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剑来 > 第二百零一章 若无闲事挂心头
  喜欢大大咧咧说话的曹曦走后,谢宅顿时就重新恢复了清净,一家上下,从当家作主的妇人,到一双子女,再到几位老仆老妪,走路都要蹑手蹑脚,唯恐惊扰到谢实的休息。这段时日,谢家人人过得很不真实,突然从那部甲戌本族谱上,走出一位活生生的老祖宗,活了不知道多少个春荣秋枯。

  恐怕就只有那位自幼寡言的长眉少年,心境相对安稳,因为谢实大致跟他解释过了外边的世界,并且让少年暂时跟随阮邛铸剑打铁就是,机缘一事,不是跟着自家老祖作威作福就会更好。长眉少年心性坚韧,哪怕得知老祖谢实马上就是北边俱芦洲的首位天君,无论修为还是地位,其实都要超出师父阮邛一筹,少年仍是没有流露出丝毫改换门庭的想法,这让谢实在心中微微赞赏,这才是谢家子孙该有的度量。

  少年注定不会知晓,若是长眉儿稍稍心志不定,谢实就会放弃栽培他的念头,甚至会主动对阮邛言语一二,免得家门不幸,遗祸绵延。

  这就意味着长眉儿,几乎彻底失去了证道长生和重振门风的可能性。

  山上仙师收取弟子,尤其是道教的陆地神仙,极其重视修心,往往不是几年就能敲定的事情,往往云游四方数十载,才能找到一个能够继承香火的满意弟子。在这期间,很多仙师都会给予种种考验,富贵,生死,情爱,诸多俗世头等事,皆是修道登天的关隘,是继续待在江河里做杂鱼,还是鲤鱼跳龙门,可能只在一念之间的取舍。

  大道漫漫,每一个跻身十境、尤其是上五境的练气士,无一例外,都是惊才绝艳之辈。

  只不过大道三千,登山之路并无定数,故而各有各的缘法,天君谢实不喜欢的性情,落在别家圣贤或是旁门左道眼中,就有可能是一块良材璞玉。所以老话又有天无绝人之路的说法。

  当然,谢实的地位崇高,眼光自然高远,其实以长眉少年的资质天赋,在宝瓶洲的仙家门派当中,都会是极为抢手的修道胚子,什么都不管,肯定先收了做弟子再说,山门里头每多出一位中五境神仙,无论是用来震慑世俗王朝的帝王将相,还是与周边山上“邻里”的微妙关系,都会是极大的助力,哪里会如谢天君这般吹毛求疵。

  谢实缓缓喝着酒,面有愁容。

  “老祖宗,有心事吗?”长眉少年坐在桌对面,一对品相极高的香火小人,眼见着没有外人在家,便从大堂匾额跃下,在少年肩头、脑袋上追逐打闹,欢快嬉戏。长眉少年对此早已习以为常。

  谢实喝着闷酒,“问心有愧罢了。”

  长眉少年错愕道:“老祖宗这么厉害,还需要做违心的事情?”

  谢实笑了笑,“你以后一样会如此不爽快,用不着大惊小怪。你的性子,憨直多于灵动,学剑挺好的,道家修清净,听上去是一潭死水的性子,其实不然,最是需要扪心自问,条条道道,并不轻松。”

  谢家长眉儿点点头。

  谢实看着略显稚嫩的脸庞,心中喟叹。

  乱世将至,群雄逐鹿,注定会精彩纷呈,但同样会多出许多无可奈何的生离死别,山上山下差不离的。

  谢实挥挥手,示意少年可以离开。

  一双香火小人儿蹦回匾额待着,相互依偎,窃窃私语。

  谢实闭目养神,呼吸绵绵,坐忘神游。

  ————

  曹曦离开桃叶巷后,随便溜达起来,行走在大街小巷,笑眯眯的富家翁,外人不知他的显赫身份,曹曦倒是跟谁都能唠嗑几句。若非如今骊珠洞天的宝贝都已搜刮殆尽,以曹曦在婆娑洲“雁过拔毛”的脾气,还不得把小镇翻个底朝天才尽兴,曹曦心中大恨,恼火大骊王朝之前的强买强卖,按照大骊曹氏子孙的密信所言,大骊那趟涸泽而渔似的搜集法宝,还真是收获颇丰,哪怕修为高如曹曦,都有些眼馋。

