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剑来 > 第一百四十六章 靠山和帮手
  /p>  一条瀑布当头砸下。

  白衣少年震惊之余,这副皮囊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多少影响到崔瀺一部分心性,加上古井之内,身体往下沉入水底的速度,注定快不过剑气临头,崔瀺早已退无可退,便没有半点退缩,一手在身前掐诀,一手掌心朝向井口,祭出了一份可谓压箱底的保命符。

  只见少年洁白如玉的掌心出现一面镜子,镜面仅比井口略小一圈,镜面之上,散发出一层淡淡的黄晕。

  有些白虹剑气顺着镜面边缘,流泻而下,井水瞬间蒸发干净。

  整个镜面则挡住绝大部分剑气,一撞之下,镜面绽放出绚烂的刺眼电光。

  砰一声。

  白衣少年身形往下一坠,身形下落半丈有余,整条手臂颤抖不已,然后被剑气镇压得慢慢弯曲起来,最后手掌逐渐下降到与脑袋持平。

  少年崔瀺脑袋开始歪斜,转为肩头扛起古镜,同时用双手使劲托住镜子下方,脑袋可以歪斜,可若是镜子倾斜,被剑气浇灌一身的话,那么就不只是被烧掉一副价值连城的无垢身躯,而是自己这个“少年崔瀺”,就此身死道消,世间只留下那个大骊国师崔瀺。

  天然生就一副最上品“金枝玉叶”骨骼的身躯,所有关节都发出黄豆爆裂的沉闷声响。

  少年崔瀺脸庞狰狞,肩头被镜子底部磨出血痕来,脸色苍白无色,井底的身形被一寸寸往下压去,仍是嘶哑笑道:“老子也有今天?老秀才,齐静春,你们两个王八蛋,害人不浅!一个害我从十二境掉到十境,一个害我从十境掉到第五境!有本事就让你们的徒弟和师弟,干脆让我崔瀺彻底沦为凡夫俗子!有本事就来啊!我不信一道武夫二境少年用出的剑气,就能打破这一口雷部司印镜!”

  陆地剑仙一剑使出,往往气冲斗牛,起于大地,光耀天空。

  陈平安这一剑,因为是往水井底下使出,相对不显山露水,可是井底通往大江的水道,已经遭了大殃,连累远处江畔的大水府邸,都开始气运摇晃。

  身为寒食江水神的青袍男子,本以为今夜遭遇,是因祸得福,正在跟河伯文士隋彬、河神拦江蛤蟆两位心腹喝酒庆祝,结果天降横祸,来了这么一下,“大水府”匾额三个金字,已经开始龟裂出一丝丝裂缝,害得青袍男子赶紧掠空来到大门口,伸手扶住匾额两端,以免匾额金字就此崩碎,使得自己身上的一江气运,随之流荡离散。

  井底下,眉心有痣的俊美少年,以肩抵镜,满脸痛苦道:“陈平安!你这次要是杀不掉我,我崔瀺就算拼着半条命不要,上去后也要亲手宰掉你!将你的魂魄一点一点剥离开来,让你生不如死一百年!”

  在小镇上,姓崔的偷过了宋集薪家墙上的春联,陈平安之后到了杨家铺子后院,曾经跟杨老头说起过绣虎、师伯这些称呼,但是老人并未说话,陈平安便没有刨根问底,只当是杨老头对此不熟悉,或者完全不感兴趣。

  因为眉心有痣的少年,之前在牌坊楼下自报姓名的时候,少年说了两字姓名,少年自己还说第二字很晦涩生僻,所以陈平安从头到尾只确定了一个崔字。

  后来陈平安想起一件事,宁姚姑娘曾经无意间说起过,大骊有一个绰号绣虎的家伙,下棋很厉害,是唯一能够让大隋国手视为大敌的人物。

  陈平安问过李宝瓶三人,可曾听说过“绣虎”,三个跟他一样在小镇长大的孩子,俱是摇头不知。陈平安后来还问过阴神这个问题,可是阴神分明知道答案,却说自己有规矩要遵守,不能说,一旦违反那些约定,就会平地起阴雷,让他魂飞魄散。陈平安当然不愿强人所难,就将这个问题搁置起来。

  陈平安看阴神对待崔姓少年的态度,从头到尾,疏离而平静,最少没有把白衣少年当做敌人,陈平安就放心了一些,觉得崔东山也好,棋士绣虎也罢,不管贪图自己什么,终究是“两人之间的捉对厮杀”,哪怕自己“下棋”输了,大不了祭出剑气,来个玉石俱焚,一缕不够,就再来一缕,万一两缕剑气用光,都杀不掉白衣少年,那陈平安就只能听天由命。

  但是当陈平安看出地图上那一条线后,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很怕起始于衙署的这条线,其实还要更远的源头,有着陈平安无法想象的阴谋。比如好端端的齐先生,突然逝世,之后学塾的马夫子,在带领李宝瓶他们去往山崖书院的途中暴毙。而他陈平安最后反而成了小镇最有钱的人,坐拥五座山头!

  姓崔的白衣少年,今夜进入水井之前,在屋子里,亲口说起过一方“天下迎春”印章,而陈平安手里刚好有一枚齐先生赠送的“静心得意”。

  一定与齐先生有关。

  一定与李宝瓶三人有关!

