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剑来 > 第两百零五章 负剑南渡

第两百零五章 负剑南渡

  龙须河畔的剑炉,气冲斗牛,打铁之声,落在妖族耳中,轰隆隆作响,肝胆欲裂。

  近期龙泉郡内,几乎所有修士的视线,都情不自禁地投向了铁匠铺子,山顶新建的亭台楼阁,两山之间危乎高哉的索桥,经常会有练气士扎堆,遥望山外剑炉那边的铸剑气象,便是卢氏王朝的刑徒,以及监督这拨亡国遗民的大骊将士,都在闲暇时议论纷纷,揣测一旦圣人阮邛铸剑成功,会不会惹来一番天地异象。

  随着今天那边铸剑声势骤然暴涨,加上山上野修妖族的心烦意乱,甚至还有一些道行不够的山泽妖怪,哪怕有着此地山水气运的无形庇护,仍然只觉得置身于熔炉之中,煎熬难忍,因此所有人都觉得肯定是到了紧要关头,那把神兵成与不成,在此一举。

  落魄山竹楼,陈平安早已准备妥当,准备正式出发,去往梧桐山的那座渡口,上回魏檗领着他们巡游下辖地界,见过那座梧桐山,整座山头被削掉,方圆四五里的空地,魏檗当时卖了个关子,没有详细解释修士用以悠然远游的渡口,那艘大船到底为何物。

  阮秀的临别赠礼,是一包桃花糕,陈平安当然没有拒绝她的好心好意。其实他先前托付魏檗,去阮邛那边提起赠送宝箓山给阮秀一事,结果魏檗回到竹楼的时候灰头土脸,很狼狈,说阮邛听说后,迁怒之下,打赏给了他魏檗一个字,滚。然后给陈平安的答复字数略多,“让那个小子有多远滚多远”。

  陈平安只得作罢。知道这件事想岔了,毕竟真正熨帖人心的好意,可不是一厢情愿就能做好的事情。所以就暂且搁置,青衣小童总说他们混江湖的,恩怨情仇,都讲究一个青山绿水,来日方长。陈平安觉得这句话说得真是“俊俏且有理”,想着将来总有报答阮家父女的时候,就不急于一时了。

  不过陈平安还是花了一点小心思,跟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很正儿八经地商量了一番,觉得问题不大,这才下定主意,再次麻烦魏檗,让这位北岳正神去聘请两位手艺精湛的糕点师傅,等他离开龙泉郡后,就请到骑龙巷的压岁铺子招徕生意,最后让两个小家伙跟阮秀姑娘打声招呼,就说以后想吃自家铺子的糕点,一律不收钱。

  关于南下远游一事,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都想跟随,一个是怕没了陈平安罩着,明儿就给谁一拳打爆头颅,等到陈平安下次返回家乡,就得给他上坟烧香了。再就是已经破开一境的御江水蛇,希望重返江湖逍遥快活,想要把他在龙泉县丢光的脸面和英雄气概,全部从外边的世界找回来。

  粉裙女童则是完全把自己当做了小丫鬟,担心自家老爷一年到头没人伺候,她留在落魄山无所事事,会很愧疚。

  只是陈平安都没有答应。

  青衣小童一哭二闹三上吊四跳崖五下跪,全部用过了,陈平安好说歹说,才让青衣小童继续留在竹楼修行,好在如今青衣小童跟那条棋墩山黑蛇关系不错,经常跑去吹牛打屁,还强行认了黑蛇做自己兄弟,虽说黑蛇一直没有幻化人形,但无论是城府还是志向,都不是青衣小童能够媲美的,说到底这条背井离乡的御江水蛇,虽然天赋异禀,可年龄搁在蛟龙之属之中,不过是少年而已,还是没有“家教”、比较顽劣的那种,从未遇到过明师指点和宗门栽培,便是他推崇的那些江湖义气,在读过万卷书的粉裙女童眼中,也会略显幼稚任性。

  只不过相处这么久,青衣小童还是磨去了许多棱角,加上本心不坏,陈平安对他还算放心,只是叮嘱他不许欺负粉裙女童,青衣小童拍着胸脯砰砰作响,大老爷们一个,欺负小丫头片子算什么。

  万事俱备。

  魏檗偷偷指了指二楼屋内,笑问道:“差不多了?要不要跟老前辈告别一声?”

