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剑来 > 第两百一十九章 道士吟诗

第两百一十九章 道士吟诗

  年轻道士站起身,理了理衣衫,大步走入绣楼广场,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大声道:“诸位先听小道一言!”

  在场众人纷纷望向这位外乡道士,神色各异,神诰宗少年道人,腰间绑缚有一团乌黑绳索,少年见到道士张山后,便有些脸色不悦,摘下了绳索随手一抛,绳索便如一条灵蛇,在空中自行舒展,瞬间将年轻道人给捆了起来,粽子似的张山摇摇摆摆,差点跌倒,好不容易才站稳身形。

  神诰宗少年冷笑道:“凭什么要听你废话?一个来历不明的假道士,再敢聒噪,就直接将你丢出院子。”

  道士张山愤怒道:“小道姓张名山,来自俱芦洲,师从凌霄派火龙真人,小道更是族谱有据可查的龙虎山张家子弟!此次远游四方,来到宝瓶洲磨砺道心,是为了完成龙虎山山门的考验,只要小道返回家乡,就能够成为天师府金玉谱牒的在册道士!你们神诰宗,好大的威风,竟敢如此欺辱龙虎山张家人!”

  江湖经验不够的神诰宗少年有些懵,一时间没了跋扈气焰。

  显而易见,是给“龙虎山天师府”给震慑到了。拿神诰宗与之掰手腕,还真没有底气。

  人的名树的影,名声能够流传到宝瓶洲的宗门,就没有一个是好惹的。

  中土神洲的龙虎山,更是赫赫大名,不隶属于道家三教任何一脉,是自立门户的一方道统,神诰宗少年道士当然早有耳闻,但也只限于一些神鬼志怪的传说,多是见识浅陋的市井百姓以讹传讹,寻常山上练气士都不会当真,只当是笑话来听,不过神诰宗到底是宗字头的仙家门阀,对于龙虎山天师府的真正底蕴,了解得远比别人更多,张家天师一手掌印,一手持仙剑,道法无边,杀力无穷,那真是在神人辈出的中土神洲,也能够跻身前十之列的上五境仙人,这有点类似神诰宗掌门、天君祁真在东宝瓶洲的超然地位,所以神诰宗很容易理解龙虎山的仙气冲天。

  道士张山乘胜追击,一脸正气,死死盯住那个眼神阴晴不定的领头老道,“杨晃作为神诰宗的前弟子,为一个情字,沦落至此,便是小道这些外人看来,也觉得可歌可泣,要为夫妇二人掬一把同情泪,神诰宗作为宝瓶洲道统之首,想必也该有与之匹配的气度才对?”

  年纪最小、手持古木长条的神诰宗小道童,轻轻扯了扯少女道士的袖子,悄悄问道:“师姐,我觉得那个张天师说得挺对唉,你觉得呢?”

  腰间别有一枝青黄竹鞭的少女摇头道:“虚头巴脑的客套话,别当真。”

  陈平安大开眼界。

  但是与此同时,他眼角余光瞥向绣楼屋脊那边,有些疑惑。

  道士张山想要伸出手指,指着那个老道人的鼻子,以此增加言语气势,但是发现自己被捆绑得结结实实,便干脆向前蹦跳了一步,冷笑道:“何况老仙长更是杨晃的昔年同辈师兄弟,有多年同门修行之谊,今日相见,他乡遇故知,为何是刀兵相见,而不是把臂言欢?怎么,我张家天师,不管在册还是记名,只要游方四海,只要相互遇上,必然一见如故,偏偏你们神诰宗就没有这等氛围?再说了,小道虽是龙虎山张家子弟,亦是登山修道之人,却也晓得法不外乎人情的浅显道理。”

  年轻道士最后变了语气,笑呵呵道:“老仙长,该不会是跟杨晃有旧怨,因此不顾宗门气度,非要将这对夫妇往死路上逼吧?不过小道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老仙长一看就是心胸豁达之人,此间事了,小道张山必然会为老仙长和神诰宗扬名,哪怕是将来到了祖庭正宗的龙虎山,只要提及神诰宗,都要伸出大拇指!”

