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剑来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斗笠
  

  阿良不再喝酒,系好银色小葫芦,不过仍是翘着二郎腿,那柄棋墩山土地爷新打造的竹刀,横放在斗笠汉子的膝盖上,阿良双手双手轻轻拍打刀柄和刀鞘顶部,一上一下,说道:“一路走来,我其实一直在试探你,很多次了。你的选择,会决定我护送你到哪里,简单来说,就是我能陪你走多少路,就看你跨过多少个坎。”

  陈平安点头道:“到后边我也琢磨出一点意思了,但只是觉得阿良你肚子里憋了很多想法,具体想什么,我一直没想明白。”

  阿良对此并不觉得意外,开诚布公道:“第一次是在龙须溪边上,如果那次你让我觉得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屁孩,是个靠着一腔热血意气用事的烂好人,我可能只会留给你一头驴子,拍拍屁股就走了,至于你能不能熬到风雪庙魏晋出关,关我屁事,反正早死晚死都是死,浪费我感情。”

  阿良一边回忆细节,一边娓娓道来,陈平安听得目瞪口呆,完全没有想到阿良的心思如此细腻,更无法想象在自己的人生当中,曾经出现过那么多个稀奇古怪的考题。

  “倒数第三次,是棋墩山石坪一战。如果不是我的故意引诱,棋墩山土地魏檗和两条蛇蟒,不会那么莽撞行事。我是希望”

  “倒数第二次,是引诱你返回竹林,多砍几棵竹子。”

  “这一次,如果不出意外,是最后一次了。原本还想着护送你们到野夫关再离开,现在有些意外状况,不得不提前离开了。”

  阿良洒然笑道:“有些考验,是刻意为之,有些试探,则是顺势而为。在这期间,你做的有些事情,做得让我很不以为然,迂腐得很,有些事情,又做得让我觉得很痛快。这才是对的,这不是齐静春崔瀺他们读书人的科举制艺,首重真实。我做了这些,然后冷眼旁观,看你的一言一行,跟某些宗门老神仙收取关门弟子,是一个路数,重心性轻天赋。”

  阿良自嘲笑道:“是不是觉得我阿良是吃饱了撑着?或是人心鬼蜮,一肚子坏水?”

  但是他不等陈平安说什么,很快就自问自答道:“我哪有这份闲心啊,我阿良这么大的一个大人物,很忙的好不好。”

  陈平安把双腿放到长椅上,懒洋洋盘腿而坐,双手托着腮帮,问道:“阿良,是不是我跟齐先生认识的缘故?所以你才会对我这么上心?”

  阿良收敛玩笑神色,沉声道:“修行路上,诱惑太多了。李槐的那本断水大崖,林守一的修道天赋,都是可以用来卖钱,换成你陈平安的踏脚石。齐静春的弟子,不该如此凄惨。尤其是李宝瓶,那么好的一个小姑娘,我一想到她被自己信任的小师叔伤透了心,我阿良的心都快要碎了。”

  阿良才正经没多久,很快就又露出狐狸尾巴,笑眯眯道:“唉,我们这些老男人啊,什么家国破碎、山河陆沉,都扛得住挑得起,唯独最受不得这些小小的美好了。”

  陈平安从身边捡起一颗没被阿良屁股坐过的冰糖葫芦,缓缓嚼着,含糊不清问道:“阿良,你现在觉得我咋样?你要是觉得我不行的话,不然你找朋友送宝瓶他们去大隋,行不行?我倒不是怕吃苦,这个真不骗你,我就是怕齐先生会失望,怕我护不住宝瓶他们的周全。”

  阿良笑骂道:“你小子别想跑路,这门差事,还真就你最合适,齐静春别的不行,眼光是真好,除非换成老头子亲自带他们游学才行……不说他老头子,胆小怕事的缩头乌龟,抠搜抠搜的穷酸秀才,说起来就是一肚子火气……”

  阿良扶了扶斗笠,仰头望去,啧啧道:“呦呵,这大骊皇帝倒也有趣,厉害的厉害的。趁着还有点时间,跟你聊一点最没用的东西,顺便解释为何我愿意把大把时间放在你小子身上。”