  屠龙一役,三教百家的先贤们在此血战一场,打得天翻地覆,尸体如雪纷纷落,然后四位圣人从天而降,画地为牢,所有宝贝就这么留在了小洞天之内,一甲子一次开门迎客,各凭本事,掏钱进门,靠着眼力捡漏,多有出去之后境界骤然暴涨的幸运儿。

  曹曦犹豫了一下,自言自语道:“儿孙自有儿孙福个屁,不提点几句,我看悬乎。”

  他来到督造官衙署,门房是个眼力劲不好的,又没资格知晓曹氏家事和山上事,气势汹汹地将曹曦挡在门外,曹曦也不生气,笑呵呵站在衙署门外跟门房闲聊,一来二去,还挺热络了。结果搬出曹氏祖宅来此暂居的曹峻,察觉到异样后,给督造官曹茂提了一嘴,上柱国曹氏的这一代嫡长孙,吓得立即跑到大门口,见着了朝思暮想的老祖宗,二话不说就扑倒在地,砰砰磕头。

  把那个门房胥吏给吓得魂飞魄散。

  别看曹茂在郡守吴鸢那边谈笑风生,心里根本没把吴鸢这个寒庶出身的国师弟子,如何放在眼里,更是大骊京城出了名的贵公子,今天到了曹曦跟前,真是毫不含糊,这怪不得曹茂失了分寸,曹曦,家族最大的老祖宗,比为家族赢得上柱国头衔的祖宗,还来得高高在上,曹氏只有每一代嫡子,才有资格知晓这桩天大密事,用以在危急时刻抖搂出来,自家老祖,婆娑洲的陆地剑仙,镇海楼的半个主人,这可是比免死铁券还管用的保命符。

  曹曦走到曹茂身边,用脚踹了一下,“起来吧,少在这里丢人现眼。”

  曹茂连忙起身,连官服上的灰尘都不舍得拍一下,年轻人激动得眼眶通红,发自肺腑。

  上五境的神仙人物,岂是想见就能见到的?更何况还是自家族谱上清清楚楚写上大名的祖辈!

  有这么一座大靠山,以后曹氏子弟莫说是在大骊王朝这一隅之地,便是在整座宝瓶洲,不能横着走?

  曹曦问道:“关于陈平安的祖籍,查清楚了?”

  曹茂毕恭毕敬道:“启禀老祖,查清楚了,并无特殊,往上追本溯源数百年,都是小镇寻常人家,甚至连一位有据可查的练气士都未出现。”

  曹曦嗯了一声,“那当下这件事情就简单了。只是这还是挺奇怪蹊跷的一件事。要么是龙尾溪陈氏动了手脚,或是某位老祖的气运实在太‘独’,寅吃卯粮,预支了数十代子孙的福缘。算了,这些不用管,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已。”

  曹茂弯着腰,想要领着老祖宗去往衙署大堂,曹曦没好气道:“屁大的官身,我坐在那大堂里头都嫌害臊。”

  曹茂有些手足无措。

  如何跟神仙祖宗打交道,他委实没有半点经验,估计他的爷爷,大骊上柱国曹氏的当代家主在这里,一样会进退失据。

  曹曦站在衙署广场的牌坊楼下,冷笑道:“曹峻,你给我滚出来。”

  没过多久,悬佩长短双剑的曹峻懒洋洋走来,瞧见了曹曦也没个正形,笑道:“怎么,在谢宅那边受了气,想着把我当出气筒,大老远赶过来,就为了把我拎出来骂一顿?”

  曹曦斜瞥了一眼曹峻,“鸟样!”

  曹峻呵呵笑道:“没法子,随祖宗。”

  曹茂内心深处,有些羡慕只知姓名、出身同族的年轻剑客,竟然胆敢用这种吊儿郎当的口气跟老祖说话。

  曹曦沉默片刻,仔细看了眼衙署布局和风水流转,毫无征兆地问道:“衙署是不是刚刚翻新过?谁给出的主意?”

  曹茂环顾四周,这才低声道:“是爷爷拿着衙署图纸,去恳请一位京城陆氏高人,帮忙点拨了几句。老祖宗,怎么了,不妥吗?”

  曹曦脸色阴沉不定,“不妥?妥当得很,比起之前更加藏风聚水,稍加改动,就是画龙点睛的漂亮手笔,多半会成为你曹茂的龙兴之地。嗯,别误会,你没那好命当真龙天子,你这辈子不出意外的话,撑死了就是世袭罔替上柱国的爵位,运气好的话,将来可能是族谱上的中兴之祖。”

  曹茂狂喜,如何都遮掩不住。

  曹峻习惯性眯眼而笑。

  曹曦则有些无奈,自己好不容易弄了个子嗣茂盛的大家族,怎么到头来尽是些窝囊废大草包,一个王朝的上柱国,就能笑得合不拢嘴?

