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剑来 > 第九十二章 小竹箱
  水深无声,雨大皆短。

  这场暴雨在陈平安和阿良走回大树下没多久,就已经变成淅沥沥小雨,雨珠不断从树叶上滴落,红棉袄小姑娘在陈平安回到树下的时候,满脸隐忧,陈平安灿烂一笑,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轻声说没事了。小姑娘脸色呼啦一下蓦然灿烂起来,如一抹令人意外的雨后彩虹,干净得让人心颤。这一刻,陈平安突然有些愧疚,只是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许多言语堵在心里头,便只好默默练习剑炉立桩。

  阿良看到这一幕后,会心一笑,但是李槐一句话很快打消了阿良的不错心情,阿良阿良,听陈平安说你是去山上拉屎了,因为这样可以不用擦屁股。阿良笑呵呵问道,真的是陈平安说的?李槐瞥了眼就站在不远处的陈平安,大概是生怕阿良跟陈平安当面对质,也学着阿良的语气呵呵一笑,说陈平安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我觉得他肯定是这么想的,我当然觉得阿良你不是这样的人啊,我还专门给朱鹿姐姐解释过,拍胸脯保证你阿良不是这样的。阿良轻轻扯住李槐的耳朵,低头笑问道,哦?李槐痛心疾首道,阿良,都怪陈平安,太不是个东西了,要不要我替你骂他?阿良使劲拧转这个小王八蛋的耳朵,当我阿良好骗是吧?李槐鬼叫起来,只可惜没有人愿意理睬,李槐立即见风转舵,阿良阿良,我有个姐姐,叫李柳,名字是难听了一点,人可漂亮了,这个绝对不骗你,林守一和董水井两个色胚,就都偷偷喜欢我姐姐,董水井有事没事就去我们家蹭饭,每次见到我姐,恁大一个人了,还脸红,真是恶心。阿良,我觉得你比董水井强多了,人帅脾气好,骑得起驴子喝得起酒,要不要以后帮你和我姐,认识认识?

  阿良赶紧松开李槐耳朵,双手轻轻放在李槐肩膀上,往下一按,笑道咱们蹲下来慢慢聊。

  陈平安走到朱河朱鹿父女身前,问道:“朱河叔叔,能不能聊一下?”

  汉子咧嘴笑道:“等你这句话很久了。那我们随便走走,反正雨已经很小。”

  两人并肩走出那棵树荫大如峰峦的不知名大树,不等陈平安开口询问,朱河自己就自报家门和根脚了,“陈平安,小镇之前发生那么多奇怪事情,你既然能够在正阳山搬山猿手底下活下来,还与那位外乡少女成为结伴盟友,估计很多事情你都已经知晓,那么我也不藏掖什么了,毕竟小姐的安危是最重要的,我们父女二人皆是李家的家生子,就是世世代代作为杂役奴婢,在主人李家讨一口饭碗吃,虽然听着很可怜,其实没你想的那么惨,从一年到头也见不着几回的老祖宗,到家主,再到我们这位宝瓶小姐,没谁把我们父女当下人看待,尤其是小姐和我家闺女,其实她俩关系不比寻常人家的亲姐妹差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中年男人转头看了眼站在大树底下远望别处的女儿,正是少女身段抽条的时分,尚未真正长开,大概再过一年就会是真正的大姑娘了,他觉得自己女儿不会比大骊京城的任何一位千金小姐逊色,他对此一直很自豪,坚信女儿朱鹿以后一定会在大骊大放异彩。

  需知大骊素来尊重女子,不禁女子投身沙场奋勇杀敌,大骊先帝甚至专门下令礼部为女子武人、修士,设置了一整套武勋称号,开一洲之先河,曾经被观湖书院为首的士子文人,大肆抨击,掀起过一场大乱战,矛头直指北方蛮夷大骊王朝,若非身为山崖书院山主的齐静春力排众议,可能当时的年轻皇帝就要迫于朝野清议舆论,就要因此收回圣旨。

  朱河笑道:当年发现我有习武的根骨天赋之后,二话不说就花费重金栽培我朱河,所以我才有现在的身手,女儿朱鹿也是差不多,如果不是她自己不争气,在武道第二境功亏一篑,以后成就比我这个当爹的,只高不低,老祖宗在发现朱鹿是习武的一颗好苗子后,亲口对我说过,朱鹿有希望走到传说中的武人第七境,我朱河不过才堪堪第五境而已。”

