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剑来 > 第一百七十七章 佛观一钵水
  

  宝瓶洲向来喜欢以观湖书院划分南北。.。

  北方多蛮夷,南方皆教化。

  南人瞧不起北人,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哪怕是北方的大隋文豪,面对南涧国的士子雅士,都是要自认矮人一头的。故而南方世族高‘门’,以嫁入北方为耻。

  临近年关,南方一处喧闹集市上,有光脚的中年僧人托钵而行,面容方正刚毅,缓缓而行。

  有杂耍艺人使出浑身解数,博得阵阵喝彩声,僧人看到一根木桩子拴着一只小猴儿,干瘦干瘦,故而显得眼睛极大。

  僧人蹲下身,掏出半块生硬干饼,掰碎一点,放在手心,伸向枯瘦小猴。

  它却被僧人的善举给惊吓到了,惊慌失措地向后逃窜,铁链被瞬间绷直,一个反弹,满身鞭痕的小猴子顿时摔倒在地,身躯蜷缩,细细呜咽起来。

  僧人轻轻将掰碎的干饼,放在木桩附近,将剩余半块干饼又掰碎一半,零零散散放在地上,然后又把铁钵放下,这才起身向后退去,最后盘‘腿’坐在距离木桩隔着三四步的地方,开始闭目,嘴‘唇’微动,默诵经文戒律。

  行也修行,坐也修行,万里迢迢,一直苦行。

  饥寒‘交’迫的小猴子委实是饿惨了,在僧人坐定后,怯生生望着他半天,终于鼓起勇气去抓住一块碎饼,退回原地低头啃掉后,眼见着僧人无动于衷,便愈发胆子大了,再偷吃了一块,如此反复,无意间发现铁钵内竟有些清水,便去喝了口,隆冬时节,钵内清水竟然有些温暖,这让小猴子有些舒坦,更加不怕那僧人了,大眼睛直愣愣望向那个光脚光头的家伙,仿佛充满了费解。

  僧人念完一段经文后,睁眼起身,小猴子便又躲避起来,僧人只是弯腰拿回铁钵,就此离去。

  小猴子扶着木桩子,望向僧人的背影,很快消失于拥挤的人海。

  它破天荒打了个轻轻的饱嗝,伸手挠了挠干瘦无‘肉’的脸颊,眨着大眼睛。

  光脚僧人低头行走于人山人海之中,便是被路人撞了肩膀,也从不抬头,反而右手在‘胸’前行礼,微微点头后,继续前行。

  集市上有个疯疯癫癫的老人,眉发打结,邋里邋遢,衣衫褴褛,只要他遇上稚童,不管孩子们的长辈是富贵还是贫穷,都要凑过去询问一个同样问题,大多数老百姓对此见怪不怪,多是牵着孩子加快步伐离去,也有一些会笑骂几句,一些个脾气不太好的青壮汉子,还会朝老疯子推搡几下,从头到尾,老疯子都只是重复那个古怪问题。

  “你家孩子取名了没有?”

  有对老人知根知底的一群年轻‘浪’‘荡’子,堵住老人,其中有人一脸坏笑问道:“我家有小孩儿还未取名,你要如何?”

  老人顿时眉开眼笑,高兴得手足舞蹈起来,说道:“我来取,我来取名,这次我一定取个好名字……”

  “取你大爷!”老人被那年轻人一脚踹在腹部,踹了个后仰倒地,老人在地上抱着肚子打滚。

  有托钵僧人蹲下身,搀扶老人起身,那群‘浪’‘荡’子哄笑着离去。

  老人被扶起身后,伸手死死攥住僧人的手臂,对着僧人依旧问了那个极其不敬的问题,“你家孩子取名了没有?”

  中年僧人看着痴呆老人,摇摇头,帮老人拍去尘土,这才继续前行。

  老人依旧在集市上自讨苦吃,挨了无数的白眼和谩骂。

  夕阳西下,僧人托钵乞食,七户之后不再化缘,铁钵内食物寥寥,想要一个温饱都难。

  僧人由北入城,由南出城,路上行人如织,僧人低头而行,若是遇见小虫子,便捡起放于道旁无人处。

  最后看到一座荒废已久的古庙,僧人在‘门’外单手行礼,缓缓走入。

  在大殿外的檐下廊道,吃过了钵内食物,僧人开始盘‘腿’而坐,继续修行。

  暮‘色’中,老疯子踉跄归来,看也不看僧人,直奔大殿,倒在一堆茅草上,卷起一块破碎不堪的单薄被褥,尽量遮住手脚,呼呼大睡。

  一夜无事。

  喜欢给人瞎取名字的糟老头子,在正午时分才睡醒,醒了之后就离开破庙,往城里的人堆凑,对于那个中年僧人,老人根本视而不见。一开始不是没人猜测,老疯子会不会是‘性’情古怪的奇人异士,后来才发现根本就是个老废物,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而且打疼了会哭喊,打重了会流血,到最后就只有一些游手好闲的‘浪’‘荡’子,才乐意拿老人逗乐。

  老人住在这座荒废破庙里,已经很多年了。

  接下来小半年,日复一日,僧人就在这里暂住,偶尔会与老人一起去往城内,托钵化缘,也偶尔会与老人一同出城,返回住处。两人一直没有言语‘交’流,甚至就连眼神‘交’汇都极少,每次老疯子见着僧人,都一脸茫然,记不得什么。

  这一夜大雨滂沱,电闪雷鸣。

  疾风骤雨之中,估计就连近在咫尺的呼喊声都听不真切。

  缩在茅草铺子上的老人,每次雷声响起就会惊吓得打颤一下,熟睡之中的老人,不知是想起了什么伤心事,还是起了做噩梦,双手握拳,身体紧绷,不断重复呢喃:“是爷爷取名字不好,是爷爷害了你,是爷爷害了你啊。”

  那张干枯苍老的脸庞,早已没有任何泪水可流,但是偏偏显得格外撕心裂肺。

  随着急促雷声变得断断续续,虽然雨水依旧密集,声势骇人,可是老人的自言自语已经淡去。

  可就在老人彻底陷入沉睡之际,僧人弯曲手指,轻轻一叩。

  咚!

