种子,宋集薪和赵繇,再看看这位,人生际遇,天壤之别。

  真是有人春风得意,有人多事之秋啊。

  陈平安去了趟泥瓶巷,拿起最后一袋藏在陶罐里的铜钱,带着三袋钱,走入福禄街,找到窑务督造衙署。

  门房一听介绍后有些懵,宋集薪在泥瓶巷的邻居,要找宋集薪和督造官宋大人陈平安偷偷递给他一枚早就准备好的金精铜钱,也不说话,门房低头一瞅,一掂量,双指一摩挲,心领神会,却不急着表态。少年很快就又递过来一枚金色钱,门房笑了,却没有接手,说道:既然是个懂事之人,我也就放心帮你引荐,否则因你丢了这份差事,我就真是冤大头了。你手里这枚铜钱先收着,如果府上管事答应你进衙署,再给我不迟,如果不答应,我也爱莫能助,就当这枚铜钱就与我无缘,你觉得如何

  陈平安使劲点头。

  没过多久,年迈管事和门房一起赶来,门房对少年使了一个眼色,暗示他千万别这个时候掏出一枚铜钱来,公然受贿,罪名可不小。好在少年没有做出那傻事来,只是跟着管事一起往衙署的后堂走去。

  门房叹了口气,有些奇怪,为何管事一听是泥瓶巷姓陈的少年,就点头答应了。什么时候衙署的门槛这么低了

  门房有些心虚,其实他方才见着管事,言语当中的明里暗里,都劝管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别让那少年进衙署,只不过他也没直说,相信以老管事在公门修行这么多年的高深道行,肯定心知肚明。

  年轻门房原先打的小算盘,当然是想着白拿一枚铜钱,又不用担风险,而且拿得心安理得。

  现在他只希望那穷酸少年可别是什么惹祸精。

  在衙署后堂正厅,身穿那一袭白色长袍的高大男人,坐在主位上正在喝茶。

  宋集薪坐在左边客人椅子上,单手把玩一柄竹制折扇,不断将其打开合拢,笑望向被带进来的草鞋少年。

  乌黑的椅子,雪白的袍子,很鲜明的反差。

  管事退去,主位上的男人放下茶杯,对少年笑道:陈平安,随便坐。之前我们其实已在泥瓶巷见过面了,只不过当时我没有认出是你,否则早该打招呼的。

  宋集薪觉得有些好笑,只有他才知道这个男人,在自称我的时候,明显会有些拗口。

  少年坐在宋集薪对面的椅子上。

  男人开门见山地问道:陈平安,你来这里,是关于刘羡阳被打伤一事

  少年站起身说道:我希望宋大人能够严惩正阳山的凶手,而不只是将他驱逐出境。

  男人笑了笑,其实小镇这边是无法之地,意思是说这里没有任何王朝律法的,本来督造官就比较尴尬,是无权过问地方事务的,再者小镇这边,历来奉行民不举官不究,无论是大门大户里打死了丫鬟奴仆,还是小门小户的斗殴伤人,也没有来这座监造衙署击鼓鸣冤的风俗,所以,陈平安你是提着猪头走错庙,拜错菩萨了。

  男人言行举止,和颜悦色,身上没有半点颐指气使的倨傲姿态。

  陈平安掏出三袋子铜钱,放在椅子旁边的高凳上,然后对那个神色自若的男人说道:宋大人,我知道你很厉害,我想知道你能不能救下刘羡阳,哪怕不能救,能不能给他一个公道,不让杀人凶手杀了人,只要离开小镇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男人哈哈笑道:我很厉害是你家那个黑衣少女告诉你的吧嗯,由此可见她的武学天资极好,比你那个叫刘羡阳的朋友还要好。实话告诉你好了,我只会杀人,救人实在不擅长。再说了,我凭什么要为了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少年,坏了这里奉行千年的大规矩

  男人说到这里,指了指那三袋子铜钱,没了宝甲剑经的刘羡阳,他的命,根本值不了这么多钱,至于想要买下我的人情,这些钱,又远远不够。我大骊跟正阳山闹掰,就为了三袋子钱绝对不可能的,传出去会是整个东宝瓶洲的笑话。陈平安,你可能暂时不太理解这番话,但是以后如果有机会,你出去走走,就会明白这是大实话。

  陈平安咬牙说道:宋大人,你能不能说出如何才能出手哪怕你觉得我死也做不到,但是宋大人可以说说看。

  男人不觉得自己有流露出蛛丝马迹,这位权势藩王眼神出现一抹讶异之色,微笑笑道:陈平安,我不是瞧不起你,故意刁难你,恰恰相反,我觉得你这个人有意思,才愿意花时间,心平气和跟你讲道理,做买卖,明白吗