  说到这里,朱河心情有些失落,武人升境,没有旗鼓相当的对敌厮杀,没有命悬一线的生死磨砺,只靠天资是注定走不长远的,而且一旦错失良机,无法一鼓作气往上攀登,就会越来越消磨意气,再而衰三而竭,彻底断了登顶之路。

  朱河压下心中阴霾,继续说道:“这次由我们护送小姐离开大骊,一来是我们离得最近,身手还算凑合,而且是李家的家生子,不敢说本事有多高,最少忠心。二来小姐第一次出远门,需要细心的人照顾饮食起居,朱鹿就是合适的人选。第三嘛,我家小姐是老祖宗最心疼的晚辈,其实原本这次真正护送小姐远游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老祖宗自己亲自出马。只是阮师的风雪庙同门,那个阿良出现后,老祖宗就返回小镇了,因为如今小镇没了禁制,可以毫无顾忌地收纳天地灵气,等于是在一座洞天福地修行,老祖宗破境在即,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反正有阿良担任贴身扈从,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

  朱河略作思量,解释道:“我们老祖宗眼光独到且心胸宽广,虽然打心眼疼爱宠溺小姐,可是在小姐远游求学一事上,老祖宗非但不把小姐强行挽留在身边,庇护在羽翼下,反而明言小丫头不但要去山崖书院,而且后半段路程,就由她自己去走,李家子孙,本就该有这样的气魄。”

  朱河突然笑出声,“只不过说到这里,老祖宗又是一脸愁肠百转的模样了,碎碎念叨着可是咱们家小宝瓶,才不到十岁啊,气魄啥的,是不是可以晚一点再说啊。最后老祖宗下定决心不再一路悄悄跟随的时候,一步三回头,跟老小孩似的,破天荒第一回。所以朱鹿私下跟我说,老祖宗对小姐,是真好。”

  朱河心怀感激道:“小姐对我家朱鹿,也好,小姐从小就喜欢跟朱鹿聊天,看朱鹿练武,朱鹿能够走到今天,事实上小姐功莫大焉。”

  陈平安松了口气,“朱河叔叔,有你们在,我就放心了。”

  小镇那边,除了齐先生,陈平安信不过任何人。

  哪怕是阮师傅,就像陈平安对李宝瓶所说,他相信的也只是一位此方圣人的承诺,是齐先生曾经遵守的某些规矩,而不是阮师傅本人。

  这是一种不可言说的直觉,可以说是天生的,但更多还是熬出来的,就像草鞋少年给那位宁姑娘煎的药。

  之前对阿良,对朱河,皆是如此,更不例外。

  陈平安不是衣食无忧,没吃过苦,所以傻乎乎对谁都好。生活的艰辛,人心的丑陋,贫穷的磨难,孤苦无依的少年,早就铭刻在自己骨头上。

  朱河拍了拍少年的纤细肩膀,只是一拍之下,骨头之结实坚韧,稍稍超出这位五境武人的意料,但是很快释然,若非如此,能够正面硬扛搬山猿?他朱河就绝无这样的胆识能耐,只是一想到这里,朱河更是难免唏嘘,自己还不到四十岁啊,就已经雄心壮志消磨殆尽了吗,竟然比不得一个刚刚在武道上蹒跚而行的少年。

  朱河也有些好奇,笑问道:“虽然我不曾走出过小镇,不晓得外边江湖的规矩,但是老祖宗曾经闲聊时说起,如果在山下遇到江湖同道,有这样那样的众多忌讳,比如僧不言名道不言寿,还有就是可问师门,不可问武学路数。不过我是真的很好奇,你是如何从搬山猿手下逃脱的,你们小镇那场追杀,我只是事后听老祖宗说起。”

  陈平安有些难为情,“其实就是一直在逃命,从泥瓶巷一直逃到山里,如果不是宁姑娘,我早就死了。”

  朱河犹豫了一下,然后轻声提醒道:“要珍惜这些善缘,和那位宁姑娘的,还有和阮师……阮师傅的,一定要小心维持稳固,千万别断了。”

  陈平安有些疑惑。

  朱河感慨道:“我们只是骊珠洞天的井底之蛙,大家差距有限,就像你我,武学修为,撑死了就是五境之差,至于身份,我一个家生子,难道还有资格瞧不起身世清白你?可是在井外的天地,会大不一样,你以后走得越远,在外边混得越久,就会理解得更透彻。”

  陈平安诚恳道:“我没想那么远。”

  朱河大笑道:“可以好好想一想了。”

  陈平安点点头。

  对于别人的善意,陈平安一向很珍惜。

  对于别人的恶意,若是暂时没办法跟那些人说清楚道理,那就且放心头,绝不忘记。

  毕竟路还很长。

  ————

  大树底下,刚刚把姐姐李柳给卖了的李槐,现在他在阿良面前腰杆子特别粗,大大咧咧说道:“阿良,回头我让陈平安给你做个酒葫芦,你把腰间那个小葫芦送给我吧,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绝不亏待你,反正你这个看着就显旧,配不上我妹夫的身份!”