  双手负后的老道人眯起眼,笑而不语。

  站在墙头上的青年道人,突然说了一通谁都听不懂言语,道士张山有些犯迷糊,不料那负剑提铃的青年道人,转回宝瓶洲雅言,居高临下,伸手指向道士张山,大怒道:“你这骗子,贫道以俱芦洲官话问你话,为何一个问题也答不上来?!在东宝瓶洲胆敢冒充龙虎山张家子弟,就是悖逆一洲道统,你知道神诰宗一样有资格将你拿下吗?!还不跪下认错!”

  没想到碰到一个比自己还能胡吹法螺的王八蛋,道士张山勃然大怒,开始用真正的俱芦洲雅言大骂那个青年道士,然后转回宝瓶洲言语,“信口雌黄,颠倒黑白,好一个神诰宗,好一个宝瓶洲道主!”

  不曾想那墙头上的青年道士,根本不理睬道士张山,已经转头望向老道人,笑眯眯提议道:“师父,已经初步判定此人并非来自俱芦洲,至于是不是龙虎山张家弟子,还需慢慢确定,不如将其先行拿下,丢在一旁,咱们先行清理门户,处置了那对伥鬼树鬼才谈其它?”

  老道人似乎有所意动,正要开口说话之间,大髯刀客徐远霞,终于忍不住心胸间那口恶气,果真如先前所说那般,手持宝刀,挺身而出,向前走出一步,大笑道:“在下只是无名小卒,没办法要神诰宗的仙师卖什么面子,但若是诸位仙师想要责罚杨晃,依法办事,徐某人便洗耳恭听,领教一下宗字头仙家的金科玉律,到底有无法度可循,可若是不给个说法,就要打杀杨晃夫妇,徐某人便是拼了一百几十斤肉不要,只凭手中一口刀,也要领教领教诸位仙师的通天道法!”

  使出一手缚妖索的神诰宗少年突然问道:“你既然自称出身于龙虎山位于俱芦洲的小宗门派,那可有通关文牒?能够证明你来自俱芦洲,且是张家子弟?若是证明不了,假冒龙虎山张天师一事,你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道士张山面有难色,流露出一丝犹豫。

  大髯刀客有些头疼,心想如果真是小道士意气用事,冒充龙虎山上黄紫贵人的远亲,那可是罪名不小,落在有权利督查一洲道统的神诰宗手中,要吃大苦头的。一洲道主,职责所在,归根结底只是四个字,但分量极重,叫做“正本清源”。

  道士张山深呼吸一口气,转头道:“陈平安,帮忙从包袱里取出通关文牒。”

  古宅伥鬼杨晃苦笑一声,转头看了眼她,她似乎看出夫君的心思,点了点头,杨晃这才转过身,朗声道:“徐侠士,张道长,你们的好意,杨晃心领,若有来世,必当回报!今日神诰宗是以公法定罪,还是以私怨报仇,杨晃与拙荆全部承担便是,只是徐侠士,张道长,还有那位姓陈的小哥,可别以为我神诰宗修道之人,皆如此人啊,绝非如此,绝非如此!”

  说到最后,杨晃笑声肆意,好似百年苟活,心情从未如此轻松快意,伸出拇指,指向自己,“我神诰宗!”

  略作停顿,伥鬼杨晃手指指向那个老道人,“像你这种修道不修心的蠢货,终究是少数,难怪百年光阴弹指而过,你赵鎏还是个五境修为,哈哈,百年之前,我杨晃就已是五境练气士,如果没有记错,你赵鎏当时才三境柳筋境?好一个留人境,留住最多的,便是你这种心怀不轨的王八蛋了!”

  一番话语,古宅男人说得肆无忌惮,酣畅淋漓,却让老道人手底下那拨宗门晚辈听得面面相觑,颇为难堪。尤其是那个称呼老道为师父的青年道士,杀机毕露,背后长剑在鞘内蠢蠢欲动,竟然是一名剑修。

  不过杨晃的言语,恰好戳中此人的心窝,师父赵鎏在三境滞留数十年之久,年轻剑修在此境界一样停滞已久,一步步从惊才绝艳的剑修胚子,变成有望中五境的良才美玉,慢慢沦为前途渺茫的绣花枕头,几乎终生无望炼出一口本命飞剑的花架子,他在神诰宗的地位,也在短短十年之内,就一落千丈。

  遥想当年,他甚至能够与那双享誉一洲的金童玉女,偶尔聊上一两句话。

  这是何等殊荣?!