  曹曦一时间心情大恶,只是没表现在脸上。

  曹曦没来由想起经由别人修缮过的祖宅,与记忆中是有些不一样的,比如大雨天气里,他小时候的破烂宅子,屋檐天井处的水滴年复一年,早已破败不堪,又没钱去缝补,一到下雨天,地上就会溅射得满地雨水,而富裕门户里的天井,无论雨雪,“财运福气”都往自家天井下边的水池里落进来,却绝不会让天井四周的地面变得潮湿,那叫干干净净的接纳风水了,按照小镇老一辈的说法,祖上积德,赏下一百粒米饭,子孙就能用地上水池这个大碗,半点不差地接住整个百粒米,而不是像曹曦小时候的屋子那样,最多接下个半碗米饭。

  如今塌了又修的祖宅,倒是因祸得福,若是信那个神神道道的说法,算是接住全部的祖荫了。

  曹曦喃喃道:“积善之家必有余庆,是不是多少要相信一点?”

  一只坐在牌坊楼上的火红狐狸讥讽道:“别人信这个就算了,你曹曦也信?你要是真信,根本走不到今天!”

  曹曦没抬头,冷笑道:“那是我曹曦命硬,能耐大,所以可以不信,但是宝瓶洲这么一支没出息的曹氏,我如果不稍微信点,怕他们哪天说没就没了。”

  曹峻调侃道:“真信啊?咋的,老祖要行善积德不成?这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曹曦转头望向曹峻,“那颗剑胚,你不要动心思了,如果心里不得劲,回头我亲自补偿给你。”

  曹峻笑意趋于冷淡,“为何?”

  曹曦撂下一句:“我是你祖宗。”

  曹峻蓦然大笑,“就这么说定!好人有好报,老祖宗一定长命万岁!”

  火红狐狸站在牌楼上,使劲拍着爪子庆贺,但是嘴上可说着凉风嗖嗖的风凉话,“哇,父慈子孝似的画面,老祖宗出手阔绰,做子孙的孝顺,真温馨,不行不行,我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曹曦冷哼一声,懒得理睬那只嘴贱的狐狸,转身摔袖,大步离去。

  当老人走出衙署,天阴沉沉的,还真是要下雨了。

  他回到泥瓶巷祖宅,淅沥沥的一场春雨,不期而至,越下越大。

  曹曦独处,坐在小小的大堂,没有匾额,好不容易冒出的香火小人,也早已给人吃掉。

  就是一栋孤零零的破落宅子了。

  曹曦突然起身,去灶房碗柜拿出一只大白碗,走到天井对应的水池边,就蹲在边沿上,双脚踩在小水池里头铺着的鹅卵石上,用白碗承接雨水。

  装了小半碗雨水后,曹曦喝了口,就立即洒进水池,埋怨道:“读书人只会瞎扯淡,这故乡水,哪里有酒好喝。”

  曹曦叹了口气,怔怔出神。

  最后老人端着水碗,回首望去,好似有一位老态妇人在屋内劳作,像是她停下了动作,怀抱扫帚,安安静静站在那边,笑望向自己的儿子。子欲养而亲不待,做娘亲的,没能享着半点福,可只要儿子出息了,便是没关系的。

  早已享尽人间荣华富贵的老人,已经不知道几个一百年,没有这么伤感了,泪眼朦胧,轻声呢喃:“娘亲呦,我的傻娘亲呦。”

  ————

  披云山南麓,林鹿书院已经破土动工,仿佛每天都在一栋栋高楼骤起,大骊对于这座书院的重视,宋氏皇帝完全等同于北岳正神庙的建造,仅是圣旨就下了两道,分别给州府和郡守府。

  化名为程水东的黄庭国老蛟,一袭合身青衫,完全就是夫子醇儒的气质模样。

  连同大骊皇帝和国师崔瀺极在内,知道老蛟身份的人物,屈指可数。所以哪怕程水东的著作流传颇广,在宝瓶洲以北地带享誉盛名,但是让一位黄庭国的小小侍郎,担任林鹿书院的副山长,仍是在大骊朝野惹来颇多非议,庙堂上是觉得程水东在儒家学统内并无赫赫头衔,分量太轻,无法服众,武臣更是大为不满,一个黄庭国的糟老头子,能活命就不错了,竟然还要当大骊读书种子们的先生?