  陈平安点点头,转身去敲了敲房门,“走了。”

  光脚老人在屋内盘腿而坐,言语之中带着愤懑,“不再考虑考虑?”

  陈平安摇头道:“不可以耽搁,必须马上走。”

  老人冷哼道:“孬!”

  陈平安无可奈何,转头对魏檗道:“我们动身去梧桐山吧。”

  阮秀站在栏杆旁,轻轻挥手。

  陈平安还是穿着最习惯的草鞋,怀里抱着棉布包裹严实的那柄新铸长剑,腰间系着朱红色的养剑葫,背着一把槐木剑,再无其它物件。

  他对阮秀想要说些什么,只是都觉得多余,便挠挠头,轻声道:“阮姑娘,保重啊。”

  青衣少女睫毛微颤,微笑着点头。

  陈平安对两个小家伙叮嘱道:“以后就在落魄山好好修行,如果遇到了事情,不要冲动,山头什么的,我们除了买下来花了钱,其余都没什么开销的,不用怎么心疼。我跟魏山神说过了,实在不行,就运用神通将竹楼搬迁到披云山,你们躲在里边,不会有事的。而且老前辈会帮着看护竹楼,所以你们不用太担心什么。”

  这么婆婆妈妈的陈平安,第一次让青衣小童讨厌不起来。

  粉裙女童攥着自家老爷的袖子,粉嫩小脸蛋上,扑簌簌流泪,恋恋不舍极了。

  陈平安转头望去,这趟走得太匆忙,没办法去泥瓶巷祖宅了,甚至连爹娘坟头没不好去,陈平安若说心头没有遗憾,肯定是假的,但是没办法的事情,就是没办法。陈平安知道轻重缓急。

  要知道自己此次出门南下送剑,算是杨老头,阮邛和魏檗三人联手布局,其中杨老头是金色香火小人的缘故,跟陈平安,或者说准确说来是跟齐先生做了一桩买卖,要帮着陈平安远离是非之地,至于其中缘由,何谓“是非”,因为之前就有李希圣“此地不宜久留”的说法,陈平安对此深信不疑。

  魏檗伸手按住陈平安的肩头,“可能会有些头晕。”

  陈平安笑道:“好的。”

  经历过三境的锤炼之后,陈平安每天都在鬼门关打转,对于吃苦一事,实在是当成了家常便饭。

  就像一想到今天明天、以后都不用练拳,既有一丝人之常情的庆幸,但更多还是心里头空落落的。

  陈平安望向阮秀和两个小家伙,“走了!”

  魏檗和陈平安的身形骤然消逝不见,无声无息,甚至连一阵清风都没有出现在檐下廊道。

  栏杆旁边,粉裙女童轻声道:“阮姐姐,我家老爷肯定会想念你的。”

  青衣小童丢了普通颗蛇胆石往嘴里嚼着,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那是,老爷每天做梦都要喊秀秀姑娘的,羞死个人。”

  阮秀自然不会当真,但还是开心笑了。

  ————

  魏檗和陈平安出现在梧桐山山脚一处僻静山林,魏檗让陈平安稍等片刻,很快就去而复还,带了一把奇怪的槐木剑鞘,能够同时插放两把剑,是一匣双剑的样式,让陈平安将怀中长剑和背后槐木剑都放入其中。

  于是陈平安就变成了背负双剑的游侠儿,腰间别着一只酒葫芦,确有几分江湖气。

  魏檗绕着陈平安走了一圈,笑道:“呦,还真的好看。”

  陈平安咧嘴而笑。

  跟随魏檗一起登山。

  因为三十拳神人擂鼓式变成了三十一拳,多出的那一拳,反而让陈平安一身拳意逐渐变得内敛沉稳。

  如剑入鞘是一样的道理。

  魏檗仍旧是一袭大袖白衣,陈平安负剑别葫芦,一个神仙飘逸,一个少年侠气。

  陈平安忍了忍,最终还是没有忍住,“魏檗,小镇是不是很危险?”