  阿良神神秘秘道:“你懂个屁,这葫芦叫养剑葫,是全天下少有的好东西,看着不起眼,值钱得很,你有几个姐姐?反正一个打死也不够!”

  看到阿良难得用这么硬气的言语跟自己说话,小屁孩有些心里打鼓,眼馋地瞅着那只小葫芦,恋恋不舍地抬起头,试探性问道:“要不然我让爹娘多生几个姐姐?这事好商量啊,对不对?”

  阿良伸手捂住额头。

  没来由想起之前跟陈平安一起走下山坡,那少年竟然把自己跟第五境的朱河相提并论,阿良松开手,哀叹一声,随手捡起一干枯枝丫在地上划来划去。

  李槐探过头一看,是一个歪歪扭扭的字,写得真心不如自己这个蒙童好看,更比不上连齐先生也说不俗气的林守一了。

  李槐越看越觉得丢人现眼,看一下阿良的字,再看一下他腰间的银白色酒葫芦,一番天人交战之后,李槐说道:“阿良,你写字这么丑,我决定还是不做你的姐夫了,我爹娘都希望姐姐以后嫁给读书人的。”

  阿良缓缓抬起头,满脸匪夷所思,“很难看吗?”

  李槐心情沉重,使劲点头。

  小孩觉得姐姐李柳下次要是再敢跟自己抢东西吃,非要骂她没良心,自己可是为了她连那啥养剑葫都不要了。

  阿良一脸你年纪小你不懂事的神色,笑呵呵道:“怎么可能,不是我跟你吹牛,在一个离这个很远的地方,不知道多少人看到这个字后,都纷纷竖起大拇指。”

  李槐疑惑道:“当面?”

  阿良干笑道:“听说,听说。”

  李槐说道:“我就说嘛,谁有那脸皮跟你当面说写得好,我就拜他为师,估计连我娘也骂不过他。”

  阿良讥笑道:“你拜人家为师,人家就收你为徒啊?”

  李槐一本正经道:“不收?他眼瞎啊?”

  阿良再一次捂住额头,因为那家伙还真是个瞎子。

  阿良想着自己还是少跟这个小王八蛋说话,抬起头环顾四周,左看右看,最后看到少女朱鹿,笑道:“朱鹿,想不想学习剑术啊?我现在有一些出剑的兴致了……”

  不远处,朱鹿正在担心自家小姐。

  红棉袄小姑娘双手托着腮帮,望着小师叔离去的方向,眉头紧皱。

  听到阿良这句话后,少女愤懑道:“一边凉快去!”

  阿良眼神无辜且茫然:“刚下过这么一场大雨啊,你看我都浑身湿透了。”

  少女察觉到自己的失误,可仍是冷笑道:“吊儿郎当,不学无术,不是好人!”

  阿良气恼道:“小宝瓶,李槐,林守一,我是不是好人?!”

  李槐落井下石,“只是像好人。但如果肯送我酒葫芦,就是好人。”

  林守一冷淡道:“以后别骗我喝酒了,先生早就说过,文人斗酒诗百篇,全是假的。”

  只有红棉袄小姑娘对阿良偷偷一笑,阿良顿时心里暖洋洋的,朝她伸出大拇指,把其余两个家伙的冷嘲热讽当做了耳边风。

  阿良的江湖,终究不是白混的。

  等到陈平安和朱河走回,一行人重新上路。

  当原本东南方向的龙尾溪绕向正南方,成为大骊地方县志上崭新朱批的铁符河,顿时河水滔滔,水势大涨。

  河面之宽,河水之深,远胜之前的小溪气象。

  在陈平安的提议下,稍作休整,在这里煮米做饭,吃过午饭之后再赶路。

  李槐站在河边,叉腰啧啧道:“阿良,你以前见识过这么大的水吗?”

  前者白色驴子的阿良看了眼溪河交界处,又看了眼身后,最后对李槐笑道:“我见过的大江大河,比你吃过的饭粒还多。”

  李槐顿时不乐意了,“阿良,你是不是一天不吹牛就浑身不舒服?!”

