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剑来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狭路相逢
  目盲老道手持桃木剑,剑尖直指嫁衣女鬼,“到底是妖是鬼?!”

  嫁衣鲜红的女鬼轻轻拧转伞柄,独自站在远处山路上,给人茕茕孑立之感,她一路行来,裙摆已是泥泞不堪,不知为何竟是没有使用妖术,以那无形的山野瘴气,凝聚成能够不沾尘垢的衣衫,她身上这一袭艳红嫁衣,显然是真材实料的绸缎,说不定还是出自山下店铺裁缝的手笔。

  女鬼先前往下一抹,剥掉了整张面皮,此时手掌又缓缓往上一抬,重新覆上了一张苍白无色的容颜,如山下那些待字闺中的美娇娘,年轻秀美,若非脸色病态,其实与世俗寻常女子并无两样,近在咫尺,就连目盲道人也感受不到她身上的妖气。

  这种修行有道的大妖,行走人间城池,实则早已无碍,只要不主动靠近城隍阁、文武两庙,都不会惹来世俗势力的镇压,当然前提是这类大妖愿意收敛气息,压抑杀戮本心,不去为祸世间。

  女鬼扯了扯嘴角,依旧嘴唇未动声音自起。

  “道长一心斩妖除魔,积攒无量功德,于是妾身来了。道长所谓的五雷正法,妾身更是拭目以待。”

  老道人心中越来越震惊,袖中那块内外总计四层的颠倒盘,分别针对妖怪,精魅,阴物鬼祟,山水神祇。正在疯狂旋转,除去精魅一层,其余三层皆是旋转大震,这说明眼前此物,身份复杂,极有可能生前是一位修道有成的大妖,死后化作横行一方的厉鬼,但是彻底堕入邪道之前,已经拥有晋升为山水神灵的资格。

  目盲道人心中叫苦不迭,这比起三枝山的那头阴险山鬼,棘手难缠了何止一筹两筹?老道竭力面不改色心不跳,以免被女鬼察觉到自己的心虚,缓缓收起桃木剑,倒持木剑以示善意,朗声笑道:“这位小姐虽然妖气磅礴,有坐镇一方通天彻地的气象,难能可贵的是贫道以心眼观之,小姐身上分明杀气极少,罪孽不多,便是有一些萦绕不去的怨气,那也是很多年前的残余,不值一提。贫道身为一介山野散修,与这位小姐可算半个同道中人,大水冲了龙王庙,惊扰了小姐修行,罪过罪过。”

  一直仰起头望向油纸伞的嫁衣女鬼,猛然收回视线,死死盯住擅长雷法的游方老道,这一次直接张嘴说话,“小姐?没看到我的衣饰吗?喊我夫人!”

  最后四个字,嫁衣女鬼几乎是咆哮而出。

  刹那之后,滂沱大雨,山风呼啸。

  啪一声。

  女鬼收起油纸伞,一手持伞,一手轻抚伞面,动作轻柔地抹去雨水,但是望向师徒三人的脸庞,不断扭曲,“果然是瞎子,老瞎子!你能以心眼观象是吧,妾身刚好带你回府,让你这个居心不良的牛鼻子老道,晓得什么叫做锥心之痛。”

  老道人试图缓和氛围,叹气道:“夫人何必如此咄咄逼人?事情又不是没有回旋余地?”

  女鬼开始缓缓前行,一步一步踩在小路泥浆之中,一手持伞,一手提起衣裙,露出一双湿透的脏兮兮绣花鞋,微笑道:“道法不精,胆敢居心不良,死了好,死了好,省得以后耽误了郎君的读书,耽误了他考取功名……”

  说到最后,女鬼细语呢喃,眼神温柔,那些仿佛在窃窃私语的细碎言语,在疾风骤雨之中被遮掩得一干二净。

  目盲道人冷笑道:“这位夫人,当真要与贫道玉石俱焚?”