  如木鱼声响彻古庙。

  如‘春’雷响起于廊下。

  老人打了个‘激’灵,猛然坐起身,环顾四周后,先是茫然,然后释然,最后悲苦,站起身,向大殿外走去,衣衫褴褛的矮小老人,行走之间,气势凶悍,如同下山虎、过江龙。只是气势虽然惊人,老人的体魄仍是孱弱至极。

  虎死不倒架而已。

  老人走出庙外,仰头望去,久久无言,最后只剩下怅然。

  僧人轻声道:“有情皆苦。”

  老人看也不看僧人,嗤笑道:“苦什么苦!老子乐意!当绝情寡‘欲’的仙人,怎么就逍遥了?狗屁的长生久视,一个个高高在上,只记得仙,忘了人……哈哈,老百姓做人忘本要天打雷劈,神仙忘了本才算真神仙,可笑真可笑……”

  中年僧人又道:“众生皆苦。”

  老人沉默,盘‘腿’而坐,双拳紧握撑在膝盖上,自嘲道:“恍若隔世。”

  拂晓时分,不知何时睡去的老人猛然惊醒,再次眼神浑浊,然后继续他浑浑噩噩的一天。

  就这样过去一个月有余,在一个中秋月圆夜,老人终于恢复清醒,只是这一次整个人的‘精’神气,已经大不如前,垂垂老矣。

  他跟僧人一起坐在檐下廊道,望向那轮明月,老人自说自话,“我孙儿很聪明,是天底下最聪明的读书种子,只可惜姓了崔,已是不幸,遇上我这么个爷爷,更是不幸,不该这样的,不该这样的……”

  中年僧人寂然无声。

  宝瓶洲崔氏曾有人言:有庙无僧风扫地,有香无火月点灯。

  入冬后,大雪纷纷,老人睡在庙内,牙齿打架,脸‘色’铁青,像是要熬不过这个寒冬,僧人托钵进入,递给老人一只温热干饼,老人怔怔接过手后,猛然丢在地上,眼神恢复些许清明,然后看着那个重新捡起干饼的僧人,再度伸手递过干饼,老人摇头道:“我活着只想见孙儿一面,要不然我死不瞑目,这口气我咽不下,断不掉!我要跟他说一声对不起,是爷爷对不起他……我不能疯,我要清醒,和尚你救我!”

  老人一把手死死攥紧僧人手臂,“和尚,只要你让我清醒见着孙儿,我便是给你当牛做马都无妨……我这就给你磕头,这就给你当徒弟!对对对,你这和尚神通广大,一定可以帮我脱离苦海……”

  这一次清醒过来的老人,‘精’神气已经枯如朽木,出现了油尽灯枯的迹象,意识也不再清晰。

  僧人淡然道:“如何都放不下执念?就算你见着了他,事已至此,又能如何?”

  老人神‘色’悲苦,“如何放得下?又不是我一人的事情,放不下的,这辈子都放不下的。”

  中年僧人想了想,“既然放不下,那就先拿起来。”

  老人痴痴问道:“如何拿?”

  僧人答道:“去大骊。”

  老人点头道:“对对,我那孙儿就在大骊。”

  僧人摇头道:“你孙儿在大隋,但是你孙儿的先生在大骊龙泉县。”

  老人陷入惶恐,身形向后退去,抵住墙壁,使劲摇头道:“我不要见文圣……”

  片刻之后,老人蓦然大怒,“你若想害我,打死我便是,你若是想害我孙儿,我就一拳打烂你金身!便是你家佛祖来了,我一样出拳!”

  言语落地,老人挣扎着站起身,气势之刚猛雄壮,竟是不输骊珠‘洞’天中‘交’手的那两位纯粹武人。

  但也仅是剩下点虚张声势的气势了。

  僧人脸‘色’平静,低头凝视着手中铁钵,钵内有清水微漾,“佛观一钵水,八万四千虫。”

  老人皱眉道:“秃驴,莫要跟老夫打机锋!”

  僧人转过头,轻轻抬了抬铁钵,“这是你家孙子最有意思的地方,他看到了‘小’,贫僧觉得可以跟他的先生说道说道。”

  老人眼神坚决,“和尚你所谋甚大,老夫绝不会答应你。”

  僧人叹息一声,“无根之草。”

  僧人就这么起身离去。

  老人抓紧时间盘‘腿’而坐,开始呼吸吐纳,一身原本枯死肌肤,缓缓金光熠熠生辉。

  然后他在手心以手指刻下“大骊龙泉县”五字,血‘肉’模糊,不断告诉自己,“去往此地,必须去往此地,只看不说,不问不做”,心湖‘激’‘荡’,铭刻心声。

  老人回到庙内,倒头就睡。

  庙外大雪愈烈,只是阵阵寒气刚刚‘逼’近庙‘门’,就自动消融。

看过《剑来》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