  阿良置若罔闻,走到搭建简易灶台的少年身边,轻声道:“走,河边走走,有些话要跟你说。”

  陈平安愣了愣,就请李家婢女朱鹿帮忙,李宝瓶一路行来,其实已经能够帮上很多忙,甚至连帮助阿良喂养白驴也熟稔得很,所以手脚利索地帮着朱鹿姐姐一起煮饭,让她的小师叔只管去河边散步,一切包在她身上的俏皮模样。

  这些日子里,小姑娘始终坚持自己背着背篓,尽力自己打理一切。

  少年每次打拳走桩的时候,她往往都会默默陪在身边,有样学样,娇憨可爱。

  两人走到河边,然后沿着河水向下游行去。

  阿良坦诚相见道:“我很喜欢宝瓶这个小丫头,当然,你只会比我更喜欢。”

  陈平安回头望去,小姑娘在那边忙来忙去,又是车轱辘似的双腿,对比说一句做一事的林守一和万事不动手的李槐,虽然李宝瓶年纪还小,但是生机勃勃,哪怕只是看着她,就像看到一个美好的春季。

  陈平安点了点头。

  阿良又说道:“但是你总觉得哪里不对,是不是?”

  陈平安嗯了一声,“自从上次跟我聊了关于武学的事情后,一口气说了很多,可是在那之后,好像她不太爱说话了。”

  阿良问道:“你是不是跟她说了什么期望的话语,比如说你希望她以后可以成为怎么样的人?”

  陈平安猛然转头,满脸震惊。

  阿良大概也是不想无意间言语伤人,难得小心酝酿措辞,干脆停下脚步,蹲在河边,轻轻丢掷石子,在少年蹲在自己身边后,阿良轻声道:“情深不寿,慧极必伤,一般人自然没资格套用这两个说法,但是李宝瓶不一样,虽然现在还小,第一点当然是没影的事情,可第二点,她是已经适用了,你将你陈平安当做了依靠,所以你的一句无心之语,一件无心之举,都会让小姑娘深深放在心里,话语这东西,很奇怪,是会一个一个字一句一句话,落在心头堆积起来的,可能你觉得我这个说法比较像半桶水的老学究、酸秀才,可道理还真就是这个道理。”

  陈平安轻轻呼出一口气,“是我的错,我当时怕她没信心走到山崖书院,就说了我希望她能够成为一位女先生,小夫子。”

  阿良笑了笑,“‘是我的错’?陈平安,你错了。”

  少年疑惑不解。

  阿良不看少年,只是懒洋洋望向平静无澜的河面,“你只是没有做得更好,而不是做错了。”

  少年更加纳闷,这两者说法不同而已,可造成的结果,不还是一样的吗?

  阿良终于转头,似乎一眼看穿少年的心思,摇头道:“很不一样。知道为什么天底下的好人,一个比一个做得憋屈吗?比如齐静春,你们认识的齐先生,明明可以更做事更痛快,可到最后的结果,就只是那么窝囊憋屈?等到你环顾四周,好像那些个坏人,却又一个比一个活得潇洒快活,比如你之前跟我提到过的两个仇家,正阳山护山猿,老龙城苻少城主,他们回到自己的地盘后,确实会过得很舒心,一个地位崇高,躺在功劳簿上享受尊敬,一个野心勃勃,志在北方。”

  阿良看着陷入沉思的少年,洒然笑道:“所以啊,做好人是很累的事情,你千万不能做了好人,没有得到回报,或者只是得到意料之外的答复,就觉得自己做错了,更不能觉得自己以后再也不当好人了。这样……是不对的!”

  阿良脸色严肃,加重语气,重复最后一句话:“这样是不对的!”

  阿良笑了起来,重新变成那个万事不挂心头的浪荡子,“当然,李宝瓶好得很,小姑娘只是以她独有的方式在回报你,你可别想岔了。”

  陈平安使劲摇头道:“没有没有。”

  阿良点点头,“所以我才愿意跟你说这些。”

  他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横放竹刀在双膝,“要知道,我很少跟人讲道理的,我的道理……”

  阿良略作停顿,拍了拍自己膝盖上的绿色竹刀,“以前在剑,如今暂时在这刀。”

  阿良哪怕不下雨,日头不大,也会戴着那顶不起眼的竹篾斗笠,他随手扶了扶斗笠,“如果你的性格不对我的胃口,哪怕那根簪子意义跟我之前想象那般重大,哪怕你是齐静春挑中的人,我也不会跟你唠叨这些话,大不了把你送到大骊,心情好的话,直接把你丢到大隋就是了,对我来说,有什么难的?”