  老蛟与魏檗并肩而立,一起望着热火朝天、尘土飞扬的书院地址,这还是他们两位第一次私下见面。

  老蛟唏嘘道:“你魏檗次次死灰复燃,出人意料。”

  先是贵为神水国的北岳正神,然后被大骊打破金身,沉入水底,之后好不容易被人帮着拼凑出残破金身,勉强维持香火不断,不曾想祸从天降,突然又给两位下棋仙人摘掉金身,沦为最底层的土地公,比起一般的河婆河伯还要不如,但是到头来,竟然是他一举升为披云山的北岳正神。

  估计大骊原有的山岳正神,想要跟魏檗拼命的心思都不缺。

  老蛟早年远游各地,与魏檗其实是老相识了。

  天上下起了小雨,尘土被压回大地。

  老蛟和魏檗当然不用担心雨水淋在身上。

  魏檗伸出一只手掌,轻轻摇晃,身前的雨幕随之晃荡起来,微笑道:“要不然世人都羡神仙好?何况还是神在前,仙在后嘛。”

  老蛟轻声问道:“大骊皇帝真要南下龙泉郡?”

  魏檗没有藏藏掖掖,嬉笑道:“对啊,近期是要走一趟,到时候你这条老蛟觐见真龙天子,一定很好玩。你的见面礼,准备得如何了?”

  老蛟笑道:“准备好了,不值一提。”

  魏檗伸手指向小镇那边,问道:“打不打得起来,如果打起来,你会不会出手?”

  老蛟犹豫片刻,不愿把这位未来山岳大神当傻子,“上了贼船,还能如何?”

  魏檗有些头疼,“可别打坏我的披云山就好。”

  老蛟大笑道:“这么快就把这儿当家了?”

  魏檗嘿嘿笑着,“我这个人,喜新不厌旧。”

  老蛟伸手点了点身旁的白衣神人,“不厌旧到了你这个地步,世间罕见。”

  魏檗爽朗大笑,“那肯定是你见识还不够多。”

  闻弦知雅意,老蛟立即收敛笑意,提醒道:“有些事,别人可做,我们不可说。”

  魏檗点点头,记起一事,“我得去趟落魄山,不陪你淋雨了。”

  ————

  龙须河上,雨点噼里啪啦使劲砸在河面上。

  石拱桥下,一位青丝茂如水草的妇人,悬停在河底上边,呜呜咽咽,她想起了自家孙子,再联想到自己一半金身毁弃的凄惨境遇,就愈发伤心,在自家门口都这般难混,更何况是孙子远在真武山,在那么多神仙精怪之中修行?

  她之前还每天开开心心巡视龙须河,想着自己靠着狐假虎威狗仗人势,以及不要脸皮的吓唬人,好不容易攒下那么多值钱的和不那么值钱的宝贝,想着总有一天都会全盘交给孙子,让他不至于在修行路上为了钱而烦恼,可如今承受着巨大痛苦,在河水源头那里自毁金身,让这位尚无神庙香火的河神妇人,真真切切晓得了天道难测、修行艰辛的道理,她最近每天就躲在这座石拱桥下以泪洗面。

  然后妇人猛地停下哽咽,忍着心中惊骇,迅速游曳去了靠近岸边的地方,乖乖给一位上司让出河道。

  妇人当然认得那位铁符江正神,名叫杨花,极有可能是东宝瓶洲最年轻的高品秩江神,她长达一丈的金色长发,脸上覆有面甲,怀抱一柄长剑,脾气极差,死在她手上的过路精怪,茫茫多。

  龙须河是铁符江的上游水段,当然隶属于铁符江水域,所以杨花巡视河道,是题中应有之义,只是杨花升任江神之后,从不登上那条江河地界的瀑布,今天是头一遭。生前名为马兰花的妇人河神,哪怕成了神祇,依然还是那副缩头缩脑的市井德行,低头怯生生说了句客套话,再抬起头,杨花早已迅猛远去上游的十数里外。

  妇人心中愤愤,觉得这个年轻婆姨太不会做人了,即便是自己的顶头上官,可一声招呼都不打,也太不讲究了些。

  于是妇人就又开始自怨自艾,觉得是自己给人欺负了。

  最后妇人就害怕自己的孙子,在外边也给人这般不当回事,妇人一手捂住心口,一手擦拭泪花,然后如鲤鱼摆尾,快速游向自己的老巢,去瞅几眼家当宝贝们,想着它们未来都会是孙子的丰厚聘礼,她才能高兴几分,才会觉得这份死了还要遭罪的苦难日子,好歹还有个盼头。