  尤其是那位身边经常有神异白鹿伴随的道姑女冠,当年闲聊之时,她还曾露出过一丝笑容。

  这又是何等稀罕的美景?即便是礼节性的笑意,又如何?

  要晓得她可是一位陆地剑仙都苦求不得的女子。而且那位风雪庙剑仙,还是宝瓶洲千年历史上最年轻的上五境剑修。

  到头来,如今他却只能跟随一个大道无望的师父,带着这群小屁孩在山脚下的烂泥塘里,摸爬滚打,美其名曰历练修心,一路上斩杀些灵智未开的阴物,降伏几头尚未幻化人形的山精水怪,然后跟什么乱七八糟的宗门孽徒、树妖女鬼纠缠不休,这算个什么事?

  他一怒之下,就要出剑。

  反正杀得也是伥鬼树精,死不足惜,自己再不济,也是三境剑修,与数位长老一起,掌管神诰宗外门事务的那位金童,毕竟当年还积攒下些点头之交的香火情,想必就算有责罚,也不过是面壁抄书之类的,怕什么?

  一个促狭嗓音毫无征兆地响起,“剑可不能随便出鞘。”

  众人循着声音,不约而同地抬头望去,那边的夜幕涟漪阵阵,轻轻荡漾,那位不速之客,似乎是用了上乘的隐身符箓,其实一直就在屋脊那边隔岸观火,此刻缓缓显出身形,是一位身材不那么苗条婀娜的少女,倒也谈不上臃肿肥胖,她一张红润圆脸,身穿红缎子衣裳,很有福气相。

  老道人有些惊慌,连忙拱手作揖道:“赵鎏拜见傅师叔。”

  踩在一把长剑之上的圆脸少女疑惑道:“你认得我?”

  老道人满脸笑容,“神诰宗子弟,无论内门外门,岂会有人不认识傅师叔,那也太过孤陋寡闻了。”

  圆脸少女突然黑着脸,冷笑道:“怎么,我跟金童告白失败的糗事,整座宗门都已经知道此事了?是哪个长舌妇或是闲散汉告诉你的,说出来听听,我回到宗门后,一定要好好感谢一番。”

  不但是老道人一头雾水,其实所有人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们之所以认得出这位傅师叔祖,可不是什么告白不告白,而是这位辈分极高的少女剑修,在神诰宗靠山惊人,平时最喜欢快速御剑,在一座座山峰之间横冲直撞,而且还是个小胖妞,一年到头这么飞来飞去,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笔直御剑冲入云霞,然后从百丈千丈高空一头撞下,只在约莫离地两三丈的高度,紧急御剑拉升高度,贴地飞行,潇洒远去,寻常剑修谁敢这么不要命?谁会不记住这位小祖宗?

  再说了,少女在两年前试图在离地一丈的高度转向,结果就那么一头撞入地面,连人带剑一个干脆至极的倒栽葱姿势,就那么孤零零杵在那边,看得原本拍手叫好的旁观子弟,一个个哑口无声。

  最后是与她关系极好的玉女贺小凉,对她一番训斥,才让这位小祖宗收敛许多。

  少女在那之后没过多久,就从五境破开瓶颈,成功跻身中五境的洞府境,然后就又开始御剑神诰宗了,每天在各座山峰的老神仙洞府家门口逛荡,让习惯了清净修行的宗门长辈们一个个不厌其烦,但是少女的太姥爷,生前曾是神诰宗现任掌教祁真的传道恩师,故而一向性情冷淡的天君祁真,唯独对待这位恩师后裔,甚至比对待金童玉女还要偏爱。

  那少女一看众人表情,立马就知道自己想岔了,并且还说漏嘴了,恨不得当场就御剑远去千万里,但是一想到贺姐姐和那个狗屁金童的交待,只好忍着怒火和羞愤,板着脸站在屋脊上,开始酝酿措辞,早早打发了那对无足轻重的古宅男女。