  老道人眼见着是不死不休的境地了,数十年游历四方,小半个宝瓶洲都走过了,倒也不是什么怕事之徒,轻喝道:“小跛子,只要这次能联手退敌,贫道答应你,让小酒儿一整年不用上缴符泉。”

  跛脚少年点点头,伸手握住那杆写有“降妖捉鬼、除魔卫道”的招魂幡子,沉声道:“可以了。”

  目盲老人一脚重重踏地,双手皆双指并拢,作道家法剑之势,快速默念一连串剑诀,最后以“急急如律令”收尾。

  只见那杆插在地上的招魂幡子,突然之间,原本裹卷在一起的幡面,变得好似迎风招展,猎猎作响,上八个字,变成惨白色,像是八位身披银色甲胄的沙场小卒,开始听从军令,在幡面上跑动起来,排兵布阵。

  然后其中“降妖捉鬼”四字,沿着幡面、木杆子、跛脚少年的手臂、肩头,一路迅猛推移,最终分别流窜跑入少年的耳鼻四窍。

  少年眼眸瞬间变成纯白之色,每一次呼吸吐纳,面目七窍,皆有黑烟缭绕。

  跛脚少年双拳紧握,仰天怒吼,全身上下黑烟滚滚,黄豆大小的雨点竟是在他头顶三尺附近,就瞬间蒸发为水气。

  跛脚少年相比阴气内敛的女鬼,显然要更像一位择人而噬的阴物鬼怪。

  嫁衣女鬼一直在打量圆脸小姑娘,等到少年开始朝她狂奔而来,这才望向如释重负的目盲老道人,她淡然道:“太让妾身失望了,竟然连旁门左道也算不上,不入流的歪门邪道而已。贼喊捉贼,不该死,应该生不如死。”

  跛脚少年转瞬之间就来到女鬼之前,高高跃起,一腿扫向后者头颅。

  嫁衣女鬼既不躲避,也不格挡,始终一手双指捻住衣裙,身姿婀娜,直线向前。砰然一声。

  女鬼整颗头颅被“连根拔起”,飞向山下不知何处。

  只是无头女鬼继续前行。

  落地后的少年,又是鞭腿横扫,只是这一次扫向了无头女鬼的腰部。

  女鬼持伞的那只手,只以手背轻轻挡住少年力重千钧的斩腰横扫。

  少年那一腿竟是没能让女鬼手背出现丝毫移动。

  借助那股巨大的反弹之力,少年滞空身形拧转一圈后,一掌推向嫁衣女鬼的心口,沉声道:“降妖!”

  银色降妖二字,浮现在少年手背,然后一笔一画自动拆散,最后汇聚变成了一柄杀气腾腾的银色短剑,蕴含青白之光,脱手而出,飞掠直刺女鬼心口。

  女鬼以双指捏住那柄即将刺破鲜红嫁衣的凌厉飞剑。

  长不过一尺的飞剑颤抖不已,嗡嗡作响。

  女鬼的嗓音悠悠然响起,“头颅不要便不要了,这身衣裳可不能破损,脏了,可以清洗,但是破了之后缝缝补补,就不美了,不然郎君怎会笑话我的女红……”

  跛脚少年一掌递出之后,几乎同时一拳上勾,却没有喊出那“捉鬼”二字,拳头之上,同样掠出一柄由幡面符字凝结而成的飞剑,显然看似木讷,少年并不是真的痴呆。

  出手杀敌,正奇相合。

  一声大喝炸响,“贱婢鬼物,贫道这次就替天行道,没了头颅,一样要你五雷轰顶!”

  山路离地十数丈的空中,一道白雷轰然砸下。

  女鬼依旧一手持伞,另外一手,先以食指拇指拈住了第一把“降妖”飞剑,又轻轻抬臂,以无名指和尾指接住了第二柄“捉妖”飞剑。

  然后一肘轻描淡写地砸中少年额头,后者整个人倒飞出去,摔在泥浆小路后,又倒滑退去一丈多。

  女鬼抬起持伞之手,啪一声轻轻打开。

  白雷轰落在油纸伞顶,绚烂炸开。

  站在伞下的女鬼四指微微加重力道,两柄飞剑被硬生生从中折断,跌落地面后,化作两滩水银白浆,很快就与泥泞混淆在一起。

  一招手,头颅飞掠而回,重新落在脖颈之上,血肉生长,很快就恢复原样。

  嫁衣女鬼抬起空闲的手臂,摘去头上的一两根青草。

  “再来!”