  陈平安点了点头。

  宋集薪坐姿不雅,盘腿坐在椅子上,用合拢折扇轻轻拍打膝盖。

  隔岸观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宋长镜不计较宋集薪的不着调,小镇之上,这位藩王掌握情报之多,仅仅输给齐静春而已,他终于一语道破天机:陈平安,你根本不用太过愧疚,误以为你朋友因你而死,因为刘羡阳早就身陷一个死局,只要这个少年不肯交出剑经,就只能是一个死结,因为正阳山一定会要他死的。不管是齐静春还是阮师,谁也拦不住,倒不是说没人打过那老猿,而是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不划算不值当。

  男人喝了口茶,悠然道:陈平安,你有没有想过,为何连最不该得到祖荫福报的你,都有了一片槐叶,可是刘羡阳天赋根骨那么好,竟然没有得到一片槐叶,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陈平安说道:打扰宋大人了。

  草鞋少年收起三袋子铜钱,向眼前这位督造官大人告辞离去。

  宋长镜虽然没有挽留,竟是亲自起身相送,宋集薪刚想要不情不愿站起来,却看到这位叔叔微微摇头,顺势就一屁股坐回,舒舒服服靠在椅背上。

  走到门槛的时候,宋长镜毫无征兆地说道:有两件事,我做得到,却无法去做,所以只要你做成其中一件,我倒是可以考虑帮你教训那头老猿。

  少年赶紧停下脚步,转过身,满脸肃穆。

  男人淡然道:一件事是找机会,绑架老猿身边的正阳山小女孩,乱其心志,迫使老猿强行滞留在小镇。还有一件事是夜间偷偷砍倒那棵老槐树,然后拔出铁锁井的那条铁链。你可以两件事都做,也可以只做一件事。一件事做成了,我出手帮你重伤凶手,两件事一并做成了,我就替你杀了正阳山老猿。

  宋长镜微笑着承诺道:一言既出,决不食言

  然后权势滔天的大骊藩王说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言语,陈平安,我相信你感觉得到一句话的真假。

  少年默然离去。

  没有看到听到少年使劲拍胸脯的大放厥词,宋长镜反而觉得很正常,站在门口,背对着屋内的宋集薪,问道:你跟他比较熟,觉得他会不会去做

  宋集薪摇头道:不好说。如果正常情况下,要他去做违心的事情,很难很难,但是为了刘羡阳的话,估计就又有点悬了。

  男人负手而立,望向天空,问道:假设少年真的给人意外之喜,本王借此机会插手其中,不管是和正阳山交好,还是与风雷园结盟,自然只可取其一,甚至难免会与另一方结怨,这相较于本王袖手旁观,任由大骊跟这两方势力始终不咸不淡,老死不相往来,对于我大骊来说,你觉得哪一种结果更好

  宋集薪站起身,用折扇拍打另外一只手的手心,缓缓踱步,思量之后说道:太平盛世选后者,适逢乱世选前者。

  然后少年笑道:无论小镇外的天地,到底是盛世还是乱世,看来最少叔叔你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宋长镜嗤笑道:我辈沙场武人,在太平盛世里做什么做一条给读书人看家护院的太平犬吗

  宋长镜转头看着神色僵硬的少年,本王已经看出来,这个少年,才是你的真正心结所在,而且你短时间内很难解开,一旦留下这个心结离开小镇,这将不利于接下来的修行。所以你可以亲眼看看,一个原本赤子之心的单纯少年,是如何变得一身戾气和俗气的。到时候,你就会觉得跟这种人怄气,很没有意思。

  宋集薪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反驳什么,最后陷入沉思。

  男人走回屋子,坐在主位上,仰头一口喝光杯中茶水,最重要的是,本王玩弄这种无聊的小把戏,除了随便找个蹩脚理由,以便浑水摸鱼之外,也是想让你明白一个道理,在你接下来要走的修行路上,谁都有可能是你的敌人例如你的亲叔叔,我宋长镜。

  少年愕然。

  宋长镜冷笑道:因为心结魔怔,如果不是亲手拔除干净,后患无穷,如荒原野草,春风吹又生。

  宋长镜讥讽鄙夷道:即将贵为大骊皇子殿下的宋集薪,你是不是满怀悲愤,可是你现在能怎么办所以你觉得自己,比起被玩弄于鼓掌之中的陈平安,好到哪里去

  宋集薪死死盯住这个满脸云淡风轻的男人,少年抓住折扇的五指,筋骨毕露。

  男人端坐椅上,眼神深沉,望向屋外,仿佛在自言自语:以后你看到的人越多,就会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情,什么善恶有报,快意恩仇,匹夫一怒血溅三尺,什么才子佳人,有情人终成眷,都是废物们臆想出来的大快人心。所以啊,你自己的拳头一定要硬,靠本王靠你的亲生父母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不然带你离开小镇,就是无异于带着你的尸体去乱葬岗,帝王之家,何尝不是生死自负。