  魏檗点头道:“试想一下,好多蛟龙同时涌入一座小池塘,当然随便摆头晃尾,就会掀起滔天大浪。随便一个浪头砸下来,就能中五境的练气士粉身碎骨。你呢,虽然不是某些大佬重点关注的人物,但只要在这场棋局里头,哪怕是棋盘上再不起眼的一枚棋子,还是会生死不由己,所以杨老头让你立即离开龙泉郡,是对的。你能够想得通,不反对,很好。”

  陈平安笑道:“我本来就想出去走走,刚好借这个机会磨砺武道,争取靠自己找到破境的契机。”

  魏檗好奇问道:“竹楼里的老前辈还生着闷气,是不是你拒绝了什么?”

  陈平安不愿细说,毕竟涉及到老人的隐私,可魏檗这段时日的奔波劳碌,加上有阿良的关系,以及魏檗的开诚布公,陈平安不介意能挑一些可以说的,轻声道:“我只知道小镇来了一个了不得的道教神仙,老前辈说想要送我一场天大机缘,在旁观战他与那个神仙的对战,领悟拳意真谛,能够领悟几分就几分,说不定可以一鼓作气跻身四境,而且还能打下最结实的四境底子。”

  陈平安停顿片刻,“我问老前辈有几分胜算,老前辈很开诚布公,说九死一生都没有,必败无疑,因为他如今还没能重返武道巅峰,哪怕到了,一样毫无胜算。我当时就很奇怪,既然必输,为何还要去打这一场架,前辈说他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找某位号称最能打架的道人打上一场,才算人生无憾。既然那位不速之客,跟那个‘真无敌’的道人关系很近,就先打过,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以便知晓双方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至于帮助我跻身四境,赠送机缘,老人也说是顺带的。”

  陈平安自嘲道:“我当然有私心的,不敢因为这场架,打出太大的风波,害得你和杨老头阮师傅白忙活一场,更不希望……不希望齐先生失望。所以我就也跟老前辈直接说了自己的想法,老人生气归生气,但是倒没揍我,只是骂我的胆子比米粒还小。他骂他的,我劝我的,劝他不管怎么样,返回武道巅峰再打架不迟,要不然会不尽兴的。老前辈这些是听得进去的,虽然他嘴上不说,心里多半觉得如果没办法全力出拳,才是真正的遗憾。所以最后他就放弃了打架的念头,不过没给我好脸色看就是了,之前在竹楼,你也听到了,还在气头上呢。”

  陈平安突然会心一笑,“其实老前辈跟老小孩差不多。”

  魏檗抹了把额头冷汗,这要是打起来,还真就全部完蛋了。

  亏得陈平安没贪恋那四境的契机,不然魏檗用屁股想都知道结局,老人死而无憾,这座破碎的骊珠洞天,地动山摇,抖搂出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然后就是一场腥风血雨的浑水摸鱼,本就是棋局“第一手”的陈平安,绝对没什么好下场。

  至于他魏檗,大骊国师崔瀺,阮邛,谢实曹曦,墨家许弱,林鹿书院老蛟程水东,等等,注定没一个跑得掉,全部裹挟其中,是生是死,跟当下的陈平安一个德行,身不由己,全看天意和运气了。

  至于三十余座山头,到最后能剩下几座,不好说,但是树大招风,只差一步就是大骊北岳的披云山,则板上钉钉会崩塌殆尽,真正的仙人神通,搬山倒海,可不是溢美之词。

  心有余悸的魏檗停下身形,重重拍了一下陈平安的肩头,“陈平安,早知道如此,药材钱就不收取你半文钱了!”

