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剑来 > 第一百七十四章 今年大雪有大雪
  /p>  一条源头在大骊境内的黄庭国大江之畔,陈平安钓起了一尾出人意料的大青鱼,粉裙女童煮出了一锅美味鱼汤。

  一人两妖怪三个家伙,吃饱喝足之后开始闲聊。

  陈平安问他们书上讲的神仙餐霞饮露,汲取沆瀣之气和日月精华,是不是真的很有用处。

  真身是火蟒的粉裙女童使劲点头。

  “聊胜于无,用处很小。”

  青衣小童一边弯腰打着水漂,一边摇头道:“我们这些蛟龙之属,还是要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融山根吞水运,才是大道根本,其它那些虚头巴脑的,没啥意思。”

  陈平安笑问道:“既然还是有些用的,为什么不善加利用?你们俩都想要化蛟,以后还要尽可能挑选一条长过万里的大渎,走水入海,最终成就真龙之身,才算得道。难道不是更应该勤勉修行吗?”

  青衣小童轻轻丢出最后一块石头,拍拍手笑道:“修行啊,靠天赋,不靠努力。”

  陈平安又问道:“如果有了天赋,不是更应该努力吗?”

  青衣小童愣了一下,然后装死道:“老爷,我突然有些头疼,可能是受了风寒湿气,我睡觉去了啊。”

  陈平安笑道:“你一条水蛇……”

  青衣小童纵身一跃,跳入了江水之中,身影转瞬即逝。

  一条庞然大物的水蛇在浑浊江底恣意游荡,如君主巡视国土。

  粉裙女童低声道:“老爷,他啊,就是懒。不过他资质出身都比我要好,先天肉身就更加强韧,我哪怕多苦修两三百年,都比不过他。”

  陈平安安慰道:“那就别跟他比,先跟自己比,争取今天比昨天强一些,明天比今天强一些。”

  她立即斗志昂扬,“老爷说得对!”

  粉裙女童诚心诚意道:“难怪老爷才武夫二境,还这么勤勉练拳,一点都不肯懈怠,原来是笨鸟先飞啊……”

  说到这里,粉裙女童赶紧捂住自己嘴巴。

  言多必失。

  陈平安被逗乐了,“你说的没错,我确实笨,所以要更加用功。”

  然后陈平安沿着江畔开始走桩。

  便是性子安定如粉裙女童,看了这么多次,也觉得有些枯燥乏味了。

  数天之后,陈平安拄着一根竹杖缓缓登山,期间郑重其事地抓了一捧土壤,小心翼翼装入早就准备好的一只小棉布袋子,一袋袋各色土壤,累加在一起,逐渐成为背篓里最沉重的分量。对此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都默契地不去询问,只当是什么不可告人的修行密事。

  青衣小童一开始还觉得不用自己真身开路,十分闲散惬意,只是这么慢腾腾走久了,难免就有些厌烦,但是不敢对自家老爷的行程指手画脚,只好没话找话道:“老爷,之前路过那座郡城,咱们为啥不花钱豪迈一些呢?老爷身上银子不多了,可我有钱啊,别怕大手大脚。我就算现在花光了身上的银子,我只要随便找条江河,很快就可以捞出一些宝贝来,那可都是钱。”

  陈平安说道:“我听人说过修行这件事,最耗金银……”

  青衣小童立即改口道:“老爷,我是穷光蛋,我方才跟你吹牛呢!”

  为了不听陈平安那套积少成多的泥腿子道理,也算不择手段了。

  青衣小童到底是耐不住寂寞的主,在陈平安沉默之后,他又主动开口劝道:“老爷啊,不是我说你,咱们修行啊,为的就是千金散尽还复来,一言不合大杀四方,多英雄好汉,多气概非凡?可不是为了蝇营狗苟,窝窝囊囊,小家子气……”