  神诰宗与许多门派一样,分内外门,在贺小凉脱离神诰宗之前,金童玉女同出一宗,是一桩极其罕见的盛事,为了历练两位天之骄子,掌教祁真专门让两位晚辈插手外门事务,当然不是直接丢给他们那么大一个摊子,由着他们独断专权,而是类似世俗王朝的御史台言官,拥有督查百官之权,而且贺小凉他们有些时候,也会被赋予全权处理某些外门俗事的任务,会有朱批之权,就是在以朱笔书写如何处理事务的具体建议,然后交由外门专门负责山下俗世事务的宗门弟子,作为历练之一,最后成果如何,贺小凉两人又有勘验评定之权。

  所以说贺小凉这位宝瓶洲的道统玉女,的确深受宗门栽培,却毅然决然选择离开神诰宗,别说是外人不理解,就是神诰宗内部,许多长老祖师爷都觉得匪夷所思,才有愤然大骂贺小凉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一事。

  委实是神诰宗上下,对福缘冠绝一洲的贺小凉,太重视了,正所谓爱之深恨之切。

  杨晃寄往山门的密信,神诰宗在新年初其实早就收到了,当时贺小凉尚未离开宗门,和金童还专门就这封信起了冲突,金童先行提笔朱批,内容大致为妥善处置,不用太过苛责杨晃,实属情有可原。贺小凉却是直接给了相反的意见,朱批措辞极为严厉,是讲杨晃身为神诰宗弟子,竟然沦为伥鬼,应当严惩不贷,以儆效尤。

  不过贺小凉两人对于那名女鬼的处置,倒是差不多,选择不理不睬。

  因为双方争执,所以杨晃这封密信就被暂时搁置起来,神诰宗外门,关于此事,于情于理,以及还有不可言说的大势,更多还是倾向于当时的贺小凉,但是谁都没有想到贺小凉突然就不是神诰宗弟子了,连一洲玉女的身份都舍弃不要,那位爱慕贺小凉多年的金童,仿佛是觉得那封密信太过晦气,不愿意再理会半点,而且他手边需要处理的事情,不计其数,就随手丢给外门一位执法长老,只说是交给下山历练的弟子,便宜行事就是了,不用考虑上边的自相矛盾的朱批内容。

  后续事情就很明了,赵鎏抓住了这个机会,亲自下山报私仇。

  但是姓傅的圆脸少女,不知道从哪里听闻此事后,就偷偷摸摸一路跟随,刚好可以散心,不用在神诰宗成天想着那个狗屁金童,她御剑飞过千山万水,好不痛快,一路上偶有风波,一听说是神诰宗内门嫡传之后,个个桀骜不驯的武道宗师、山野大修,恨不得把她当菩萨供奉起来。

  傅姓少女的言语可以作假,但是那顶都不敢僭越的稀罕莲花冠,以及和腰间那枚扎眼的金黄玉佩,骗不了人。

  圆脸少女出现之后。

  大髯刀客和道士张山,就都明白杨晃夫妇的命运,已经不是他们能够掌控的了,说再多的话都没有意义。

  一位神诰宗的“长辈”,只说一句话就够了。

  杨晃握住女鬼的手,抬头望向那位少女,坦然笑道:“孽障杨晃与拙荆,全凭傅师叔发落,不管生死,谨遵师叔法旨。”

  圆脸少女瞥了眼那对夫妻,一个枯槁,一个丑陋,模样实在是让人喜欢不起来,当然也谈不上厌恶。她一想到密信上的两份朱批,少女叹了口气,心想反正贺姐姐都已经不是神诰宗的人了,那就按照那个狗屁金童的意思办?

  她清了清嗓子,发号施令道:“赵鎏带队,去搞定那座淫祠,至于是亲自动手,还是跟当地朝廷官府联系,你们自己看着办。杨晃夫妇,就这样吧,以后只要不打着神诰宗的旗号做坏事,总之,从今日起,你们夫妇一切所作所为,都与神诰宗无关。”

  既然看完了热闹,圆脸少女就不愿再待在这个山水破落的鬼地方,迅猛御剑,破空而去,速度极快。别人御剑飞行,都是沿着一个弧度缓缓爬坡,最后进入高空,傅姓少女却是恨不得笔直一根直线,直冲云霄,看得让人惊心动魄,总觉得她会一个不小心就摔回地面。

  杨晃记起一事,大声道:“谢过傅师叔先前退敌之恩!”