  陈平安愣了愣,随即笑容灿烂道:“现在还我钱,还来得及。”

  魏檗装模作样在那里翻袖口。

  陈平安就安安静静等着他掏钱,半点推托的意思都没有。

  魏檗气笑道:“陈平安,这就没劲了啊!”

  陈平安哈哈大笑,拍了拍腰间的酒葫芦,“这就够了!”

  魏檗一把搂过陈平安的肩头,就这么登山,“我就说嘛,你陈平安对自己朋友从不抠门小气的。”

  陈平安憋了半天,只憋出皱巴巴的“谢了”二字。

  魏檗故作闺阁女子的幽怨状,“朋友之间提谢字,多伤感情,这就跟男女之间谈一个钱字,是一样的。”

  陈平安恍然大悟。

  觉得这个道理得好好记下来,回头就刻在竹简上。

  以后到了倒悬山见着了宁姑娘,千万别提什么钱不钱的。

  这叫学以致用。

  魏檗如今是路人皆知的煊赫存在,加上真正手握权柄的山上神仙,有几个如魏檗这么好说话的?所以人缘极好,就连陈平安都看出那些跟魏檗打招呼的练气士和开山修士,都对魏檗心生亲近,而且发自肺腑。

  一路登山,招呼不断,魏檗没怎么停步,但是都会笑着应酬几句打趣几句,惹来笑声不断。

  期间还有一个溜须拍马不比青衣小童功力弱的野修妖怪,死活要给魏大山神领路,结果被魏檗笑骂着一脚踹远了,那野修丝毫不恼,反而引以为傲,望着白衣山神的潇洒背影,满脸喜庆。

  但是临近梧桐山顶渡口的时候,魏檗轻声笑道:“陈平安,这种看似很真诚的和和气气,其实都是假的,可以不拒绝,但是别太当真。如果我魏檗还是棋墩山的土地爷,想要跟他们说上一句话都难。当然了,能够这么一团和气,终归是好事。”

  陈平安默默记在心里。

  梧桐山的渡口边缘地带,是一座刚刚建造完工的高台,以清一色的洁白玉石筑造而成,已经聚集了数十号打扮各异的练气士,还有一些装束鲜亮的妇孺老幼,后者应该都是买下山头后、前来观摩的仙家势力,如今便要打道回府了,两拨人看到了魏檗和陈平安,还是主动上前热络招呼,魏檗对每个人的姓名、家族如数家珍,待人接物,滴水不漏,让人如沐春风。

  陈平安一直没有刻意说话,只是将点点滴滴看在眼里,心中有些羡慕和钦佩,这种与人为善和相谈甚欢,绝不是魏檗说自己是“北岳山神”可以解释一切。

  关于陈平安的南下远游,魏檗用轻描淡写的语气一笔带过,说是陈平安在南边有个亲戚,顺便去探望几个朋友,比如南涧国神诰宗的贺小凉,还有风雷园的刘灞桥。陈平安听得满头冷汗,这哪跟哪啊,如果说拜访亲戚是个正当幌子,那么随便跟那两位道姑和剑修攀交情,陈平安实在是难为情,与贺仙师在青牛背那边是有一面之缘,可他只不过送了她一块蛇胆石,跟刘灞桥稍微熟悉一点,与陈对和陈松风一起入山,刘灞桥的性子很外向,还喜欢跟人称兄道弟,但真实情况,恐怕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人,连点头之交都称不上,结果魏檗这么胡吹法螺,陈平安他又不好拆台,差点憋出内伤。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贺小凉和刘灞桥是一洲有名的天才俊彦,尤其是贺小凉那可是一洲道统的玉女,仅此一人,跟她有丁点儿香火情,可就是天大的福缘了。山上山下,谁敢不卖神诰宗朋友的面子?何况还有个风雷园的刘灞桥,所以那些搁在家乡王朝都不容小觑的人物,对其貌不扬的背剑少年,一个个愈发热情,甚至还有人主动递交了制作华美的名牒,把陈平安臊得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