  陈平安没有反驳什么,只是缓缓走在山路上。

  不一样的。

  哪怕是走在同一条道路上,一定会在某一天某一处分岔离别。

  这是陈平安这趟出门,护送李宝瓶他们远游求学的最大心得之一。

  ————

  在黄庭国和大骊接壤的边境上,陈平安遭遇了一场山颤地动的大异象,在一座山巅眼见着远处某地尘土四起,为此陈平安专门拉着他们往那边赶去,结果在这座黄庭国小城内,看到一番人间惨剧,城墙、屋舍和祠庙,倒塌无数,几乎半城百姓都身着缟素,家家户户悲恸,不断有老少道士进进出出,脚步匆匆,既有少年道童的悲天悯人之色,也有老道人钱财到手、腰包鼓鼓的喜悦神情,众生百态。

  好在城内秩序并未大乱,只给陈平安撞见了一伙地痞流氓,要欺辱一户爹娘刚刚死于异象的少年兄妹,给陈平安拦了下来,不让他们强掳少女去卖身,那伙人本就是趁火打劫,根本不占理,给陈平安一拳一脚打退两人后,便悻悻然溜走。

  陈平安给贫寒兄妹留下二十两银子就离开,最后在一座无人问津的武圣庙歇脚,发现这座给人单薄感觉的小祠庙,竟然在大地震中屹立不倒,毫发无损。

  一尊彩绘武圣泥塑像,高高在上,张须怒目人间。

  青衣小童只是瞥了眼武圣像,就看穿玄机,“这儿香火不净,地方又小,香火分量明显不够,吃不饱饭就要饿死,人神都这样,所以坐镇此方的神祇早早就没了,自然无法庇护县城,只能勉强维持住这一亩三分地的安宁。”

  粉裙女童没青衣小童的眼力和阅历,心性更加纯澈无暇,反倒是毕恭毕敬对着那尊武圣像鞠躬致敬,之后看到陈平安已经开始清扫地面,她就帮着擦拭神台上的灰尘,

  青衣小童不敢嘲讽自家老爷,只好对她讥笑道:“你一条读了点破书的火蟒,跟这类神祇套什么近乎?再说了,当年那场波及所有天下的大战,好大的一次改天换地,咱们作为蛟龙之属,那可是实打实的叛徒。亏得这位小小神祇不在了,要不然你这一拜,肯定会被视为挑衅,说不定神灵老爷就会真身出窍,以金身姿态神游人间,然后一拳打烂你的脑袋,砰一声,哇,我到时候一定拍手叫好。”

  陈平安好奇问道:“为什么你们蛟龙是叛徒?”

  青衣小童自知失言,赶紧闭嘴,使劲摇头。

  粉裙女童更是双手捂住嘴巴,可怜巴巴望向陈平安,一副老爷你千万别问我、我知道也不敢说的可爱模样。

  天边铺满了火烧云,陈平安和粉裙女童接下来就在庙内生火做饭,青衣小童百无聊赖地等着开饭,在高高的门槛上走来走去,他突然跳下去,快步走下台阶,走到一对兄妹跟前,润了润嗓子,拿捏架子道:“可是有事找我家老爷?说吧,什么事儿,若是妄想老爷帮你们更多,我劝你们赶紧打道回府。若是……”

  青衣小童贼笑兮兮打量了一眼妙龄少女,穿着寒酸,跟自家老爷是一路人,她颜色不过中人之姿,但是小姑娘家家的身段好哇,小小年纪就有丰满妇人的韵味,多难得。青衣小童收敛笑意,继续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若是觉得救命大恩难以报答,有人要对我家老爷自荐枕席,我这就帮你们去禀报……”

  年纪稍长的少年有些脸色阴郁,就要愤而转身,却被少女轻轻拉住袖子,才发现那个恩人已经走出武圣庙,给了青衣小童一个板栗后,歉意道:“你们别当真,他就喜欢开玩笑吓唬人。”

  少女腼腆道:“没关系,哥哥和我不会当真的。”

  原来是兄妹二人送来了一些吃食,陈平安接过之后,双方都是不善言辞,少年很快就回去,少女生疏蹩脚地施了个万福,这才跟萍水相逢的恩人告辞离去。

  陈平安叹了口气,走回武圣庙,看到在门槛上蹦蹦跳跳的青衣小童,轻声道:“我知道你没有坏心,但是以后不要跟所有人说话都没个正行,一些无心言语,是会伤到人的,有些人会惦记很多年。”