  阿良同样收起二郎腿,跟陈平安一眼盘腿而坐,横刀在膝,缓缓道:“不管是习武还是练气,修行路上,最忌讳拖泥带水,所以顺从本心为人处世,是一条捷径,可难就难在多想了一个为什么。兵家修士是不会作退一步想的,世间武夫大抵难逃此窠臼,只觉得逆流而上,就是一个勇往直前,拼的就是一个勇猛精进,独步登天。道家喜欢扪心自问,佛家喜欢看前生来世,儒家喜欢讲规矩画框架,墨家比较奇怪,喜欢兼济天下,最讲侠义,不太喜欢谈长生。小说家,眼高手低,希冀着自己捣鼓出一个纸上世界。”

  “人心此物,脆如琉璃,经不起推敲。齐静春是既迂腐且自负的君子,不愿试探,那就由我来替他做。涉及文脉香火的传承,岂能儿戏?你陈平安若是个绣花枕头,或是个经不起诱惑的,到时候咋办?齐静春死翘翘了,可我阿良还活着呢,到时候齐静春眼不见心不烦,我不得被恶心死?要知道能吃苦耐劳,与经得起诱惑,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

  阿良叹了口气,道:“这大概算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陈平安一本正经道:“阿良你放心,我虽然喜欢钱,但我只喜欢我双手挣来的钱,别人的钱财,哪怕掉在地上,我遇见了,也只会寻找失主,绝对不放在自己兜里。”

  阿良笑道:“不能说你错,但你若是真有急需急用,可以先用了,解燃眉之急,这笔账记在心头就行,以后有力偿还的时候,多偿还一些便是,双方皆大欢喜。这才是真正的好人。要不然你还真守着那点钱饿死自己?”

  陈平安问道:“那如何判断我是否急需?”

  阿良指了指自己心口,再指了指自己脑袋,“这两关都过去了,那笔钱就能用了。”

  陈平安眼睛一亮,有所了悟,使劲点头道:“阿良你虽然没读过书,但到底是走过很多路的人。你这么一说,我就想通了。”

  阿良揉了揉鼻梁,“怎么感觉比李槐的马屁还不如。”

  阿良靠着围栏,望向廊道外的清朗月夜,感慨道:“知道吗,你那种迂腐,其实换成齐静春他们读书人的说法,叫正直。对,是真的正直,心与行相合,正人君子的正,直道而行的直。”

  阿良大笑起来,指着一脸懵懂的少年,“哈哈,你小子自己是晓得这些的,泥腿子,小财迷,吝啬鬼。但偏偏是这样,你很像很像老头子年轻的时候,其实齐静春跟你这么大的时候,脾气差得很,反而是公认大器晚成的老头子,跟你一样,很小就心思重,脾气也好,跟泥捏的菩萨差不多,天生就是坐在神坛上的……”

  阿良越说嗓音越低,只是骤然拔高,“当然了,我阿良是随心所欲惯了的,不是很喜欢你这种风格,当年就是因为这种感觉,让我拒绝了一个少年的请求,嗯,那家伙就跟你现在差不多大。我经常会想,如果当初带着他一起走走江湖,会不会比现在更好一些。我当时跟那个少年最后说,相信我,你读书会更有出息。江湖这么点大的地方,有我阿良一个人就足够了,可是书海无涯嘛,何必跟在阿良后头吃灰尘。”

  斗笠汉子咧咧嘴,“所以这趟来大骊,我想跟有些人唠唠嗑。我想告诉他们,齐静春不在意的事情,有人在乎。”

  阿良莫名其妙伸手随意一弹指。

  观水街那条小巷的书铺里,自称冲澹江李锦的年轻公子,额头如遭重锤撞击,整个人倒飞出去,撞入书墙不说,直接破墙而出,跌入隔壁店铺,把那个站在柜台后头打盹的店伙计,给吓得噤若寒蝉。

  阿良嘀嘀咕咕道:“神仙打架,看戏就好。小小锦鲤,真以为什么大江大浪都见识过了?我阿良见过的大江大河,比李槐吃过的米粒还多,真以为这句话是吹牛?我阿良这辈子就不知道吹牛是什么。”

  他继而向身侧凌空一抓,远处院墙那边,一条青色游鱼模样的袖珍精魅,如上钩之鱼,拼命挣扎,阿良手掌往回一扯,这尾青冥鱼被它拘束在掌心大小的方寸之地,更加出奇之处,在于斩断它与主人的神意牵连后,本该奄奄一息的灵物,反而比先前更加灵气充沛,悠然自得,扭尾游曳。

  阿良解释道:“回头让李槐豢养在那本当中……咦?怎么感觉这个小王八蛋,每天都有狗屎运?李槐在小镇是不是天天踩到狗屎,从不擦鞋底板?”