  ————

  驿站外边,停着一辆装有算卦摊子的独轮车,年轻道人摊子都没摊开,就开始给一位信命的驿丁看手相算命了,落在别的驿站胥吏眼中,那就是一个胡说八道一个小鸡啄米,可笑至极。最后年轻道人没收人铜钱,其实那个驿丁也没想着要花钱,好在道人很识趣,只讨要了一碗热水,站在车旁咕咚咕咚大口喝水,很是痛快。

  年轻道人抹了一把嘴,笑脸灿烂地跟驿站挥手告别,继续推车前行。

  驿站那边,有人使劲揉了揉眼睛,咦?怎的算命骗子身后,凭空多出了一位道姑装束的女子?

  貌美道姑柔声问道:“小师叔,你说你算命和下棋都不算最厉害,那谁最厉害?”

  名叫陆沉的道人笑道:“你真正的小师叔,贫道的师兄,一个将来下棋比贫道好,会下赢白帝城那个魔头,一个算命比贫道好,会让……唉,不说这个,伤感情。总之这‘一个加一个还是一个,再加一个更是一个’的师兄,从来就比贫道厉害。”

  道姑正是被陆沉从神诰宗拐骗而来的贺小凉,那个让风雪庙魏晋喝了一壶壶断肠酒的绝情女子。

  她其实之前也曾以玉女的身份,和金童一起代表宝瓶洲道统来此,取回祖师爷留在骊珠洞天的那件压胜法宝。走的时候,他们没能成功带走马苦玄,她反而多出一块漂亮的蛇胆石,没办法,她的福缘之深厚,一洲瞩目,像是随便走在哪里,好东西都喜欢主动往她身上凑,挡都挡不住。

  道姑犹豫了一下。

  她想询问一个神诰宗那位小师叔都没能想透彻的问题。

  为何身边此人,会是齐静春身陷必死之局的真正死结所在。

  凭什么!

  要知道齐静春当时表现出来的修为,若非不愿打得东宝瓶洲都塌陷入海,不愿连累小镇众生,只选择以两个本命字迎敌,而是倾力出手,这个神神道道的年轻道人,当真能够抗衡?甚至是能够保证击杀齐静春?!

  打赢一个上五境,与打死一个上五境,是天壤之别。以及上五境心知必死之后,爆发出来的恐怖破坏力,无法想象。

  除非是有高出一到两个境界的仙人,竭力控制战场,或是有人能够搬出一座小洞天作为牢笼。

  谢实为何胆敢单枪匹马来到小镇,便是这个道理。

  我谢实可以死在龙泉县,但是你大骊得先掂量一下后果。

  当时李二在大隋皇宫,亦是同理。

  陆沉却已经算出她的问题,微笑道:“道可道非常道,意思是什么呢,就是言语文字,可以用来说话,但用来讲解大道,分量是远远不够的。至于贫道的意思呢,其实就是你想问的问题,贫道不会回答。”

  贺小凉苦笑不已。

  这个莫名其妙出现在神诰宗的“小师叔”,这一路上说了无数的奇言怪语,她经常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就干脆不去深思了,他愿意说,就会叨叨叨个不停,你闭住耳朵、甚至关上心扉大门都不管用,照样会在心头响起他的声音,可当他不愿意说的时候,能够十天半个月一言不发。

  陆沉望向小镇那边,又开始怪话连篇,“世人都羡神仙好,神仙好不好,自然是好的,可你魏檗为何不羡慕,因为你从来就不是真正的神仙嘛。”

  “扪心自问,有愧啊,有愧的话,愧字,即是心中有鬼。接下去的天君之路,你会有点难走啊。”

  “啧啧,你家孙儿还给人欺负?他不欺负别人就算宅心仁厚啦,他出息大喽,就是那性子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不过没办法,命好就是命好。”

  “说来奇妙,同样是一个小镇走出去的人,同时回到家乡,谢实做了一辈子好神仙,却要去做一件亏心事。曹曦做了一辈子王八蛋,却做了一件厚道事。”

  说到这里,年轻道人突然转头望向身后的贺小凉,笑问道:“凡俗夫子的心心念念,你听得见吗?”