  青衣小童那双细看之下充满诡谲的深青色眼眸,流露出些许不耐烦,只是掩饰很好,低头哦了一声,就没有下文。

  陈平安也不再说什么,在武圣庙内坐着练习剑炉立桩。

  住在泥瓶巷一端尽头的顾粲,小小年纪,就记住了茫茫多的“仇家”,跟陈平安私下相处的时候,说起那些家伙,顾粲就总是咬牙切齿,杀气腾腾,那么点大的孩子,就已经有了偷偷刨掉人家祖坟的念头。

  这里头的是非对错,很难说清楚。

  但是按照文圣老爷的说法,若是按照顺序来说,其实很多顾粲的心结,起源就来自于那些看似加在一起还不足一两重的冷嘲热讽。

  青衣小童看着屋内忙碌的粉裙女童,以及凝气精神的陈平安,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把言语咽回了肚子,只是好像有些积郁难消,在门槛上逛荡来逛荡去的步伐就急促一些,最后他实在是觉得不吐不快,双脚钉在门槛,矮小身体如秋千一般大幅度晃动起来,一下子倒向庙内,一下子后仰庙外,对陈平安说道:“那陋巷少年忒不知好歹了,一两句玩笑话都经受不起,死了算数!屁大本事没有,心气比天高,活该那少年一辈子受苦遭灾!”

  陈平安依旧席地而坐,闭目练习剑炉,不闻不问不言不语。

  青衣小童沉默片刻,嗓音低沉,一双泛起冰冷水雾的深邃眼眸,死死凝视着陈平安,尽量用玩笑的语气说道:“老爷,咱们出来混江湖,要帮亲不帮理,才能吃得香混得开啊。更何况我可不怎么着他们兄妹,老爷这么大一份恩情,同样是兄妹,妹妹就是个明事理的,至于那少年之所以把愤懑摆在脸上,一方面是觉得我调戏了他妹妹,我害他丢了颜面,其实更多还是骨子里的自卑作祟,因为他在心底知道自己就是个废物,哪怕不是身处乱世,一样护不住他妹妹,这种人如果将来还这么死犟,不愿半点低头,以后只会吃亏更大的,所以老爷啊,我这是为他们兄妹二人好。”

  陈平安睁开眼睛,在心中认真思量过后,点了点头,然后缓缓道:“你说得没有错,但是对错分先后,你不能用一个后边的对,来否认前边的对。错误更是如此。”

  青衣小童双拳紧握在袖中,眉眼低敛,似乎是生怕自己的神意泄露,被陈平安透过“水井”看出自己心湖的兴风作浪,这条在御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得道水妖,只觉得内心怒火燃烧,恨不得一拳打死了那位无趣的“自家老爷”,再一口吃掉那条火蟒来进补修行,成为自己大道登天的垫脚石。

  青衣小童转过身去,跳下门槛,嘿嘿笑道:“少爷,那我去道歉了啊。”

  笑声已经传入武圣庙,但是背对祠庙的青衣小童,则是满脸暴戾杀气。

  在青衣小童远去之后,粉裙女童怯生生道:“老爷,他真的很生气,如果在御江的话,依照他的性格,指不定就要水漫两岸了,按照郡县地方志的记载,这几百年里,出现过好多次洪水泛滥的‘天灾’,御江水神非但不会压制,反而会推波助澜。”

  陈平安摸了摸她的脑袋,“既然不愿意听,以后不跟他讲道理就是了。”

  陈平安说不再讲道理,那就是真的不再跟那青衣小童讲这些无聊道理了。

  本以为一路相伴而行,关系亲昵了,陈平安才愿意稍微说一些,既然他不爱听,那么陈平安绝对不会自找没趣,重新返回原点就是了,之后青衣小童只要不做超出陈平安底细的事情,一切听之任之,就像今天这点小事,如果在刚刚认识之初,陈平安肯定会冷眼旁观,哪里还会说这些心里话,陈平安跟崔东山走了那么远的路,又讲了多少?

  粉裙女童一脸天真烂漫,“老爷那你可以跟我讲,我爱听这些。”

  陈平安会心一笑,“有说得不对的地方,你一定要告诉我。”

  她在这一刻蓦然灵犀一动,脱口而出道:“老爷的顺序一说,茅舍顿开,说得对极了!”