  远处有个稚嫩嗓音响起,“阿良你才天天踩狗屎!”

  陈平安望向阿良,后者低声笑道:“没事,三个家伙都是先后赶来这里没多久,不知道朱河朱鹿的事情,关于这对父女的不告而别,回头你自己找个借口对付过去就行了。”

  阿良招手道:“别偷听墙脚根了,来来来,分赃分赃了。”

  李宝瓶,李槐和林守一先后来到廊道,李宝瓶坐在陈平安右手边,李槐坐在陈平安左边,结果跟阿良的遭遇如出一辙,骂骂咧咧摘下屁股上的冰糖葫芦,立即眉开眼笑,二话不说就丢进嘴里,林守一则默默坐在阿良身边。

  阿良转身交给林守一那一摞黄纸符箓,“好好研究,不要轻易浪费了,齐静春说过,你们小镇的福禄街和桃叶巷,大有玄机,至今还隐藏着一桩不小的机缘。”

  阿良拍了拍冷峻少年的肩膀,“不管怎么说,你林守一如今是所有人当中,第一个名副其实的修行中人了,要更加珍惜自己的前程。”

  林守一点点头,郑重其事地收起那叠符箓,与一起藏在怀中。

  阿良转头望向贼头贼脑的李槐,没好气道:“你那本破烂书呢?拿出来。”

  李槐怒骂道:“你惦记它干嘛?除非你先给我十两银子!”

  阿良打了个响指,那条原本隐匿踪迹的青冥鱼,浮现在四人眼前,除去陈平安,其余三个孩子都瞪大眼睛。

  阿良一脸嫌弃说道:“拿出那本破书,随便翻开一页,将这条鱼夹住其中就可以了,至于如何饲养,自己琢磨去,老子不伺候。”

  李槐蹦跳起身,掏出那本,摊开之后,脚步飞快,朝着那条青冥鱼就是猛然合上,书页之间隐约传来细微的哀鸣之声。

  阿良揉了揉额头,“剩下那头毛驴,谁要?”

  李槐立即举起手,“我我我,能卖了换钱不?或者饿惨了,能不能杀了炖肉?”

  阿良不想说话。

  李槐突然放低嗓音,怯生生问道:“阿良,你该不会是要死了,在跟咱们交代遗言吧?”

  阿良白眼道:“滚你娘的,有多远滚多远。”

  李槐叹了口气,重新坐在陈平安身边,“我娘亲和爹,还有我姐,如今离这里已经够远了。”

  只是孩子后边那句话,有些伤感,“所以阿良,你别走好不好?以后我不骂你就是了。”

  阿良欲言又止,没有说什么,摘下银白色的酒葫芦,抛给李宝瓶,“接住喽,这只小葫芦,是世间最好的养剑葫之一,寻常养剑葫根本无法媲美。”

  阿良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无事一身轻啊。”

  他低头看了眼绿色竹刀,抬起头,笑问道:“小宝瓶,能不能跟你借用一下那把狭刀祥符?”

  李槐灵光一现,“阿良?是不是要干架?我帮你……”

  阿良投去怀疑和询问的视线。

  孩子干笑道:“帮你摇旗呐喊!”

  李宝瓶车轱辘似的飞奔,很快就一个来回,双手把狭刀递给阿良。

  阿良悬佩好那柄名为祥符的名刀。

  不知何时,陈平安,李宝瓶,李槐,林守一,四人并排站在斗笠汉子的对面。

  斗笠汉子伸出两根手指,捻住斗笠边沿,大笑道:“以前跟你们说我阿良有多强,剑术有多高,你们总是不信,还喜欢嫌弃我吹牛。你们啊,真是太年少无知了,我是怕吓到你们,还故意挑一些芝麻绿豆的小事情,比如什么出剑快到泼水不进啊,讲给你们听。”

  阿良最后笑眯眯问道:“你们不信,对吧?”

  阿良先望向暗处,吩咐道:“护住他们。”

  有人点点头。

  然后这个初次相逢,便头戴斗笠的汉子,终于第一次摘下斗笠,随手扔掉,只是不等斗笠坠地,斗笠便化作齑粉,烟消云散。

  与此同时,

  以悬佩双刀的男人为中心。

  方圆千里之内,地牛翻身一般,轰然震动。

  阿良下意识去扶斗笠,才意识到已无斗笠了,便挠挠头,咳嗽一声,笑道:“我叫阿良,善良的良。”...

看过《剑来》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