  贺小凉无奈道:“十境练气士才能依稀听闻,我如今哪里做得到。”

  年轻道人哦了一声,“那你确实需要好好修行啊。”

  贺小凉只得苦笑。

  年轻道人觉得这个可以说,便打开了话匣子,不管贺小凉感不感兴趣,竹筒倒起了豆子,“贫道告诉你啊,这种事情很玄乎,但其实又一点不玄乎,一种是心诚至极,正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所以圣人有言,惟精惟诚可以动人。凡夫俗子,某些时刻,一样能够引来神灵感应。”

  “另外一种当然是修为极高、或是天赋异禀,他们的心声,自然而然更加响亮。比如贫道想要跟你讲话,你想听不想听,就都听得到。”

  “不过吧,我觉得这跟贫道修为无关,还是惟精惟诚使然,你觉得呢?”

  贺小凉可不会溜须拍马,“我觉得是小师叔道法高深的关系。”

  陆沉有些失落,又不想说话了。

  类似李希圣当时在入山途中,直呼白泽二字,立即就能够让那位远在宝瓶洲西海之滨的白老爷听见,而身边学生崔赐恐怕张开嘴,破口大骂一百遍,白老爷都听不到,或者说听见了也不在意。当然,万一他一个较真,隔着十万八千里,崔赐必然会“无缘无故”暴毙当场。

  这类天之骄子,仿佛是一颗颗闪烁在陆地之上的璀璨星辰,当然更加吸引目光。别看世俗习惯性冠以“圣人”头衔的十境练气士,躲得跟千年乌龟王八蛋似的,其实在某些一身修为通天彻地的大佬眼中,反而比世俗常人更加一览无余。

  当然,神人掌观山河,“袖手”,没那么简单,一国一洲之地,自有其无形屏障的存在,阻滞着别处投来的视线,洞天福地的地界之说,根源就在于此,如果隔着一座天下,还要窥探内幕,所需修为,那真是需要境界高到天上去了。

  小镇南边,时不时有金石之声响彻云霄,那种极具震慑力的声响,常人反而丝毫不知,但是对于练气士来说,动静不小,事实上,阮邛在剑炉内的打铁之声,落在妖族耳中,堪比耳畔的春雷阵阵。

  那些心存侥幸滞留在小镇的妖物,一个个现出原形,气海剧震,生不如死,疯癫发狂。然后被早有准备的大骊练气士和纯粹武夫,先联手制服,然后丢入大山之中,这份人情,无异于救命之恩。

  与此同时,阮邛的铸剑气象,不由得让旁人感慨一句,圣人就是圣人。

  但是贺小凉有些讶异,“铸剑已经临近尾声,为何动静还这么大,使得地界之内,山根水运都有些摇晃了。难道是这把剑的品相之高,能够名动天下?”

  陆沉笑而不言。

  圣人们一样也要做买卖啊。

  只是既然齐静春跟师父谈妥了,那他就绝不会再插手此事。

  这既是尊师重道,更是对那位读书人表达自己的一份敬意。

  遥想当年。

  算命先生陆沉背对着学塾那边,给人测字算卦。

  身后是一位儒家圣人在为蒙童稚子们传道授业。

  至于为何齐静春必须死。

  涉及到一个很大的大道。

  齐静春在骊珠洞天之内,遍览三教典籍。

  齐静春的“有望立教称祖”,立的什么教?

  不管是什么,总之他跟某人想到了同一处去,那么陆沉作为那个人的师弟,就必须亲自下来这里。

  陆沉望向天空。

  曾经有个读书人就坐在那里,以一己之力,对抗三教仙人。

  佩服归佩服,敬重归敬重。

  昧着良心的事情还得做啊。

  后来他顺势而为,大致推演算出了齐静春的真正后手,便给那少年留下了四个字,说是让他练字,这是真的,但是最大的意义,还是放风筝一般,希望借着少年临摹那四个字的时候,在某天算出最关键的一步棋,纯粹是下棋高手的好奇而已。

  但是很奇怪,少年只给了陆沉一次机会。

  而且陆沉也根本算不出太多。

  对此陆沉倒是不介意什么,毕竟大局已定,他还真不会在齐静春死后落井下石。

  年轻道人曾经亲口对少年笑言,“看似好心的善举,未必是好人好事情。”

  是有深意的,既是说那几张药方那四个字,更是说那一串蓄谋已久的糖葫芦。

  陆沉松开独轮车的把柄,伸了个懒腰,笑道:“若无闲事挂心头,后一句是什么来着。”

  年轻道姑微笑道:“便是人间好时节。”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剑来》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