  她很快有些脸红,赶紧声明道:“老爷,我不是学他,不是拍马屁!”

  陈平安看着火候,米饭就要煮熟了,粉裙女童气鼓鼓道:“老爷,咱们不给他留,让他饿着,老爷一心为他好,还要发火生气!如果不是真身拘押于那方砚台之中,他今天真的会对老爷出手,刚才我都快吓死了。”

  陈平安摇头笑道:“这可不行,饭还是要留的。”

  粉裙女童灿烂笑道:“我听老爷的。”

  陈平安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那青衣小童当然不是去跟蝼蚁道歉的,忍着不一巴掌将兄妹拍成肉泥,就已经是他宰相肚里能撑船了。

  青衣小童双手负后,远离武圣庙,脚尖一点,跃上一座屋脊,矮小身影化作一道浅淡青烟,往城外飞掠而去,最后一次迅猛拔高,冲入云霄,在天空划出一个极其巨大的弧度,落在一座深山后,恢复真身的水蛇轰然砸在地面,震动之大,就连县城都能够感受到清晰的颤动。

  水蛇一路扭摆庞大身躯,过境之处,树木崩碎,山石翻滚,之后沿着一条溪涧逆流而上,水花四溅,最后来到一座宛如一枝独秀的灰白山崖,身躯围绕山崖,盘旋而上,当头颅来到山崖之巅后,尾巴犹然搭在山崖底部。

  山崖上本就不多的树木全部搅烂,滚滚而落。

  一身暴戾气焰的水蛇,身躯不断加重力道,最后竟是将整座山崖都给挤压得崩断了。

  他这才在遮天蔽日的尘土中恢复真身,缓缓下山而去,健步如飞,快若奔雷。

  青衣小童并不知道他的一切所作所为,全部落在了两人眼中,在百里之外的一处山头,儒衫老人临风而立,手里托着一方老蛟酣眠、呼声如累的砚台,正是黄庭国的老侍郎,或者说是上古蜀国硕果仅存的蛟龙之属。

  老蛟先得了文圣的掌心金字后,又跟大骊国师达成了一桩秘密盟约,将那位少年皮囊的崔瀺送到大隋境内后,老人就开始返身在黄庭国境内,悄悄捕捉一切蛟龙孽种,全部拘在砚台内,他当真是以大神通刮地三尺,入水千丈,除去崔瀺亲手抓获的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如今砚台内,又多出了十余条小物,游曳其中。

  此刻老人身边站着一位背脊隆起的驼背老妪,真身正是一条成长于山野的赤练蛇,得到一桩修行机缘后,又辛苦修行五百年,才有今日光景,刚刚跻身七境修为,这次被老人找到了藏身之处,直接凿开大山百丈深,揪出了老妪真身,她这才不得不寄人篱下,但是臣服于大名鼎鼎的儒衫老人,老妪只是觉得不够逍遥快活,并不会觉得委屈窝囊。

  老人淡然问道:“觉得如何?”

  老妪恭谨答道:“启禀老祖,这条水蛇,到底还是顽劣心性,不过他的根骨血脉,便是我也有些羡慕。”

  老人点头道:“出身尚可,只可惜资质愚钝,心性不定,不堪大用,白白挥霍了一场隐秘的蜕皮机缘。”

  老妪错愕,不知老人为何如此讲。

  之前县城那座荒废武圣庙内的首尾,两人位于高空云端,老蛟以一手掬水观天地的术法,看得一清二楚。

  如果青衣小童胆敢对陈平安出手,哪怕只是挑衅,就会瞬间暴毙,老蛟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事实上,老蛟对于青衣小童先天有些厌恶,跟性情无关,纯粹是血脉上的冲突,世间众多的蛟龙遗脉孽种之中,青衣小童这一脉,往往修行迅猛,颇为得天独厚,但是又最被真正的蛟龙所排斥,就像中等世族里冒出头一个私生子,偏偏捞了个不高不低的举人身份,大出息没有,却碍眼得很。