  魏檗乐见其成,笑得高深莫测。

  关于魏山神跟手握五座山头的本土少年之间,到底是什么渊源交情,无人知晓,众多纷纭。

  突然有人高呼一声,“鲲船来了。”

  陈平安顺着众人视线望去,一头庞然大物从云海之中破开,缓缓向梧桐山这边滑落。

  陈平安张大嘴巴,那个生有鱼鳍的大家伙,竟是活物,而且真不是一般的大,像是一座巍峨大山从天而降,往梧桐山渡口这边压过来,随着“鲲船”的不断下降,带给陈平安一股巨大的压迫感,愈发感觉自己的渺小。

  陈平安忍不住感慨,不愧是神仙乘坐的渡船,果然不同寻常,气势惊人。

  一艘鲲船,能够跨洲浮游千万里,而且这个“千万里”绝不是虚指。在龙泉郡梧桐山建成这座崭新渡口之前,整个宝瓶洲北方都没资格让鲲船降落停靠,只有南涧国和宝瓶洲最南端的老龙城两处,有渡口以供鲲船靠岸。

  一些个国力雄厚的王朝,当然也有承载练气士远游四方的渡口,但是“渡船”多体型较小,登船乘客有限,货物吞吐量远远逊色于这种北俱芦洲独有的鲲船,鲲船载人只是生财有道的小头,主要还是贩卖从各处搜集而来的天材地宝,还会有各色奇珍异兽。而鲲船也分三等,第一等的鲲船,鲲鱼的背脊之大,可以庞大到媲美一座大骊郡城的夸张地步,在墨家机关师在内的诸多流派练气士精心打造之下,能够有山有水,有府邸高楼,有街道坊市,应有尽有,成千上万的练气士,可以终年生活在上边,而不会感到有丝毫的不方便。

  魏檗轻声笑道:“鲲鱼性情温驯,在经过专门练气士的训练之后,哪怕遭受攻击重创,也可以忍受煎熬而不扑腾,所以鲲船比起其它一些大型渡船,相对平稳安全,一些个山岳龟、吞宝鲸,也是渡船的上佳选择,只是一来数量稀少,二来还是会有一些自己的脾气,历史上不是没有山岳龟擅自潜入海底的惨剧。”

  陈平安张大嘴巴一直就没合拢。

  鲲鱼背脊之上,不仅平坦宽阔,竟然还有一圈围栏,有一栋栋高楼比邻而建。而这艘几乎占据大半山头渡口的鲲船,并未贴在地面上,而是离地数丈高度,悬停空中,鱼鳍微微晃动,就扇起一阵阵山风,尘土飞扬,好在渡口登船的高台,刚好位于鱼鳍之间,并无异样,自然不至于被一阵大风给吹到山脚去。

  在鲲船彻底悬停稳当之后,从围栏缺口处,落下一座宽如桃叶巷街道的阶梯,阶梯底部刚好嵌入高台的一处凹陷机关中,使得这架挂空的阶梯,给人稳如磐石的良好感觉。阶梯上走下一拨人,跟梧桐山这边的渡口主事人,一番交谈之后,便对魏檗一行人用醇正的宝瓶洲雅言笑道:“诸位,你们登船之后,牛角山包袱斋的货物往来,会在鲲船那边的两架阶梯上,耗费半个时辰,若是稍有延误,无法准时发船,我们‘打醮山’,作为俱芦洲一家屹立千年的老字号门派,就会返还各位所有乘船开销。”

  说完这些,锦衣老人望向魏檗,“可是魏大山神?”