  说不定就是会死人的局面。

  陈平安在小镇,就已经亲身经历过修行之人的冷酷无情。

  陈平安实在无法想象,一旦可爱的李宝瓶、胆小的李槐和聪明的林守一,死在自己眼前身边,而自己又无能为力,到时候自己心中会有多少悔恨?

  陈平安下棋的水平,下得又慢又不灵气,自认给林守一提鞋都不配。

  他虽然最后也没有梳理出完整的来龙去脉,但既然已经想到最坏的结果,那么就绝无可能让下棋厉害至极的“绣虎”,步步为营,到时候陈平安怕此人收网的时候,他哪怕身负两缕剑气,都无法改变结局。

  如果只是谋划他陈平安身上的物件,或是林守一所谓虚无缥缈的大道,陈平安不会有这么大的决心,先下手为强!

  此时此刻,陈平安使出这一缕剑气之后,剑气栖息的那座气府一扫而空,什么都没有了,于是身躯自己孕育的气机乘隙而入,疯狂涌入其中,这一去一来,带动附近窍穴的气血,一起出现剧烈动荡,让陈平安心口出现一阵绞痛,痛得少年跌坐在井口沿上,赶紧大口喘息。

  由于受到古镜的阻挡,剑气虹光在水井内久久没有散去。

  陈平安死死盯住水井底下,赶紧调整呼吸,试图强提起一口气,失败,再次尝试,如此反复,

  少年两眼通红,两耳嗡嗡作响,心脏有如擂鼓,体内所有经脉,像是暴雨过后的一条条江河溪涧,一同奔泻起来,只剩下一个念头的少年,摇摇晃晃站起身,在心中告诉自己:“再来,一定要再来一次,一定要让最后这一缕剑气,做到在气府内蓄势待发,要不然一旦那人犹有余力反扑,会害死所有人的!我答应过齐先生,他们一个都不能出事情,我一定要说到做到……”

  意识模糊的草鞋少年凭借着一股执念,先是摇晃着站起身,然后一步跨上井口,紧接着是另外一只脚。

  不管少年上半身如何晃荡,陈平安的两只脚如扎根井口之上。

  可惜这一幕,无人得见。

  少年双指并拢作剑,颤颤抖抖,指向水井底下。

  ————

  宝瓶洲西边,一处大海之滨,有个穷酸秀才正打算离开宝瓶洲,返回极其遥远的中土神洲,临时感知到某处的情况后,无奈道:“你这娃儿,真是年纪越小越作死啊。教不严,师之惰,罢了罢了,自己拉的屎自己擦屁股。”

  “让我看看在哪里,黄庭国北边,还没到大隋,咦?距离那条江很近嘛,很好很好,之前凑巧去过那座打雷崖,可以省去很多时间。”

  “本事太大,本领太多,也不好啊,做选择的时候就是麻烦,容我想一想,嗯,就用道家缩地成寸好了。”

  老秀才颠了颠背后行囊,唉声叹气,伸出脚尖,在身前撮出一堆沙土,一番念念有词,然后一脚将那个小沙堆踩平。

  与此同时,老人身形消失不见。

  转瞬之间,那座写有“天帝申饬蛟龙之辞”的古蜀国遗址,大崖之上一个老秀才踉跄出现,前后脚轻轻踩在山顶,站稳后看了眼远方,神色满是自得,感慨道:“没了这副皮囊当累赘,是要厉害一些。”

  整座山崖轰隆隆摇晃起来,一条大江之水,更是宛如一根铺在桌面上的绸缎,被人一手扯住使劲抖了几抖,附近江水,每隔数十丈距离,就涌起高达数层楼的大浪头,

  老人不愿因此坏了两岸风土,赶紧伸手往下压了压。

  如有恶蛟兴风作浪的江水,一瞬间就安静下来。

  这个时候,老人才发现崖畔最边缘的地方,有一老一小两位儒士模样的游客,正瞪大眼睛望向自己,老秀才只得尴尬笑道:“月色不错,月色不错,我就不打搅你们欣赏风景了,你们就当我没来过。”

  老秀才随即眺望远方一眼,点点头,“是那里了,还好不远。”

  老秀才一脚刚要跨出,鞋底距离地面只差分毫,可就是这样停在那里,穷酸老人突然神色凝重起来,“咦?”

  以这座江畔大崖为圆心,约莫十里之外的圆线之上,一缕缕一道道剑气凭空出现,千丝万缕,不知多少剑气集结而成,凝聚成一座惊世骇俗的巨大圆形剑阵。

  触及剑气丝毫者,必成齑粉。

  这是观湖书院崔明皇的第一感觉。

  雷池绝对不可逾越。

  这是从星河之中返回人间的老人,此时脑海里的想法。

  然后两人面面相觑,都是苦笑和惊疑。

  都说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可他们两个已经算是货真价实的山上神仙了,现在又算怎么回事?

  老秀才叹了口气,有些头疼,嘀咕道:“这是弄啥咧。”

  有女子嗤笑的嗓音响起,“怎么,只准你们有帮手有靠山,就不许我家小平安也有啊?”

  (本章完)

看过《剑来》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