  老道人赵鎏拱手作揖,恭送少女离去,在那之后,冷哼一声,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去。

  杨晃没有得意忘形,反而对老道人师徒之外的众位神诰宗小仙师,抱拳歉意道:“杨晃一身污秽,不敢相送诸位仙师。”

  收回缚妖索的少年道士,以及腰挂打鬼竹鞭的同胞姐姐,犹豫了一下,都微微点头。

  那个手持镇妖木的小道童,大摇大摆离开,突然转过头,作了个鬼脸,对那个树魅女鬼笑道:“丑八怪呀丑八怪!”

  原本笑意吟吟的女鬼,顿时神色凄然,缓缓扭过头去,双手捂住脸庞,再不敢见人。

  刹那之间。

  小道童突然停下脚步,就那么直愣愣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不是他不想动,而是不敢动弹。

  一行人当中,其实真正最受宗门器重的弟子,是他这个天生直觉卓然的修道良材,而不是那对双胞胎姐弟,甚至不是那个“趴在三境上晒了好多年太阳”的蠢货剑修。

  他迅速转头望去。

  小道士攥紧那块篆刻有“万鬼俯首”的镇妖木,手心满是汗水,他缓缓偏移视线,丑八怪女鬼不去说,病秧子的伥鬼杨晃,只靠一件神兵逞威风的大髯刀客,极有可能是龙虎山张天师的俱芦洲道士,最后才是那个面无表情的背匣少年,

  面容稚嫩的小道士,如此作为,落在别人眼中,只当是孩子心性的玩闹。

  只有陈平安伸出两根手指,悄悄做了个向前一戳的奇怪手势。

  小道士赶紧眨了眨眼,咽了口唾沫,最后牵强一笑,他跟那个直觉让他觉得危险至极的家伙,客客气气地挥手告别。

  小道士一边飞奔一边哀怨,妈呀,这家伙一身凌厉气势,怎么那么像是中五境的老怪物?而且还是那种经常下山厮杀、身经百战的修士。

  小道士倒是没想着上纲上线,怂恿赵鎏师徒杀一个回马枪,因为毫无意义。

  修行路上,求道之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不是什么废话。

  小道士跑着跑着,又有些笑意了,心情一下子阴转多情。

  哇,果真如自己师父说的一模一样,山下也是有世外高人的!这不就给自己撞上了?回去之后,一定要跟师父说,自己遇见的那位,最少是金丹境的老怪物,说不定还是一位十境地仙呢,臭不要脸,假装少年模样,吓得他差点屁滚尿流……

  小道士欢快奔跑,还来了一个蹦跳,高兴道:“呦呵,这趟下山不亏。”

  前边抄手游廊里的姐弟心有灵犀地同时转头。

  小道士立即屏气凝神,落地后,老气横秋地继续稳步前行。

  绣楼那边,一场风波过后,虽然古宅男女从头到尾都在担惊受怕,但总算是劫后余生,夫妇二人握手,相视而笑,一切尽在不言中,只觉得得偿所愿,负担尽散,苦尽甘来。

  道士张山对陈平安笑道:“剑仙剑仙,看到没,这么年轻的剑仙,厉害吧?”

  陈平安有些无奈。

  雨已停歇,年轻道士望向高空夜幕,感慨道:“真想吟诗一首啊。”

  大髯刀客哈哈大笑,痛快痛快。

  不管如何,事情总算有了个圆满结局。

  这比平日里替天行道,斩妖成功,痛饮美酒,还要让大髯汉子感到喜悦。

  倒地不起的老妪在三进院落那边,终于悠悠醒转过来,立即飞掠而来,结果看到相安无事的男女主人,微微放下心,杨晃对老妪轻声笑道:“都过去了,以后不用再担心那些鬼祟小人了。”

  老妪先是愕然,随后喜极而泣,泣不成声。

  闺名莺莺的女鬼缓缓挪动躯干,“游荡”过去,轻轻挽住老妪的肩头,温柔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

  无事一身轻,再无半点枯槁颓丧神色,伥鬼杨晃大笑道:“徐大侠,张仙师,还有陈公子!若是不嫌弃,就让我们,尽尽地主之谊?备上一桌好酒好菜?畅饮一番?”