  老妪道行低,眼界窄,可没看出任何明堂。

  至于水蛇的那点暴躁脾气,老妪更不会觉得有大错了,她之所以背脊隆起,就在于初次开窍之后,尚且力弱,曾经被山野捕蛇人抓获,搏斗过程中给那人砸伤了元气根本,这才使得她哪怕化为人形,便是天生的驼背姿态,之后她找到那位捕蛇人的后裔子孙,一场迟到两百多年的血腥报复,郡城一位中等门户之家,一夜之间就全部暴毙,不管妇孺老幼,都没能逃过一劫,彻底断绝了香火。

  老妪事后犹然觉得不解气,只恨那捕蛇人不是修行中人,否则非要让他品尝一下生不如死的滋味。

  所以水蛇能够从头到尾都隐忍不发,面对那个婆婆妈妈的穷酸少年,青衣小童当时没有一个字的恶语相向,一直深入荒山野岭,才开始释放阴鸷杀机,在老妪眼中,已经算是修心养性的功夫相当不俗了。

  老人摇摇头,“你比那条小水蛇差了根骨,比起条小蟒更差了悟性和慧心,差得太远了。”

  老妪仓皇失色。

  唯恐老人一个不开心,就将自己打杀了。

  毕竟这一路相伴,不是没有不开眼的同类,不愿接受约束,无一例外全部给老人出手击毙,死后所有精元魂魄,根本无所遁形,全部被攫取融入古砚之中,沦为一层纤薄的“淡墨”而已。

  老人感慨道:“大道之上,人人争先,可一步慢步步慢,兴许别人一直打瞌睡偷懒,还是境界一日千里,你没日没夜苦修,到头来还是个废物,修行就是如此无奈。”

  老妪赶紧亡羊补牢道:“老祖,那少爷如此了不得?”

  老人失笑道:“不是少年本身如何厉害,而是少年的领路人,太了不起。如果少年只是少年,不管他如何努力勤奋,武道境界仍然不会太高的,大概撑死了就是六境七境的样子,仅此而已。”

  走江化蛟,入海为龙,是蛟龙之属梦寐以求的两次大磨砺,在这个过程当中,必然极其坎坷艰辛,必然血肉模糊不说,还要经受住脱胎换骨的煎熬,之前境界攀升的蜕皮,是为小蜕,次数众多,之后两次,才会被誉为“大蜕”。

  老人御风而行,一步步走出山顶,老妪只得现出真身才能跟随,一条七八丈的赤练蛇在儒衫老人身边摇头晃尾。

  老蛟笑道:“我不是说少年的道路一定是对,有可能是条通天登顶的大道,也有可能是条没有大前程的断头路,但话说回来,哪怕是条断头路,也绝对足够让那小水蛇化蛟了,只可惜身在福中不知福,自绝前路,怪不得老天爷不赏饭吃,只是赏了,自己没本身端住饭碗罢了。”

  赤练蛇口吐人言,“老祖修为艰深,早已看遍了山河变色,沧海桑田,眼光自然深远,我们只需按照老祖宗的吩咐去做,就心满意足,对我们而言,这已经是一桩莫大的福缘。”

  儒衫老人笑而不言。

  其实还有很多话,老蛟没有跟这条赤练蛇泄露天机,甚至还故意说了些有违身份的言语。

  那少年的武道天赋确实算不得出类拔萃,但是名叫陈平安的小家伙,老蛟绝不是像他所说的那样“不起眼”,当初在自家宅邸别业,第一次见到那伙远游学子的时候,老蛟在家中以神通第一眼望去,陈平安是最后一个落入法眼的人,但是看着看着,老蛟就发现,所有人都围绕着陈平安打转,不单单是言行举止而已。

  而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气势。

  那次的雨夜之中,有丰神玉朗的白衣少年,背着小书箱的红棉袄小姑娘,已经走在修行路上的冷漠少年,根骨精彩的苗条少女,修为隐秘且一身龙气更为隐晦的高大少年,虎头虎脑的孩子。