  这个嬉皮笑脸的汉子认真起来,别有风范,双手轻轻拍打竹刀,“对我阿良来说,人生于天地间,路要自己走,话要自己说,人要自己做。我觉得你陈平安,也该这样,不一定全部像我,但要腰杆够直,拳头够大,骨头够硬,更要剑术够高!”

  阿良哈哈大笑起来,“别忘了,最重要的是活得够久!”

  陈平安老老实实道:“阿良,虽然有些听明白了,有些还不是很懂,但我都会记在心里,以后遇到什么事情,都会拿出来好好想一想。”

  阿良点点头,欣慰道:“这就很够了。”

  阿良率先站起身,走出去几步,突然转头说道:“陈平安,我带的干粮吃完啦。”

  说完之后,阿良就快步离去,走向李宝瓶朱鹿那边,嚷嚷道:“开饭没,开饭没?!”

  留下一个没回过神的少年。

  说来说去,绕这么大一个圈子,这家伙就是为了光明正大的蹭吃蹭喝?

  陈平安笑着跟上。

  ————

  有一天黄昏,一行人远远经过一片绿意葱葱的山间竹林,红棉袄小姑娘扯了扯陈平安袖子,伸手指向那边,小声问道:“小师叔,竹林哦,好看吧?”

  忙着赶路的少年嗯了一声,继续埋头赶路,因为他们马上就要见到阿良所谓的驿路了,大骊朝廷的官道。

  小姑娘默不作声,颠了颠身后的背篓,仍然紧紧跟在少年身后。

  夜里睡在朱鹿搭起的狭窄牛皮小帐篷里,小姑娘想起一事,撅了噘嘴,有些委屈,最后告诉自己小师叔已经很好啦很好啦。然后沉沉睡去。

  第二天清晨,睡眼惺忪的小姑娘不敢贪睡,怕耽误了小师叔的既定行程,自己迅速穿好衣裳,穿上那双小师叔帮她做的草鞋,结果小姑娘刚钻出帐篷,整个人就呆住了。

  就在帐篷外,放着一只漂漂亮亮的绿竹小书箱。

  小姑娘愣了很久,然后一下子就嚎啕大哭起来。

  忙了一晚上的少年正在远处昏睡,被哭声惊醒后,赶紧起身跑过去,站在小姑娘身前,陈平安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摸着脑袋不知道如何安慰她,本以为小丫头天一亮看到小竹箱后,会高兴呢。

  看到李宝瓶这么伤心,陈平安真是心疼得厉害。

  小姑娘闭着眼睛哭了很久,睁眼看到陈平安之后,一下子止住哭声,快步跑到他身前,狠狠抱住陈平安,哽咽道:“小师叔,对不起!”

  陈平安只好轻轻拍着小姑娘的脑袋,“不哭不哭。”

  小姑娘只是哭,伤心坏了。

  陈平安柔声道:“不喜欢小竹箱?是小师叔做得不好看?没事没事,下次可以改样子,没办法,小师叔以前只见过一次小书箱,以后到了外边的热闹地方,再见着了好看的书箱,你告诉小师叔……”

  小姑娘抬起头,满脸泪水,“喜欢!没有比这个更喜欢了!”

  可似乎越是喜欢,小姑娘就越觉得自己没良心,越对自己的小师叔心怀愧疚,蹲在地上抽泣起来,不敢看小师叔。

  陈平安想到昨天阿良的言语,一下子想明白了,蹲下身,摸着小姑娘的脑袋,轻声道:“李宝瓶,知道吗?小师叔能够陪你一起远游求学,真的很高兴,只是以前没有跟你说过,所以现在小师叔跟你说了,如果你还能喜欢这个不值钱的小竹子书箱,那小师叔就更开心了,真的,不骗你。”

  小姑娘缓缓抬起头,但是双手还是蒙住脸,她只敢露出指缝,悄悄露出那双灵气盎然的眼眸,怯生生抽泣道:“小师叔不骗人?”

  少年眼神清澈,点头道:“小师叔也会骗人,但是不骗李宝瓶。”

  小姑娘迅速拿开手,笑容灿烂。

  又是少年印象里的那个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小姑娘了。

  所以少年也很笑容灿烂。

  有些人心如花木,皆向阳而生。

  小师叔和小姑娘尤为如此。

看过《剑来》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