  大髯刀客徐远霞笑着点头,对道士张山和陈平安问道:“意下如何?”

  道士张山笑道:“有何不可?”

  陈平安也是笑着点头,拍了拍腰间酒葫芦,“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跟你们买一点酒。”

  杨晃一挥手,好像恢复了当年那个神诰宗弟子的意气风发,爽快道:“什么买酒?家中自酿的窖藏土烧,算不得醇酒,但是滋味真是不错,宵夜之后,吃饱喝足,陈公子只管搬走!”

  众人笑声朗朗,古宅再无半点森森阴气,唯有尚未喝酒就醉人的江湖豪气了。

  在这之后,老妪就笑逐颜开,仍是不断低头抹着眼泪,快步走去灶房烧菜。

  夫妇二人在三进院落的正房待客,与大髯刀客闲聊江湖事。

  道士张山犹豫片刻,还是喊上陈平安,来到院落游廊旁,歉意道:“陈平安,小道其实本名张山峰,并不是张山,对不住了,作为朋友,却瞒了你这么久,不太厚道。”

  陈平安坐在栏杆上,小道:“行走江湖,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有什么错不错的。”

  年轻道人眼睛一亮,哈哈小道:“你也不是用本名行走江湖?对不对?就说嘛,陈平安这个名字虽然寓意很好,可到底还是有些俗气……”

  陈平安翻了个白眼:“是本名!”

  年轻道士顿时有些尴尬,沉默片刻,他想起一事,低声问道:“先前你送小道一颗圆球做什么?”

  陈平安在内心说了一声对不住,然后笑道:“其实先前对面厢房那边,打斗动静很大,我便出门旁观了一场恶战,姓楚的书生原来是一头树妖,被……剑仙斩杀之后,丢下那颗好像是叫甲丸的法宝,那位剑仙瞧不见眼,直接走了,我便去偷偷捡起来。”

  陈平安伸手递过去那颗圆球。

  “剑仙应该就是那位神诰宗少女了。”年轻道士恍然,接过手后掂量了一下,并不沉重,低头细看,在手心轻轻转动,依稀看见有一条细微裂缝,名叫张山峰的俱芦洲道士脸色肃穆,递还给陈平安,“确实跟传说中的兵家甲丸很像,但是这颗甲丸应该遭受过重创,导致上边出现了一丝破绽,但是退一万步说,甲丸都是极其珍稀昂贵的宝贝,虽然小道不知道价格到底多高,但肯定是价值连城都不夸张的好东西,你好好收起来,千万别给外人看到,只要以后找高人缝补修缮,就能够放心穿在身上,相当于一等一的护身符!”

  这颗兵家甲丸,按照楚姓书生自己的说法,是古榆国皇家库藏里的地字号法宝,价值三千雪花钱。

  陈平安没有藏入袖中顺势收进方寸物,而是试探性说道:“你也知道,我是习武之人,而且我所学拳法,讲究一往无前,不可以太过依靠外物,否则反而会让自己的拳意不够爽利,所以这颗甲丸,我留着用处不大,卖给你吧,三百雪花钱,咋样?”

  年轻道士使劲摇头,自嘲笑道:“莫说是三百雪花钱,就是一千两千雪花钱,这么个可遇不可求的宝贝,小道只要有这个家底,砸锅卖铁都会买下,而且眼睛都不眨一下,但是小道如今穷得叮当响,否则也不至于在鲲船之上吃顿饱饭都难了。”

  陈平安将圆球轻轻抛给道士张山峰,笑道:“那就当你欠我三百雪花钱,别急着拒绝,你想啊,就你这个被雨一淋就昏过去的身子骨,以后我们两个如果再遇到妖魔鬼怪,还怎么跟人打?你如果穿上甲丸,说不定咱俩胜算就要大上许多,一旦有所收获,就都归我,当你还钱,行不行?”

  年轻道士叹了口气,小心翼翼收下那枚以往做梦都不敢奢望的甲丸,跟陈平安肩并肩坐在游廊栏杆上,一起望向天空,轻声喊了一声:“陈平安……”

  然后就没了下文,好像许多言语都说不出口了。

  陈平安双手撑在栏杆上,“你看我这次从头到尾,都没帮上什么忙,你也没嫌弃我拖后腿啊。”

  年轻道人挠挠头,这么一说,好像略微心宽几分,陈平安把自己当朋友,自己也是把他当朋友的,朋友之间,是不是就别那么规规矩矩、事事讲究了?