  目盲老道心一颤,知道再不,视死如归,彻底放开手脚,重重呼吸一口气后,面容威严,笼罩着一股淡黄色彩。

  老道人一脚离地,一手握拳于腹部,重重捶打腹部,一手掌心向天,袖管滑落,胳膊上露出一连串朱红色符箓。

  老道人沉声道:“嘘为云雨,嘻为雷霆!云上琅琅,仙人指路!”

  女鬼手持油纸伞,嘴角扯了扯,路过重伤不起的跛脚少年,嫌他挡路,随便一抬脚,将少年踹下山去,但是少年身形在空中就消逝不见。

  圆脸小姑娘发疯一般,用小刀割破手掌手臂,胡乱涂抹在脸上,然后冲向女鬼拼命。

  但是小丫头忘了此时大雨磅礴,她又没有目盲老道人留住符箓灵气的仙家手腕,等到她冲到嫁衣女鬼身前的时候,其实早已面目清爽,只剩下不断滑落的雨水而已,鲜血早已被雨水冲刷得干干净净。

  女鬼随手一拍,打在小姑娘脸颊上,娇小干瘦的身躯立即腾空而起,横飞出去,与跛脚少年一样,很快就一闪而逝。

  之后红衣女鬼每走一步,就有一道粗如水桶的白雷砸下,落在油纸伞面上,然后电光四溅,白雷碎裂。

  若是有人此时从远处眺望此山,就会看到有一条条如白蛇的雷电,一次次从不高的半空落下,然后在山林之间绚烂迸溅开来。

  ————

  一场头戴斗笠就能撑过去的绵绵阴雨,毫无征兆地变成了滂沱大雨,实在是难以前行。

  当陈平安提议寻找地方躲雨的时候,林守一伸手扶住斗笠,以免被急促雨水砸得歪斜,沉声道:“不对劲。”

  李槐扯住李宝瓶的袖子,大声喊道:“我有点怕。”

  李宝瓶教训道:“阴神前辈不就是鬼吗?那你还怕什么?”

  李槐眼前一亮,“对哦!”

  反过来转头教训林守一身后的白色毛驴,“小白驴,可不许跟丢了。”

  驴子打了个响鼻。

  那尊阴神出现在陈平安身边,沙哑出声,“这里有一头女鬼坐镇周边山水,现在她正在跟那老道人交手,不出意外,女鬼稳操胜券,她来历不明,道行不低,若是平时和别处,我可以将其擒拿,但是此时此地,很悬。”

  阴神小心翼翼环顾四周,解释道:“在山海谱牒上,只要是有名有姓的山水正神,都会有自己的山头地界,或者说是辖境,在自己地盘上与人厮杀,就会拥有天时地利的显著优势。除此之外,朝廷并未指定神祇的山脉河流,即便有实力超群的妖魔鬼怪、各种精魅,能够脱颖而出,但是想要拥有类似儒家的学宫书院、道家宗门府邸的道场福地、兵家修士的古战场遗址,比登天还难,这不单单是修为雄厚就能有的,还需要莫大的机缘。可天道对于我等阴物,从来不喜,想要正大光明占据一块地盘,无异于世俗王朝的藩镇割据,谈何容易?”

  李槐怯生生自言自语道:“这位阴神前辈,生前肯定也是读书人。”

  阴神语气深沉,指了指所有人的脚下山路,“一个很不好的消息,就是此处领袖群邪的女鬼,身份已经不亚于一地山神了,说不定同时还兼任着河婆身份,从头到尾都透着古怪,再就是你们脚下,一开始就被那女鬼施展了术法,走在了她暗中铺设的黄泉路上。我是阴物之身,能自由进出,可是一旦想要强行带你们走出这条路,说不定就会重创你们的肉身和魂魄。”

  林守一淡然道:“阴神前辈,既然你跟她打架打不赢,我们走又走不掉,怎么办?”