  魏檗笑眯眯道:“不敢当不敢当。”

  老人爽朗大笑,抱拳道:“鲲船一年一次往返三洲,只能提前恭贺魏大山神!下次若是无法准时登门庆祝,事后也定然会略备薄礼,还希望魏大山神别推辞啊。”

  魏檗双手拢袖,笑容浓郁,玩笑道:“不推辞不推辞,可如果发现礼物轻了,下次就来这边撒泼,要你们无法准时发船。”

  锦衣老人哈哈大笑,“轻不了!拜山头拜山头,这么大一座山头,岂能不当回事!退一万步说,门派若是出手小气了,老夫都会自己添补一番!”

  魏檗笑着点头,“这感情好。”

  然后他拍了拍陈平安的肩头,“我最要好的朋友,叫陈平安,是咱们这儿的土财主,他在南涧国下船,还望船主帮着照顾,陈平安在这艘鲲船上的所有开销,全部记在我魏檗头上,下次我再跟你们结账。”

  老人大手一挥,“结什么账,包在我身上了。”

  魏檗笑眯眯道:“这么客气啊?”

  老人还是大笑。

  这番场景,羡煞旁人。

  陈平安跟随众人登船之前,在阶梯口那边,转身对魏檗抱拳行礼,没有说什么。

  魏檗抱拳,微微弯腰。

  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一幕,落在远处跟人商议正经事务的锦衣老人眼中,就更加心中有数了。

  陈平安最后独自一人,缓缓走在阶梯上。

  背负双剑,降妖除魔。

  腰悬养剑葫,初一十五待在其中。

  用一支普通玉簪子换来的飞剑“十五”,作为可遇不可求的珍稀方寸物,不起眼的“方寸”之间,长宽高都跟那把取名为“降魔”的槐木剑差不多,陈平安喜欢得一塌糊涂,如今以心意御剑略微熟稔,装东西取东西,已经熟能生巧,那种掌心凭空多出物件的感觉,已经让陈平安这个泥腿子小酒鬼,觉得比喝酒微醺的感觉还要好了。

  方寸物里头如今装下了齐先生赠送的静字印,和一对山水印。

  一部撼山拳谱,属于暂时帮着顾粲保管。

  文圣老秀才赠送的几本儒家典籍。

  李希圣赠送的那支竹管毛笔,篆刻有“风雪小锥”和“下笔有神”四个字,除了毛笔,还有李希圣托弟子崔赐送来的大量空白符纸,大致分三种,数量最多的黄纸,绘有云篆的金色符纸,以及数量最为稀少的泛黄书页似的符纸。还有一部入门的符箓道书。

  年轻道士陆沉留下的那几张药方。

  一大摞宝瓶洲各国疆域的舆图,是魏檗转赠,作为陈平安以蛇胆石偿还药材钱的一点小添头。

  数百枚玉质“铜钱”,陈平安用剩余普通蛇胆石,跟青衣小童兑换而来,这些山下市井绝对瞧不见的钱币,是山上神仙做买卖用的。只不过当然没有金精铜钱那么价值连城,但老百姓所谓的真金白银,在这些只会装在练气士钱囊中的玉币面前,不值一提。

  一些尚未刻字的小竹简,小刻刀。

  还有一袋子白米,以及煮饭的瓶瓶罐罐,装着油盐。一大把鱼钩,一把新买的开山柴刀、换洗衣衫、两双新编草鞋等零散物件。

  当然还有碎银子和金叶子,出门在外,一文钱难死英雄汉的道理,陈平安在第一趟远游大隋的时候,就感触颇深。

  陈平安走到一半,又忍不住回头望去。

  一直站在原地的白衣山神,笑着挥手。

  陈平安挥手作别,继续往上走去,只是摘下了朱红葫芦,默默喝了一口烈酒。

  草鞋少年无比希望下次重逢,故乡的朋友和山水都无恙。

  都平平安安的。nt

  :。:

看过《剑来》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