  分明最后才是手持柴刀、领头带路的草鞋少年,乍看之下,真是最不起眼的存在。

  可是老蛟凝神望去一遍遍,却看出了大不同寻常。

  如众星拱月,又如山峰朝拜大岳。

  那个少年一头当先,好像在说你们放心尾随其后便是了。

  因为天大地大,我已经一肩挑之。

  ————

  青衣小童回到武圣庙后,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德性,陈平安依旧以平常心待之。

  起先青衣小童还有些担心陈平安会反悔,将答应自己的那两颗蛇胆石给忽略不计了,试探了两次,得到准确答复后,青衣小童就有些如释重负,只是在那之后的相处过程当中,哪怕陈平安没有半点异样,该砥砺武道就继续让他喂拳,该骑乘赶路就继续让他现出真身,对于他的撒泼打滚和无理取闹,陈平安仍然是无可奈何,没有半点厌烦。

  可是青衣小童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到底是什么,他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随着距离老爷家乡越来越近,青衣小童只知道粉裙女童越来越开心,这就让他越来越不开心。

  于是他在翻山越岭正式进入大骊国境后,青衣小童使出了一份压箱底的杀手锏。

  黄昏之中,在一条荒废无数年的崖壁栈道上,三人在一座稍稍宽敞的凹洞内生火歇脚,他小心翼翼地从方寸物中祭出了一只大瓷碗,碗中有小半碗清水,灵气弥漫,不同于世间寻常无根水。

  粉裙女童眨了眨水灵眼眸,一下子就看出了门道,可又不好意思凑过去近看,好在青衣小童已经屁颠屁颠双手端碗,来到陈平安身边坐下,神秘兮兮道:“老爷,给你看点好东西,就快了,还剩下一刻钟。”

  青衣小童转头对粉裙女童咧嘴一笑,伸出一张手掌,“这样的水,我如今还有五碗,来自五座不同的仙家府邸,其中还有取正阳山滚雷潭的一抔水,知道花了大爷多少钱吗?把你这傻妞卖了都不够。我最多的时候,有七大碗!当然了,你是火蟒,类似物件,应该是一截特殊柴禾、一炷香才对,不过你肯定一样都没有吧?”

  陈平安看着趾高气昂的青衣小童,还有自行惭愧的粉裙女童,问道:“通过这小碗水能看到什么?”

  青衣小童只是咧嘴笑,故意卖关子。

  粉裙女童小声解释道:“老爷,我在书楼一些前人读书笔记上看到过,山上修行,需要消耗太多钱财,许多仙家宗门便生财有道,适当对外开放一些有趣的画面,比如说某些可遇不可求的门派奇景,还有一些著名修道天才的生活起居,或是一些修行长辈的御空风采,外人不用去那些门派的山头,就能够在千万里之外一览无余,省心省力,嗯,就是半点也不省钱。”

  粉裙女童嘴上念叨着,其实一直偷偷看着那碗水,眼眸里满满的艳羡,扳着手指头轻声说道:“老爷,这种事情真的很神奇的,需要那些仙家先拿出一些山水气运相接连的小玩意儿,比如说凿出的一小块影壁石头,山门内砍伐下来的灵秀树木,或是这白碗承载的正阳山深潭之水,在有奇景异士对外开放之前,就会出现一行文字提醒买家,至于愿不愿意消耗物件灵气来遥遥观览,买家自行决定便是了。如果愿意,只需要灌注一点灵气,就能够通过对方宗门的开启的术法神通,让买家们看到文字显示的诸多画面,有趣极了!”

  粉裙女童越说越失落,“我早年在笔记上看到后,曾经祈求芝兰曹氏帮我重金寻觅一块这样的木头,只是我按照约定早早给了他们好处后,之后曹氏便一直搪塞我,说了各种借口拖延,最后我便不好意思再开口,只当没有这回事了。”

  青衣小童得意洋洋道:“那是你本事低微,换做是我,你看芝兰曹氏敢不敢收钱不干活?”

  她脸色黯然。

  陈平安拍了拍她的丫鬟小发髻,柔声安慰道:“吃亏是福,亏先吃着,要相信以后不会总是吃亏的。”

  粉裙女童抬起头,点头而笑。

  青衣小童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一大一小两个傻瓜。

  片刻之后,他惊喜道:“好戏来喽!”