  阴神沉声道:“等她现身再说,放心,我绝不会让你们受伤。”

  他有些愧疚,后悔自己先前在浩然气之中,一意孤行的逆流而上,虽然事后对于修为大有裨益,甚至可以说是好处不可估量,可问题是当下,自己的道行,折损到只剩下七八成,又落入那名女鬼的算计,她极有可能一开始的目标,就是陈平安一行人,而非目盲老道那师徒三人。

  那些长达几里山路的白纸灯笼,根本就是引诱他去一探究竟的障眼法。

  阴神心情复杂,那目盲道人修为不高,那张胡说八道的嘴巴,是真的毒。

  阴神说道:“你们全部站到我身后。”

  很快这尊阴神站在小路最前方。

  陈平安和林守一靠后,一左一右。

  陈平安已经将柴刀换成了那把祥符,林守一双手下垂,袖有各有一张符箓。

  李宝瓶和李槐则站在更后边。

  最后边的白色毛驴,有些暴躁不安,重重踩踏在地面上,溅起泥泞。

  一位手持油纸伞的嫁衣女鬼,从远处缓缓行来,手中拽着目盲老道的一条腿,在跟陈平安他们相距数丈之外的地方,终于停步,山路之上,亮起一盏盏灯笼,哪怕陈平安身后也不例外,一团团红晕将所有人映照得红光满面。

  女鬼随手将不知死活的老道人丢到双方之间,一脸很不意外的“惊喜”表情,伸出手指,点了点,道:“这么多贵客呀,一二三,有三个读书人呢,到底哪一位是儒门君子呢?我家郎君,曾经就立志,此生一定要成为贤人君子,好为社稷苍生谋天平。没想到这么小的年纪,就早早达到了我家郎君的夙愿呢。”

  陈平安想要向前走出一步,阴神摇摇头,低声道:“不急。”

  女鬼歪了歪脑袋,左看右看,打量着那三个背有小书箱的小家伙,“郎君曾经总说品行端良的读书人,才能被称作读书种子,所以每当我想念远游未归的郎君,就会让人邀请一些路过此地的读书人,来我家做客,赠予他们妙龄美婢,孤本古籍,千年古琴,我喜欢听他们说那些海誓山盟的动人言语,世间唯有饱腹诗书的读书人,才能将那些情话,说得如此柔肠百转。”

  嫁衣女鬼最后视线聚集在阴神身上,微笑道:“这位阴神前辈真是时运不济,如果是放到几年之后,妾身这次肯定就不敢亲自露面了。”

  她自说自话,微微低头,掩嘴娇笑,秋波流转,“妇道人家,抛头露面,确实不好。”

  可是哪怕在灯光映照之下,那张仍是惨白无色的脸庞,太过让人毛骨悚然。

  李槐只是探出脑袋看了一眼,就吓得两腿打摆子。

  她笑问道:“我实在是太久没有跟人说话了,情难自禁,你们不介意吧?”

  她想起一事,轻轻收起油纸伞。

  几乎同时,大雨骤然停歇,空中一滴雨水都没有了。

  林守一笑问道:“敢问这位夫人,那些被邀请去府上做客的读书人,最后是怎样的下场?”

  她继续向前走去,笑意不见,“他们啊,最后我将这些违背誓言的读书人,一个个拦腰斩断,帮助止血后,就把他们种在了我的花园里。”

  “因为我想知道,郎君嘴里的读书种子,会不会在泥土里开出花来,会不会有一天就硕果累累了。”

  “可是我很失望,他们只是化作了一具具枯骨。不过可能是那些读书人,还称不上读书种子吧,所以你们的出现,让我高兴坏了。”

  林守一脸色铁青。

  李宝瓶气得浑身颤抖。

  李槐干脆就双手捂住耳朵,“我不听我不听……”

  “我以前最喜欢读书人了,可我最恨负心郎!”

  嫁衣女鬼缓缓抬起头,有血泪从眼眶中流出。

  人间头等痴情,从来被辜负。

  山路两边悬空的一盏盏白纸灯笼,全部从顶部滑落一道道鲜血,最后淹没烛火。

  “到头来,我才知道天底下就没有一个读书人,不是负心人啊。”

  女鬼满脸鲜血,随手丢了那把昔年与她郎君作为定情信物的油纸伞,双手捂住脸庞,苦苦压抑的呜咽声,从指缝之间渗出。

  “郎君,妾身不怪你了,你回来吧。”...

看过《剑来》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