  少年汗流浃背,颓然坐在椅子上。

  虽然少年在得知自己的真实身份后,将那份志得意满隐藏得很深,在衙署待人接物并无半点异样,可是落在藩王宋长镜眼中,如手持照妖镜,照见一头刚刚化为人形的精魅。故而能够在谈笑之间,灰飞烟灭。

  宋长镜望向远方,视线好像一直到了东宝瓶洲的最南端,到了那座遥远的老龙城。

  这位藩王不知为何,想起一句话,人心是一面镜子,原本越是干净,越是纤尘不染,越是经不起推敲试探。

  宋长镜觉得庙堂上的读书人,虽然絮絮叨叨神憎鬼厌,可是有些时候说出来的大道理,他们这些提刀子的武人,真是活个一千年也想不出说不透。

  宋长镜收起思绪,伸手指向南方,如手持枪戟,锋芒毕露,宋集薪,如果你觉得本王今天说得不对,可以,但忍着,只有将来到了老龙城,咱俩换个位置坐,本王才会考虑是不是要洗耳恭听

  大骊皇子宋集薪已经恢复正常,笑道:拭目以待。

  官署门口,草鞋少年如约递给门房第二枚铜钱。

  十二脚牌坊楼,陈平安看到黑衣少女的身影,快步跑去。

  宁姚就站在气冲斗牛的匾额下,开口问道:怎么样

  陈平安摇头道:三个人都找过了,其中两人见着面,齐先生没能看到,不过我一开始知道答案的。

  君子不救。

  齐先生确实在此之前早就说过。

  宁姚皱眉不语。

  陈平安然后对少女说了一句小心,就开始狂奔离开。

  先到了杨家铺子,用一枚金精铜钱跟知根知底的某位老人,买了一大堆治疗跌打和内伤的药瓶药膏和药材,这些东西如何使用和煎熬,少年熟门熟路,龙窑烧瓷是一件靠山吃饭的活计,经常会有各种意外,姚老头虽然看不顺眼只能算半个徒弟的陈平安,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少年腿脚利索,人也没有心眼,所以许多跑腿以及花钱的事情,都是让陈平安去做,比如给窑口的伤患们买药以及煎药。

  陈平安回到泥瓶巷祖宅,关上门后,先开始煎药,是一副治疗内伤的药方,在等待火候的空隙,将一件洗得发白却依旧干净的衣衫摊放在桌上,撕成一条条绑带,以吝啬小气著称的草鞋少年,此时没有半点心疼,然后除了将那把宁姚借给自己的压衣刀绑在手臂之外,少年还在自己小腿和手腕之上,都捆绑上了一层层的棉布细条。

  陈平安摘下墙壁上那张自制的木弓,犹豫了一下,仍是暂时放弃携带它,反而从窗台上取回弹弓和一袋子石子。

  之所以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接连三次碰壁也没后悔,这是少年独有的犟劲。

  不去试试看,少年怎么都会不甘心,就像少年在铁匠铺那边,最后一次,求老掌柜一定要再试试看,是一样的道理。

  先找身份古怪的稚圭,是希望能给刘羡阳找回一线生机。再找齐先生,是心存侥幸,希望他能够主持公道,最后找宁姚所谓的武道宗师,督造官宋大人,是摆明了倾家荡产去做一笔买卖。

  少年一开始就想得很清楚,所以这时候很失落,但也没觉得如何撕心裂肺。

  其实藩王宋长镜和邻居宋集薪,根本不懂陈平安。

  有些事情,死了也要做。但有些事情,是死也不能做的。

  少年蹲在墙角,安安静静等待药汤的出炉,这一罐子药,很古怪,没有别的用处,就是能止痛,曾经龙窑窑口有个汉子,患了一种怪病,在床上熬了大半天,半死不活不说,关键是整个人痛苦得整张脸和四肢都扭曲了,后来杨家铺子就给出这么一副方子,最后那个汉子很快就死了,但是走得并不痛苦,甚至有力气坐起身,交代遗言后,还姚老头的搀扶下,去看了最后一眼窑口。

  陈平安觉得自己应该也用得着。

  少年看到桌上还有一些碎布片,便脱下脚上那双破败草鞋,拿出一双始终舍不得穿的崭新鞋子,搬来陶罐,拿出其中的碎瓷片。

  约莫半个时辰后,做完一切事情的少年打开屋门,悄无声息地走出泥瓶巷。

  临近黄昏,阳光已经不刺眼,天边有层层叠叠的火烧云,无比绚烂。

  草鞋少年走向福禄街。

  青石板街道上,已无路人,少年独行。...

看过《剑来》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