  他突然大笑道:“拂拂髯如戟,豪侠带宝刀。”

  陈平安笑了笑,得嘞,这是在夸奖大髯汉子徐远霞。

  年轻道人又说道:“弃文游海岳,辛苦觅全真。”

  好嘛,应该是在说他自己了。

  道士张山峰转头道:“陈平安,现在没想到关于你的诗词,等以后小道有感而发,一定会有的,放心,小道保证一定很豪迈!”

  陈平安哭笑不得,不好打击他的兴致,只得点头附和道:“好的好的。”

  陈平安跳下栏杆,跑向灶房,转头喊道:“我去帮忙烧菜。”

  道士张山峰嗯了一声,坐在原地,百感交集。

  正房那边,时不时传出大髯汉子的爽朗大笑。

  年轻道士换了一个坐姿,背靠廊柱,双臂环胸,想起了家乡的那座高山,他便闭上眼睛,哼唱起一首自制词曲的小调儿,摇头晃脑,优哉游哉。

  最后睁开眼睛,年轻道人轻声喃喃道:“要问此歌何人作?武当山上张山峰!”

  陈平安其实想着事情。

  先前与楚姓书生一战,自己武道三境的斤两,陈平安心里大致有数了,光脚老人传授的诸多拳法之中,神人擂鼓式,已是威力最大的一种,陈平安当时凭借缩地符,一拳打中,之后拳拳中,可即便如此,那个古榆国树精的读书人,虽说是有甲丸变作光明铠傍身护体,但是陈平安其实拳法极限,也就是那二十拳神人擂鼓式了,多不出哪怕一拳,所以如果不是养剑葫芦里的飞剑毙敌,恐怕就会被那个书生耗尽自己的气力,一旦神人擂鼓式用尽一口气,他能够腾出手来,若是使用出一两件攻伐法宝,他陈平安怎么办?

  逃倒是应该不难,可想要胜出并且杀敌,挺难。

  不过能够将自己的拳法,和初一十五两把飞剑的出击,配合起来,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天衣无缝的意味,也是一桩收获。

  可陈平安内心深处,还是觉得不够酣畅淋漓,终究是差了一点意思。

  似乎真正的答案,再简单不过了,还是他陈平安出拳不够快!不够猛!

  陈平安收起思绪,练拳也好,将来练剑也罢,急不来的,总之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往前走就是了。

  他拍了拍腰间的养剑葫芦,轻声笑道:“这次谢了啊。”

  葫芦内有所感应,十五开始飞来掠去,十分雀跃。

  陈平安突然说道:“但是以后你们俩登场的时候,能不能别那么……光彩夺目?咱仨又不是跟人切磋武道,出手之前需要报个名号,亮个兵器啥的。上阵杀敌,咱们就不讲究这些了吧?偷偷摸摸溜出养剑葫就好了,你们觉得是不是这个理?”

  十五瞬间悬停,静止不动,似乎有些生闷气。

  初一更是掠出养剑葫芦,闯入陈平安气府之内,兴风作浪。

  好在陈平安如今对于这点疼痛,云淡风轻得很,满脸笑呵呵地小跑向前,去灶房那边帮忙。

  驾驭本命飞剑,只是消耗心神,无需动用真气,但是飞剑杀敌,存在着距离限制,与剑修境界、或者说神魂凝结程度有直接关系,想要打破飞剑距离瓶颈,也无捷径可走,对于剑修就是境界上升,对于陈平安这个刚刚赢得“剑仙”美誉的武夫而言,就需要十八停剑气运转的那一口真气,一鼓作气闯过沿途更多气府。

  初一的路程瓶颈是方圆十丈,十五则是八丈。

  不远处就是灶房了,依稀有些光亮。

  “张山峰这个名字,哪里就比陈平安好了?”

  陈平安放缓脚步,想到这里,便有些不服气,只是突然咧嘴,自顾自偷着乐,“嘿,剑仙!”百度一下“剑来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剑来》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