  碗中清水,泛起涟漪。

  青衣小童打了个响指,清水从碗中缓缓升空,如泉水喷涌,最后变成一张大如山水画卷的水幕。

  水幕画卷之上,先是出现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四周有群峰环绕。

  然后是一位白衣女子御剑破空而至,倩影毫无征兆地出现在画卷中,女子腰间系挂一只古朴葫芦,驾驭飞剑迅猛拔高往山顶飞去,在水幕中最初不过米粒大小的渺小身影,逐渐变成了一位巴掌高度的小人儿,容颜清冷,气质出尘。

  距离山顶尚有一小段距离,剑气凝聚实质,似云非云似雾非雾,古怪神奇,妙不可言,女子仙人不再御剑登高,而是立于飞剑之上,开始眺望那些剑气中蕴藉的充沛剑意,哪怕是隔着千万里,隔着这个水幕画卷,山顶剑意蕴含各种绵长意味,仍是扑面而来,或古老沧桑,或朝气勃勃如一轮旭日东升大海,或密集攒簇如一场瓢泼暴雨。

  青衣小童可不看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剑道意气,只是对着那位御剑女子流着哈喇口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贼笑道:“这位正阳山苏稼仙子,可是大爷我的心头好,排名只在一位仙子之后,你瞅瞅,这身段这气质,我那水神兄弟,粗鄙不堪,虽然也仰慕苏稼仙子,不过仍是喜欢体态丰腴一些的仙子,肉食者鄙,圣贤说话,就是一针见血。”

  他手指一转,还将画面稍稍扭转方向,变成了正阳山苏稼的背影,然后轻轻一抓,仙子背影就蓦然扩大,青衣小童呵呵傻笑着,伸手抹嘴,恨不得把整张脸贴在苏稼的背上,如果不是有外人在场,估计早就这么做了。

  青衣小童眉飞色舞道:“不过我的头号心肝,还是道姑贺小凉!那可是仙子里的仙子,神仙中的神仙,若是她给我摸一下小手儿,我便是折寿百年也愿意,绝不骗人,谁要是能够帮我引荐,让我跟贺小凉说上一句话,我给他当儿子当孙子都成啊……”

  陈平安看着那些化作云雾的剑道意气,不管如何用心去看,只觉得气象万千,但都看不出真正的端倪,陈平安很快就收起心思,希望从水幕中寻找到一个身影,那头在家乡小镇行凶的搬山猿,只可惜画卷之上,始终只有苏稼一人,如果没有记错,风雷园那个叫刘灞桥的家伙,就一直偷偷暗恋着苏稼?

  一炷香的功夫过后,水幕淡去,趋于模糊,凝聚下坠,最终重新变成一小碗清水。

  但是碗里的清水明显水位下降了一些。

  青衣小童收起白碗和清水,搓手踱步,乐哈哈道:“这次观赏,因为有正阳山之巅的剑气场景,所以折耗挺多,但绝对不亏!之前那么多次遥看正阳山的各种风景,苏稼仙子只有惊鸿一瞥出现过几次,这次……啧啧,苏稼仙子不曾想还是个好生养的,之前哪里看得出来……”

  陈平安默然起身,走到洞外的栈道上,山风阵阵呼啸而过,吹拂得他衣衫一边飘荡倒去。

  不过如今扎实的二境修为,加上一次次翻山越岭,一次次收壤入袋,让陈平安此刻身形不动如山,隐隐约约之间,仿佛已经与身后的陡峭山壁浑然一体。

  陈平安突然惊喜道:“下雪了!”

  他伸出手去,等着大雪的落在手心,保持这个姿势,只是猛然转过头,对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欢快报喜道:“你们快来看,下雪了!”

  一场鹅毛大雪,不约而至。

  今年的尾巴上,一年二十四个节气,已经一个接着一个走了,哪怕是三人返乡的道路上,小雪时节,唯有风雨。

  但是今天恰好是大雪时节,真有大雪。

  陈平安跟他们打过招呼后,继续伸手接着雪花,扬起脑袋,开心喃喃道:“下雪了下雪了。”

  粉裙女童从未见过这么开心的老爷,她欢快蹦跳着凑过去。

  青衣小童从未见过如此幼稚的家伙,他留在原地,嘟嘟囔囔,觉得人生好没意思。

  (本章完)

看过《剑来》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